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散文随笔 感悟生活 查看内容

尚德之武

暗夜百合 2024-6-25 09:01 829
    最近看了不少日本的漫改热血题材电影。我很喜欢这种类型的电影,觉得很爽,很刺激,尤其是当主角挥起拳头的时候,无论是应声响起的BGM,还是那些虽然没什么用,但看起来很帅的招式和动作。

    如果单纯作为一部爆米花电影来看的话,这些电影确实很爽。但作为一个喜欢写故事的业余作家来说,我却一直在琢磨着如何给这些充满了烟酒暴力的社会边缘题材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我之前也说过,我没念过本科,是个大专生。我上的那所大专很乱,那时候无论是抽烟喝酒还是打架闹事,在我上的那所学校里根本不算什么新鲜事。就连学校附近的派出所,也会隔三差五地跑来学校附近溜达溜达。这或许就是我们国家拍不出这种电影的原因吧,毕竟我们的国家太安全了。

    当然我不想讨论哪所学校好,哪所学校乱,实际上都差不了多少。如果向前追溯的话,我们的国家相较于日本来说要尚武的多。但我们却更加遵从儒家思想,所以我们的武术里面更多的时候会宣扬武德。

    我练过一年散打,尽管那时候朋友总劝我继续练下去。但自从我一脚将一个师弟的肋骨踹折以后,我便再也不想去练了。尽管那并不是我的错,但我也是从那时候才意识到,教练总教导我们点到为止的原因。

    我只记得那是个夏天,我和朋友准时来到训练场,简单热身后,教练便带着我们开始了今天的课程。

    直拳、摆拳、勾拳、肘击和鞭腿,还有柔术。散打的动作并不多,但每一招都很实用。教练把所有人分成两组。一组对着沙袋练习,一组则练习手靶。

    我和朋友常年分在一组,因为是朋友,所以下手都有轻重。我记得那一届的学生里面有一个同我朋友身高差不多的家伙。那家伙有点虚胖,平时总是欺负新来的学员。但他很清楚我俩的实力,所以从来也不敢欺负我们。

    还记得那天我出家门的时候,同父亲因为琐事吵了一架。本来就气不顺,却又碰上那个家伙故意找茬。虽然我并没有当场发作,却让他自此之后再也不敢踏入训练场一步。

    每天训练课程的最后,教练都会安排实战。虽然教练一直在强调点到为止,但那天实在是气不顺的我下手还是太重了点。

    向后撤了一步,我躲过那家伙的一击摆拳。随后便是一记直拳朝那家伙的面门打去。那家伙向后一闪,我赶忙稳住下盘,撤回拳头防守。然而就在那家伙想要使出正蹬腿的时候,本就比他个子高的我实在看不惯他的那种挑衅的眼神。抱着挨上一脚的心理准备,我用出十分的力气一脚便踹在了那家伙的肚子上。

    有那么一刻,我觉得那家伙的双脚好像都离地了。就像动漫里面一样被踹的飞了出去,只是没有动漫里面那么夸张罢了。随后我记得那家伙从嘴里吐出一口血,胸口的位置上是一个红红的脚印。与刚才那种挑衅的眼神不同,此时那家伙的眼睛里满是恐惧。我记得,可能还有点眼泪,哈哈。

    “你干嘛下那么重的手?”教练问我。

    “他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扒我裤子,让我出丑。我当然要收拾他了!”我满不在乎地说道。

    “你看看你给人家踹得!”教练指着那家伙说道。

    “既然来练习格斗,伤筋动骨自然在所难免。”我刚说完,肚子上便结结实实地挨了教练一脚。那一脚踹得很重,我能感受到教练是真的有些生气了。踹完我,教练便扶着那个家伙去了医务室。

    如果你问我一个训练机构为什么会配有医务室,那是因为我去的是体校。那天下课以后,我被教练叫到办公室里。尽管朋友坚持一同前去,但最终还是被教练挡在了门外。

    “那家伙的肋骨被你踹折了了一根。”办公室里,教练说道。

    “哦,需要我赔偿他吗?”尽管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心里也有些害怕,但还是壮着胆子问道。

    “那家伙的家人吵着要个说法。”教练说道。

    我点了点头,从口袋摸出一支烟点燃。良久,我掐灭手中的香烟,起身便朝办公室门外走去。

    “你干嘛去!”教练赶忙拉住我。

    “我去给他们家一个说法啊!”我怒道。

    “你给我老实呆着!”教练将我推进房间里,嘱咐此时正在门口的我朋友看住我之后,便快步离开了办公室。

    “兄弟,你今天下手也太重了!”教练走后,朋友说道。

    我撇了撇嘴,想说什么却又把话咽了回去。

    “我刚才看见那家伙的父亲来了,吵着要给你点颜色瞧瞧!”朋友说道。

    “切,好啊!有种就让他爹打死我,老子要是眨一下眼睛,就跟他姓!”我怒道。

    “好汉不吃眼前亏,你把他儿子打成那样,一会儿出去,你道个歉,这事儿就过去了!”朋友劝道。

    “我凭什么道歉,是他儿子挑衅在先!”我说道。

    “可是你出手伤人在先,这事儿再怎么说也是你的不对。”朋友说道。

    我摸出一支香烟递给朋友,自己也点燃一支。深深地吸了一口,长长地叹了口气。

    “那家伙的确很讨厌,平时欺负新来的学员也就算了,还总是借实战的机会调戏女学员。咱们这一期的学员里面,很多人都看他不爽。”朋友说道。

    “嗯,我也听说了。咱们这一期的一个女学员,实战的时候被她借机亲了一口。那个女学员的哥哥为此来学校门口堵了他三天,把那家伙吓得三天没敢来上课。哈哈哈。”说到这,我笑了起来。

    “是啊,听说那个女学员的哥哥还是是退伍军人呢。”朋友说道。

    “我去,那厉害了。那家伙要是落在他手里,就不是折几根肋骨那么简单了。”我说道。

    就在我俩聊的正起劲的时候,教练板着个脸走了进来,见我俩有说有笑的。教练叹了口气。

    “你俩还有心情笑!”教练郁闷道。

    “怎么了教练,没谈拢?”我问道。

    “废话,我把你肋骨踹折了,你爸能饶了我吗!”教练没好气地说道。

    “那你刚才那一脚也挺疼的。”我掀起上衣,指着肚子上那一片红肿说道。

    “那家伙恐怕不会再来了,学校把那家伙的学费全额退给他了,我又给了他父亲一千块钱,算是医药费了。”教练叹了口气说道。

    “我去,一千块啊!”当时还是学生的我惊讶道。

    “你以为呢,这几天你俩来上课的时候小心点,别让人家堵在墙角揍一顿!”教练说道。

    “嘿嘿教练,那您看我这个......”我指着自己的肚子笑道。

    “我踹死你!”教练作势起脚道。

    走出体校大门,我和朋友便一起朝家的方向走去。这件小事第二天便成了全体学员讨论的热点。而处于事件中心的我依旧和朋友在一旁练拳,只是从那天开始,我拳头的力道明显轻了很多。

    “兄弟,你最近怎么总是心不在焉的?那件事情教练也帮咱们摆平了,你到底怎么了?”回家的路上,朋友问道。

    “没什么,就是每次想起这件事的时候,心里总是有点后怕。这次是教练帮忙摆平了,可下一次呢,万一我哪天在失手伤了谁,恐怕就算是教练也帮不了我了。”我说道。

    “兄弟,问你个问题呗?”朋友想了想,想着问道。

    “怎么了?”心不在焉地我随口说道。

    “你当时踹那个家伙的时候,爽不爽?”朋友笑道。

    “嗯......挺爽的。”思索片刻,我笑道。

    “那要是我哪天把你惹急了,你会揍我吗?”朋友问道。

    “你干嘛这么问?”我有些惊讶地问道。

    “也没有......就是随便问问。”朋友的表情有些尴尬。我俩谁也没再说话。喝完手中的汽水,我俩便在胡同里分了手。

    回家的路上,我想着朋友问的那个问题。如果遵从本心的话,我会告诉我的朋友,无论是谁,我一样会揍他,并且会毫不留情地揍他。但我们是朋友,就算是违心,我也不会承认这一点。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这一期的学员迎来了最后一堂课。下课后,朋友拉着我去体校缴费处续交课时费。揣着母亲给的课时费,我和朋友一起来到缴费处。

    “哥们儿,我不想再练了。”缴费处前,我说道。

    “啊?为啥?”朋友疑惑地问道。

    “你先去缴费吧,我在门口等你。”说完,我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体校。朋友也疑惑地追了出来。

    “为什么不练了?”体校门口,朋友问道。

    “不为什么,就是不想练了。”掐灭手中的烟头,我站起来说道。

    “因为那个家伙吗?”朋友问道。

    “不全是。”我摇了摇头。

    “那是因为教练一直让你给女学员当人肉沙包?”朋友继续追问道。

    “哈,花拳绣腿,不值一提。”我苦笑道。

    “那是因为什么?”朋友问道。

    “还记得你曾经问过我的那个问题吗?”我说道。

    “什么问题?”朋友一愣,反问道。

    “你曾经问过我,如果是你惹怒了我,我会不会揍你?”我说道。

    朋友挠了挠头,摇摇头没有说话。

    “老实说,这个问题我想了很久。如果是你惹怒了我,我一样会揍你,并且出手会更狠!”我苦笑道。

    “为什么?”朋友一惊,问道。

    “因为我们是朋友呀!”我说道。

    朋友惊讶地看着我,似乎完全没想到我会说出这番话。

    “哥们儿,老实说我挺害怕的。自从开始有了这个念头,我就总是没来由地害怕。的确,我很高大,很强壮,我的拳硬,腿也硬。那次的事情以后,每次对战的时候,我总怕伤到别人,那家伙的影子总在我眼前晃,赶都赶不走。”我说道。

    “那家伙的家人后来又来找过你的麻烦吗?”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朋友连忙问道。

    “没有。”我摇头道。

    朋友想说什么,最终又咽了回去。虽然教练后来打电话问过情况,但我也只是谎称家里有事,便搪塞过去了。

    大学毕业上班后,我将第一个月的工资全都给了教练,算是还了这个人情,尽管教练百般推辞,但在我的坚持下最终还是收下了。

    “当初你为什么不练了?”体校门口,教练问道。

    “教练,那件事之后,我一直挺后怕的。的确,我的拳头硬,腿也硬。但我来练格斗,不是为了以后出去惹是生非的。那家伙的事情以后,我意识到自己的拳脚会伤人,我不想以后爸妈总为我担心。我怕以后练得越多,我就越控制不住心中的那股冲动。要是真干出什么出格的事情,丢的也是您的脸不是吗。”我笑道。

    “小东西,有长进。”教练拍了拍我的肩膀,笑道。

    “您不怪我吗?”我问道。

    “唉,也谈不上怪。就是你俩走了以后,老学员就没剩下几个喽!”教练叹了口气说道。

    “我朋友也不练了?”我惊讶地问道。

    “是啊,自从你走了以后,你朋友也慢慢不来了。你俩不是朋友吗,你不知道?”教练问道。

    “不知道,大学毕业以后我俩就很少联系了。听说他后来去了旅行社当导游,其他的就不清楚了。”我说道。

    “嗯,上个月他来看过我一次。我俩聊天的时候提到你,他说挺对不起你的,自己无心的一个问题让你纠结了那么久。他让我碰见你的时候跟你说声对不起。”教练说道。

    听完教练的话,我真的不知道该用什么去表达自己曾经的幼稚。教练似乎看出了我的尴尬,拍了拍我的肩膀。

    “走吧,陪我再上一堂课去。”教练说道。

    “这不合适吧。”一听教练这么说,我连忙推辞道。

    “少废话,快跟我走。我正缺个人肉沙包呢!”说完,我便被教练生拉硬拽进了训练馆里。

    之后的很多年,我再没遇上教练。那堂课之后,听说他没过多久便被公派出国深造了。后来我曾经尝试着找过他几次,但那个唯一的手机号码早已成了空号。

    故事到此就全部结束了。这是我的一段经历,当中不乏演绎的成分,但如果将这些拍成电影的话,相较于日本的那种漫改电影来说,更多的则是一种不那么边缘化的东西。引用一句话漫改的日本电影里的话。

    拳头也分好坏,明白这个道理,你便是真正的男子汉。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流萤小梦
流萤小梦 2024-6-23 20:26
拜读,欣赏!
引用
风雨百合
风雨百合 2024-6-23 22:35
拜读!
引用
梦帆
梦帆 2024-6-24 08:55
好文,拜读。
引用
逆风飞扬
逆风飞扬 2024-6-24 12:49
支持朋友,欣赏学习!
引用
绿花
绿花 2024-6-24 17:42
支持朋友,欣赏!
引用
红尘浅醉
红尘浅醉 2024-6-24 19:28
问好朋友,欣赏了。

查看全部评论(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