当前位置

: 首页散文随笔 河山雅韵 查看内容

说柿子

罗婷 2024-6-29 16:48 2419


    “时至秋日终,霜降柿子红。”又到了一年一度的吃柿子时节。在关中平原,在环山路上,随意走近一个村子,路的两边都是红彤彤的柿子挂满枝头,尤其是在树叶几乎落完的这个季节,光秃秃的树枝上只有小火球一样的柿子,挂满整个树枝,煞是漂亮。几乎家家房前屋后,一定会有一两棵柿子树。因为民间有种说法,柿子寓意红红火火,事事如意。毕竟,谁不盼望着日子越来越红火呢?

    柿子原产东南亚,在我们国家已经有了三千多年的栽培历史。柿子不仅营养丰富,而且还有很高的药用价值和经济价值。柿子中有多种活性物质,其中包括类胡萝卜素,黄酮类,脂肪酸,酚类和多种氨基酸,微量元素,可被广泛用于医药,保健和化妆品等领域。柿子味甘,涩,性寒,有清热去燥,润肺化痰,止渴生津,健脾,治痢疾,缓解大便干结,预防心血管硬化等功效,堪称有益于心脏健康的水果王。北宋诗人张仲殊称美柿子:“味过华林芳蒂,色兼阳井沈朱,轻匀绛蜡裹团酥,不比人间甘露。”

    柿子形状很多,有球形,扁球形,略称方形,卵形等,不仅外观上有所不同,口感和大小也不同。柿子有很多品种。专业术语叫做川柿,磨盘柿,野柿,牛心柿,甜脆柿,老鸭柿,鸡心柿,镜面柿,尖柿等。从老百姓的角度,有火晶,木柿,鸡心黄等。这几年,有了据说从日本引进的脆甜柿子。是那种从树上摘下来就可以直接吃的。不过口感实在不敢恭维。皮厚,味道一般,咬起来很费劲。或许多年后,随着技术改良,会更好一些吧。

    “七月枣,八月梨,九月柿子红了皮。”这是我们从小到大都在说的民谚。对于小时候生活在物质匮乏年代的我们,每天盼望的无非是自己家里的几棵树,啥时候有好东西可以吃。

    我十几岁前住的第一个院子,是一个只有两个窑口的院子,院子很长,但是不太宽。从里到外,有杏树,枣树,核桃树,柿子树。那棵柿子树已经不算是在院子里,是在院墙外面的菜园子里。树不算太大,但是很高。树上结的是那种很小,很红,但是很甜的柿子。我们当地人把它叫做“皱娃娃”,其实就是现在人说的火晶柿子。每年到了这个时候,大人小孩齐动手,有上树的,有拿着筐子在底下接的,碰到太高的地方,实在够不着的,直接摇下来。当然,硬一点的还好说,最多裂几个口子,凑合着放软了能吃。遇到软的,直接就爆了,在地上成了一滩柿子泥。有人能够着的,在树上直接软了的,那就一口一个,直接吸着吃了。当然,每年,也不忘给鸟雀们留一些,让它们也饱饱口福,或者在寒冷的冬季,觅不到吃的东西的时候,可以安慰一下肚子。

    上中学的时候,我们全家搬到了一个地坑院。那个院子是标准的关中地坑院。每边两个窑口,加上门洞,是有八个窑洞的四四方方的院子。院子大了,但是也没有原来的长了。加之人多了,父母,两个哥哥嫂子以及他们的孩子,还有我。显然栽不了几棵树了。门洞附近有一棵苹果树,是那种老品种---国光,口感很差,和现在的富士苹果当然没法比。柴,瓷,吃着感觉跟咬着木渣似的。但是在那个年代,偶尔也能让嘴过过瘾,有总比没有好。母亲窑洞前,有一棵柿子树。那个上面的柿子,比原来的大很多。树不大,但是每年也是不亏待主人,每年秋天,硕果累累,又大又红的柿子挂满枝头。衬托得小院喜气洋洋。到了收获季节,大家帮忙把柿子采摘下来。母亲会用传统的方法催熟。我们那边叫做“暖柿子”。就是把柿子冲洗干净,放置在大铁锅里,底下煨上火,这火不能大,也不能小,要让水温一直保持在二十几度,这样大概要经过十来个小时。第二天早上,柿子就脱胎换骨了。原来的涩不见了,换成了甜香。每每咬上一口,甜到心里。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好多年。一直到后来结婚生子了,母亲依然会每年把柿子做好,分成五份:大姐,大哥,二哥,二姐,我。每家都有,不偏袒任意一个。后来母亲去世,再很难吃到那口香甜的暖柿子味道了。而且,现在这个手艺几乎快失传了,随着老一辈人的慢慢离开,年轻人没几个会做的。也有人说,还有一种方法可以迅速让柿子不涩,那就是给每个柿子刷上白酒,用塑料袋装起来,捂一个晚上,第二天就可以吃了。还信誓旦旦的说,他本人就吃过,没问题。我相信他的话,或许能吃,但是失去了过去的传统工艺,速成的柿子,恐怕也失去也该有的味道和温度吧。我还是不愿意接受。时至今日,我依然念念不忘这样做的柿子。每次出去,只要碰到,一定会买几个尝尝的。或许正如大家说的,我们吃的不是柿子,而是怀念,对逝去亲人的怀念,对小时候时光的怀念吧。

    前段时间,我开车带着二姐他们去山里散心。在蛟河公园的一个公厕门口,看到保洁员在倚着墙吃着柿子。我忍不住问他,在哪里可以买到暖柿子。他笑着说,他那里就有。我也忘了这是公厕的休息室,隔壁就是厕所。于是就跑过去看。只见他从桌下取出一个桶,里面有半桶柿子。我问怎么卖,他说三块钱一斤,但是他没有称,要买就八毛钱一个。我买了十来个。然后被二姐他们取笑,说也不嫌脏。我也回敬他们,吃的东西嘛,他就是再脏,还能有啥?直接在水龙头底下一冲,大快朵颐起来。谁让这是我一直念念不忘的美味呢?

    说到柿子,还有好多的故事。母亲曾经说过这样的一件事。我们村子里有一对双胞胎。当时大概六七岁的样子吧。村里来了一个担着担子卖柿子的。双胞胎之一蹲在担子前面,告诉那个人说,他能一口气吃二十个柿子,那个人不信,就说“如果你能吃二十个,我把这一担子全送给你,不要钱。”结果,这个孩子吃了十来个后,说要去一趟茅房。那个人也就同意了。结果过了一会,“他”出来了,蹲下来接着吃。最终加起来吃了二十个。卖柿子的人打赌输了,不仅没收钱,还被周围人取笑。尴尬地挑着担子落荒而逃了。其实,他不知道。那是双胞胎,第一个吃饱了,回去换了第二个出来。俩人一共吃了那么多。至于这是个笑话还是真事,就无从知晓了。

    大姐嫁到的那个村子,在一个塬上,离山很近。记得她家有棵特别大的柿子树。结的柿子据说叫木柿,是那种扁平状,果蒂上面有突出来的一层。我们小时候,经常走路二十多里路,把我们家的土豆抬着送给他们,然后回来的时候把她家的柿子装一大筐再抬回去。那种柿子不能用热水暖了吃,只能放软了吃。大姐院子里有一个简易的柿子棚。其实就是搭了一个架子,上面放上玉米杆之类的东西。每年霜降过后,姐夫就把柿子一层一层的铺上去,然后用玉米杆盖上。等过了霜降,到了冬天,柿子变色了,成褐色的,取下来洗净,一口咬上去,冰凉,甜爽。现在想起来都感觉美味。

    我的少年时期,粮食短缺。每年秋天结束快入冬了,家里会炒熟多种杂粮,玉米,黄豆等,然后混在一起磨成面粉,就是俗称“炒面”。我们在饥肠辘辘的时候。舀上几勺子炒面,然后在另外一个碗里,取两个柿子,用开水烫一下,皮就很容易剥掉了。去掉柿子的蒂,然后放到炒面里面,使劲搅动,使柿子和炒面完全粘合一起。这样的饭有五谷杂粮的香味,还有柿子的甜味。是那时候难得的美味,也是人们饱腹的一种食物。

    有一年,我们办公室在某一天可以休息半天的时间,组织了一个活动,八九个人,开了两个车,去长安游玩。在一个同事小张的老家村子,取了两个筐子。那时候,漫山遍野都是柿子。很多人都去打工了,柿子没人采摘,任由其落下,烂掉。看着可惜。我们一行人,在半山坡的树上,摘了好多。回来放在办公室的地上。大家上完课回来,或者隔壁办公室的人过来了,都习惯性地去筐子里捏一遍,找到软了的,就直接吃了。这个过程,不仅是饱口福,而且是一种心灵回归,一种惬意。

    有一年,我们跟着驴友爬山,在山里随处可见柿子挂满枝头,非常漂亮。大家纷纷摘上几个,或者拿在手上欣赏,或者装进包里,算是爬山的额外收获。同行的毛,摘下一个,直接去咬上一口,结果又冰又涩,又舍不得扔掉,干脆柿子伴着锅盔吃。一度成为我们的笑谈。我告诉她,过去老人说,吃柿子的时候不能从顶上开始咬,不然柿子就气死了,必须从旁边咬,这样才甜。这当然是笑谈了,最主要的原因是柿子还没自然熟,所以才会涩呢。

    去年秋天,我回老家。我说想摘点柿子带回去。原来打算在大哥门口的树上摘点,结果树太高了,够不着。于是二哥带我在新村去摘柿子。跟人家打了招呼,一会会摘了两筐子,还折了几枝。回来挂在阳台上,过几天软几个,吃了,再过几天,又有几个软了,就这样,除了送人一箱子外,其余的就这样捏着吃完了,没浪费一个。我喜欢吃柿子,也喜欢看柿子挂在墙上那种喜庆的样子。

    前段时间去山里,原来打算买一些生柿子,像往年那样回来放在阳台上,一面观赏,一面吃。结果没看到柿子。虽然沿途树上红艳艳的,到处都是。后来二姐要回去收玉米,顺便要摘柿子。我就让她方便的话,回来给我捎点柿子。后来,二姐为了给我送柿子,和姐夫专程过来了一趟。有可以放的久一些的硬柿子,还有几个软的,马上就可以吃的。我放到一个纸箱子里面,天天都会在里面找到软柿子。每天都会吃几个。后来,又给大姐送去一些。吃的是柿子,传递的却是亲情和关爱。

    前几天看到一个商洛人发的关于故乡柿子的视频,让人心酸。漫山遍野的柿子,红彤彤的挂满枝头。曾经是多少人儿时的美好回忆。如今,许多年轻人去了城市打工谋生,家里剩下的基本都是老弱病残。眼看着柿子熟了,软了,掉了,却无能为力。因为柿子树太高了,老人们够不着,最多会摘一些低处的柿子自己吃。而来到村里收柿子的商贩,只给每斤一毛五分钱。有的家收了200斤,只卖了三十块钱。难怪年轻人不屑一顾去收柿子了。

    当然,柿子除了直接吃以外,还可以烙柿子饼,做成柿饼。回民街的柿子饼很有名。在陕西渭南的庄里村,家家户户到了柿子收获季节,都会采摘回来,削皮,晾晒,一串一串的挂着,或者像一面墙,或者挂在杆上一簇簇,红彤彤的,煞是好看。过段时间,等霜上的差不多了,再装盒出售。这里独特的天时地利,让柿饼成为一道名片,或者自己吃,或者送亲朋好友,让柿饼走向全国各地。当时吃不完的,还可以冷冻起来,吃的时候再拿出来,慢慢品味。

    柿子,是我们生活中再普通不过的一种水果,虽然便宜,不够上档次,和那些几十块钱一斤的水果没法比,和那些进口的水果比起来,似乎也不够档次。但是,它经济实惠,又健康,营养。就像我们大部分普普通通的人一样,默默的活着,默默的奉献着。给人们带来很多的开心,幸福!你贵也罢,便宜也罢;你爱也好,不爱也好,它都独自绽放,开花,结果,只付出,不求回报!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似水般的流年
似水般的流年 2024-6-27 20:40
好文笔
引用
心若雨汐
心若雨汐 2024-6-27 23:12
问好朋友,欣赏了。
引用
旋之律
旋之律 2024-6-28 06:35
文笔优美,拜读。
引用
芳菲
芳菲 2024-6-28 10:29
来支持下朋友!
引用
飞花
飞花 2024-6-28 11:16
好才华
引用
梦帆
梦帆 2024-6-28 13:26
问好朋友,欣赏了。
引用
溪水无声
溪水无声 2024-6-28 14:36
欣赏佳作!!
引用
青舟
青舟 2024-6-28 18:54
支持楼主!
引用
流萤小梦
流萤小梦 2024-6-28 21:51
问好,欣赏文采!
引用
水滴人生
水滴人生 2024-6-28 22:38
好文笔,欣赏学习。
引用
琴韵秋水
琴韵秋水 2024-6-28 22:49
支持楼主!
引用
于衿
于衿 2024-6-29 07:10
问好楼主
引用
一点
一点 2024-6-29 08:20
支持朋友,欣赏!
引用
流萤小梦
流萤小梦 2024-6-29 09:07
来过,拜读
引用
嫣然雪晴
嫣然雪晴 2024-6-29 11:04
拜读,欣赏!

查看全部评论(1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