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草地

搜索
兰草地 首页 小说故事 百味人生 查看内容

站立的骑士风度

2018-7-12 20:48|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323| 评论: 79|原作者: 老船还行

       那天我一挤上地铁,就无可退却地加入了沙丁鱼大族。试探着做蚁速般挪动,力争一块稍宽松些的立足之地,目光尽可能绕过方寸之处遮着挡着抑或朝你贴过来的眼睛鼻子头发下巴之类,以便不那么“审挤疲劳”而连累我心劳。终于突围到两米开外,捕捉到了一张不无几分新鲜感的面孔,那是一张似曾熟识的洋面孔:高标于车厢上空,高常人大半个头位,金发碧眼,鹰钩鼻梁,深刻的皱纹、满脸的沧桑和只有鬓角后脑勺残存的金毛卷儿不仅出卖了他的年龄,还透析出一种喜剧意趣,向我的记忆之屏推出了一个经典的文学形象:西班牙作家塞万提斯笔下的台.拉曼却.堂吉诃德骑士阁下。
  有此联想,是因为我背着的挎包里正站着这位骑士阁下,当然,不是真人,是以一本少儿版《堂吉诃德》插图的形式。我当然不敢像书中其他人物一样调侃打趣这位意念中哭丧着脸实则笑容可掬的喜剧人物,只是间歇性地有意无意地把自己带几分笑意的目光在他瘦削的脸上扫描一下。也许是我这人面善,再加之目光投送给他的微笑是真挚的,这位“堂吉诃德”一点也不“堂吉诃德”,毫无大战风车的骑士豪情,而是用一种平民化而又不无几分绅士化的小幅度动作朝我耸了耸肩,摇了摇头,深邃的、绽放宝蓝色光泽的眼睛里投来一串无可奈何的无声语言。
  然后我们互相点了点头,分别扯了扯面颊上的笑纹。我用极其蹩脚的英语说了一声Howdoyoud,他也回应了一句Hello……后面是一些我无法听懂却绝对动听的音节。我下意识地往前挪动了咫尺,忽然发现他的手在动,十分艰难地挪移,穿过阻隔在我俩之间由三四个人组成的“篱笆”,朝我伸过来,我有意识地前移,居然成功挪动,总算握住了一只骨节突出、白色肌肤上爬满金色汗毛的大手,即刻有一股热力和劲道输入我的身心。
  地铁一站站上上下下,前行如斯,沙丁亦如斯。
  也不知道经过了多少站,沙丁大族也不知啥时候消散了。很自然地,我和“堂吉诃德”并肩坐在一块了。这时我才看到他的“包装”,一点也不“堂吉诃德”。盔甲什么的,当然不复存在,完全是一副很随意很休闲甚至很朴素的那种,一件皱皱巴巴的深蓝色短袖T恤,一条多口袋的暗花沙滩裤,而膝盖以下的部位则被众多的人腿遮掩了。
  两个语言不通的大男人坐一起不免尴尬起来,总不能靠几声“yes"、"no"之类,外加一些莫名其妙的手势来沟通吧?幸好此时车厢的电视节目正在大力绽放3月5日大街小巷学雷锋见行动的朵朵奇葩,把他的视线和好奇心一齐给吸引过去了。我心头倏然掠过一种奇怪的组合,或许还有点预感的意味:“堂吉诃德”对咱们的雷锋同志可感兴趣啦,要是能显示一下别具一格的“骑士风度”,那多有意思呀。
  不经意间我拍了拍随身挎着的包,翻出《堂吉诃德》,有一搭没一搭地浏览起来。眼角余光扫过电视画面,此时,“雷锋精神”让别的节目取代了,我轻轻拍拍他的臂膀,递给这本小册子。他说了声“thankyou”,立即接过去煞有介事地看起来。我注意到那些搞笑的图图,每一幅都要让他的目光流连分把钟。翻看了几幅,不禁乐呵呵地笑了起来。被这笑声传染,我也像个傻瓜般地痴痴笑起来,周边乘客们除了低头一族玩手机的,大都跟风似地跟着笑了起来,我知道其中不少是鄙夷的笑。
  忽然,他站了起来,把书还给我。我想他是准备下车了。只见他挪到一边,脸上还是笑着,不过那不再是开怀的大笑,而是受公德心牵引着的条件反射式的微笑。这微笑还配以西方人惯用的手势语言——“请”。我循其手势一看,原来一位抱孩子的少妇来到我们身旁,对这位主动让座的国际友人报以嫣然一笑,好像还说了一句“三克油”什么的,然后不负“堂吉诃德”的一番古道热肠,欣然坐了下去。
  我却坐不下去了,为自己之前的“英明预感”,也为自己作为中国人的颜面。试想:连好不容易有个座位的洋先生“堂吉诃德”都站了起来,站成了别具一格的“骑士风度”,站成了“雷锋”,叫我一个土生土长的雷锋家乡人,脸往哪里搁?于是站起来拉着他的手,指着我的座位,让他好生坐享中国的地铁。其时我也下意识地学他“请”的手势,可他拒不配合,一个劲地“no、no、no……”。我想生拉硬曳,可瞧他那个头,虽然干瘦了一点,可那高度,我无论如何只能仰视,绝对重量总要比我大几个重量级吧,只好悻悻然作罢。
  歉疚放下之后,双腿的疲惫自然要重新放下,可退回原座一看,早有一马尾帅哥雄踞其上悠悠然闭眼做熟睡状了。
  你就装睡吧,祝你真睡着,做个春秋白日梦。我在心里嘀咕道。然后还像铁哥们似地同“堂吉诃德”站在一起,踢踢腿,扭扭腰,以身体语言告诉他我是坐久了不舒服,还是跟你一样站着好。不过,略微使了点心计,紧靠着睡帅哥站立,以遮挡“堂吉诃德”犀利的目光。
  又是几个站过去了。“堂吉诃德”一直倚靠着一根立柱站着,仿佛是要用那根立柱置换其疲惫似的,我的手撑在在立柱的另一方,潜意识中有点替他支撑一把的一厢情愿吧。我知道,“堂吉诃德”不是传说,也是人,而且还是一个上了岁数的人,站这么久保准双腿酸软了。我也不断用目光从经过的每一站下车的乘客中搜寻空出来的座位,可这几站上的比下的多,眼看又成沙丁鱼了。不少眼疾腿快的沙丁鱼几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填补了一个个空座,对此,我只能向这位别样的骑士耸耸肩、摊摊手……
  终于,轮到几个座位出来了,我拉他坐上去,可刚一落座,立马响起报站声。“堂吉诃德”尊臀像按了弹簧一样极速地弹了起来。然后同我亲热地握手,以示告别。我的手从那毛茸茸的大手中出来后,做了一个抱拳的动作,他也如法炮制,真诚回敬。
  到站的车铃响了。我目送这位在中国地铁上不经意间站出骑士风度的“堂吉诃德”。走到车门,才几步的路程,我猛然发现他的步子非但不能称为“健步”,还稍有点瘸,沙滩裤下面的小腿就像细细的竹棍儿,腿肚上还纠结着暴凸成球的青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遥望丿无伤 2018-7-12 19:21
引用 我爱清风 2018-7-12 19:46
欣赏朋友的才华,学习了!
引用 纳兰心儿 2018-7-12 20:38
欣赏学习了!
引用 一点 2018-7-12 21:44
来过,拜读
引用 美丽邂逅 2018-7-12 22:26
欣赏并送上问候
引用 飞雪飘零 2018-7-12 23:34
支持楼主
引用 远朦胧 2018-7-13 08:55
问好楼主
引用 老船还行 2018-7-13 09:09
遥望丿无伤:


谢谢,问好!
引用 老船还行 2018-7-13 09:10
我爱清风 发表于 2018-7-12 19:46
欣赏朋友的才华,学习了!

谢谢清风老师。向您学习,问候。
引用 老船还行 2018-7-13 09:10

谢谢纳兰老师,问好!
引用 老船还行 2018-7-13 09:11

谢谢。问好,远握
引用 老船还行 2018-7-13 09:12

谢谢美丽老师,邂逅您真是荣幸。问好!
引用 老船还行 2018-7-13 09:12

谢谢飞雪老师的支持。问好!
引用 老船还行 2018-7-13 09:12

问好远朦胧老师。
引用 老船还行 2018-7-13 09:14
谢谢蓝草老师的鲜花。问好,敬茶
引用 冰心晶莹 2018-7-13 10:06
赞!赏读
引用 竹林听雪 2018-7-13 10:15
慢慢欣赏!
引用 晚风 2018-7-13 11:24
顶,问好
引用 幻月冰清 2018-7-13 11:30
好文笔,送上问候。

查看全部评论(79)


发布主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