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草地

搜索
兰草地 首页 小说故事 纯爱校园 查看内容

关于叶小二,我铁齿钢牙的明媚爱情

2013-8-31 20:49| 发布者: 兰草地| 查看: 18523| 评论: 2|原作者: 水生烟

  1、
  
  叶小二本来是不叫叶小二的。他叫叶小柯。眉目清朗,身形颀长,像极了二十年前青春片中义正词严根红苗正的团支书中队长。
  相形之下,作为本故事的女主人公,我便显得不那么养眼端庄了。我发誓,在第一次见到叶小柯的时候,我绝对是名副其实的钢牙妹一枚。
  虽然之后叶小柯曾试试探探问起,仿若当年见到了某女口中银光一闪,瞬间嘴巴紧闭。说完这句之后,嘴巴紧闭的那个人就得是他了。因为我已然像头凶猛的雌性小猎豹一般扑将上去,准且狠地叼住了他的嘴巴,把他闪闪烁烁的小疑惑生生掐死在了萌芽状态里。我用事实回答他,若某女戴有牙箍,此刻的他早已满嘴鲜血。
  我的阴谋轻而易举地得逞了。后来的叶小柯在此问题上表现出前所未有的乖顺。由此,我得出以下结论:一、敏行大于雄辩;二、叶小柯很二,而顾念臻,有些小狼坏。
  
  顾念臻就是我。我承认,在我第一次见到叶小柯的那个下午,瞒着我的亲爹亲妈,一个人一路小跑偷偷去医院里摘掉了闪闪发亮的牙箍。那个时间段里,我满脑满眼满心,都是叶小柯的影子。像慢镜头回放。他的脸在纯白的布景之下,掩映在怒放的花朵之间,唇角轻勾,缓缓对我绽开微笑。每念及此,我满眼吐露红色桃心。我完完全全忘记了小学三年级时,面对参差不齐的队列,被完全丧失师道尊严没品无下限的男老师训斥为和顾念臻的牙齿有一拼。
  那天晚上回家的我,把自己锁在房里放声大哭。我发誓,从此以后谁再胆敢嘲笑顾念臻的牙齿,定然与他不共戴天,我将让他付出血淋淋的代价。
  是的,是这样的。初中一年级,身后的捣蛋鬼一句“豁牙老玉米”的话音未落,我的胳膊肘便直直向后撞去。战果辉煌。那天从医院出来时,我妈拎着我的耳朵说死丫头你就作吧,这一下若是给人家撞成了豁牙玉米……
  我妈话没说完,自己却乐了。她这一乐,我更是开怀。因为我明白,作为一个惹是生非的小孩,此刻死罪已免,活罪可逃。
  并且这一役的成就在于,再不曾有人嘲笑过我的牙齿,至少是当着我的面没有。他们怕了我的小狼坏,认为因逞一时口舌之快落个终生残疾,这事儿相当划不来。
  因此,即使略有缺憾,仍旧自认身心健康、愉悦成长。
  而叶小柯是个例外。在他面前我想把自己的缺点不好统统藏起来。
  摘掉牙箍的顾念臻勉强能看。
  是的,勉强能看。而因为有着心底未及出口的小爱情小暗恋的滋养,呈现出丁丁点点儿春光荡漾的小气质。
  
  2、
  夏夏说,此心一动,顾念臻正式长大成人。
  夏夏是我的死党兼军师。因为久经沙场,早已把各类男女情事的战略方向和发展态势分析得透彻底儿掉。自打我的眼底冒出第一颗红色桃心,她便对这一切了然于胸。
  顾念臻是一张可怜白纸,风中猎猎。N年来,因着大义凛然的铁齿钢牙范儿,没哪个男的敢于以身犯险。偶有男生为其勾唇浅笑的“疯姿”所蛊惑,待近身前去,无不为她的龇牙一笑银光闪闪而避之唯恐不及,落荒而逃。
  顾念臻,作为一名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且各种Q都发育正常的新晋大学女生,可耻可憎地在芳草萋萋流莺遍地的大学城里踽踽独行,这事儿怎么想怎么诡异啊。
  在遇见叶小柯的那天下午,我开始不安。我听见风轻轻吹,听见草籽落地、生根发芽,然后遍及天涯。这些声音像耳鸣,搅得我坐立不安心神不宁。
  你都如何回忆我,带着笑或是很沉默。
  我不能再沉默了。叶小柯。
  即使冒着被我妈揪掉耳朵的风险。当然,若能有才华横淌爱情滋养,我也并不介意成为现代版女梵高。
  
  所谓兵不厌诈。而叶小柯这名战士,根本毫无意志力,以及洞彻事物真相的能力。换句话说,很二。在此基础上,叶小柯同学华丽丽地变身为叶小二。声名响亮。
  也许,谎言重复一千遍,会连自己也麻醉。因为当我重复了一千零一遍“我不是钢牙妹”之后,连我自己也确信了一件事,就是这么多年来,眼看着闺蜜好友们在大风天气钻进男友的大衣棉袄里伪装小鸟依人,只我一人风中凌乱,只因一个人,他尚未出现。他的名字,叫做叶小二。
  这话一出,连我自己也要热泪陶陶。
  而叶小二眼望了我的眼,温情脉脉。他没有盯着我的牙齿看,这让我无限欣慰。
  
  3、
  
  学校后面的奶茶店,有着一个妖娆的名字,叫明媚。是够明媚的了。宽大明亮的落地玻璃,晴天可沐阳观浮云悠然来往,雨天听雨声润物细细轻轻,置身其间,当真有如被塑料大棚罩着的祖国幸福小花朵。座椅的扶手处放绵软小布艺玩偶,我分析是供恋爱男女动情羞涩处扭捏摆弄以掩饰小心肝噗通乱跳蠢蠢欲动之用的。而小巧原木桌子上方,吊天蓝粉紫银白风铃,有一线风吹草动,便叮铃作响,仿佛是在提醒广大消费者,此乃大庭广众,切忌少儿不宜不雅之举。
  这也是夏夏的惯常出没之地。她说总有些男女,会绕过那些小巧风铃,轻轻慢慢地亲吻。
  当然我不知道她说的那些男女中间,包不包括她自己。然而她这样说的时候,我感觉很诗意。我听见心底有声音在簌簌作响。
  夏夏说,如果你喜欢上了谁,便约他去明媚。
  夏夏说,大学城里,再没有一个地方,比明媚更有恋爱的风情和基调。
  因为叶小二的缘故,我对明媚心向往之。只是,我有无告诉过你,再大咧咧的女子,在心仪的男子面前,也会变得小心翼翼?
  每个堕入恋爱状态中的男女,都誓将矫情进行到底。
  
  我一个人装作路过,悄悄去明媚的窗子外面踩点儿。果然,男女搭配,连喝茶也更有味。男孩子清爽的短发、格子衬衫,女孩子的长发长裙,对视时眼里满满溢出的笑意,噙在嘴角欲滴的情话,各个风景交织,无一,不彰显出爱情特质。一霎儿,便晃花了我的眼。
  可是,在面对叶小二时,我嗫嚅了半天出口的话,却如同虫鸣蚊哼。我说,你知道明媚吗?
  见这厮一脸的懵懂,我不知死活地又补了一句:小二,我请你喝奶茶吧?
  话一出口,我便恨不能咬舌自尽。这话说得,当真有辱斯文。状如阳刚不足的伪娘。这比粗声大嗓地吼我一声顾爷还让我难堪悲戚。
  而叶小二迎着我苦巴巴期许的目光,轻轻轻轻,摇了摇头。
  
  士可杀,不可辱。因此我一下子便恼了,顿足便走。是的是的,身为女子,谁不想成为那人手心里捧着的优乐美香飘飘。可是叶小二冲过来抓住我的手臂说,奶茶喝完了,空杯是要拿去排队绕地球一周的。臻儿,这个你要么?
  我抱着脑袋想了想,也对。于是便又咧开嘴巴乐了。
  我得说,摘掉牙箍之后,我更乐意让牙齿无休无止无数次晒日光月光星光以及灯光了。
  虽然我觉得自己的表现很有几分智障和脑残边缘,然而叶小二对此的评价是:明媚。
  好吧。即使我撇嘴皱眉做不屑一顾状,却也不能不说,对此评语,偶很受用。
  
  4、
  
  学校后面的奶茶店成我一块心病。你别以为我心真有多大,其实它小得容不下区区百十平方米。店里座位寥寥,听闻高峰期内竟要提前预订座位。不是交钱预订,却是寄上催人泪下手写情书一枚,温暖明媚潮湿让人动容者为先。然后店里会把这情书粘贴在墙壁上,以供客人观赏学习瞻仰。还真够矫情的。不知这店老板何方神圣,出的这妖孽主意。还是亲近自然更美妙。大学城内从来都是恋爱圣地,不乏好风景。秉承男女搭配学习不累事半功倍的宗旨目标,百年工程兴土木,凉亭假山池塘树荫草坪,清凉夏夜,观荷听雨闻蛙鸣,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你办不到。只要你不担心献身于蚊蝇,时时处处都是恋爱好风景。
  我喋喋不休说着以上这些话时,叶小二正弯腰从地上拾起一块扁石扔进池塘,石片跳跃三五下,激起半池涟漪。他在我的话尾巴里静若处子。他的二缺行径,让我觉得他就像眼前这口臭水塘,而我尚不如他手中掷出扁石。
  我甚是恼火。我很想一转身用双手揪住他的衣服领子,最好是揪得他双脚离地那一种,用喷火样的目光瞪着他,问他:你到底喜不喜欢我?
  他的回答若敢为NO,我当即立刻马上灭了他!
  目光若能杀人,这厮此刻早被凌迟了。
  可是,叶小二,他若无其事地拉我的手,还把脑袋搁在我的肩膀上。婴儿般柔软的头发摩挲着我的脸颊和耳朵。心,一下子便软了,软得,像是盛夏时节的棉花糖,甜糯糯、颤巍巍。
  好吧,问世间情为何物,答,一物降一物。
  
  周末回家时,我妈从厨房里远远望着捏了电视遥控器时而傻笑时而叹息时而忧愁,有着一张魔怔面孔的我,再看一眼电视里的当前节目,竟是健康讲堂老年版,我亲爱的老妈,在厨房里和着水声,哼出了阿牛《桃花朵朵开》的唱词来。不过,是京剧版的。
  在我妈挂上和蔼微笑,做出慈眉善目表情以刺探我心底秘密之前,我决定提前招供。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自首以争取宽大处理。而现在的根本问题在于,其实我妈是盼望我恋一场爱的,因为这至少可以证明她怀胎十月一朝分娩辛辛苦苦养大的唯一女儿是性取向正常的。
  我屁颠儿屁颠儿地举着存了叶小二照片的手机跑进厨房,跟我妈说:老佛爷,您请过目。
  我妈正把盘子里的青菜倒进油锅,哧啦一声油烟窜起。我吃了一惊,手一抖,急向后窜,险些把手机摔进油锅,油炸了叶小二那张脸。啧啧,不能不说,这张脸看起来还真过得去,浓眉朗目唇红齿白的,油炸了还真是可惜。
  我妈用询问的目光看着我。她手里的铲子停止了扒拉油锅,青菜叶子和肉片儿在高温里煎熬噼啪。多像我水深火热的一颗心啊。我看见我妈眼底满满的笑意,温存的、欣慰的、询问的、如释重负的,多种含义。在这种目光的浸润下,我看起来就不那么沉着了。我一激动,又在我妈眼前晃了晃手机,并且不知廉耻无下限地说了句:怎么样啊老佛爷,对您闺女这囊中之物还算满意么?
  我妈噗嗤笑出声来,刚张嘴想要表达些什么,却眼见我拿在手里得瑟着的手机,呈抛物线优美弧度,咣当一声砸进油锅,而我在一旁甩着手跳脚嚎叫。
  我到底是不是你女儿啊,有这么对待亲生闺女的吗?
  我妈一把拽过我的胳膊,生猛的力道让我以为她要把我整个人都塞进洗碗池。水流哗哗,被溅起热油烫伤的手背迅速鼓起了红色水泡,看起来要比和叶小二在池塘边听蛙鸣被蚊子咬起的小红包要壮烈得多也忧伤得多。是了是了,后者彰显的全部都是幸福甜蜜。
  想起叶小二的时候,我觉得手背疼得更厉害了。疼得要死。我忽然很想呻吟着给叶小二打个电话。他的声音就是杜冷丁,就是止痛药。
  可是当我妈忙活完了我受伤的右手,再想起热烈翻滚的油锅,可怜我那存有叶小二英俊面孔的手机,早已在油锅里英勇就义。
  那一刻我热泪横流。面前这时而温存时而跋扈时而八卦无底线的半大老太太,绝对是我亲妈。因为虽说半月之前还在为着我要换部新手机的问题喋喋不休,而这一刻,她却能够眼见它壮烈,也是见不得我有一星半点儿损伤的。我是她的心头肉,伤了我的皮毛,却痛及了她的心脏。
  是的,没有谁,是比我妈待我更好的了。
  
  5、
  
  没有谁,是比我妈对我更好的了。
  这是我眼见叶小二和一位长发女子头碰头坐在明媚靠窗的位置上,彼此对视言笑晏晏之后,从心底发出的唯一感慨。
  叶小二,他不肯陪我去明媚,而这一刻,却形迹可疑漏洞百出地和另一个雌性生物坐在这里吐露春情。
  我想,他真的该下油锅。
  话说,因为手机高温溺油而死,我只得举着被我妈包扎得像猪脚一样的右手,到处寻觅叶小二的踪迹。
  你该知道,校园里总是有着大批量的八卦爱好者和传播者,比高音大喇叭更具广度力度和速度,所谓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并可因为传播者的想象而被随意添加色彩。在我问过三五个人有没有见过叶小二之后,自然有人抿嘴乐,眼中透露出的神色让你不心生狐疑都对不起自身想象力。
  好吧,我承认我是为了配合我的想象力。我举着挂彩之后被我妈笨手笨脚包扎得像根火腿似的粗壮手臂,如同轻伤不下火线英勇冲锋的战士,一路猛冲到了明媚的窗前。
  窗里的情势,让我恨不能一头扎进奶茶罐里呛死。
  多有爱情范儿啊。俊男美女,才子佳人,衣着光鲜,脉脉含情。连他们脸上的笑容,好像都写了两个字,爱情。我仿佛见到,他们目光对视时有电流嗞啦嗞啦。
  我站在窗外,像儿时艳羡观赏橱窗里穿着黑礼服白纱裙的男娃娃和女娃娃。
  每个女孩在成长的过程里,都有过深刻的王子和公主情结。
  
  我举起缠满纱布的右手捂住脸。我的本意是想挡住视线,所有痛苦不快从此不见。可是不知是用力过猛弄疼了手,还是不经意间牵扯了泪腺,泪水不受控制地汩汩而下,像条小溪流似的,瞬间湿了手上绷带。
  后来夏夏说,那天我呆呆站在那儿,举着笨拙手臂。如果脸上的表情再讨喜点儿,简直就是只无往不胜的招财猫。
  夏夏这样说的时候,自己被自己的话逗乐得唧唧嘎嘎。而我没有笑。我想起那天的情形,就再也笑不出来了。
  我说过,明媚是夏夏的惯常出没之地。那天转头过来的叶小二,蓦然看见站在窗外泪流满面的我,瞬间石化。那些明媚笑容,像斑驳离落的油漆或者墙皮,簌簌而下。冷的、碎的,让人绝望的。
  然后,我便看见夏夏不知从哪个角落里窜了出来,手里的杯子轻轻一扬,叶小二面前女子,便是满头满脸汁水淋漓。女子慌慌站起身,急急抖落掉身上的水渍奶渍。只不知是草莓味儿的还是香芋味儿的。
  夏夏多了解我啊。我猜此刻她更想泼的那个人一定是叶小柯,可是她也明白,得罪了叶小柯,疼的那个人却是我。
  而在这场戏剧化的狗血演绎中,除了夏夏,另外让我略感欣慰的,是叶小二眼见他的女伴被奶茶净面,却挺身而起,冲向门外。
  他还真是二,后知后觉到令人发指。因为,如果他在第一眼看见我的时候,就果断采取此项行动措施,那么刚刚的一幕,定然来不及发生。
  我转过身,奔跑,演绎了风中凌乱的真人版。
  
  6、
  
  我想,我和叶小二的故事,到此大致上可以gameover了。
  是的,在叶小二第五次乔装混上女寝楼,并险些被我疾速关上的房门拍扁俊挺鼻梁之后。
  他再也没来找过我。
  我说过,士可杀,不可辱。你可以不爱我,却不可以欺骗我。
  夏夏说,青春是道明媚的伤。一刀一刀划下去,久了,便不觉得痛了。
  她说这话的时候,目光望出去老远,却看不出焦点。唇角轻勾起一抹似有若无的笑容,整个人像蒙了层淡淡烟云,感觉相当文艺。我的八卦精神瞬间来袭。我想,夏夏,在我没能有幸陪伴她的前青春期里,定然有着难以磨灭的过往。爱情是作料,培养诗人味蕾。
  可是还没等我开口,夏夏一挥手,尖尖的指甲掠过,险些戳瞎了我的眼睛。我正捂着眼睛泪流不止,她兀自站起身,状如疯妇般地叫骂:丫的,狗屁!
  话刚出口,却又觉不妥,遂伸手拍拍我的肩:不是说你哈。
  她扒拉掉我捂眼睛的手。我忍无可忍地哀嚎一声。我可怜的右手,真是雪上加霜。
  夏夏说,走,臻儿,姐带你去明媚。
  
  说起明媚,我就眼泪不流手不痛了。就像吃了那啥啥,腰不酸肩不痛连腿也不抽筋儿了。
  也是从那一刻开始,我决心要搞垮明媚。
  我把这想法说给夏夏的时候,受到了她举双手双脚的拥护赞成。因为她多么希望顾念臻大人真能收购了那地界儿,从此她这奇葩进店,也就免收费了。想得还真是挺美。
  不过细想下,也确实挺美。作为明媚的boss,我一定不会像传说中的现任明媚小主,整日神龙见首不见尾。我要终年盘踞在吧台旁,看那些小情侣,听那些小情话,今年二十,明年十八。
  夏夏说,明媚的创始人,是本校学长,也算传奇式人物,精品奇葩。后来他出国,便把店留给暂在国内的女友,两年之后女友又把店留给了自己的弟弟。偏这弟弟长期隐居幕后,传说没几个人见过他真容。
  看来,要想事半功倍,当务之急是扒拉出学长的小舅子,把他纳入麾下,也便曲径通幽了。
  夏夏一边说,一边用一根手指划拉着太阳穴,愣充聪明小一休。她说,这人,何方神圣?
  当然,以上是夏夏的想法。这女子常年出没在花红柳绿中间,脑瓜子里充斥了太多的男盗女娼。而我更倾向于女响马的传统作风,就是日日进店冷场黑场,吃穷喝穷搞垮它!
  想起当日叶小二坐在洒满阳光的窗前,那张近距离的美滋滋的大脸,我想不具备火箭式超强的执行力都难。
  我纠结了三五同伴,日日清早便雄赳赳气昂昂去明媚占座。一人一张桌子霸占有利地形,捧杯最便宜的奶茶,嗞嗞溜溜,一喝就是一上午一下午。后来的客人见店内此等情形,也是无可奈何转身离去。有个别胆大留下叫杯茶的,见众人面面相觑,也终因担心群殴事发喷一身鲜血,不等奶茶凉透便一口气喝干,烫得伸着舌头作鸟兽散。我得意洋洋。
  我听见店里的小妹窃窃。没人陪已经很凄惨,没钱点东西更是耻辱连绵。我拍拍荷包。谁说没钱。姐儿几个日里在明媚捧杯奶茶清肠,待夜幕降临便冲出去胡吃海喝塞他个脑满肠肥,养精蓄锐以备来日再战。
  此役,我妈是我最强有力的坚强后盾。自打她瞧见叶小二那张足以蛊惑中老年妇女的小脸儿之后,因着“谈恋爱费银子”的理论,一下子便将我的零用钱拔高N许。
  感谢叶小二。
  
  7、
  
  在我们盘踞明媚的第七天。像悟空八戒执守洞口击打山门叫骂连连,终于惹怒妖怪现出真身一样,那天下午,我正趴在桌子上昏昏欲睡,哈喇子几乎落进杯子里。恍惚中,惊觉杀气渐近。
  我猛抬头。
  是当日与叶小二对坐而谈的长发女子。居然是笑着的,握着杯奶茶,款款向我走来。别说,身形还真是曼妙。切!把这里当T型台了吧,自我感觉还真是良好。笑什么笑?绵里藏针笑里藏刀?姑娘我就不吃这一套。
  她将奶茶放在我面前,然后在我对面的椅子上坐下来,用黑亮的眼珠看我。我也看她,虽然面上表情僵硬,有石化风险。她叫我,念臻。她说,我们谈谈好吗?
  念臻?我和你很熟么?
  当然,这是我心里想着的,而出口的那一句是:难不成你就是明媚的老板?
  她笑。以前是,现在的老板是我弟弟。
  我看向夏夏。这人目光里赤裸裸的潜台词是:看好戏了看好戏了!叶小二这厮把妹把到这里,看来口味还真不是一般二般。
  我白她一眼。想来妖女磁场强大,再纠葛下去,没准儿夏夏这人也要倒戈,到时候我可真就成了孤家寡人了。我得速战速决。因此,我向前倾了倾身子,用两只手掌撑住桌子边缘,肩膀打得很开,像个真正的大姐大一样,直直盯住她的脸。我说,好,我们谈谈。
  我用眼角的余光瞥见坐在她身后的夏夏兴奋得手舞足蹈。我想若此役完胜,这丫头定把我当做女神一般顶礼膜拜。别说当初她异想天开地想要进店白吃白喝了,这傻妞儿到时候说不定会巴巴儿地主动把保护费送来。
  这样一想,我就忍不住想要噗嗤出声了。眼见我嘴角翘起,眼底笑意盈盈,坐我对面的姐姐伸手在我眼前划拉了两下,满面狐疑:念臻,你没事儿吧?
  我有事。因为下一秒,我就看见叶小二飞跑进门。他气喘如牛地在我们身侧站定,两只手撑住膝盖,呼哧呼哧地大口喘气,额角的汗一滴一滴一滴,淌成蜿蜒的水路。
  自打我进驻明媚的那天起,就没曾看见这个人的影子。此刻突兀相见,我惊觉心底有沉甸甸的想念,像是沉寂之后的骤然升腾,几欲撑破胸腔。在此基调之上,若我还能眼见别的女人翘着兰花指拈张面巾纸一点一点擦去他脸上脖颈上的汗水,那我就不是顾念臻了。我腾地跳起,迅捷抓起面前杯子,一扬手,便把她刚刚送我的还冒着氤氲热气的奶茶还她了。
  我听见叶小二的怒吼。胸腔鼻腔脑腔齐齐共鸣,肺活量超强的。这人八成是会点儿什么内功,才会如此这般声若洪钟。我看到他定定地瞪着我,咬牙,然后缓缓对着我举起了右手。他这一掌劈下去,我如花似玉的人生还不就此废了。
  想到这儿,我的眼泪扑棱棱而下,看起来比金鸡金马金像奖的最佳女主角还敬业。
  可是叶小二的手在空中举了半天,终于软软垂下。他一直看我,一直看我。这一刻,眼底却有内容风云变幻。他转过身。
  我感到绝望,从他的冰冷的后背上喷薄而出。我想这已经是最后一刻,有些东西不表达,也许此后再没机会。
  我用不逊于叶小二的肺活量大吼出声:叶小二!
  我说,叶小二,你到底,要我,还是她?
  
  8、
  
  沉寂。死一样的沉寂。那样的半分钟,远超过半个世纪。叶小二,根本连头也没有回。我彻底绝望了。并且,我听见身边妖女轻轻的笑声。
  我再次泪落。转身。脚步滞重如灌铅。
  夏夏跑过来,拉我的手。她说,顾念臻。顾念臻。
  我的那几个同伴也围过来,如同我已死去一般,齐齐向我呼唤:顾念臻。顾念臻。
  有那么一刻,我以为我真的已经死了。我的眼前有亮晶晶的无数颗小星星,不停地坠落升起坠落又升起。我觉得胸口炽热喉头腥甜。我以为像演电视剧似的,一口鲜血吐上来,我的人生就彻底玩儿完了。我以为我真的快死了。因为我居然听见叶小二的声音,就如同从前一样的温存宽厚。他叫我,臻儿。是的,我想我是真的要死了。因为只有将死之人,才能得到宽恕。
  他来到我面前。说,臻儿,她是叶小乔。
  我智商为零,木木地问了一句:叶小乔又是什么东东?
  
  叶小乔不是东东,她是叶小二的胞姐。
  这桥段真是要多狗血有多狗血。我恶狠狠地揪住叶小二的衣领,我说你丫的怎么不早说?
  他有些委屈地说你给过我解释的机会么?
  他一边说一边下意识地摸着幸免于难的鼻子,弄得自己跟个受了气的小媳妇儿似的。
  那你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发消息?
  苍天啊大地啊哪位神仙姐姐替我出这口气啊!我给你发了不下百十来条消息了好不好?
  我蓦地想起,我的手机早在七天前,已经在油锅内寿终正寝。
  真是汗颜。
  此刻我还能说什么?唯有深深深深地,将脸埋在他胸前。不能见人了。
  我再次听见轻轻的笑声。属于叶小乔的。
  
  后来我问过叶小二,叶小乔,她两次被我直接或者间接地泼奶茶,不会记恨我吧?
  叶小二摇头。他说我姐就怕我没人要,好不容易有人接收了,她巴结还来不及呢。
  我知道这句话的含水率为百分之九十九,可是我仍旧选择相信。并且我很是厚脸皮地将头靠在了他肩膀,我说,小二,那你要好好表现,不然当心我休了你。
  叶小二笑得像个傻子。真的很二。
  可是现在我明白,爱情里的男女,都是二。因为相爱,所以慈悲,所以宽容,所以无限退让。而我们能做的,不过是温柔地抱紧对方。
  我也问过叶小二,为什么,当初就不肯陪我去喝一杯奶茶。叶小二乐,他说,臻儿,这一整个店都是你的,你还担心没有奶茶喝么?不喝到吐才怪。
  叶小二这样说的时候,我美得找不着北。并且我忽然就不向往坐在那间屋子里了。我想和我家小二一起,像斩获江山的高人侠侣一般,隐匿山水,逍遥似神仙。
  
  
 已同步至 蓝草地的微博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剑客钦君 2015-7-8 07:35
慢慢来拜读,写得不错。
引用 剑客钦君 2015-7-8 07:35
朋友写作辛苦了,送上祝福和支持。

查看全部评论(2)

发布主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