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散文随笔 悠然我思 查看内容

断想

晓月微蓝 2024-7-4 18:19 1246
    几天的雨淋淋漓漓地下着,雨停的时候,乡村的天很干净很蓝,点缀着几朵薄云。乡村的空气很薄很冷很清晰。一轮太阳暖暖地挂在枯了的树梢。不敢去看那轮温暖,甚至不敢去感受那份温暖。怕透过它会忆起曾经那张温暖的脸庞,那张空的如镜的脸。

    这样的日光下,踩着脚下的薄雾,和咯吱作响断落的树枝。曾经绿色的山,苍茫萧瑟。不敢去触摸这份温暖,怕忆起离去的人,和那张安静的脸.想起她,便触到那个寂寞梦中人,和攥着那把无处不在的孤独。

    她走的时候很安静,在那个阴雨的春日。太阳也躲了起来。南方突然下雪的春日.在那个美艳得断魂桃开放的时日,选择这样的日子,选择一场美丽的桃花雪,离开这个贪念的尘世。她的脸如雪白,如桃花美艳。看着她近在咫尺,却阴阳两隔。

    她一定是上帝的乖孩子,我们争不过上帝,和许多人一样,我拉不回她滑走的命。双低垂的手,一点点僵硬,握着那瓶送走她的药瓶。有太多怨恨,她的生命应该在那天的桃花雪中一点点地消融,延续。

    没有怨恨,只感觉一个灵魂安静地飞翔。

    许久了,她如一朵春日的花,安静地枯萎。个安静的生命,在她的角落里散发出灰寒气味的死亡气息,我拉不回她,和许多人一样,搏不过病魔。

    一个生命之火一点点地熄灭,一点点地被磨灭。药瓶在手中,那些结束她生命的药一个个地滑落,随着那个生命在雪地里融化。我们没有怨.她走的时候很美,很安静,很安详.她的身体在我们的怀抱里一点点的冰冷,和那天的雪一样。

    她的生命在眼前消逝时,我没有眼泪。那张发紧的唇,没有痛苦,我分明看到她的嘴角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没有看到苦痛,她在我的眼前是睡着了,和往常一样,她睡去的时候,我很孤独,很冷。我不叫醒她,我知道她需要睡眠.

    在这个桃花雪里,世界少了一个安静的灵魂,逝去的生命,或许会在如今的阳光下有了重生。

    我还是不敢触摸今日的温暖。

    今日的阳光下,脚下似乎有了些许的浮动,又似乎一切又不动声色,尘世尘念,一层层,一阶阶.一路轻步,我不回头,人世万丈红尘,人生沧海世变。无常亦无奈.我如一叶小舟,飘浮在人生海浪上,如何驶向未知的彼岸。突然有了些许的茫然。

    风吹过来,些许的冷,抱紧双肩,才发现自己如此单薄。

    太阳下满目苍茫,树枝易断不断。偶尔传来身后的折断声,那或许也是一个生命的自残。一样无法阻止。不愿再听到如此破碎的声音,头突然的沉重,那也许是来自肩上的累赘。

    又想起她的离去,那么从容那么的义无反顾,还有雪地里绝美的桃花.我们都有一次面对死亡的时候,她选择了雪和桃花和她相伴离去,而,依然活着的我,仍然握住每天的,平凡、忙碌,步履蹒跚地争扎.我不知道未知的日子我会怎样面对,我不知道我的生命最后一瞬是否如她一样选择那样的美丽。但我知道,我该为今天而活着。

    过去的日子,我如织女密密地织着细碎的日子,为自己织就一匹匹灰暗的背景。头望向一尘不染的天空,叹息着还是一路走下去。

    【将我埋葬】

    在这个寂寥的冷夜里,我在夜风中伫立,风疯狂地从身边的树枝上生长,梭来梭去地吹散倾泄的泪水,丝丝缕缕地缠绕乍灭还起的思绪。孤独的街灯泛着惨淡的灯光,灯下的人影长长地伴着冷冰冰的电杆。灯下的孤单的背影,在想着什么?在这样的夜里,请将我埋葬。

    车子呼啸地掠过,酒巴的窗散发暧昧的灯光,如幽灵游走在冷冷的江边。江水冷冷地流淌,冷风从寂暗的江面低低回萦,喉间哀切的呜咽声,带着寒意,带着悲唳,猝然跌在夜的江中,扬起风荡起一圈圈涟漪。江边的水,也在孤独地诉说千年的情怀,夜里静坐江边的影子,在想什么?在这样的夜里,谁能将我埋葬?

    江底的石头,不锋不利,浑圆得心痛,沉江的沙子,慢慢分散,如一场迷离的爱恋,曲终人散。幕已关闭,夜空寂寞,落叶飘在江面上,如一盏灯下的一席残局里,曾经演绎的故事,面向与筵的人,背过身流泪,背不过的终是自己的伤痕与思念。千情不在,万事阑珊,尘埃覆盖了曾经的座位,也拂过曾经的足迹,对面筵席的人已开始了另一场宴席。幕幕情节,孤影孤身的人,可以想什么?在这样的夜里,谁能将我埋葬?

    读着工工整整的唐诗,念着忧伤抵怀的宋词,唱起忧心如焚的元曲,静夜里,随时光回到远古。坐于花间,一壶菊花茶,石溪月明,小令清词自花蕊间徐徐而出。偶尔的箫声,自湖水悠悠缓起,青烟一缕,人儿一双,小手行舟,倾心的情怀堆积空空的岁月,渴望如此的轮回。石子的跌落声,拉回暇想的思绪,无奈漫过心头,丝丝情怀。夜里独坐的人影,会想什么?在这样的夜里,请将我埋葬。

    是蓝色的黑色惆怅,还是蓝色深沉的渴望,是蓝色淡淡的忧愁,还是蓝色将腐烂的萌芽。身立此,心飘远,凛然立足孤单的边缘,决意心里的那份牵挂,爱到不能爱,聚到终须散。如此缘,如此滋味,如此无奈。冷冷的风,凄凄的夜,声声叹息。夜里的身影,能想什么?在这样的夜里,谁能将我埋葬?

    望向黑黑的夜空,星星已不伴我,月亮早已隐身,江水依然缓缓。沉默的台阶,坚守着不为人知的故事,朝生暮死,凄美诀绝,欲罢不能,如夜里独坐江边人的心绪。一种爱,不能彻底,一种情,不能倾怀,一种痛,无处疗伤。暗藏身影的人,能想什么?在这样的夜里,谁能将我埋葬?

    月落西楼,情伤心怀,人终离去。爱无期,望无缘。独自嗟,空牵挂。镜中月,水中花。晚来风,漏声残。情已堪,斯人远。憔悴损,谁堪怜。眼中泪,随风飘。缕缕凄凉,静坐夜里的我,在这样的夜里,请将我埋葬。

    【幸福声音】

    去年的冬天来的很晚,那一场蒙蒙细雨,带来了一丝丝冰寒,偶尔的落叶飘在静静的河面上,仿佛还在秋天里.喜欢在这样的细雨中徘徊,喜欢看伞外的斜雨轻风,喜欢感受偶尔迎面飘来的湿润。在这样的动与不动中重拾记忆,在这样的朦胧的心境里寻找幸福的声音。

    时光逆转,回头望,仿佛是去寻一个梦境,曾经的年少,曾经的憧景。美好,低谷,恍忽迷蒙,心为此付出了激动与忧伤,欢乐与恐惧。少时模仿着大人的幸福,模仿着大人的姿态,稚嫩的童心想象着简单的幸福,骨子里脱不去的单纯,幼稚地祈求年长也幸福。如今,露出了岁月的痕迹,老气横秋地回忆曾经的单纯。总认为,成熟是一种脱不去的责任,在责任中颓废,在责任中成长,在责任中想抓紧儿时简单的想法,无奈时光尾巴摇摆而过。

    试图把忧伤的颜色净化,把生命的年轮延长,把痛苦的皱纹化成掌中的纹路,把遗憾化成风中的落叶,把无奈化成礁石上的浪花,安慰地把所有都归于宿命,也习惯于如此所谓的宁静。

    都说经历过冬才知春的温暖,经历过饥渴才知水之温醇,经历过黑暗才渴望光明,经历过黑夜才知黎明如何来临,经历过幸福才知不幸。一直以为寻找的幸福最简单,当那只曾放在左手边的右手离我而去时,幸福去的也简单。快乐时忘了痛苦,痛苦时丢失了快乐,当我踏着不幸走出痛苦的沼泽时,没有了眼泪也没有微笑,无所爱也无所恨,付出了泪,付出了痛,付出了辛酸,我心静如水,就让微笑留给这方曾经的幸福。

    一直以为幸福是简单而自然的,容不得半点禁囿和标榜。它让多少人遥望,让多少的泪掩埋。它如水,滋润干涸心田,它如花点缀苍白的人生,它柔柔地震憾心灵,暖暖地融化冷漠,轻轻地阻隔诱惑。幸福总会让人们在体会中失去把握方向,总会在不经意间悄悄丢弃,总会在失去后痛苦地回味。

    在曾经的幸福地里,留给自己一席静思默想之方寸,去孤独品味,孤独思考。强求来的幸福不能长久,一切都是来的自然才是最真实。

    再也不去奢望幸福何时降临,曾经痛苦,曾经颓废,自然地接受幸福以外的赠予,坦然地面对人生给予的一切不幸与失去。

    幸福再次来临时,虽然有些措手不及迎接,却又那么自然地潜入心扉,慢慢地渗透心灵的每一个角落。静静地望着坐在眼前的人,看着他大口大口地抽烟,大口大口地喝水,紧紧地皱眉,轻轻地咬着起皮的唇,突然有一种简单的幸福漫延每条神经。眼中的人坐在很远的地方,看在眼里却如此近,又远又近的幸福在夜里漫延。“要好好的,我们都要好好的,让我知道你在这里我会安心些。”一句平常的话。我却清泪滴落,听到了的是幸福的声音。

    幸福来得就是如此简单。

d464a2cfe915954cadf0a6c84c4463d3.jpg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不为五斗米
不为五斗米 2024-7-1 12:27
问好朋友,欣赏了。
引用
李雪健
李雪健 2024-7-1 13:26
拜读!
引用
小桥风满袖
小桥风满袖 2024-7-1 14:36
拜读,问好作者!
引用
紫盏
紫盏 2024-7-1 17:45
拜读!
引用
岁末、微凉
岁末、微凉 2024-7-1 18:33
拜读!
引用
墨砚池
墨砚池 2024-7-1 19:45
支持朋友,欣赏学习!
引用
色色三毛
色色三毛 2024-7-1 23:06
欣赏支持
引用
文清
文清 2024-7-2 07:57
问好朋友,欣赏了。
引用
轻烟。
轻烟。 2024-7-2 09:32
好才华
引用
绿豆小兵
绿豆小兵 2024-7-2 10:07
支持朋友,欣赏!

查看全部评论(1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