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草地

搜索
兰草地 首页 小说故事 武侠风云 查看内容

大漠离歌

2013-8-9 22:25| 发布者: 兰草地| 查看: 15363| 评论: 0|原作者: 水温柔

  【1】
  大漠,日落,黄昏,风卷黄沙。
  我一直很喜欢大漠的苍凉和荒芜。
  我常常站立在门前的那棵胡杨树下凝望远方。
  他临走的时候告诉我有天他会回来的,带我回到他的出生地,一个叫中原的地方。
  我从来没问过他的真名,他也从来没告诉过我。
  他说别人都唤他雁无痕。
  雁无痕,我轻念着这个名字。你的名字好特别。
  他淡淡一笑,是吗?这是我见到他的唯一一次的笑容。
  他笑起来很美,美如大漠的落月,有种说不出来的别致的美。
  他说,狸儿,你想过离开这里吗?
  我看着他的眼睛,摇摇头,然后又拼命的点头。
  他有些不解,我说,雁无痕,如果没遇到你之前,也许我不想离开这里。
  因为我,你现在想离开了?雁无痕似乎有些惊讶。
  我没有说话,凝望着远方那轮正逐渐隐没的一轮红日和一望无垠的沙海。
  
  【2】
  我一直很相信宿命。命中注定我会遇到雁无痕。
  多年前记得有人说,我的感情注定没有着落的。
  遇到雁无痕,我开始讨厌这个黄沙漫天的大漠。
  当我救他回家的那刻我就知道遇到他是我的一个劫。
  即便如此,我不后悔,哪怕万劫不复。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被一群人追杀到不见人烟的大漠,也不知道他为何会受那么重的伤。
  我相信依他的功力,那群人不会是他的对手。而结果却是他伤的很严重。内伤。
  我知道没有一年半载他不会好,这半年中他走不出大漠。而我是他唯一的伴。
  他醒来的时候我记得是在三日后的一个黄昏,我正坐在那棵胡杨树下吹奏着横笛。
  低沉哀怨的音符透过荒凉的大漠飘散在他耳边,惊醒了他。
  我回头的时候,看到他正艰难的倚在我那破旧的木屋的门上。
  眼神冷漠,精神颓靡。我心头一颤,那刻。
  
  【3】
  他说他要走。
  我没说话,也不阻拦。
  他跌跌撞撞走了不到十步,跌倒在地,他挣扎着想站起来。
  我冷冷的说,就这样还要走,如果你觉得可以就走吧。然后我转身回房。
  他最终还是留了下来。他知道他现在是走不出大漠的。
  在我的精心照料下,他的脸上有了血色,伤口也一点点的愈合。只是内伤太严重,还需要慢慢调理。
  有天黄昏,他问我,狸儿,你知道彼岸花吗?
  我点点头,我知道。那是一种无茎无叶,花叶生生相惜相念却不能相见的花,它开在忘川河边。
  他没有说话,只是望着远处发呆。我不知道他到底想什么?为什么会问起彼岸花。
  后来他告诉我,他一生注定与冷漠有关,与感情无染。
  我的眼神黯淡,我知道他不会为我停留。他不属于黄沙漫天的大漠,他只属于江湖。
  
  【4】
  他从不说关于他的事情。他只说他从小长在中原,那片肥沃的土地上。
  他给我说那里的集市如何的繁华,那里的人是如何的淳朴善良。
  我问他?为何要来大漠?
  他眼眸低垂,很久,他看着我的眼睛,他说,狸儿,有些事情是注定的,从开始就注定的。
  我不明白他所说的注定是什么?我猜不出来,也不愿意问他。我知道即使问他,他也会沉默不语的。
  十八岁的他看上去要比实际年龄成熟。或许与他的经历有关。
  他曾经问过我:狸儿,你不像个十六岁的孩子。
  我问他为什么?他说,你冷静,你的心思缜密,做事沉稳。狸儿,你不是一个简单的女孩子。
  我嫣然一笑。他果然不同凡响,观察的细微。即使我刻意的在他面前装的不谙世事,还是被他看穿。
  
  【5】
  半年后的一个飘雪的早晨。他说他要走,我不语。就那么静静的和他相望。
  或许,此次别离后会无期。他紧握着那把青云宝剑,手微微的颤抖。
  我知道他的激动不是因为别离,杀手无情。我和他都明白这个道理。
  有很多次睡梦中我看到他偷偷徘徊在我的床前,手中握着那把剑。
  狸儿,让我拥抱你一次吧。他声音中有几分的温度。
  我没有犹豫,直接扑进他的怀中。嗯,很温暖,比任何时候都要温暖。
  就算他真的下了手,我想我也不后悔。死在他怀中,也许是一种幸福。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不记得时间了。他说他会回来的,带我回到中原。
  他吻下我的唇,然后推开我,消失在漫天风雪中。
  
  【6】
  我不知道他是从什么时候知道我不是普通的女子的。
  或许开始他就知道我是大漠鹰女的。
  江湖中人人都知道大漠鹰女小小年纪杀人如麻,穷凶极恶。
  只要有人踏入大漠就绝无生还的机会。而他是个例外。
  我知道江湖中人个个想诛杀于我。
  当初救他也许出于我的善念,也许因为就为那一眼心中的悸动。
  我是大漠鹰女,最不需要的就是心动。他是杀手,最不需要的就是感情。
  可我们彼此却忘记了最不需要的东西。
  我知道他的任务就是为了杀我,而最后却放弃了他的任务。
  他的结局如何,我料想不到。他会不会回来,或许我早已经清楚。
  花叶生生相惜却永不相见,或许我们就是彼岸花。血腥一样红艳的花。开在忘川河。
  
  【7】
  
  为了那句话,我等了他将近三年。每天站在树下望着那个方向。从日出到日落。从春天到冬天。
  其实我心里知道,我不会再等到他的,犹如彼岸花看不到它的叶。
  他走后,我不再杀一个人,甚至是大奸大恶的人我都没再杀一个。
  为他,我愿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而他并不是冷酷无情的杀手,在他一次次放弃杀我的时候我就知道。
  因为他真不是一个合格的杀手。
  我曾经想走出大漠去寻找他。可是我不能,在一个隐秘的地方,有我的属下。我不能扔下他们去寻找他。
  那么,就让我在这里守候着他给的承诺,原地等待他回来带我走吧。
  
  【8】
  快三年了。也许他早已经不记得大漠之鹰了,也许他早忘记了那句无意的诺言。
  我望着镜中那张依然青春生动的脸,陷入了沉思中。
  秋天又来了,片片枯叶飘零。这样的日子像极了当初和他在一起的日子。
  我走出木屋,把自己站成一道风景。远处有个人影瞬间飘到眼前,容颜似三年前一般。
  雁无痕!
  不,雁无痕早就死了。他说话的时候,一把剑刺进了我的心脏。
  我缓缓倒下的瞬间,我看到他眼角流出了一滴泪,落在沙漠中瞬间不见了踪影。
  狸儿。他说,我知道三年前我根本杀不了你,即使你睡着的时候我也杀不了你。
  我是说过我会回来的,我回来的时候也是我们诀别的时候。如若不是你当初劫杀了我父母,我或许会爱上你的。
  雁无痕,你难道真的没有爱上我?我用最后一丝力气问他。
  是的,我爱上你了,但是我更恨你!他使劲又刺了我一剑,然后拔出那把我熟悉的青云剑。
  我看到我胸口鲜血四溅,像极了开的猩红的彼岸花。
  在我轻轻闭上眼睛的时候,我看到他的那把剑又狠狠刺进了他自己的心口。
  狸儿,我随你来了。他倒在我的身边拼命握着我的手。
  这一刻,我笑了,这笑容是我留在世上最幸福最美丽的笑容。
 已同步至 蓝草地的微博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发布主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