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草地

搜索
兰草地 首页 小说故事 红粉蓝颜 查看内容

那一年,我们约定

2013-1-26 22:10| 推荐: 兰草地| 查看: 13003| 评论: 0|作者: ice5lailo

  T1
  凌晨五点,小村已然宁静。公鸡出鸣,却终于惊起那袭袭晨风簌簌而舞。是歌?是舞?是歌,也是舞!
  如此的村庄,并不奇特。绿树与黄土构成的图画之间,点缀着一间间或亮或黯,或高或矮的民房。
  曾经,这些房屋里总会传出欢乐的笑声,总能发见那些欢舞的孩童。
  可是如今!屋前杂草,屋后败叶。偶尔几只鸟雀,却也是路途驻足,稍作停留亦即离去。
  人,不再,欢乐焉在?
  林韵已经快三十岁了,是村里村外有名的老处女。那些还死守着老房子的老人们,总是喜欢拿她作为饭前饭后的谈资。
  她的条件,并不差。可谓是远近闻名,就是前几年,慕名而来的媒婆更是骆驿不绝,生生的将村口到她家这条小路给踩成了大道。更有那率直的青年,打扮得光鲜鲜的,装得斯文儒雅,文绉绉的来求姻缘。
  不过,这些人终究是来也行云,去也流水。来去匆匆,没啥着落。
  大家都很奇怪。
  为什么林韵宁愿当一个老处女,守着那间风穿雨透的破学校,也不愿意成家,好好的相夫教子呢?
  林韵,一个女人。一个背负着远近之人的“骂名“的女人。她承受的是别人的奚落,是那些别有用心的男人的肮脏目光!
  可是,她依然很沉着,依然很清雅,依然很快乐。
  因为,她有一个心愿,有一个值得等待的希望……
  五点,是夏季的农村,最让人喜欢的时间。这个时候,无论做什么,都是很宜人的。睡觉,还是干活,都凉悠悠的。空气清新,环境清幽,露水滴滴,也是丝丝缕缕,醉煞人也。
  厨房里的林韵,和普通的农妇没什么区别。可是,唯一不同的是。普通的农妇总是睡眼朦胧,而林韵,却是满面春风。
  她喜欢做饭,因为有人曾经对她说过:“我要一辈子吃你做的饭,穿你洗过的衣服,住你打扫的房子。”
  那一天,林韵笑的最开心,也笑的最甜。听到他这么说的时候,她还打趣地说道:“那你是想要我给你做一辈子的用人啊?”
  他的神情一愕,眉毛轻轻拧在了一起,赶紧手忙脚乱的道:“不是不是,不是这个意思!”他慌忙摆手,急道,“我的意思是,我看重你的一切,将你的一切都当成是我生命的一部分。你做的饭,一定是世上最好吃的;你洗过的衣服,一定是世上最清香的;你打扫过的房子,一定是世上最舒适的。还有还有,我要一辈子都听你的话,一辈子都真心真意的对你一个,一辈子都对你不离不弃,一辈子……”
  她嗤的一声笑了起来,道:“你一辈子要做这么多事啊?那你还有时间照顾我么?”
  他听了这话,登时又傻了,眉毛拧的更紧了,搜肠刮肚,似乎也找不出什么适当的词了。
  林韵咯咯的娇笑起来,将他的手拉在怀里,道:“不用担心啦,就算你不能照顾我,只要我能陪你一辈子,那我也心满意足了。”
  他听后,嘿嘿的憨笑起来,紧紧的抓住林韵的手,似乎这个一辈子的承诺已经将他们俩人融成了一体。
  想起这些,想起他,林韵又忍不住轻笑了起来。
  吃过饭后,也快六点了。天也已经亮开了,村里的人也起得七七八八。还有小孩子的朗朗读书声,夹杂着公鸡亮嗓子、母鸡练调子的声音,却也是一番情趣、几样滋味。
  林韵再次仔细的翻看教材和教案,这是今天的工作,也是这些年来,她一直的梦想和生命。
  村子不大,孩子也很少,可是,也正为如此,这里才需要读书声,才需要老师。恰恰又正因为如此,林韵当初刚毕业就会回到老家,就会来到这间破烂的学校,就会挑起这副人见人躲的重担。
  她一来到这间学校,原来那唯一的教师就辞职了。现在,她就成了这里唯一的老师……
  事实上,村子的人对这学校并不在乎。稍微年轻一点的,绝大多数都到外边去打工找钱了。留下来的,不是老得动弹不了的,就是那种好吃懒做,浑噩度日的。
  对于孩子能不能受到教育,应该受到什么样的教育,他们会在乎吗?他们会懂吗?
  男人,身强力壮就该干活;女人,似模似样就该嫁人。农村的这套观念,还是根深蒂固,斩不断,也理不清!
  所以,林韵刚来学校的那段日子,着实吃了不少苦,受了不少累。为了能让这些家乡未来的希望,这些可爱的小生命能够受到教育,能够快乐健康的成长。她几乎是天天爬坡上坎,朝出夜归,挨家挨户的去拜访,一个又一个孩子的去问。
  终于,大半个月之后,学校终于可以开班上课了。总共只有十二个孩子,最大的十三岁,最小的却不过四岁多一点。
  四岁的娃能学个什么?你以为是城市中的“几道杠”的天才?只不过是娃他妈觉得自己干活看不住,见林韵在邻居家劝说让孩子去上学,就急忙忙的把这个还穿开裆裤的小子给塞到林韵手上了……
  林韵看着这样的班级,有点哭笑不得。可是,她现在也是身心俱疲。一个刚刚离开大学校园的女孩子,能承受多大的压力?
  不过,她对孩子们的心倒是一样的。一样的细心,一样的疼爱,一样精心的教育……
  一学期过去了,班上却仅仅剩下八个孩子了。那个四岁的娃也让他在外打工的老爸给连人带老妈,全接出去了……
  林韵看着这几个年龄相差已经不太悬殊的孩子,心中却有一点欣慰。至少,他们还是爱好学习的。
  他们从来不淘气,根本就不像自己在城市时遇到的那些小孩;他们也从来不偷懒,这大概就是农村人的特质;他们都很上进,这是农村的娃没有被社会腐化时所独有的!
  第二学期,班上有了十一个孩子,比上学期末,又多了三个。这更是让林韵心花怒放,真恨不得抱着这三个孩子狠狠的亲上一口。
  不过,她也知道,自己的责任是越来越重了。既然有家长信任自己,把孩子送来读书,这就再也不是之前那种找“保姆”的态度,而是真心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受到教育,能够学好,能够长本事。
  无论如何,我都一定要让他们学到东西,让他们成长、成才!
  每一天,林韵都如是暗暗告诉自己。
  一晃眼,七年过去了。如今的班上,已经有三十几个孩子了。村子里的、邻村里的,家长们都把到了读书年龄的孩子给送来了。他们对林韵的态度,也是从最初的怀疑和冷漠,到如今的信任和尊重。
  如此的转变,着实让林韵惊喜不小。
  T2
  她看了看表,七点十分,还有二十分钟,那些孩子就要来学校了。
  她收拾好东西,打开了宿舍门,看着对面那一间上个月才翻新的教室,心中忽然涌出一股失落。
  为什么?
  之前的每一个早晨,她都会看见这样的情景,为什么今天会突然生出这样的感觉?这感觉,就好像自己忘了什么最重要的事情。到底是什么?
  她打开了教室门,开了灯,把教室也打扫了一番,黑板和讲台也都收拾得干干净净,这才坐到凳子上,轻轻的吁了一口气。
  不多时,就听见外面传来哒哒的奔跑声,还有笔撞到文具盒的当啷当啷的声音。就听一个稚嫩的男孩声音喊道:“我比你先到,我要第一个跟林老师问好。”
  “我还能跑得更快!”另一个男孩的声音喊道,“一定是我第一个跟林老师问好的!”
  “你们跑吧……哈呼……”还有第三个声音,只不过这声音有点气喘吁吁的感觉,说话也慢腾腾的,“反正,我还是第三个……呼……”
  “哈哈……哎呀!”最先说话那男孩正大笑,忽然就听他一声惊叫,咕咚一声,又听见那文具盒哐啷啷的直响。
  林韵大吃一惊,赶紧冲了出去。果然,就见操场上有三个男孩,一个正从地上爬起来,满鼻子满脸都是泥。他是这个班的班长,叫张阳,今年十三岁。
  另一个正帮他捡那些掉了一地的书本和笔,嘴里还不住的埋怨他跑起来太不小心,幸好没摔着,那话多的简直不像个男生。他叫张梦,是张阳的弟弟,今年十岁。
  最后一个,此刻正弓着身子大口的喘气,指了指张阳,却是半天吐不出一个字来。那意思,多半也是埋怨他太不小心。
  张阳抹了抹脸上的泥,却正看见林韵满是担忧的跑过来,不禁立正行了个少先队礼,大声道:“林老师好!”
  另两人一听,也登时站直了身子,行礼,朗声喊道:“林老师好!”
  “你们好。”林韵赶紧拉过张阳,一边仔细的检查他身上有没有伤,一边说道,“你们还是这么不小心。时间来得及,这么跑容易出事的。”
  张阳两只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嘿嘿傻笑道:“我们怕林老师一个人孤独,想早点来陪你啊。”
  林韵微微一笑,说道:“你就是嘴巴甜。好了,去我宿舍,把脸上的泥洗了。”说着,她就带着这三人去了自己的宿舍。
  “林老师,你的宿舍好香啊。”张阳胡乱的洗了把脸,就打量起林韵的房间来。
  林韵只是笑了笑,没有作答。在记忆中,似乎也有一个男孩曾经对她说过这句话。只不过,她已经不记得当时是怎么回答那个人的了。或许,也就和现在一样,自己只是笑了笑,根本就没有回答。
  那个人……为什么今天总是想起那个人呢?
  自从大学毕业之后,我们之间已经整整分开七年了。你去了哪里?为什么这两年你音讯全无?难道你已经把我忘了吗?难道你已经忘了我们曾经的约定吗?
  林韵呆呆的站在哪里,眼眶湿湿的……
  张阳几人不知道老师在想什么,为什么会发呆,不过晨读的时间快到了,他们悄悄的离开了林韵的宿舍,回了教室。
  安静,忽然有了读书声;冷清,也忽然有了生气。林韵一个激灵,望向对面灯光明亮的教室,不禁露出了微笑。
  如果他真的忘了我,我就一辈子陪伴这所学校,陪伴这些可爱的孩子们吧!
  晨读的时间是七点半到八点。在之前,这种乡村学校根本就是没有晨读这种说法的。只不过在林韵有一次不经意间说起晨读有助于学习,而且有些正规的大学校都是有晨读的习惯这件事之后,这些孩子便要求他们也要参加晨读。
  在获得家长们的同意之后,林韵便准许孩子们早上七点半到八点这段时间在学校晨读,然后八点半就开始一天的课程。
  这样的变革,受到了某些领导或者专家教授之流的质疑,尽管也只是当地县市的小脚色,这些人却也争先恐后的来对林韵指手划脚。最终,这帮人惹怒了附近的村民,差点被村民们放出来的看家狗给咬断了腿,他们这才收敛了一些,没再敢到学校来指指点点,也才让这个晨读的变革得以继续。
  时间真的过得很快,上午共有四节课,下午也有四节课,每节四十分钟。前面两节,林韵负责给三年级的孩子上课,后面两节就给四年级上课。上午下午都是如此。
  学校简陋,师资太少,林韵也就只能采取这样的混合教学方式。她不知道这样做,对这些孩子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但是,这也是眼下迫于无奈的选择。她也只能尽力去防范所有可能的坏处,尽量发扬其好处了。
  十点钟,三年级的课上完了,课间有二十分钟的保健操时间。对于这些孩子来说,这样的保健操还没有他们平日做的农活儿锻炼身体。他们之前也不是没有做过,只不过谁都没有心情去做这些枯燥乏味的动作。与其死板板的伸胳膊动腿儿,还不如在操场上跑两圈,和同学大闹一场来得舒坦。
  林韵对此倒是不怎么苛求,反而还很支持他们。毕竟这些孩子还是太小,他们最喜欢的,还是打打闹闹,能够让他们静下心来学习,已经是很不容易的一件事了,再要他们去做这些自己当时都很反感的动作,那的确是太也乏味了些。
  下课的铃声一响,班上三十多个孩子就全部冲了出去。要不是坐在教室内不同年级的位置上,你根本就分不清他们谁是高年级,谁是低年级。反正他们都是一起闹,一起笑。一会儿装装大侠,“飞”来“飞”去;一会儿又装警察,呼呼喝喝;再一会儿又是天上的仙女,地下的精怪……反正他们能够想到的,他们就都扮得来。
  倒是比起城市里某些孩子就知道买零食、耍流氓强上了许多!
  林韵看着他们,不知觉中也沉浸在了他们的喜悦之中。曾几何时,自己也在这块操场上奔跑过,也和别的孩子嬉闹过。只不过,那时候的操场上还有很多的青草。春季上学,几乎每天都能看见青草,都能呼吸到这青色的芬芳;而秋季呢,老师就会组织大家把操场上的草给割了,他的说词是担心把大家给绊着。
  当时大家也没想别的,以为老师说的就是真的。可是现在想一想,却觉得有点可笑。那一操场的枯草,老师全给背回家去了,往柴楼上一堆,又省的出去满山打柴禾了。
  不过,无论怎样,当初那段时光,倒也是轻松愉快。而且,那时候他也还在……
  那时候的他,总是很灵性,完全不像后来的木讷。成绩总是班上的前茅,而下课也总是跳闹得最凶的那一个。他的笑声几乎能压过整个操场上的声音。
  不过,那时候的他,似乎总是很喜欢欺负自己,总会想着法的来捉弄自己。那几年,同他一起待过多久,自己也就恨过他多久,怕过他多久。
  后来,上了中学,虽然还在同一所中学,可是不再是一个班。见面的机会少了,可是他的传闻却越来越多了。
  直到高中的一次偶遇,才发觉,原来那个聪明而顽皮的男孩,竟然变得木讷而又内向起来。自己曾经尝试要帮助他找回原来的自己,可是,他却总是若即若离。对自己的态度也是晦暗不明,有时候是近在咫尺、含情脉脉;而有时候又似乎远在天边、形同陌路。
  终于在填报了志愿的那一天,在回家的车站,他突然出现了……
  “韵。”他的声音很低,脸也很红,可是,他还是坚持注视着林韵,透过客车的车窗。
  “嗯,若冰,真好。”林韵微笑着,朝他招了招手,道,“你也坐这趟车回去啊。快上来啊,车就要开了。”
  若冰望着她,迟疑着。“不。”他轻轻摇了摇头,道,“你能下来吗,我想跟你说几句话。”
  “好。”林韵下了车,对于这个小时候又恨又怕的男孩,她现在倒是坦然得多了。
  车站外的小路上,一行柏树挤挤挨挨,一片青草层层叠叠。他们两人站在柏树下,站在青草旁,望着远处的田园,沐着那夏日的凉风,默默无语。
  过了好一阵,林韵终于忍受不住这种沉默,说道:“你不是有话吗?怎么我来了你却一个字都不说啊?”
  忽然,若冰转过身来,一把拉过林韵,紧紧的将她抱在怀里。
  林韵一惊,脑子瞬间空白,直到她听见若冰的话,才慢慢从震惊中清醒过来。
  若冰轻轻伏在她耳边,说道:“韵,十八年了!十八年之后,我不知道会去哪里。但是我知道,你还会回到家乡。因为你爱那里,你爱那里的山山水水,爱那里的花花草草,爱那里的人,爱那里的一切……可是,我不想回去!韵,今天,或许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我报考了省外的大学,我要离开这里,永远都不再回来。我想对你说,谢谢你,韵,虽然我们没有正式交往,但是,我从你的身上,明白了什么叫爱。我会永远记住你、永远爱你的!”
  他轻轻的在林韵的额头吻了一下,随后却是转身,离开。如风一般,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只留下林韵一个人,站在那里痴痴傻傻。
  心头还有他的味道,耳畔还有他的声音,可是,眼前却没有了他的面庞……
  他走了,正如他说的那样,那个假期他没有回家,独自去外面闯荡。之后,他如愿以偿的上了省外的一所大学,用自己在假期赚到的钱做学费。
  想起那一次他生涩的表白,林韵的脸庞又有了笑意。他还是那个他啊!甄若冰,永远都是那个甄若冰!人,若冰一般的固执;情,若冰一般的纯洁。
  不过,他没有想到的是,那个他表白过却没有寄予任何期望的女孩,会给他怎样的一个惊喜啊!
  林韵还清楚的记得,当甄若冰急匆匆的往大学教室赶的时候,迎面一个女孩忽然挡住了他。当他抬头看清这个女孩的脸的时候,他整个人都呆住了。足足有十秒的时间,他没有动,没有眨眼,甚至都没有呼吸,只是一动不动的盯着这个清丽脱俗的女孩,这个曾经让他夜不能寐食不甘味的女孩!
  猛然间,他还是如一个莽汉一般,一把就将林韵拉进了怀里,紧紧的拥抱着。这次,他却是没有说半个字。可是,他的眼泪却润湿了林韵的香肩。
  一切,就好似梦幻一般。眨眼间,四年过去了,大学毕业。他还是决定不回家乡,而她,却希望回到家乡去教书。
  T3
  两个人经过了很长一段的沉默……
  不过,在临行的前一个晚上,沉默终于被打破了。
  甄若冰找到林韵,轻轻的拉起她的手,放在自己的心口,含情脉脉的说道:“韵儿,我向你承诺,在我们三十岁之前,如果你还愿意等我,我一定会回来娶你。如果,你不愿意,我,我也会回来送给你们一份祝福……”
  林韵轻轻的挨过去,伏在他的胸前,柔声道:“我信你,我也会等你。只是,要是到那一天,我们还是没有解决眼前的这个问题,那我们又何去何从?”
  甄若冰紧紧的抱着她,用脸贴在她的额头,道:“不会的,这么长的时间,我们之间一定有一个人会改变。或许是我,也或许是你,我们一定能够走到一起的!”
  林韵静静的听着,眼眶却也红了。为什么甄若冰还是那个甄若冰?眼前的问题,你为何要延长到以后才来解决呢?要是到了那一天,我们还是不能达成一致,难道你要我再等十年吗?
  不过,不论是十年,还是二十年,我都会等你!我相信奇迹,就和当年你说我们不会再见面一样。我的第一志愿没有录取,第二志愿却恰恰就是你去的那所学校。这难道就不是天意吗?这难道就不是奇迹?
  那一次,他们是真的分开了。到如今,已经整整过了七年。
  第一年,他常常打电话回来嘘寒问暖,几乎每一天都要说上一声“我爱你”。第二年,他还是每天都打电话回来,不过却总是在诉说生意难做,生活的困苦。第三年,他每星期都会打电话回来,问一句:“你还会等我吗?”第四年,七夕的晚上,他打了一个电话,他说:“韵儿,我的生意很忙,以后可能没有太多时间打电话来陪你了。不过,你一定要相信我,我一定会回来的,我一定会娶你的!”
  那一次,是他最后一次打电话。在第五个年头,他老家的人全部搬出去了,说是他在外面发了财,家人都要去和他一起住。
  到现在,再也没有了他的半点消息……
  “林老师,”一个稚嫩的童声打断了林韵的思绪,就见一个绑着马尾的小女孩笑嘻嘻的盯着自己。
  “怎么了,雨佳?”林韵爱怜的梳理着她额前有点凌乱的头发。
  雨佳摇了摇头,却有故作神秘的笑了起来,凑到跟前,低声说道:“林老师,我听见张阳他们说,他们有一个小阴谋。”
  “哦?”林韵含笑去操场上搜寻张阳的影子,不过却没发现他们,不过,小孩子的“阴谋”,也不见得会有多“阴”,有多少“谋”,也不过就是调皮捣蛋罢了。
  “我偷听到的。”雨佳继续说道,“我听他们说,他们要对付你哦。”
  林韵一愣,奇道:“他们要对付我?对付我什么啊?”
  雨佳道:“具体什么我不知道了。一听见他们说的话我就来告诉你啦。林老师,你小心哦,我先走了。”
  说完话,她又神秘的一笑,朝林韵挤眉弄眼的样子,怎么看都不像是个告密者。
  林韵看着她跑回几个女生堆里,想起她之前还慎重其事的样子,不觉只是好笑。
  十点二十,上课。
  林韵站到讲台上,扫视了一下教室,就发现少了几个人。其中就正好有张阳、张梦,还有那个告密的雨佳。林韵暗自好笑,他们还真会弄出什么“阴谋”不成?
  “这节课,三年级的同学自习,四年级同学上《语文》课……”
  “林老师。”林韵的话还没说完,坐在前排的一个女生站了起来,道,“老师,我们全体同学全部通过,决定这节课让林老师你好好休息,不用给我们讲了,我们自习。”
  她叫林熙,是班上的学习委员。平时也是斯斯文文的一个小女孩,可是今天忽然变得这么有勇气,敢打断老师的话。这不能说不是一件好事啊!
  林韵又想起了之前雨佳说过的话,看到眼前这帮孩子“一致对外”的样子,不禁对他们的“阴谋”也有了一些期待。
  既然你们要我休息,那我就休息,看你们还有什么点子要出。
  林韵打下主意,便微微一笑,说道:“既然大家如此体贴,那我就先休息十分钟。十分钟之后,我再开始讲课吧。”
  “好!”全班齐声答应。那激动的表现,就好像他们的目的根本就不是要林韵休息,而只是让林韵不忙讲课而已。
  林韵心知肚明,也不点破,便坐回了椅子上,检阅起三年级的课堂作业来。
  刚看了两份,忽然一双手从后面伸过来,蒙住了林韵的眼睛。就听一个脆生生的声音说道:“林老师……不是——你猜,我是谁啊?”
  林韵还没说话,就听身后有一个女孩的声音埋怨道:“张阳,你怎么这么笨啊!骗人都不会!”这赫然就是雨佳的声音。
  张阳蒙住林韵的手还没拿开,就赶紧嘘声,示意雨佳不要说下去。
  这时候,教室里却是轰声一片。不少人大声埋怨道:“哎,你们怎么做这么点事都不行啊?”
  “就是啊。我们看你是班长,才委托给你的,你怎么全给砸了。”
  “雨佳也是,你可是我们女生的代表,你怎么在这个时候说出张阳的名字呢?”
  “……”
  台下的人七嘴八舌,反而台上的人却一个也没说话。
  林韵也就静静的坐着,既不拿开张阳的小手,也不出声制止,就要看看他们还有什么下文。
  “哎,算了。”最后,张阳无奈的撤回了手,道,“我就说了我做不来嘛。平时都是喊林老师的,一见着她,我就情不自禁的想喊林老师。”
  其他人听张阳如是一说,也都个个噤声。有人也低声叹息,道:“是啊。林老师这么好,总觉得不喊她老师,就的对她不尊重。”
  “嗯,我也是。不过,所以啦,我们今天才要让林老师开心啊,我们要让林老师知道,我们真的很爱很爱很爱你,林老师!”
  “对!”
  “对!”
  “……”
  霎时间,应者云集。班上所有的学生齐刷刷的站了起来,毕恭毕敬,注视着林韵,齐声喊道:“林老师,我们爱你!”
  林韵身子一震,看着这一双双清澈的眼睛,看着他们那真诚的面庞,她的心剧烈的跳动着,似乎血液也在翻滚,似乎所有的情愫都在滋长……
  这是孩子们的感情,这是世界上最宝贵,也最真挚的感情!
  林韵清泪垂落,站起身来,恭恭敬敬的朝大家鞠了个躬,然后一把就将张阳和雨佳搂在怀里,激动的说道:“谢谢大家!谢谢……”
  她哽咽了……
  作为一个老师,这是最幸福的时刻,因为她赢得了学生们的敬爱;作为一个女人,这是最珍贵的时刻,因为她得到的是世界上最纯洁的爱!
  “我来啦!”就这时候,门口一人冒了出来,手里抱着一支红色的鲜花。花香飘扬,甜入心间。
  是张梦。他愣愣的看着教室里的这些人,不知道他们全部齐齐的站着干嘛,也不知道林老师搂着大哥和雨佳干嘛。那表情,就好似一夜之间,他发觉自己竟然是个外星人……
  林韵笑着朝他招了招手,道:“张梦,这花是送给我的吗?”
  张梦嘿嘿一笑,猛烈的点头,道:“是啊。我昨天就去看了,只不过还没有完全开。刚才再去看,没想到就开得这么好。嘿嘿,林老师,送给你!”
  林韵双手接了过来,道:“谢谢,你们对我真好。”
  张梦嘿嘿的傻笑着,那腼腆的样儿,倒也憨态可掬。
  “林老师,”雨佳这时候说道,“我们前几天就商量好了,今天一定要给你一个大大的惊喜,要你真正的开心一回。我们今天总共出去了两个人,张梦和成真,他们都出去找鲜花了。我们要用鲜花来表达我们对你的爱!”
  “对!”张阳望台前一走,昂首站立,看了看其他同学,然后对林韵道:“林老师,你知道我们为什么要在今天送花给你吗?”
  林韵想了想,却想不起今天是个什么日子。
  张阳道:“雨佳的姐姐在暑假的时候跟我们说起过,每年的七月初七,是七夕,是牛郎和织女相会的日子。林老师,我们知道村里的爷爷奶奶总是说些不好听的话。不过,他们都是胡说。林老师是我们最敬爱的老师,你留在学校,而不愿意谈恋爱,是因为你把全副精力都付出给了我们。所以,我们才决定在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送你一份祝福,送你一份真心。林老师,我代表我们班的全体同学,想对你说:林老师,不管村里的人如何说您,不管天下的人如何看您,在我们的心里,您就是我们最敬重、最爱戴的林老师!他们不欢迎您,我们欢迎您;他们不喜欢您,我们喜欢您;他们不爱您,我们爱您!”
  一席话说完,他再次朝林韵郑重的鞠躬,而其他同学也立即躬身。
  林韵又是一阵感动,可是平日里口齿伶俐的她,此时此刻却是无以言表。她眼望着这些孩子,鼻中闻到的是那支鲜花的清香,良久,终于说道:“谢谢!”
  此时,除了这两个字,她是再也不知道说什么了……
  这份浓厚而真挚的感情,弥漫在空气中,久久不散。就在大家还沉浸在刚才的气氛中的时候,门口忽然一暗,一股芳香涌了进来。
  T4
  众人惊愕,转头去看,却看见成真正抱着一大把鲜花,小心翼翼的从门外往里走。
  林韵一呆,还是赶紧迎了过去,说道:“成真,你哪里找来的这么多鲜花啊?”
  成真,就是早上那个累得气喘吁吁的男孩。他现在也还是满头满脸的汗水,呼呼的喘气,指了指那把鲜花,想说话,却又摇摇头。
  张阳也是满脸的疑惑,说道:“成真,你哪里弄的啊?不是说去采一支就够了吗?你怎么弄这么多啊?”
  成真大口大口的喘气,好半天,才艰难的吞了一口唾沫,道:“这花,不是……不是我采的……呼……”
  “难道是你捡的?”雨佳满眼期待的看着成真,似乎在想什么时候自己也去捡一把试试。
  不过,成真还是摇了摇头,继续喘气。他断断续续的说道:“是,是有人……给!”
  他从兜里拿出一张天蓝色的卡片,递给林韵,指了指卡片,却不再说话了。
  林韵发现卡片上只有一句话:“你知道鹊桥其实都是鲜花做的吗?”看着这一行潦草的字迹,林韵着实有点摸不着头脑。这句话也没什么意味,平平无奇的一个疑问句,除了引用了一个典故之外,并无丝毫亮色。
  “这是谁的?”
  成真终于喘匀了一些,说道:“是一个男人。很有钱的样子,身后还有一辆黑色的小车呢。他看见我抱着一支鲜花往这里跑,就拦住了我。问我:‘你这花是给谁的?’
  我就说:‘是给我们林老师的。’
  他又说:‘这样啊,我用一大束鲜花和你换这一支花,你去送给你们林老师,怎么样?’
  我说:‘你要送花给林老师,为什么不自己去?’
  他就笑,就像一个奸人,他说:‘我不知道你们林老师愿不愿意见我。要不,你先帮我试一试。要是她收下了这束鲜花,就表明她愿意见我。如果她不收,那就表明她不愿意见我了。’
  我当时就想了一下,这个男人多半是来追求林老师的。林老师现在孤孤单单一个人,不能为了我们永远都是一个人啊。所以我就帮他把花拿来了。不过,嘿嘿,我采的那支花可没丢哦!”
  说着,成真又从怀里小心翼翼的捧出一支雪白的花儿。不过这花被放在怀里,已经有点变形了。
  成真一看,眼睛就暗了下来,忍不住叹了口气。
  林韵将那把鲜花往讲台上一搁,赶紧接过成真手里那支残缺的花,真诚的说道:“谢谢你,成真。你的这支花,要远比这一把花还要珍贵。我喜欢你送给我的花!”
  成真闻言,小脸终于仰起,开心的笑了起来。
  雨佳将讲台上的那把花抱在怀里,一朵一朵的数,一朵一朵的看,一朵一朵的闻,满脸堆欢。
  “雨佳,你要是喜欢,我就送给你。不过,你要代我给班上的每一位女孩送上一朵。”
  雨佳闻言,登时欢呼雀跃。其他的女生也是个个惊叫——女人爱花,难道当真就是天性?
  “可是,”雨佳欢喜过后,却还是有点犹豫,问道,“这花是那个男人送给你的,你就这样把它转送别人,就不怕他不高兴吗?”
  林韵淡然一笑,道:“世界上喜欢花的女人又不只有我一个,他既然喜欢送花,还不如去送给一个喜欢这些花的女人。雨佳,这鲜花,你就收下吧,也算是我为你们今天所做的一切的一点感谢。”
  “嗯!”雨佳这次是放心了,飞快地给了每一位女生一朵鲜花,可是自己手上还是有一大把。她粗略的算了一下,又对林韵道:“林老师,我数了一下,这里的鲜花还很多,我想给班上的每一位男生也送一朵,可以吗?”
  林韵点头,道:“可以啊。好的东西,我们就是要分享啊。”
  鲜花,很快就分散到了每一个学生的手中。可是,唯独在林韵的手上,就只有学生们送给她的那两支……
  “哎!果然……”忽然,屋外一个男人重重的叹息了一声……
  林韵身子一震,心里起伏难平。这个声音,这种语气,难道是……
  她冲出了教室,却看见在操场的另一端,一个男人失魂落魄的朝远处走去。他的背挺得很直,他的身子还是很健壮,他的步伐也还是很整齐,可是,不知为何,在那强大与整齐之下,却透出深深的遗憾和哀伤……
  “若冰?”林韵大声叫道。
  那个男人忽然停住了脚步,回过头来,望见林韵,呆了一呆,随即却是凄楚一笑,挥了挥手,又继续朝前走去。
  “等一等!”林韵飞奔而去,追上了他。
  “你……”就在眼前,那个魂牵梦萦的男人就在眼前,可是为什么自己说不出话来?七年了,整整七年。他忽然回来了,忽然间幻影变成了现实,可是为什么,为什么自己就说不出话来呢?
  “韵儿。”甄若冰也只是低低叫了一声,却也是说不出话来。
  两人四目,相对无言。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朝也思,暮也想。朝朝暮暮已化为眼前,可是,此情,却难再开口!
  “你终于回来了。”良久,林韵吐出这句话,人却已经投向了甄若冰的怀抱。
  甄若冰面含微笑,眼眶红润,双手紧紧的抱着林韵,头却又轻轻的伏到她的耳边。
  就听他说道:“你把我的花分散给别人,我以为你已经把我忘了。我好伤心……”
  林韵泪水如珠,却又是笑声忽起。她轻轻的捶了一下甄若冰的胸口,道:“我又不知道是你送的。我以为又是哪个无聊的人……”
  “呵呵,我听说了。韵儿,难为你了,让你苦苦等候了我七年!”
  林韵摇了摇头,道:“可是现在我已经等到了啊。我知道你一定会回来的,所以我才能坚持等到现在。”
  甄若冰闻言,将林韵抱得更紧了,似乎两人就要化成一体,就要成为永远都不分开的爱的果实。
  T5
  林韵回到教室的时候,学生们一个个都在专心自习,竟是没有一个讲话开小差的。林熙正坐在林韵之前的位置上,作为学习委员,在老师不在的时候,她就要监督大家的学习。
  看见林老师回来,林熙便回到了自己的位置。而其他的人却一个个都来了兴致,七嘴八舌的又闹了起来。
  雨佳第一个站起来,说道:“林老师,那个男人是谁?你们很早前就认识吗?”
  张阳紧接着也站了起来,道:“我就是没看见他长什么样子的,要是条件够好的话,我不反对他追求林老师的啊。”
  “关你什么事啊?”张阳身后的一个男生撇嘴说道。
  张阳白了他一眼,大声道:“林老师是我们大家的林老师,谁要想追求林老师,首先得经过我们的考核。成绩不及格的,补考;补考不过关的,直接劝其退学。”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登时就吵了起来,把个课堂当成了练歌房,全凭嗓子做主了。
  林韵赶紧制止他们,说道:“谢谢你们的关心了。不过,你们不用担心,这个人,不是别人。他和你们之中的一个人还有点亲戚关系哦。”
  “真的?是谁啊?”
  林韵嘻嘻一笑,目光在众人脸上一一扫过。忽然,她盯住了成真,道:“你知不知道你的表叔甄若冰啊?”
  众人哗然,全都齐刷刷的盯着成真。只见成真把胸一挺,昂然说道:“那是当然了。我从小就立志,长大了,也要像表叔那样,做个有出息的人!”
  林韵微微笑道:“你倒是挺尊重他哦。”
  “那是。他是我的榜样。我爸妈经常给我讲表叔小时候多么聪明,读书多么厉害,长大了又多么能赚钱。我最佩服的人,就是我表叔了。”
  林韵笑道:“是啊。你这么佩服你表叔,可惜你却不知道,在你这么大的时候,你表叔的身体可是最好的,不会一跑几步就累得喘不上气来的哦。”
  成真脸一红,低下了头,道:“那,我,以后多锻炼就是了嘛。”
  林韵点点头,道:“这很好。各位同学,我们还是把今天的课上完吧。三年级的同学还是自习课,四年级的同学,还是《语文》课。请大家坐好,准备上课。”
  听到林韵的话,所有的学生都飞快的坐好,拿出笔本子和教材,自习的自习,上课的专心上课,倒是谁也不多说,谁也不反对。
  第三节课下课,虽然之前耽搁了一段时间,但是林韵还是让大家准时休息。课间时间,甄若冰来到了教室,和所有的学生都见了面。
  毫无置疑,他的形象和他那温文尔雅的态度,很是赢得众人的好感,同时也令成真下了更大的决心要向表叔学习。
  林韵也只是含笑看着甄若冰和孩子们嬉闹,心里甜滋滋的。多年来的期盼,多年来的等待,如今都在眼前,唾手可得,不可谓不是苦尽甘来啊!
  第四节课,还如之前一样。课堂很平静,学生的学习还是很专注,而自习的学生也还是很规矩,丝毫没有半点的异常。
  然后,就在第三十几分钟的时候,甄若冰却突然急匆匆的闯进了教室。
  他一把拉住林韵的手,道:“韵儿,我刚接到电话,公司有急事,我要赶回去。走吧,我们一起走。”
  林韵一呆,下意识的挣脱了甄若冰的手,道:“你说什么?你叫我丢下这些孩子,跟你走?”
  甄若冰焦急的看看表,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我今天回来,就是特地来接你跟我一起走的。本来还想等到明天,让你好好收拾一下。可是公司有事,实在是火烧眉毛,不立即赶回去的话,恐怕公司要损失几百万啊!”
  林韵躲开甄若冰,道:“钱就真的那么重要吗?”
  甄若冰急道:“这不是钱不钱的问题!这是一个男人的责任!我的公司有员工,我得保证他们的薪资待遇;我的家里还有老人,我得保证他们生活幸福;我也还有你,我得保证我们有美好的将来!”
  林韵凄然而笑,道:“说了这么多,还不就是钱么?你走吧,你要我丢下这些孩子,那是万万不能!”
  甄若冰又看了看表,道:“韵儿,你不要这么固执。现在是十一点四十三,我开车可以在十二点半赶到县城。如果那边不堵车的话,下午两点应该可以到市机场,下午五点能回到公司。六点钟我会准时开会,讨论对策。你要再不和我走的话,我就没时间了!”
  林韵看着他,就好似看见了一只怪物,没想到他把时间计算得这么清楚,这和当年的他完全不一样。当年的他,总是先做事,后思考。可是现在,他已经学会了先思考和制定计划,然后再行动。
  他,是真的变了!
  “我不会走的。”林韵摇了摇头,看着那些惊呆住了的孩子们,他们也没想到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竟然要带走自己最敬爱的老师。
  甄若冰盯着林韵,忽然狠狠的瞪着那些学生,厉声道:“为什么?他们不过就是一群与你无亲无故的小孩儿,你为什么要为了他们而拒绝我?”
  林韵吃了一惊,更有几个学生都吓得变了颜色。她也不禁怒气升腾,喝道:“甄若冰,你给我滚!就算我林韵瞎了眼,爱上你这么一个势利的薄情人!你立刻给我滚出教室,不要骚扰我的孩子们!滚!”
  甄若冰恨恨的瞪了学生们一眼,毅然转身,如风一般的离开了。当真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留下的却只有恨,只有无奈,只有痛楚!
  他走了,林韵终于支撑不住,跌坐到了凳子上,眼泪扑簌簌的滚落,好比那珠子断了线,这一份缘,终于再也无牵绊!
  十一点五十,该放学了。可是林韵还陷于悲痛之中,对外界浑然不知。而学生们却也是一动不动,只是担忧的望着林老师,却又不敢说出话来。
  “呸!”成真恨恨地望地下啐了一口,又狠狠的用脚踩上去,满脸尽是不屑之色。
  几乎就在同一时刻,所有的学生都拿出了先前的那朵鲜花,一个个传到前排的同学,扔进了垃圾桶……
  七年的等待,千年的七夕,结局却是如此!
 已同步至 蓝草地的微博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发布主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