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散文随笔 感悟生活 查看内容

秫秸秆

东栏一株雪 2024-6-29 16:56 2431


    秫秸秆,就是去掉穗和叶子的高粱杆。它外表不仅光滑而又坚硬,里面充满着白色的瓤,即软又轻。

    说到秫秸秆,对于六七十年代出生的人来说,尤其是在北方有过农村生活经历的人,应该都不会陌生。与我来说,它曾是儿时我和同龄的小伙伴们最情有独钟的一个“宝物”。用它为原材料编制出来的各式各样的玩具,给我们的童年带来了无尽的欢愉,至今都难以忘怀。

    人勤春来早,三月春耕忙。故乡的春天总是来的早,你瞧,高粱地里已是一派繁忙景象,故乡人在播撒希望的种子。泥土散发出芳香,以它最圣洁的方式亲吻着一粒粒种子。春风从远方吹来,田野张开博大的胸怀拥抱它;雨从天而降,田野以最温柔的方式吸吮着它。阳光,从来不会缺席,洒满田野,多么明媚的春光啊。你听到了吗?芽破土而出的声音在呼唤着你,快来和我唱一支春天的歌吧。天空有鸟飞过,还有一只燕子在林梢唱歌。云也不会寂寞,时不时地捎来一丝丝春雨。就这样,春雨淅淅沥沥,田野绿了。高粱秧苗该出场了,满眼的绿。风吹妖娆,给田野带来一片生机。可是啊,最让我和小伙伴们盼望着的,还是秋收时节秫秸秆们的模样。窈窕、挺拔,一行行、一排排、秋风阵阵,婀娜多姿。那一刻,恨不得马上把它们拥入怀里占为己有。

    儿时的故乡,虽说除了秫秸秆还有其它秸秆,比如玉米秸秆、小麦秸秆、豆秸杆等,可我独爱秫秸秆。

    盼望着、盼望着,秋风送秋来,田野一派丰收的景象。此时,小伙伴们的小手早已开始痒痒了,巴望着生产队赶紧分秫秸秆到自己家,那样我们就有了编制自己喜欢的玩具的原材料了。

    秋收过后,颗粒归仓,各种农作物的秸秆也有了它们的归处,可是结局各异。有的作为燃料进入了灶膛,催生出饭菜香后变成了灰。有的则作为饲料,饲养了牲畜把它们变得肥壮。而秫秸秆却不同,除了具有这些使用价值外,还有属于它独特的完美价值的体现。故乡人虽说没有什么文化,但是他们不缺智慧和巧手。在智慧和巧手完美结合下,用秫秸秆编制出各式各样的玩具和农具、农物,不仅有欣赏价值,更有使用价值。就这样,一部分秫秸秆的命运被改写,成为农家人的宝物了。

    回想儿时的故乡,当你推开用秫秸秆编制的梢门那一刻,随处都可以看到以秫秸秆为原料的制品、物件。一捆捆码放整齐的秫秸秆,静置在秫秸秆夹制的篱笆墙的一侧。篱笆墙的另一侧,并排矗立着几个用秫秸秆编制的茓子。茓子,是用劈开的秫秸秆编制的家家户户必备的一种带状农具,样式如席。主要用于盛放收割下来的粮食,使用时以一圈圈缠绕成高大的圆柱状,能够储存很多粮食,不用时可以卷起来存放。勤劳和智慧,在故乡人的身上总是放着光芒。“大嫂,你家的穴子该换新的啦。”“还能再用一年呢,你大哥说明年再编新的。”故乡人,从来都是精打细算中过活,土里刨食的年代,啥都金贵。秋阳洒满农家院,院里散发着暖意。

    大人们的精打细算,阻碍不了孩子们用秫秸秆为原材料编制玩具的兴趣,那时小伙伴们个个近似痴迷。在我的记忆中,小伙伴们常常互相学习、传授着用秫秸秆来编制玩具的技巧。你一副眼镜,我一个灯笼,他一个风车……当各式各样的玩具呈现于眼前时,大人们才发现一双双稚嫩的小手貌似无所不能。

    要想编制出自己喜爱的玩具,秫秸秆的挑选很重要。为了找到心仪的秫秸秆,常常是大人们码放好的秫秸秆垛,不是被我们弄塌,就是把那些捆好的秫秸秆零散一地。那时,挨大人们的一顿骂是少不了的。兴致来了,小伙伴们自是不顾的。接下来,选好的粗细均匀的秫秸秆,逃不脱被我们剥去一层粗糙表皮的命运,等到露出光洁的表面,编制玩具和农具、农物的至关重要才刚刚出场。褪掉外衣的秫秸秆,此时露出真面目。光洁且泛着淡黄,个个亭亭玉立,让人看了又不忍心去破坏它的静美。呆望着手里的秫秸秆美人,常常是看到别的小伙伴手里已是一个玩具的半成品,不甘示弱的小心思立马暗暗涌动。

    秋日暖阳下,农家院传来孩子们的阵阵欢愉声。他们无需专业指点,每双稚嫩的小手,都会编制出一个自己心仪的手工制品。扒开秫秸秆光洁的外皮,其皮薄且柔韧十足,内瓤泛白,又轻又软。故乡人把扒开的秫秸秆的这层光洁的外皮叫席篾,正是由于席篾具有的这些特性,才使得那个时代的乡村孩子们,无需花费一分钱,就地取材就能编制出自己喜爱的玩具。大自然是一位博爱的老人,赋予物质匮乏年代的村娃们的,是一笔无法用金钱来衡量的财富。

    席篾和白色的内瓤编制眼镜是绝配,虽说没有镜片的陪衬,可是当小伙伴把他们编制的所谓的眼镜戴上的那一刻,那一张张笑脸上的一只只小眼镜,便多了一份逼真。手巧的男孩子,大多是人人喜爱用席篾编制各式各样的蛐蛐笼、蝈蝈笼、蚂蚱笼等等,留待安放它们的蛐蛐、蝈蝈和蚂蚱等。我记得故乡的夏夜,地上的虫与树上的鸟们,几乎天天开演唱会。男孩子自是经不住蛐蛐、蝈蝈们唧唧、吱吱的诱惑声,提着自编的席篾笼子,钻入草丛中寻求战果。白天,小伙伴又会相约一个战场,各自派出自己笼中的最为得力的干将,一场游戏上演了。输赢无所谓,重要的是参与的那份开心。一个不寂寞的夏天,就在孩子们的欢愉中走向又一个秋天。

    女孩子们的喜好与男孩子有别,大多数喜欢用秫秸秆为原材料做一只纸风车。儿时,因为彩色纸比白纸贵,所以能有一张彩色的纸也是奢望。爱美且极具想象力的女孩子们,只能用自己的彩色蜡笔,将白纸涂上自己喜爱的颜色。一张方方正正的白纸、一只蜡笔、一个图钉,再寻一根适量长度的秫秸秆做主干,就能做成一个简易的纸风车。就是那样简易的一个纸风车,随风转啊转啊,不知道旋转出了多少个女孩子们的彩色梦。

    孩子们有孩子们的游乐和梦想,大人们有大人们的思量和劳作。秫秸秆浑身是宝,部位不同,发挥出来的作用也有别。它的最高端结穗的那一段去掉穗后,我们称之为箭杆。儿时,左邻右舍的婶子、大娘几乎都会用箭杆做盖帘,饭笸箩等之类的农家物件。这些物件的编制取材纯天然,结实、耐用,且不用担心有什么成分对身体造成伤害,是现在有些产品所不及的。更有手巧的叔叔、爷爷,把箭杆的作用发挥到了极致,编制出的鸟笼、灯笼等物件各具特色,挂在树上、门前是那么的精美。我好羡慕他们的一双巧手啊,每一个作品的完成,不仅彰显出他们的精湛手艺,更是一种乡村秫秸秆文化的最好体现。

    说到箭杆,有一个踢箭杆的游戏场景浮现眼前,那是大多数男孩子喜欢参与的一种游戏。

    踢箭杆游戏,就是三五个小伙伴,各自备有一定数量的箭杆参加的一个比赛。游戏规则是:同一条线为起点,参与者各自把箭杆的根部放在那条线上,然后用脚快速地把箭杆踢出去,最后看谁的箭杆飞出去的最远,他就为胜者,所有参赛人员踢出去的箭杆就归他所有。参赛场地一般是选择比较宽敞且人来人往比较少的地方,还有就是没有箭杆的孩子,没有参赛资格,只能旁观。我记得当年我的弟弟就很喜欢参与这个游戏,虽说他赢的时候多,可是他的布鞋大脚趾处破洞的频率更多。母亲不会责骂他,夜深人静,煤油灯下母亲不只一次给他赶制新布鞋。第二天,一双崭新的布鞋穿在他的脚上,他又去踢箭杆。沉浸在踢箭杆游戏快乐中的弟弟,总是忘却母亲的辛劳。他把新鞋一次又一次踢成破鞋子,母亲做了一双又一双。母亲对儿女的爱,永远是默默地付出。弟弟长大后,说起当年,总觉得对母亲有一种亏欠。只是,那种亏欠,永远也无法弥补。

    秫秸秆也是,作为一种看似卑微的、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农作物秸秆,倾其所有与故乡人,我们又能回馈于它什么呢?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产物,有的在消失、有的在传承。随着时代的发展,农耕制度也随之改变和调整,再回故乡,田野里已寻不到秫秸秆的影子。秫秸秆,只能留在我的回忆中。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幻月冰清
幻月冰清 2024-6-28 16:45
欣赏。
引用
不老顽童
不老顽童 2024-6-28 17:20
支持楼主!
引用
秋水伊人
秋水伊人 2024-6-28 18:07
欣赏佳作!
引用
陈宇衡
陈宇衡 2024-6-29 06:00
好文,拜读。
引用
不老顽童
不老顽童 2024-6-29 07:33
问好朋友,欣赏学习!
引用
萍畅红
萍畅红 2024-6-29 09:54
欣赏支持
引用
一竖居士
一竖居士 2024-6-29 12:49
欣赏朋友的才华!
引用
旋之律
旋之律 2024-6-29 13:36
欣赏精彩,问好!
引用
思无涯
思无涯 2024-6-29 15:57
好才华
引用
环陂子
环陂子 2024-6-29 16:44
问好楼主

查看全部评论(1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