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散文随笔 感悟生活 查看内容

爆米花的老人

凝月醉 2024-5-31 11:37 863
  一顶黑色的稍显破旧的宽沿帽落尽了经年的煤尘,半掩微露的布满皱纹的黯淡的一张脸刻满了岁月的仓皇,佝偻的背脊仿佛撑不起风雨的肆虐。左手无休无止地轮回着吱呀作响的风车,右手在循环往复的压力锅的滚动中灵活翻飞,吱呀声渐止,利索地左手抓把手,右手扳紧封口的螺母,右脚轻点壶形的锅体,只听震耳欲聋的“嘭”的一声就爆出了一片洁白、圆润、轻盈的米花……

  昨日,楼下来了一位爆米花的老人,当隐约在城市的嘈杂声中的“嘭”的一声清晰的传入我的耳线时,一种熟悉的童年的温暖与香甜牵扯我的脚步来到楼下。那位爆米花的老人似曾相识的背影清晰而又模糊地映入我的眼帘,儿时的快乐与欢笑也悄然涌至心头——

  满村的梧桐树吹开粉红的喇叭,层层簇簇地嬉戏着跳跃着欢畅着!苍劲的古槐也不甘落后地抽出一串串一穗穗润白如玉的风铃,叮叮当当地吹奏起春的交响曲。空气中弥漫着清纯的甜味和醉人的芬芳!一种隐隐的盼望也会莫名的袭上心头。每年的此时,村子里都会想起那音乐般的“嘭、嘭……”声,伴随着每一次声响的起起落落,从那长长的网状的袋子里倾泻而出的不仅仅是清脆可口的玉米花,更是一群乡村孩子的几多兴奋与喜悦!每一锅玉米花的出炉都会有一群孩子蜂拥而上,抢到满口袋的玉米花,无所顾忌地嚼着、笑着、闹着。惹得周围的大人们的一声声蘸满疼爱的嗔怪:“看这帮孩子!”

  因怕馋着自己的孩子,所以家家都会爆满满一箩筐的玉米花,爆玉米花的老人忙得不亦乐乎,时至中午,轮到哪家了,那户人家会自然多做两碗饭,然后让自家的孩子端给那老人。用村上人自己的话说:“都是家常饭,我们多添几碗水就行了。”每次从孩子手中接过粗糙厚实的蓝边碗,老人的脸都会像他爆出的玉米花那样光彩而灿烂!在这光彩里一次次完成玉米人生质的飞跃!在这灿烂里时间也溜得特别快!在人们热情诚挚的挽留下,当皎洁的月光笼罩着神采飞扬的乡村时,那红得耀眼的炭火映红了老人舒展的皱纹,映亮了人们敦厚和善的双眼,更映开了孩子们陶醉的心田!久久地逗留着,不肯散去!也可能因为这份质朴吧,每年的这个时刻,爆米花的老人总会像奔赴一场约会那样如期而至,用他简陋的一炉一锅一风车带给古朴的小小的村落数不尽的欢声笑语!……

  初春的不甚热烈的阳光恣意泼洒着,头顶斑驳的树荫挪移着,地面上流水一样晃动的人影也缩成墨墨的一点。眼前爆米花的老人依旧机械地重复着乏味枯燥的动作。黧黑的脸上看不到丝毫的表情。已经中午了!可等待接受热与冷的交替洗礼的一袋袋的大米在老人的背后列出长长的一队。身边是等得焦急与不耐的人们,耳边是一连串的抱怨与催促……“老人怎么吃饭呢?”我心里嘀咕着,沉思着……

  夜色朦胧,散步的人们陆续隐约在各个门洞里,一扇扇冰冷的防盗门在身后关闭,那依旧还在的刺耳的“嘭……嘭……”声穿过门缝,撞击我渐近迟钝的耳膜,在这寂静的夜里久久回荡在灯光明灭的栉嶙次比的楼群里……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一竖居士
一竖居士 2024-5-29 10:52
来过,拜读
引用
似水般的流年
似水般的流年 2024-5-29 11:16
问好朋友,欣赏了。
引用
青舟
青舟 2024-5-29 12:03
来过,拜读
引用
风雨百合
风雨百合 2024-5-29 20:28
好文,拜读。
引用
不老顽童
不老顽童 2024-5-29 23:00
问好楼主

查看全部评论(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