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散文随笔 感悟生活 查看内容

票证时代

东栏一株雪 2024-6-19 10:09 704
    闲来无事,翻看老相册。突然发现一张褪了色的全国通用粮票,静静地睡在里面。虽已记不清它为何睡在这里,但是遗忘,还是特意留存的已不重要。望着眼前这张既熟悉又陌生的粮票,时间的手把我拉回那个票证时代。

    票证时代,是我国计划经济时期的一个特定的产物。票证时代是中国计划经济时期按人口定量发行了粮票、布票等专用购买凭证来购买东西的时代。计划经济时期,我国是一个各种商品供应极为匮乏的年代,为了保障城乡居民的吃穿用等生活必需品,实行计划供应,按人口定量发行了粮票、布票等专用购买凭证,这些凭证通称为“票证”。至此,中国老百姓进入了漫长的“票证时代”,像粮票、油票、布票、肉票、糖票、豆制品票、自行车票、电视票、煤票……各式各样的票,这些票证都与与老百姓息息相关,成了老百姓过日子的基本保障。

    正是由于衍生的这些票证,可以说在那个特殊时代,虽说在一定程度上提供给了老百姓人人有的基本,但是否达到人人满足却是很难,物资匮乏限制了所有。票证时代相对于年轻群体来说,它是一个陌生的词。而对于经历过那个时代的人来说,却是一段难以忘却的记忆。

    我经历的票证时代,有两个时段。一九七九年,是我人生的分水岭。虽说我是一个健忘的人,但唯独把离开故乡的日子,清晰地刻在记忆深处。因为自从离开故乡,我就似无根的浮萍,漂浮在水泥城堡和喧嚣之中,这不是我所喜欢的,所以时常怀念故乡。

    我的童年,尽管是票证时代的岁月,但是我并不曾觉得它有多苦、多穷。现在回想,当年的母亲是苦的、难的,因为她要为一大家人吃穿考虑。她就如一个掌舵人为家辛苦的操劳着。我们有母亲的庇护和爱,母亲倾注其所有与她的孩子们,我的童年是幸福甜蜜的。

    儿时,城乡差别很大。至少,年景好的时候,在故乡有田野里的庄稼收成,可以不用按定量来满足故乡人的每日三餐。虽说每天也都是粗茶淡饭,玉米渣粥、高粱米粥、高粱米饭、玉米饼子、白薯等等做主食,顿顿离不了的腌咸菜,但是就可以让一家人吃得津津有味。温饱得以保障,也是得益于有母亲的勤俭持家、精打细算和她的一双巧手。母亲总是把生产队分得的那些小麦存起来以备卖个好价钱,而把玉米、秫米、白薯等粗杂粮经过加工后,想着法子做成我们可口的饭。我的童年可以说是家中有粮,心中不慌。记忆中我家人从来没有挨过饿,倒是有邻居大妈跟母亲借过玉米面。大妈一家六口,家有两个儿子、两个女儿,男孩比我们年龄大,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大伯是他们家的主要劳动力消耗又大,大妈家的粮食总是不够吃。每次大妈拿着小簸箕来借粮,总是不好张口、一脸的愁。“你家也是四个孩子呢,你看看我这……”

    母亲总是笑着对大妈说:“我家四个孩子还小呢,粮食够吃,你就别跟我客气啦。”

    有一次,大妈刚走,弟弟就跟母亲说:“妈妈,她儿子跟我打过架,为啥借给她玉米面。借给她了,我们还有的吃吗?我去要回来。”

    弟弟抽腿要追,母亲赶紧拉住弟弟并捂住他的嘴:“你大妈也是难到了,我不会饿着你们的。再说了,你们小孩子之间吵吵闹闹,又没什么深仇大恨,别计较那么多。”母亲的慈善和淳朴,是村子里有名的。

    母亲不愁我们的温饱,可是要想让我们穿的漂亮点,母亲也有犯难的时候。布票成为了一大阻力,那个时代,即便是有钱买市布(一种机织原色平纹棉布,质地比较细密。),可是没有布票,寸步难行。那个时代,农村户口不发什么粮票、油票、糖票等等,但是布票也是按规定发一些的,尽管少得可怜,但也是一种企盼。尤其是孩子们,谁不喜欢穿新衣啊。后来,供销社有了新货品,比如的确良、涤卡布等一些新型面料的出现,在那个时代,谁要是穿上一件的确良、涤卡布做的衣裳,是让人羡慕的。

    “大嫂,听说供销社有卖的确良花布的,咱去瞧瞧呗。”

    “我也是想啊,可是我家既没有钱、又没有布票,瞧了也是一个伤心。”留下一声叹息。

    在我的记忆里,打我记事起好像就没有穿过母亲织的粗布做的外衣,母亲纺线织的粗布一般都是用于做被里子、褥子等,我一直记得夏天我的上衣是白市布做的,裤子是白市布经过母亲买了染料染成的深蓝色。印象中,家家户户的孩子,不管男孩、女孩,都是白上衣、深蓝裤子,是不是那个时代的标配我就不知道了。我三年级的时候,在县城工作的姨妈,给我和妹妹每人做了一件的确良花布上衣,那是我人生第一件的确良花布的衣服,至今我都记得它的花色。底色是浅黄色,配上一朵朵红色的小花。穿在身上那个美啊!村里的小伙伴都羡慕的不得了。羡慕我的花衣服、羡慕我有一个好姨妈。后来才知道,那是姨妈为我和妹妹专门积攒下来的布票,她都不舍得给她自己买一块心仪的的确良花布,却成全了两个外甥女的爱美之心。那时的姨妈,也正是二十几岁,爱美的年龄啊。姨妈的这份爱和亲情,我和妹妹一直铭记在心。年前,我和妹妹商定好,给姨妈买了一件香云纱棉服,姨妈收到后特别开心:“这衣服,就像给我量身定做的一样。”

    姨妈高兴,我和妹妹也高兴。了却了我们曾经对姨妈的那份久远的亏欠,尽管我们深知姨妈不需要我们弥补什么,但是我们不能忘却她的爱。感谢这个时代,不用发愁去哪里找、也不用特意积攒布票,想买什么买什么,喜欢什么就可以买到什么。这个时代,值得我们珍惜。

    白天,田野里奔跑撒欢,采野花、捉蜻蜓、逮蚂蚱,听树梢上布谷鸟鸣叫的童年。晚上,坐在泥墙上吹着柳笛、数星星、看月亮的童年,是多么的无忧和快乐啊。那是一个离别的秋天,我远离了童年,我远离了故乡,我被时光拉进陌生的城市。

    陌生的城市,陌生的一切。从故乡带的存粮一天天见少,“票中之王”粮票开始显现出它的霸气,它躲在你看不到的角落里蔑视你。母亲说:“还是老家好。”

    父亲沉默。他虽为当时粮食局的一位领导,他为官清廉,不搞特殊化。我犯胃疾,夜里胃出血。寒冷的夜,父亲骑着自行车载着我去医院。医生跟父亲说:“给孩子吃点细粮吧。”粮票细粮有限,母亲为难。

    “妈,我没事。”

    我又吐一口鲜血。记得五岁的堂妹那个时候也刚好居住我家,晚上她看到饭桌上的秫米粥:“我不吃红粥。”

    秫米煮熟的米汤呈红色,她知道秫米粥不好吃。母亲从来不会亏待任何人,虽说看着我吐血后的脸色发白心疼我,但是也不能慢待了侄女。“把你二姐姐的分给你一半。”

    从那以后,胃疾一直伴随着我,票证时代留给了我一份“厚礼”。

    拿起眼前的这张粮票,抚摸着它。我依然感觉到它的温度和份量,是那个时代留给后人的。当它退出历史舞台的那一刻,时代的脚步将我们带向一个崭新的世界。艰苦岁月留给我们的,不只有苦,还有一直向前的动力。我把褪色的粮票对着阳光方向,透过光,我仿佛看到还有各种五颜六色的票证手牵着手,走向天际……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紫紫草
紫紫草 2024-6-17 18:05
好文笔
引用
西门吹雪
西门吹雪 2024-6-17 19:15
好才华
引用
紫盏
紫盏 2024-6-18 11:04
好才华
引用
青舟
青舟 2024-6-18 11:16
拜读,欣赏!
引用
岁末、微凉
岁末、微凉 2024-6-18 12:14
文笔优美,拜读。
引用
云台影域
云台影域 2024-6-18 12:38
欣赏佳作!!
引用
逆风飞扬
逆风飞扬 2024-6-18 13:36
欣赏精彩,问好!

查看全部评论(7)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