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散文随笔 感悟生活 查看内容

渐行渐远的响器声

东栏一株雪 2024-6-25 09:00 2404
    早春二月的午后,阳光透过窗户洒满屋子。这是我喜欢的,静静地独坐于窗前看窗外,心无杂陈。窗外有风,窗台还有一只小麻雀与我对望,它是多么可爱的一只小精灵啊。它似乎并没有打扰到我,我索性闭眼嗅着阳光暖暖的味道。阳光似乎是有魔法似的,一时间令我慵懒了些,打起盹来。窗外的风仿佛也是被这明媚的太阳光晒得懒懒的,它都无力吹动窗前那棵老国槐树上的老枝。一只鸟儿站在枝头啾啾,树枝微摇。我正在好奇此刻这般温暖的阳光该是让我充满活力的,咋会产生了困意呢。突然,被楼下异乡人的一声声“磨剪子来,戗菜刀……”唤醒。我的困意立马被消除,这一声声叫卖,勾起我对儿时故乡的那些叫卖声及响器声的许多回忆。才发现,原来困倦的不是人,而是那颗还在冬眠着的心。这一颗心一旦被唤醒,整个世界都是那般美好。

    响器是土话,指的是锣鼓家伙。而在我儿时的故乡,它除了是戏班吹鼓手的锣鼓家伙,还是那些走街串巷的小商贩和货郎们叫卖时代替吆喝的能出响声的一个物件。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祖祖辈辈依靠土地懒以生存的故乡人,基本上处于闭塞、落后的境地,年景好时不挨饿就是幸福。淳朴的故乡人很容易满足,缺少精神食粮和各种各样的文化生活。响器的出现和存在,至少算是填补了一些生活对他们的亏欠。它曾给故乡人的枯燥生活带来了欢愉,或许还有无尽的遐想。

    翻开历史画卷,有史料记载:自西周就有了商品交换,而随着贸易的发展,形成了“行商坐贾”。宋时开封街市上有“喝估衣”者、有“卖药及饮食者,吟叫百端”。这些记载不仅呈现出了古人的经商文化,还由此可以看出,走街串巷叫卖吆喝的历史应该是非常悠久的。历史在不断演进,时代在更迭,出现在故乡的那些叫卖声和响器声,也是时代的产物。正是由于它们的出现和存在,使得儿时故乡的村庄不是沉寂的存在,而是更多了一份人间烟火气。

    记忆里,村子出现过各式各样的叫卖声和响器声。有的小商贩,仅凭一声声叫卖,就能达到他们的售卖目的。有的,也许是为了省嗓子,干脆用一个响器发出来的声音做示意,就可以招揽生意。还有的,叫卖声和响器声齐上阵,那架势就得看购买者的定力了。

    打开时间的锁,放飞回儿时的故乡,去寻那些熟悉的响器声……

    儿时的故乡,那些走街串巷的小商贩,卖什么吆喝什么,给沉寂的村庄带来了生机。而那些不用吆喝,用响器发出来的声音就能示意购买者的,不仅打破了村庄的宁静,还让故乡人欣赏到了那独特的响器交响曲。意会,无需言传,各具特色的响器声,至今都让我记忆犹新。

    在我的记忆里,当年那些在村庄的街头巷尾出现的小商贩,使用的响器是不同的。每个行业有每个行业的响器,响器就是他们每个行业的语言象征,当然也有不同行业使用同一种响器的现象。比如卖针线和卖耍货(儿童玩具)的就使用的是同一种响器,拨浪鼓。我依然记得,当年那个手摇小拨浪鼓卖耍货的老爷爷手里的小拨浪鼓,总是那么干净。鼓身有彩色的花纹,鼓柄光滑。虽说看上去有些陈旧,但是没有一丝尘埃和油腻,发出来的声音总是那么好听。“咚咚咚、咚咚咚……”老爷爷总是一脸温和,每次听到拨浪鼓声,我就会跑出院子。如果看到的是卖针线的小商贩出现,我会一脸失望。此时却高兴了那些婶子大娘们,她们叽叽喳喳地围在小商贩的木制独轮推车旁。“给我一包针。”“有顶针吗?”“有棉线吗?”小商贩手上收着钱,咧着嘴笑,一定是有赚头啊。据说,拨浪鼓在古时还有“唤娇娘”这种叫法。看婶子大娘们听到卖针线的小商贩的拨浪鼓声传来时的那个兴高采烈的样子,拨浪鼓果真是在“唤娇娘”呢。再后来,我发觉老爷爷的拨浪鼓声很有节奏感,且没有其他小商贩的拨浪鼓声那么急躁,传入耳膜的是一种悦耳动听,我竟然能分辨出老爷爷的拨浪鼓声。从此,我好似与老爷爷有种心灵感应,只要是听到老爷爷那熟悉的拨浪鼓声,我就会像只小鸟似地飞出院子。尽管我总是没钱买老爷爷的玩具,只是围在老爷爷的木制独轮车旁看各式各样的玩具以饱眼福,但是老爷爷从来都没有嫌弃过我。爷爷的独轮车上,用老粗布缝制的袋子里,装有五颜六色的糖豆、玻璃球、泥哨、泥娃娃,还有各种各样的形象逼真的泥塑动物等玩具。至今我都清楚地记得泥塑大公鸡的模样,以打鸣的姿势并配有彩绘,惟妙惟肖着实可爱,像极了我家院子里溜达的那只大公鸡。我印象最深的还有女孩子们心仪的彩色头绳和发带,后来又说出现了彩色玻璃丝做头绳,反正记忆中老爷爷独轮车上是花花绿绿的各种诱人的物件。每一个物件都曾经令我心动,念及母亲没有过多的钱给我买,我抑制住自己的小欲望,我知道母亲的不易。

    老爷爷或是懂我的,有一次他把小波浪鼓递给我,“丫头,你来帮爷爷摇拨浪鼓咋样?”我害羞地望着老爷爷,“爷爷,我不会摇拨浪鼓呀。”老爷爷微笑着对我说:“丫头,我来教你,慢慢就学会了。”当我把小波浪鼓摇响的那一刻,我咯咯地笑了,老爷爷也笑了。老爷爷和他的拨浪鼓,温暖了我的童年时光,也带给我了很多快乐。这份温暖,将伴随我的一生。

    比起拨浪鼓发出的皮质声音,吹糖人使用的小镗锣,发出来的声音就更有金属的质感,听起来清脆悦耳。镗锣是一种约两三寸的铜盘,旁边穿两个孔眼扣结绳子。一手提着,一手用木槌敲打发声。“嘡、嘡、嘡”的镗锣声一响,是孩子们最高兴的时候,他们知道是吹糖人的来了。“海生,快去吹糖人啦。”小伙伴们欢呼着寻着镗锣声跑去,唯恐落了后。一时间,吹糖人的就被孩子们围住。“给我吹只猴子。”“给我吹只老虎。”吹糖人的关键技术在吹和捏的功夫上,看似轻巧,实际也是经过无数次反复吹、捏的过程,才有了他手中造型各异的花鸟鱼虫和人物百态等。小伙伴们比试着各自手里的糖人,没钱买的只能眼巴巴地看着。等到看着他们把手里的糖人用舌头舔一下,再吃到嘴里的那一刻,只能是流口水了。“嘡、嘡、嘡”的声音,曾经唤出了多少孩子们的口水啊。

    街上传来“铛、铛、铛”,也是孩子们最欢愉的时刻。耍猴人的铜锣声,比小镗锣的厚重、更清脆,传递的声音更远了些。耍猴人常常是选择村庄里一块比较宽敞的地方做场地,一只猴、一个铜锣就是他谋生的工具。一只有生命却没有语言的动物,被驯化成了赚钱的工具,是何等的悲凉。那个年代,谋生是头等大事,可是代价是伤害了另一个生命。目前,村庄里这种行为被禁止,应该是时代进步的象征。当看到小猴子用一只爪子拿着铜锣,另一只爪子敲响铜锣的那一刻,小伙伴们欢呼着、拍着小手鼓掌。等到耍猴人要收钱的时候,个个撒腿就跑。耍猴人不能总是白忙活啊,下次干脆就先收钱、再耍猴。我曾经不给钱白看过几场,后来不忍心欺负外乡人,即便是“铛、铛、铛”声再诱人,我都不会坐蹭客了。母亲不只一次嘱咐过:“做人要善良,更要懂得尊重别人。”

    比起那些“咚咚咚”、“铛、铛、铛”、“嘡、嘡、嘡”的响器声,村庄那些走街串巷的盲人算命先生使用的竹快板声音没那么声张和响亮。一只手拿一根木棍做明杖,另一只手打着一副竹快板招徕生意是他们的特质。“嘀嗒、嘀嗒”有竹韵入耳,听起来比较柔和,这似乎契合了算命这一行当的特点。想来算命先生是不能大声说出雇主的灾祸等,至于雇主自己的悲喜当然也不希望外人知晓。记得当年,村子里的婶子大娘谁家有个闹心的事,听到竹板声,好似见到了救星。“先生,先去我家给我算算。”“先生,我的事重要,先去我家。”算命先生成了香饽饽。其实,世间万物、万事不是谁能算得出和预判的,更没有谁可以主宰得了别人的命运。

    “梆、梆、梆”,木梆声音由远而近,村里人谁都知道是卖香油的来了。香油的香气越来越近,飘进院子、飘到鼻孔。“妈妈,咱家也打点香油吃吧。”儿时的故乡人,人们习惯用“打香油”作为买香油的意思。“你咋那么馋。”“梆、梆、梆”,声音由近而远。失望,也仅仅是一会儿的失望,便随风而去。那个年代,人们的欲望好似被一阵风就可以吹走。

    不知道风是否可以吹走一切,我知道一个时代是不能挽留住所有。如今的故乡,大街小巷再无响器声。虽说它们已退出历史的舞台,与我们渐行渐远,可留在记忆里的每个响器曾经发出了的各具特色的声音和韵味,却会时常萦绕在耳边。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冰羽
冰羽 2024-6-23 17:19
拜读,问好作者!
引用
晓月微蓝
晓月微蓝 2024-6-23 21:13
来支持下朋友!
引用
雪珂
雪珂 2024-6-23 22:47
文笔优美,拜读。
引用
紫盏
紫盏 2024-6-23 23:35
拜读,问好作者!
引用
安陌
安陌 2024-6-24 07:21
问好朋友,欣赏学习!
引用
陈婉婉
陈婉婉 2024-6-24 09:18
慢慢欣赏!

查看全部评论(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