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草地

搜索
兰草地 首页 小说故事 百味人生 查看内容

平顶山(短篇小说)

2018-9-23 18:04|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803| 评论: 70|原作者: 清林边

  充满罪恶的日本短篇小说集(二)
  
  一
  
  一九三二年九月十五日夜,辽宁抗日自卫军在队长梁聚仁带着的1200人经过平顶山进攻抚顺时,他们做了一件事:打击了平顶山的日军仓库、鬼子派出所,又袭击了采矿所所长渡边等日本鬼子。
  
  ……
  
  就在当天晚上半夜,在抚顺的守备队中队长川上精一在家里喝着、从日本带来的清酒。这个歹毒的军国主义恶毒军官,刚啃了一些烧鸡,这时,门开了,走进一个非常惊惶的副官说:“川上队长!”
  
  “什么事?”
  
  “在平顶山的我军仓库,还有采煤的渡边所长被支那抗日游击队袭击,有八九个帝国的士兵被打死。”
  
  听到这里,这个恶毒的川上把桌子掀翻,一双小眼睛发出极度充满杀机的凶光,他马上意识到:要去找这一抗日游击队进行报复是不可能的,这个擅长报复中国人民的心如毒蛇的人决定明天,就去对平顶山那里的村民进行报复屠杀,因为,他们手无寸铁。他即刻不顾半夜了,跟抚顺分遣队队长小川一郎打电话。
  
  小川同样是一个凶毒、恶毒的、擅长攻击中国抗日游击队的军官。他已经睡下,听到了电话声。他就起来,到房里拿起电话。
  
  “是小川队长?”
  
  “哟西。”
  
  小川队长听到上川精一的、带有十分恼怒的声音:“我刚才接到报告:支那的一个抗日武装把平顶山的我军派出所、仓库,还有采煤的渡边所长打死了。”
  
  “那尼(日语:什么)?”
  
  “就是这事。”
  
  “八嘎!”小川叫喊一声,不,是咆哮!他和上川精一都是坚硬的日本军国主义军官,都是擅长报复弱势平民的恶棍!
  
  “明天,你带上你部队和我去平顶山。我绝对不能放过支那人,他们军队干的,就让支那人陪葬。”上川精一在电话那头咆哮道。
  
  两人都同时涌出一股急于报复屠杀平顶山村村民的恶毒想法。
  
  第二天九点多分钟,川上精一和小川一郎带着自己部队上了三辆汽车,带着哪怕只要一个中国人打死了一个鬼子就杀死中国人无数的、力图震慑中国人民抗日意志的理念,对鬼子们说:“到平顶山村,先把村子团团围住,以照像的
  
  名义把这些支那人集中起来,一起处理。”说到这里,川上精一透出蛇蝎的眼光,两只眼珠瞪大又说:
  
  “到时,你们对支那人尽情开枪,全部杀死他们。这些支那人是你们任意砍死的鸡鸭。”
  
  “嗨!”多个鬼子回答。已经失去了耐心,极想马上赶到平顶山村弄死那里的村民。
  
  “出发!”
  
  然后,满满三车的鬼子,在川上精一和小川队长的带领下,向平顶山村子开来。
  
  ……
  
  二
  
  平顶山村民杨宝山在昨天的中秋是和家里人过的,他是那样的高兴!在夜晚来临的村里,他听到了隔壁杨大伯和李妈家里,还传出两家人高高兴兴地围在土炕上吃饭的声音。
  
  大约20点,他听到了门外忽地出现“杀呀!杀呀!”的喊声。
  
  知道在附近的抗日自卫军把村里的日本人的店子打了,还有开矿的日本人,这些跟血吸虫般的狡诈恶毒的日本人是专门欺压中国人的,他想道:今晚,终于受到了报应。所以,杨宝山非常的高兴,就是觉得痛快!第二天,杨宝山在家门口,看到那边邻居的孩子8岁的莫得胜和几个非常活泼、可爱的,一张张白净而纯真圆脸的孩子们说着玩着,还看到:非常机灵可爱的小莫得胜喊道:
  
  “二狗子,狗娃,我们出去玩?”
  
  “好呀!好呀!”
  
  杨宝山就往小莫得胜的家门边过去。20多岁的杨宝山就问:“小莫子,你们这是跑哪去玩?”
  
  “宝山叔,我们到村头玩。”八岁的显得顽皮、机灵的莫得胜回答。脸上显得仿佛这里太小,只有村头宽的可爱玩兴高的样子来!
  
  “你们怎么不在这里玩?”
  
  “宝山叔,我们玩够了,这里不好玩!”小莫得胜扬起他圆圆的红扑扑的小脸回答。说完,就马上回身和几个伙伴往村边跳蹦着朝两边是村民的破旧房子的坑坑洼洼的村道快跑去。
  
  “哦。你们去玩嘛?”
  
  看到是儿童的小莫子那样纯真的天真眼光,和几个同样是大大眼睛的、见到长辈就喊人的伙伴就往村头连跑带跳蹦地跑去。杨宝山回到了房子里,他看了看房里的一个老钟:是十点多钟……
  
  8岁的儿童小莫子和几个好伙伴跳跳蹦蹦地到了村头就玩耍起来。还在地上捡小石子,往一边比看谁扔得远。
  
  一个脸瘦的小孩先就把石子扔出去,说:“你们看,我扔的最远,你们都没有我扔的远。”
  
  “那有好远?”小莫子说,一副不服气,还翘他红红的小嘴。就马上弯下腰,捡起地上的小石子站起来,一下就扔得老远的说,“看,我比你扔得更远!”
  
  “有什么好稀奇的,我们又比!”那个瘦脸儿童喊道。就马上弯下腰,要捡起地上的石子。
  
  “有人来了!”
  
  有一个小孩忽地说道。
  
  于是几个小伙伴马上就侧脸看到在村口远远的前面的土路上,看到有三辆车匆匆地开来。看到车上站满了身着黄色军衣,打在肩背后,戴着军帽的后面的一把把竖起的白亮亮的尖长细铁条的刺刀、往灰白色的天空竖起,就像一片刀林。
  
  几个小伙伴看到有军人来了,也不知道什么是日本鬼子,都一下跑回村里了。
  
  川上津一和小川队长看到前面是平顶山村。这两个一一一利用现在是日本军队的霸道时期,擅长对中国弱势的平民进行随意猎杀的歹毒军官,就命令车停下。于是,车上的日本鬼子全部下车。川上看到村子,浑身充满令人发寒的杀
  
  气。就立刻做出布置:他一双小眼睛闪出寒光,把这事当做是他头等报复的事。他喊道:“立刻包围村子!以照相为名,把支那人集中起来,全部杀死,一个不留。”
  
  “嗨。”
  
  于是近两百个日本鬼子立刻散开,把一个有三千村民的大村子包围起来。
  
  要到中午了。此时,小莫子跑到家里,说鬼子来了。妈妈说不能再出去跑了。就把门关上。全家人都坐卧不安,他们不知道这些鬼子到这里来干什么,吓得如在风雨中的鸟儿一样。
  
  “妈妈,”他姐姐说,“这鬼子来干什么?”
  
  “以往都是来抢东西,打人,就走了。”
  
  “娘,你说今天是不是呢?”
  
  “不知道。”
  
  妈妈说。就把自己可爱的儿子抱在怀里,她害怕自己唯一的儿子有什么不测!
  
  小莫子的爸爸也无奈,更是发闷地蹲在地上抽闷烟。
  
  一家人在烦躁窒息不安中呆在自己家里。
  
  中午了。
  
  他们的门被敲开,出现三个端着锋利刺刀的令人不寒而栗的鬼子。
  
  有一个鬼子用半生不熟的中国话说:“把你们的好东西拿出来。”
  
  停了一下,他看到房里的人一副胆怯的模样。就说:“你们不要怕。我们是来保护你们的。马上出去。”
  
  小莫子的爸爸这时把自己儿子拉着,仿佛害怕他有什么不当的举止被鬼子打。当听说,鬼子要他们出去,心里就不想走。就说:“这里是我们家。我不出去。”
  
  他话声刚过,鬼子叫起来,仿佛绝对不许有人违反鬼子的意志。鬼子喊道:“八嘎!”
  
  就用步枪枪柄朝小莫子的爸爸打来。
  
  这时,小莫子的妈妈抱着三岁的妹妹,吓得脸都抖起来。
  
  看来,不听话,是要倒霉的。小莫子的爸爸意识到了这点。就一把拉着自己8岁的儿子小莫子,从两个站在一边的鬼子身边走出门去;看到自己丈夫都出去了,他妈妈就抱着妹妹和拉着姐姐走出去了。
  
  走出家门的小莫子看到村道上有很多的人家的男女老少被鬼子用刺刀押着往村南走去,村南有一个非常宽大的地坝。他们低脸缩头,眼色难安,脑海空空,有些女人还哭着。
  
  他们要拿我们怎么样?要做什么?此时,每一个人都看不出什么。只看到押着自己的日本鬼子那如铁石般冷酷的脸嘴。
  
  三
  
  日本鬼子在上川精一和小川队长的指示下,已经在位于村南的一片宽阔洼地的西边,摆好了六七挺重、轻机枪。上川精一看到部下一字排开,对着正南的涵盖在射击范围里的村民。
  
  “川上中队长,一切都做好了。”一小队长过来对他说。
  
  “哟西。”
  
  川上最关心这一处理村民的手法。他想道:要不了多久,我就要一个不留地打死支那人。嗯,他们一个都别想存活,我绝不跟他们这个荣幸!”
  
  想到这里,他看到机枪摆在那里,他想:要把支那人骗了,等他们死了,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然后,就说:“快拿红布把机枪盖住。”
  
  “嗨!”
  
  五六个鬼子马上跑到车上,拿来红布搭在六七挺轻重机枪上。
  
  这时,已经有村民被日本鬼子押着正往这里缓慢走来。
  
  十分歹毒而道德恶劣的上川看到有很多的中国村民被押来,就如猎狗看到了一圈绵羊一样,激起了他一股赶紧杀人的狂念,他早就想好了:他要用武士刀亲自把中国村民一个个砍死才过瘾。他想道:要不是有限,我不用机枪,就用我的武士刀砍死支那人。
  
  这时,他对身边的小川一郎队长说:“看来,支那人不少!”
  
  “这才是开始,后面还有更多的支那人。”
  
  “看来有两三千支那人。”
  
  “哟西。”
  
  上川说:“三千支那人还不够我实验刀法。”
  
  然后,上川马上恶狠狠地说:“我们一定要一个不留地弄死支那人,哪怕他们存在一天,都是我不希望看到的。”
  
  “别说你有这样愿望,我一点都不比你少。”
  
  “等会,你来发命令。”
  
  “哟西!”
  
  “记住,不要发出口令。”上川精一特地提醒小川,他担心这样会引起中国村民的疑心而攻击他们日军。
  
  “明白。”
  
  上川精一的话是什么意思呢?他是想:这些口令,哪怕就是让中国村民临死前,已不能看出是要打死他们的意思,而等他们明白过来,已经死了,嗯,死人是不会报复的!否则,被中国村民看出了他们的意图,就会引起暴乱,跟日本刽
  
  子手造成威胁。
  
  这时,由多个日本鬼子押着的中国村民陆陆续续地从村子出来,往村子南部一大片宽阔的洼地走来。
  
  村南是一片山崖,村东是平地,村西是高地,擅长屠杀中国军人战俘、平民极度歹毒的鬼子,把这个村子围在一个如铁桶般的地方,要把他们一个人都不剩地处理掉,而此时的上川精一、小川一郎就是这样的想法。
  
  看到村里的3000多个村民不断被冷酷无情的日本鬼子赶来,原先一片空寂而空荡荡的洼地渐渐热闹起来。
  
  不久,大量的村民站满了一横长宽大的洼地。他们都不知道鬼子为什么要把他们弄到这里来,就仅仅是照相吗?这以后又是怎样?
  
  8岁的小莫子站在自己爸爸的侧身边,他姐姐站在爸爸的面前,妈妈抱着3岁的妹妹站在爸爸的胸前。这时,人群中,还有人在说话,而小莫子他们一边是多个人,一脸冥茫,仿佛处在一种漫无目的站在那里的境况似的。把他们押来的无数鬼子站在东面、北面、西面,也看见一片红布盖着不知是什么的有些拱或凹的东西,人们还以为,或正在以为是盖的多台照像机吧。
  
  “爸爸,”小莫子十四岁的姐姐问爸爸。
  
  “闺女,什么事?”
  
  “鬼子到底把我们押到这里来,干什么?”
  
  “不知道。”
  
  “不是说,要跟大家照相吗?”
  
  “听说是。”
  
  “爸爸,你说好久我们全家能照相?”
  
  “不知道。”
  
  小莫子的爸爸回答。也觉得心一片茫茫,说不出的愁绪。看到打到自己胸部的女儿,也感到无奈。
  
  一直站在自己爸爸侧身边的小莫得胜,一张白净、团圆的红红的苹果脸,此时抬起一脸天真无邪的、清亮的大眼睛看看自己爸爸和亲人。他不知道鬼子要干什么,一不懂鬼子要怎样做什么?一双眼睛不时看看站在自己四周的人们和自己亲人。
  
  这时,看到3000多个村民都全部赶到了这片非常宽大的洼地上,除南面是山崖外,三面对中国村民来说,都围满端着步枪的鬼子,就是说,这一切不会有任何一个人跑掉。极度卑劣无耻的、如毒蛇的上川精一急不可耐地示意同样歹毒无耻的小川一郎:该开始了。而这时了,他要继续哄骗中国村民。
  
  然后,小川一郎把武士刀朝天上举(抬)起,这是向部下暗示朝中国村民开杀的指令。
  
  顿时,站在一大块红布后的十多个鬼子,把盖在轻重机枪上的红布扯开,露出了:六七挺令人胆战心惊的轻重机枪。
  
  多个身形如狼的鬼子,即刻快上或蹲在机枪下,伸出双手操作机枪对站在近前有只有三四米距离的中国村民包括男女老少,还有儿童猛烈射击。
  
  这一群十分下作到极点(鲁迅语)、凶毒无比的日本强盗无赖从踏上中国土地的那天起,就擅长对手无寸铁的中国平民如对付鸡鸭般进行屠杀。
  
  此时,猛烈的弹雨扑向毫无防备的平民。可怕而惊恐的死亡在他们四周降临,存活的希望大门已经被封死。
  
  听到机枪响了,站在三面的无数的日本鬼子,这些心如毒蛇的日本鬼子心领神会地端起步枪朝站成一横排的村民积极地猛射。
  
  被打中的村民就倒下,就如从树上掉下的叶子,越来越多,毫无准备和意识的村民喊叫着:
  
  “杀人了!”
  
  “我的妈呀!”
  
  “我的爹呀!”
  
  “啊一一”
  
  不断发出的惨叫声和才明白过来的平民的喊声,在不断如急急的倾盆大雨般子弹打来使得中国村民无一例外被打中,纷纷倒下。被蒙在鼓里的人们开始惊醒过来,意识到死的临近。顿时被一股生存的念头的驱使下,人们都慌不择路地朝
  
  外面跑,早就封死了这些乡民的退路的歹毒鬼子见人们跑出来。正得意的很,他们知道:这些人没有武器,就跟绵羊一样。都向跑近自己的中国村民凶横地射击。顿时,有些村民被打倒,有些马上跑回来,好像才明白这里不行了。但是,马上回跑的村民基本上被打死完……
  
  此时,鬼子对站在大地上的大量慌张不安的村里在继续射杀不止,因为,还没有把他们打死完:
  
  原先站得密集的人们,被鬼子的凌厉射击打中,从外往里纷纷倒下,就像泥沙一层层垮落。这样死亡是迅速的,在多的人都不够子弹打死。
  
  一个25岁的青年叫王二狗,站在人群的里面,他听到凄厉的机枪声,如吼般在自己四周响起,越响越尖利越撩人心胸更感到惊心不安!马上在他自己站着的人群混乱外的正面的一长排鬼子开着抢了,这些在他们刚到前就站在那里的残暴鬼子一个个怀抱着步枪、机枪专门对着他们攒射,非常的得心应手!他大吃一惊,在惊慌中,他看到在他外面的人被打中;在挣扎中,都纷纷倒下去。渐渐地,他感到人们惊恐地乱跑:有几个人慌不择路往鬼子面前跑去,仿佛失去了理智;马上,被多个恶毒无人性的鬼子打死在还有子弹闪烁的枪管下。
  
  王二狗看到人们乱起来,都想跑,强烈地想存活下去的本能趋势人们不顾一切地乱跑。
  
  四,
  
  这时,他也想跑、他也慌、他也活命!
  
  看到有人跑出去,被站在那里的鬼子被堵死般地打死;有些就慌忙往东的方向跑去,极力在慌乱中,获得生路。这时,他看见这面的不管有人倒地,倒下压在原先的有血流出来的人们的脸上、身上,好像他们没有比先死的人幸运,照样被打死。王二狗要极力跟自己创造机会。他再次看到不管是远的,近的在极力逃生的人们,都被一直不停止的如大雨般打来的急急子弹打到倒下的情景。
  
  他吓得脑袋是昏的,就不由自主站住,就被打来的、不知道是哪个鬼子打来的子弹打中头。他感到头里一阵剧痛,仿佛要爆了,就失控倒在地上,什么都不知道了。
  
  这时,站在机枪边上的上川精一看到有些或不少的中国平民倒在地上,心里感到非常舒爽!他看到:有一个小女孩扑在自己胸部笨重,仰躺在地上死去才几分钟的妈妈。她什么都知道,什么都不懂地大哭着。川上精一对身边的一个鬼子喊道:“松下君,把那个倒在地上支那女人的女孩打死。这声音听到我烦躁!”
  
  “嗨!”
  
  然后,这个肥脸的、同样凶残的日本鬼子向哪个女孩开枪,意外的是:把她身边的几个男人中的一个男人打死,都没有打中这个女孩。
  
  跟毒蛇一样的上川马上跑上去,把他腰间宽皮带上的武士刀抽出来,跑到小女孩的面前,一刀朝女孩的头上砍下去,顿时,这个女孩身子成两半,哭声顿时中断。
  
  小川一郎看到上川上尉亲手把一个哭的十分可怜的小女孩(她的妈妈被打死了,她站在她的尸体旁)砍死。他觉得自己发出屠杀命令是不够的,他想:我不能白来一次平顶山,一定要亲手杀死几个支那人,要用支那人的血使我的武士刀雪亮。
  
  想到这里。他马上对身边的一个正在向倒下的人群射杀的鬼子机枪手喊了一句:
  
  “村上君,让我来过一次斩杀支那人的瘾!”
  
  “嗨!”
  
  然后,鬼子村上就把操作机枪的双手放下,让开。起身退后。
  
  小川一郎就一步迈到机枪下,弯下他紧系着宽皮带的凶悍的腰背,抱起机枪,朝前面的有很多的中国村民:有倒下的,或正在倒下的,还有惊恐万状的站着的中国村民进行猛烈扫射。
  
  血淋淋的尸体往里面倒,还有大量的中国村民在向多路狂奔的逃命的纷乱身影,一阵阵如狂风烈雨的子弹无情地捕向他们。
  
  还跟他在和上川精一在射杀中国军人战俘的歹毒劲头拿出来,对着这些平民进行无耻力杀。
  
  他一下把几十个在前面乱跑的村民打死了,才舒服了。
  
  上川精一看到他用机枪射击中国平民,他也唯恐落后。他想道:这一杀死支那人的机会,怎么能少得了我。想到这里,上川精一跑向倒在地上的村民,挥刀乱砍一阵,才满足他狂杀中国人的瘾后,他才如一只张着红舌头的狼心满意足地退回来。
  
  8岁的小莫得胜看到,当日本鬼子的枪声响起时,他看到自己爸爸一下身子抖了起来,作为小孩,他更是不知道这是什么,不清楚响起的枪声跟他有什么关系。他就抬起红红的、纯真的苹果形脸看着自己的爸爸,一双又清亮又稚嫩的眼睛看着自己爸爸。
  
  这时,站在外面的人们被打死打倒,就像泥沙从外面往里面脱落。靠近他们站着的人惊慌起来,被急急穿过来的子弹打着头,有些人就倒下,把身旁的人都撞倒了。
  
  这时,站在外面的人,不断被打死,被打死的人从外往里倒。就像河坎上泥沙,被河水一冲击,一层层地垮落一样。
  
  对眼前一切什么都不明白、不懂的小莫得胜,两只天真而充满稚气的眼看着,他不明白为什么有人倒下,他不明白为什么有鬼子向那个人开枪,他两只大大的清亮的眼睛一动不动,本能挨着自己爸爸。
  
  突然,他感到自己爸爸抖了一下,然后,爸爸身子晃一下倒下,之后就昏了;这时,子弹不断地从倒下的人们的头上和身上打进来,把他妈妈、姐姐打死。先前站在他们一家四周的如厚厚的人墙一下敞开来。
  
  人们在不断地如急雨般的子弹急急射来的弹雨间纷纷倒下,子弹在不停止地向倒下的人们急急扑来,如狂雨的无数枪弹,在一个小时不到,把3000个中国村民打死打伤在地上。
  
  富有大量屠杀中国军民经验的上川精一、小川一郎深知还有不少的中国村民还没有真正被打死。就赶紧发出命令:
  
  “上去检查!把没有死的支那人一个个杀死!”
  
  他上川精一在发出这一命令时,十分的凶恶,一双小眼睛都竖起来,把他鲨鱼的嘴巴大张,于是有很多鬼子杀性不止,全身心地、端着打的枪管发热的步枪跟厉鬼一样,极度卑劣无耻地,如一只只散失道德良知的野狼猛扑向没有死,或
  
  还有一口气的中国平民,把他们漏补般补一刀,一个个鬼子补一个杀死一个。
  
  后,看到已经把3000多个中国村民杀死的鬼子,就坐车没一丝愧疚感地回县城。开了一会,有鬼子看到有中国村民往南跑走。
  
  五
  
  “啊,支那人要跑!快下去,把他杀了!”
  
  一个鬼子中队长喊道。他在喊时,马上一下站起来,用手一指,仿佛他的手指能弄回一个跑的中国人似的。站在车厢上的日本鬼子都显得非常满意!他们已经把整个村里的村民都打死了,非常的满足!至于说杀死这么多中国村民,他们没有一丝的怜悯、同情,还津津乐道,在车里抒发他们杀死中国村民的“豪情”,他们觉得这是强者对弱者的强硬反应,该的,该被灭绝的!
  
  突然听到中队长喊才注意道:还有中国村民没有死,正在跑。都马上纷纷跳下车,向往南的村民猛追杀去。这再一次激起了日本鬼子对手无寸铁的中国村民猎杀的豪气和冲动,就如,狼见到了血腥颜色,就即刻猛扑向受伤的猎物。
  
  三个鬼子:一个叫新井,一个叫市川勉,一个叫并木,和大家一起跳下车,朝着不断往村边南的、急跑的,在极度恐慌不安中村民追去。
  
  一会,就要追上几个男女,还有一个大伯抱着一个两岁的儿子。
  
  肥胖有力的鬼子新井一上去,一刺刀把一个落后在后面的老人的背斜刺下去,刺刀穿过老人的胸部,他叫了一声,就扑倒地上,起不来了。
  
  鬼子并木把一个30岁的男人用步枪打,这男人受不了,就仰倒在地上。并木一步紧跟上,看见那个男人一脸惊恐恳求道,“不要,不要杀我!”
  
  并木听到了他的求饶,这个凶毒的小个子日军,想道:想我放过你,支那人我就是要弄死你,来让我心情愉快。想到这里,鬼子并木举起刺刀向这个中国男人的胸部狠刺下去,就听一声惨叫;然后,并木举起刺刀仿佛他下面不是人,是
  
  一块肉似的,他的刺刀连续把这个男人的肚皮刺烂,此时,只听到这个男人发出:“啊!啊!”的惨叫声。
  
  然后,两个日本鬼子听到了这个男人的惨叫声,顿时,强烈地激起了他俩残杀中国人的狼性和野性。
  
  两个鬼子如两只嗜血成性的凶残无比的野狼顿时把这个男人肚皮以下的小肚皮刺成肉泥。
  
  “并木君,你看那个抱着小孩的男人。”鬼子新井说。他眼角上还溅了点血,两只没有丝毫内疚的小眼,又看到他想砍杀的目标了,他显然,没有杀安逸!
  
  “看见了。”
  
  “杀死他!”
  
  两个鬼子急跑上去,这时,这个男人被一块石头绊了一下,和自己孙子摔倒在地上。
  
  两个鬼子含着血的溜圆的大眼睛,飞出杀性不止的眼光,像饿狼马上跑近,一起用刺刀把这个男人刺死,非常的利落仿佛他们干杀人的事是那样再行(意思是非常厉害)
  
  又看到这个二岁男孩在哭。并木上去,一把抱住在苦的男孩,往地上猛摔,这个男孩鼻子口里出血。
  
  新井跑上去,好像是以第二次发力的特性,一刀刺进这个男孩的胸部里,把这个二岁男孩子像抛石块一样,往旁边的空地猛一甩,这个男孩马上就死了。
  
  ……
  
  为什么日本鬼子这样歹毒?根据日本电影《武士》显示:只要一个日本有势力的男人掌握权力,他要杀死对手,他要他下令,手下的人就不管对手是正义的,有理的,全力扑上去弄死对手。就是说:日本男人有集体作恶的特性。
  
  现在的日本鬼子就是这样的人。
  
  后来,具有屠杀中国军民的丰富经验的上川精一,让人把他们在凶毒,极度无耻的情况下杀害的3000个村民的平顶山村烧毁,把山崖连同打死的三千个村民炸塌在一起,力图掩盖残暴极度卑劣无耻的日本侵略者的罪行。
  
  一九四五年日本在投降前,这个浑身充满罪恶的、极度歹毒卑劣的流氓上川精一回到了日本。到了一九四六年,对自己家人全面隐瞒自己指挥屠杀3000个平顶山村民的刽子手的上川精一不安起来。
  
  有一天,和他一起参加平顶山枪杀中国平民的原小队长山田君富,来到了他在日本的家里。
  
  看到山田君富来了,这几天来,一直都知道,在日本的远东军事国际法庭派出的美军到日本各地去抓战争罪犯起,上川精一就陷入了恐慌中!但是他还是若无其事,在自己家人面前摆出一副他没有干过坏事的淡定的模样,仿佛他在中国
  
  征战是合理的,他从未干出伤天害理的事似的,什么样的坏事都没有干过。可是,他根本没有想到,自己为大东亚圣战打仗,竟然也失败,他同样意识到,本来他想,自己指挥杀死平顶山的村民,会没有一丝被人报复的机会。现在,他感到,尽管自己在日本家里,不是军人了,就一切都过去了。仿佛对他来说,根本就没有事。现在,他非常明显地意识到:美军在日本全国抓战犯,他的处境跟那些3000个村民是一样的,他知道,一旦被美军抓住,他就非死不可。
  
  所以,很久以来他都忧心忡忡。
  
  此时,他把山田君富喊到里房,关上门。
  
  “山田君,现在美军抓战犯的情况怎样?”40多岁的上川精一在心里十分留心这个事问。
  
  “三天前,小梨园被美军抓了。”
  
  听到这个消息,上川马上恐惧起来,因为小梨园是参加过他指挥的平顶山屠杀的。他想道:要是小梨园把自己指挥杀害中国平顶山村民的事向美军供出来,要不了今晚、明天,自己就会被美军抓起来枪毙。
  
  说了会,山田就走了。深夜了,内心恐慌的上川预感到自己会很快被美军抓起来,他觉得,反正自己都是死。在极度的无望中,他拿出毒药喝下去,他还想道:上川精一,来世一定要攻打中国,跟支那人制造出无数个南京大屠杀。不久
  
  在他肚皮里的毒药发作,上川精一双手捂住剧痛的肚皮死在自己房里。
  
  小川一郎一直生活到一九六九年,他心安理得过上无比幸福的生活,对他亲自干过屠杀3000个中国村民的事,他早就忘得一干二净,好像他从来就没有把这事当成一件事,
  
  还一个人在家里回味,他通杀中国平民的美好享受!直到病死。
  
  一九三二年九月十六日,辽宁平顶山村被日本中尉上川精一,队长小川一郎带领的近两百鬼子把那里的3000名村名全部无情残酷地杀害。不管岁月过了几十年,几百年,那些参与杀害中国平顶山村民的,极度无耻、歹毒的,道德为零的
  
  恶棍和刽子手,永远被历史显示:这些充满了不可原谅的、血腥罪恶的日本侵略者永远和平顶山连在一起。当人们提到了平顶山,就想到:日本侵略者上川精一和小川一郎,还有那些残杀中国村民的无耻的日本鬼子!
  
  nj050218006.jpg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忆潇湘 2018-9-23 12:58
沙发欣赏,问好朋友!
引用 素点 2018-9-23 14:50
欣赏学习了!
引用 子文 2018-9-23 17:29
拜读
引用 凉奕 2018-9-23 18:10
拜读,欣赏!中秋愉快!
引用 浅吟诗君 2018-9-23 18:24
欣赏并送上问候,中秋愉快!
引用 琴韵秋水 2018-9-23 18:33
慢慢欣赏!
引用 一点 2018-9-23 18:47
拜读,问好作者!
引用 状元 2018-9-23 20:05
拜读
引用 幻月冰清 2018-9-23 21:16
拜读,欣赏!中秋愉快!
引用 晚风 2018-9-23 21:22
好文笔中秋愉快!
引用 似水般的流年 2018-9-23 21:37
支持楼主,中秋愉快!
引用 飞雪飘零 2018-9-23 21:55
来支持下朋友!
引用 一抹阳光 2018-9-23 23:07
欣赏佳作,问好!
引用 乐小肆 2018-9-24 06:01
拜读,问好作者!
引用 梦帆 2018-9-24 06:46
支持楼主,中秋愉快!
引用 封与风 2018-9-24 07:52
支持楼主,中秋愉快!
引用 安小影 2018-9-24 08:08
好文笔中秋愉快!
引用 上官楚伶 2018-9-24 09:25
欣赏并送上问候,中秋愉快!
引用 虚心的竹 2018-9-24 09:38
拜读,问好作者!

查看全部评论(70)

发布主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