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散文随笔 河山雅韵 查看内容

蜡梅花开

东栏一株雪 2024-4-1 09:41 4003
0ccdc094a6e542ffb3554bed9351dcc2~noop.jpg
    我喜欢怀旧,总是会想起那个叫蜡梅的女孩子。我知道,不管时光怎么流转,沉淀于心的人和故事永远不会消逝。

    记得地震那年,学校复课后的第一天,班主任方老师带着一个独臂女孩走进教室,与我们而言,她是一副新面孔。当时全班同学的眼睛,都齐刷刷地看着那个女孩。

    “同学们,这是咱们班新来的同学,她叫蜡梅,我们一起欢迎她!”方老师的话音刚落,随即掌声响起,我们班又添了一位新成员。

    “我叫蜡梅,很高兴与你们相识。”蜡梅不仅漂亮,声音也很甜美。不过,细心的我发现,她的说话语调,与我们说话的语调有那么一点区别。

    看着那么漂亮的女孩子失去了右臂,坐在课桌前的我对她心生怜惜,便沉浸在莫名的伤感之中。

    “白梅,让蜡梅和你同桌,以后你们两个要互相帮助。”突然,方老师的话语打破了我的坏情绪。儿时,天生爱多愁善感的我,总是情绪化的时候居多。

    我没想到方老师会将我与蜡梅安排成同桌,不过我是欣然接受的。我站起来朝着蜡梅微微一笑,不善言辞的我以示对她的欢迎,她也对着我微笑,然后快步走到我的旁边坐下一起上课。那一年,我们两个都是九岁。人生之中,缘分真的很奇妙。也正是因为这样的缘分,才开启了我与蜡梅的故事序幕。从那一刻起,两朵不同性格、不同颜色的“梅花”,便有了交集。也正是因为与她的相识,让我今生第一次欣赏到了蜡梅花,也从此爱上了蜡梅花。

    与蜡梅熟悉后才晓得,她是从另一个县区转学来的,各地乡音多少是有别的。当年的那场惨绝人寰的大地震,她家所处的县区是重灾区,她一家五口除了她幸存外,其他人全部遇难。她的外公外婆尽管年事已高,还是把她接来照顾抚养。那场大地震,好多人失去了生命,也有好多人致残。蜡梅尽管失去了右臂,可她也是幸运的,她活着。

    蜡梅身材高挑,不仅漂亮,还很聪明,学习成绩在班上总是拔尖的那一个。而我,是个笨小孩。尽管很努力,但是学习方法不对,总是制约着我的学习成绩。自从与蜡梅相识,在她的帮助下,我的学习成绩有了很大进步。她失去了右臂,我也成了她的好帮手,我们两个成为形影不离的好朋友。不过,我们之间也出现过不愉快。蜡梅生性要强,我善意地给予她的那些帮助,也曾经打击过她那颗要强的自尊心。

    自我懂事起,善良、乐善好施的母亲,就教我善待所有人,尤其是对那些弱者。而我,只顾遵循母亲的教导,却忽略了蜡梅那颗失去亲人、失去右臂后的略带敏感的、与众不同的自尊心。

    我依然记得蜡梅开始学着用左手写字的情景,从歪歪扭扭到工工整整,不服输的她一次次跨越生活给予她的各种无形或是有形的障碍。她不服输、坚韧地走过一道道坎坷,是令我敬佩的。儿时上课笔记虽说不多,可是对于一个才学着用左手写字的孩子来说,也是一种艰辛。开始我帮她记笔记,她也是接受的。我们两个互帮互学,课间休息时总有说不完的话。和蜡梅相处久了,我内向的性格改变了不少。

    有一天,我刚把她的笔记本拿来,打算帮她补写笔记,她却突然说什么也不接受我的帮助了,让我不知所措。

    “我不用你帮我,我不能事事总靠别人。”那天,她莫名地冲我发了火。

    见她如此,我像是受了什么大委屈,瞬间眼泪在眼里打转转。“我也是好心帮你的呀!”我生性倔强,不再理她。我也是有个性的人啊,好心被人当作驴肝肺。

    我伤心难过之时,我的心里还是不停地嘀咕着,蜡梅的外公外婆好心狠呀,看着她的左手因为练习写字,磨出的茧子我都心疼不已。想帮她,还被她如此拒绝。长大后,才明白其实那是她外公外婆对于她的爱的一种方式。是啊,他们一天天在变老,总会有离开蜡梅的那一天。两位老人是在为蜡梅着想,一定要蜡梅早日学会自立自强。

    那一天,我们两个不欢而散。那个夜晚,我躺在大炕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坐在纺车前纺线的母亲,看出了我的异样。“丫头,你是不是有啥心事啊,看你这翻来覆去地不睡觉。”

    我把白天发生的事跟母亲说了一遍,母亲抚摸着我的头说:“丫头,蜡梅是个苦命的孩子,也是一个自尊心容易受伤且敏感的孩子,更是一个要强的孩子。好朋友之间不仅要相互帮助,也要相互鼓励和支持。如果她有什么心结,你帮她打开,明天你要主动跟她和好知道吗?”

    第二天清晨,我早早起来去上学。我走在上学路上,默念着母亲的嘱咐,一次又一次地演练着该怎么跟蜡梅开口。走在巷子里,听到有家宅院里一棵杜梨树上的鸟儿们的啾啾声,似乎是在鼓励我。它们悦耳动听旳叫声,令我心情舒畅了许多。当看到那棵杜梨树的一根枝条探出篱笆墙,杜梨一嘟噜、一嘟噜地挤挤挨挨垂在枝头,每颗果实又宛若一只只小铃铛,在风中摇曳。那极富画面感的景致,令我停下脚步,望着风中摇曳的杜梨直流口水。我听蜡梅说过,她也是喜欢吃杜梨的,可是即便是有枝条探出篱笆墙,我也不能偷偷采摘啊。正当我眼巴巴地瞅着满树杜梨流口水的时候,篱笆墙内有个人影在晃动。

    我下意识地挪动了脚步想溜走,却被一个温柔的声音所挽留。“丫头,你是谁家的孩子呀?想吃杜梨随便摘就行。”

    “谢谢奶奶!”说完我报了父亲的名字,那位奶奶是知道的。然后我便立刻踮起脚尖,从探出篱笆墙的那枝杜梨树的垂枝上,摘了一大把杜梨,小心翼翼地放进花布衣兜里。我知道,蜡梅和我一样,不仅喜欢杜梨花,更喜欢吃杜梨。当我踏进教室时,发现蜡梅已经坐在课桌前,她向我微笑着挥动着她的左手。

    “白梅,你快点。”仿佛昨天我们两个之间的不愉快不曾发生过。我也微笑着,快速走到座位前坐下。

    “你看,我给你带了什么?”那一刻,我们两个几乎是同时说出同样的话,也同时从各自的衣兜里,拿出了各自的爱给予对方。当发现我们各自手里的东西都是杜梨时,我们两个会心一笑。那笑声,是甜甜的、纯粹,更是温暖的。

    那天,蜡梅和我聊了很多。她说很是感激我对她的帮助,可是她时刻提醒自己不能忘记外公外婆的对她的嘱咐,她一定要早日学会面对所有的困难,以后的路总要她自己走之类的话。最后,她还跟我道了歉。

    “白梅,那天是我不好,不该跟你发火。那几天,我总是梦到我的爸爸妈妈,我想他们了,所以情绪失控了。”

    “我不会怪你的,我们两个是好朋友、好姐妹呀。你是最棒的,我支持你!”说着,我用双手握着她的左手,我想把我右手上的力量赐予她,让她有无限的能量。

    我们两个肩并肩坐着,嘴里小声喊着:“我们是傲雪之梅,迎寒而开。”尽管当时我们两个已经把声音尽量压低,可还是被同学们听到了。掌声响起的那一刻,更加增强了我们的自信,做一棵迎寒而开的梅,我们会携手一并前行。

    没过多久,要强的蜡梅,不仅学会了左手写字,也学着适应一只手做任何事。

    记得故乡每年在麦收时节,会放几天麦假。作为学生的我们,放麦假时学校也是有任务的,那就是假期结束,要上交一定数量的麦穗作为勤工俭学的一项考核指标,在评选三好学生时也会作为一位品学兼优生的考核项目。儿时我体弱多病,这项任务的完成,每次都多亏有独臂蜡梅的帮助,才会完成任务。多少年后,我都在鄙视那时的自己,还不及一个残疾女孩的手脚麻利,该是我帮助她完成此项任务的啊。

    麦收时节,故乡的麦田总是上演着一场繁忙景象。常常男人们在前面弯腰割着麦子,女人们紧随其后将割下来的麦子打捆系好,然后堆放成一个个金黄色的小山等待着运回村庄。放假的孩子们,叽叽喳喳地跟在大人后面拾麦穗,这个时候拾到的麦穗,是要交公的。只有等生产队将所有收割的麦子拉回村庄,麦田里才会“开圈”,开圈后大人、孩子们就可以随便进入麦田拾麦穗了,这个时候的所得归个人所有。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家家户户的口粮都紧巴巴的,拾麦穗是人们大显身手的时候了。若是谁的粗布袋子里鼓鼓地装满了麦穗,可是令人羡慕又嫉妒啊。

    蜡梅就是拾麦穗的能手。她手疾眼快,别看她只有一只手,她盛麦穗的粗布袋子,总是先鼓起来,装得满满的。

    “蜡梅,你又拾了那么多麦穗啊!”那些常干农活的婶子大娘们,都比不过蜡梅,总是投来赞许的目光。

    夸赞她的婶子大娘们,免不了还会有人窃窃私语:“这孩子真能干,就是命苦。唉,这该死的大地震。”

    蜡梅脸上的汗珠一串串,可是她总是面带笑容。“蜡梅,你不累呀,快歇一歇吧!”那一刻,跟在蜡梅后面的我,已是疲惫不堪的样子。

    “我不累,你先歇一会儿吧,我再向前面看看有没有落下来的麦穗。”她站起身来,向麦田的深处走去。一会见她俯下身子拾麦穗,一会见她继续向前。我抬头望一望辽阔的天空,阳光有些刺眼,而她在阳光深处继续向前。渐渐地,她的身影变成我眼中的一个移动的小点点。麻雀、喜鹊、斑鸠,还有一些不知名的鸟儿们在我的头顶飞来飞去,我猜想它们是不是想寻机掠夺我手里的麦穗,我用尽力气“呜呼、呜呼”地喊了几声,它们啾啾着躲到树梢上看热闹去了。

    等到蜡梅回到我身边,她的粗布袋子里,又是满满的一袋子麦穗。“我们的任务完成了,回家啦。”蜡梅将她拾到的麦穗,分给我一大半,将我的粗布袋子装得满满的。

    走在空旷的麦田,脚下的花花草草随风招摇,蝴蝶围着野花翻飞,蜡梅和我手牵着手走出麦田。乡间小路上,不仅留下了我们两个一串串的小脚印,也留下一声声银铃般的笑声。

    时光就在我们的笑声中慢慢流逝,又是一个飘雪的季节。我依稀记得,那天是个休息日,故乡下了一场很大的雪。我正趴在窗前看着窗外纷飞的雪花,突然一个身影顶风冒雪跑进我的视野。她满头雪花,定睛一看,是蜡梅。我正猜疑这大雪天她跑来我家干什么呢,蜡梅已出现在我的面前,隔着玻璃窗神神秘秘地跟我说:“白梅,我带去看花。”

    “冬天有花开吗?”我迷惑地望着蜡梅。

    “有呀,开得可香、可漂亮啦!”她说得一本正经,不像撒谎的样子。

    我自是经不起诱惑的,听说冬天有花开,那颗好奇的心咋能与腿脚分离呢,快速下炕飞奔出去。

    母亲在身后呼喊着:“丫头,大雪天你这是去哪里啊?”风声把母亲的呼喊声吹散,随着雪花飘啊飘,去了远方。

    而蜡梅和我手牵着手,早已跑出院子。我们两个在风雪中奔跑的样子,像极了两朵小梅花,迎风而飞,与雪同舞。

    刚进蜡梅外公外婆家的院子,一股清香扑鼻而来。

    “好香呀!”我自小嗅觉很敏感,嗅到了一股从来没有闻过的幽香。

    “那是蜡梅花的香,我外公种的,今天开了好多花呢。”蜡梅笑着对我说,她笑起来很美。

    看来,蜡梅素有“一花香十里”之美誉,一点也不假。

    我循着香气望去,是从墙角处那棵树散发而来的。“那就是蜡梅花吗?”我问蜡梅。

    “是的呀。”蜡梅边说边拉着我走向那棵蜡梅树。

    那是一朵朵耀眼的黄,开在寒冷的冬雪中。走近它时,花香更浓直扑鼻翼,令人心旷神怡。似蜜蜡的花瓣,在白雪的衬托下不仅妩媚动人,更显清丽。那是我人生之中,第一次见到冬天树上开的花,它们仿佛就是冰天雪地里的小精灵那般可爱。眼见为实耳听为虚,可是还是有所怀疑冬天居然有花开。我伸出小手,轻轻地抚摸一下那蜜蜡似的花瓣,凭借着自己的手感,感觉到它的灵气和质感。有的花朵,被晶莹的雪花包裹着,只露出一点点黄,它像是在与我捉迷藏。我走近仔细打量着它,白色的花蕊散发出诱人的芳香,紫色的内轮令它更加迷人。

    站在那棵蜡梅树前,看着它迎寒而开,开得是那么热烈,那么幽香。一朵朵如蜜蜡般绽放的蜡梅花,在寒冷的冬天,开出别样的浪漫和诗意。蜡梅花开满园飘香,那种特有的芳香,总是调皮地潜入鼻孔,闻香识梅的雅趣总是令人心旷神怡和难以忘怀的。

    也是在那棵蜡梅树下,蜡梅跟我讲了她的名字的由来。记得那天,她指着一朵绽放的蜡梅花,对我说:“外公希望我像迎寒而开的蜡梅花一样,才给我取了蜡梅这个名字的。”

    蜡梅的外公是一位有学识的老人,不仅会诊脉给人看病,也会拉二胡。他还喜欢读书、种花,他种的很多花,大多成为了他给人治病的原材料。

    在我的记忆里,偌大的村庄,唯有蜡梅的外公外婆家种植了蜡梅树。据蜡梅跟我讲,因为她的母亲喜欢蜡梅花,所以她的外公当年费尽周折才从别处移植了一棵蜡梅树,小心栽培终于成活。蜡梅出生那天,正值蜡梅花开,外公就给她起了蜡梅这名字。外公希望蜡梅,像蜡梅花一样坚强乐观地成长。蜡梅没有令她的外公失望,活成她外公希望的样子,甚至更好。我能见证,她就如院子里的那棵蜡梅树一样,迎寒而立、雪中绽放,坚强乐观直面人生。

    那天,蜡梅还特意折了一大截带有含苞待放的蜡梅花枝送给我,让我带回家插在水瓶里养起来,让家人一起闻香。那个冬天,我家老屋幽香满屋。那幽雅清丽的蜡梅花,给那个寒冷的冬天,增添了许多诗意和温暖。多少年后,我依然会想起那个蜡梅花香四溢老屋的冬天。还有那个漂亮坚强乐观的女孩——蜡梅。

    童年是多么美好的时光啊!我多么希望能一直在时光深处,找寻那些曾经的温暖和美好。我多想知道那个叫蜡梅的女孩如今生活怎么样,遗憾的是自我离开故乡,关于她的一切一直杳无信讯。我知道,她会永远留在我的记忆最深处。我也坚信,她会依然如那凌寒傲雪中绽放的蜡梅花一样,傲骨铮铮于人世间。而关于她的那些记忆和故事,足以温暖我的余生。

    就在此文将落笔之时,微信群里刚好有人发了一张蜡梅花的图片,说兴国寺的蜡梅花开了。我兴奋不已,索性去那里看看盛开的蜡梅花。若是有缘,说不定我还能寻到如当年一样绽放的那朵蜡梅花……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独舞秋风
独舞秋风 2024-3-30 12:08
欣赏佳作!!
引用
阿宝
阿宝 2024-3-30 13:41
欣赏佳作!
引用
似水般的流年
似水般的流年 2024-3-30 15:51
欣赏佳作!!
引用
念奴娇
念奴娇 2024-3-30 17:13
问好朋友,欣赏了。
引用
陈宇衡
陈宇衡 2024-3-30 18:12
拜读,问好作者!
引用
飞雪飘零
飞雪飘零 2024-3-30 21:47
支持朋友,欣赏学习!
引用
桃李不言
桃李不言 2024-3-30 23:45
拜读!
引用
辰州
辰州 2024-3-31 07:45
好文笔,送上问候。
引用
紫紫草
紫紫草 2024-3-31 08:09
来过,拜读
引用
子玉
子玉 2024-3-31 10:06
欣赏支持
引用
穿山甲
穿山甲 2024-3-31 12:15
欣赏佳作!!
引用
幻月冰清
幻月冰清 2024-3-31 12:38
好文,拜读。
引用
秋水伊人
秋水伊人 2024-3-31 13:25
欣赏佳作!
引用
绿豆小兵
绿豆小兵 2024-3-31 15:11
支持朋友,欣赏学习!
引用
秀丽的乐园
秀丽的乐园 2024-3-31 17:32
支持朋友,欣赏学习!
引用
红尘浅醉
红尘浅醉 2024-3-31 17:55
来过,拜读
引用
彝乡阿戈
彝乡阿戈 2024-3-31 18:07
好文笔
引用
风雨百合
风雨百合 2024-3-31 18:30
支持朋友,欣赏!
引用
嫣然雪晴
嫣然雪晴 2024-3-31 18:42
欣赏精彩,问好!

查看全部评论(24)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