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散文随笔 感悟生活 查看内容

这该死的愿望

暗夜百合 2024-6-19 10:11 631
    人都有愿望。漂泊在外的人希望能再次品尝到家乡的味道,而身患残疾的人则是希望重新站立起来。盲人渴望光明,聋哑人渴望再次听见声音或者开口说话。而作为普通人的我们自然也会有诸多或合理或不合理,或理性或不切实际的愿望。当然,也包括我。

    印象中我似乎小时候就是别人眼中的小胖墩,老实孩子。说我老实也就算了,我最受不了的还是胖,就因为胖,我错失很多机会。在我的字典中,老实和傻是一个意思,而胖则和被瞧不起绑定在了一起,以至于如今当我看到很多身材纤细高挑的男男女女时,心中的嫉妒完全无法掩饰。

    上学那会儿也瘦下来过,那时候上中专,放了学就去网吧,每个星期的生活费基本都扔在上网费上面了。虽然当时学校里有食堂,但那也不是什么时候都有饭吃的。就这么饿着饿着,我也就瘦下来了。

    如今再回想起这件事来,真是气不打一处来。那时候瘦下来了,周围的亲戚都挺惊讶的,我也听到了很多赞美之词。但后来不知怎么的,我瘦下来的消息在亲戚间传来传去,最后竟然成了我父母总是虐待我,不给我饭吃之类的言语。最可气的是这些话最后竟然还传到了我的奶奶和姥姥的耳中,于是这本该是一件十分值得称赞的事情,最终却演变成了对我父母的声讨。也正因如此,我直到今天依旧不耻去和那些所谓的亲戚有任何一丁点的往来,我恨他们,恨到骨子里。很多年以后我想明白一句话,在利益面前,任何东西都会显得不堪一击,尤其是人性和亲情。后来的事情自然不必多说,换了工作,每天坐办公室,天天胡吃海塞,最终又变成了那个连自己都讨厌的死胖子。

    我时常会抱怨,因为那时候我不懂。直到后来懂了,我开始尝试着改变自己,但长久以来形成的很多习惯根本不是想改变就能改变的。比如熬夜,比如晚上十点以后还要暴饮暴食,比如经常关着灯刷短视频,比如休息日经常要睡到下午才起......那感觉就像曾经那些抽大烟的人,有一天你不让他抽了,单单一个戒断反应就足以将他们逼疯。于是就在这种“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自我安慰之下,我如今的体重已经逼近三百斤。

    以前走在街上,看着那些胖的走路都会满头大汗的人,我都会在心里狠狠地嘲笑他们一番,然而嘲笑完他们,我也会暗暗担心,担心自己有一天也会变成那样。然而每天单位的伙食又太好,不吃又总觉得对不起自己。网上很多短视频都在宣传一个观点,即便是减肥也要吃东西,于是就在这种理性和非理性的对撞之中,我再一次放弃了“治疗”。

    我不知道现如今是不是有很多人都和我持同样的观点,减肥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美食故,二者皆可抛。如今想来,我不过是那只被扔进了锅里的蛤蟆,在被煮熟之前就已经丧失了逃出去的动力。直到我遇到了一个姑娘,我才终于下定决心,一定要减肥。我要告诉那个对我弃之如敝履的家伙,早晚有一天,我会让你高攀不起。

    写了这么多,其实我并不想抱怨什么,小马乍行嫌路窄,雏鸟初飞怨天底。与其抱怨天道不公,不如从现在开始改变自己,谁也不是一生下来就是十全十美的,就看你把有限的时间就饭吃了还是当汗出了。有时候仔细想想,这些年走过来,那些曾经觉得无比憧憬的愿望也慢慢被时间冲刷殆尽,但有三件事是我至今依旧还想,并且有能力去实现的。即便被人嘲笑,被人说成是痴心妄想,我也想去尝试尝试。

    这些年我从来没拍过一张艺术照,不是不愿意,其实我很想拍一套。抛开价格不谈,我总觉即便我去拍了,那也不是最真实的自己。我就是学电脑美术设计的,我很清楚如何修图改图,但这正应了一句老话,卖盐的喝淡汤,编草席的睡光床。我一个死胖子,就算修的再帅,那也不是我自己,在我看来这和作弊没什么区别。而这种作弊行为对我来说,是绝对不能接受的。我可以接受不修图的自己,但我绝对接受不了用那些科技与狠活去骗我自己。

    不是不会去摆弄那些修图软件,我只是很讨厌它们。我知道这很可笑,但我依旧固执地坚持己见,那些都不是真的,所以我宁愿每天去流汗,也不想去用那些东西去麻醉自己。与其用在那些虚构的东西去骗自己,我宁愿别人叫我死胖子。所以如果这次我能瘦下来,我会去拍一套艺术照,这不是炫耀,我只想告诉我自己,这不过是你的第一场战役,未来的路还很长,但你没问题的。

    我喜欢听音乐,尤其是那种节奏感很强的音乐,有时候刷短视频的时候,听见一些很棒的节奏都会反复听很久,那感觉别提有多过瘾了。有时候会跟着哼唱。有时候甚至想要大喊发泄,有时甚至会跟着旋律扭动起来,没办法,我喜欢音乐。

    说起来很可笑,我一个体重将近三百斤的死胖子,竟然会喜欢街舞。听起来很可笑吧,但我不想笑,我可以很负责任地告诉你,我是认真的。看着网上的很多关于曳步舞的视频,也跟着学,但每次我甚至跳不了二十步就会累的气喘吁吁,甚至到了呼吸困难的地步。慢慢的我便不再看那些视频了,不是不愿去看,而是不敢去看。因为总会想起自己那傻傻的样子,因为总会想起自己气喘吁吁地无能为力。

    看着自己这一身肥膘,有时候我真想大嘴巴抽死自己,为什么自己当时不冲那些亲戚大声怼回去,我怎么样,管你们屁事,有能耐冲我来!往事如烟,过去的终究也都过去了。总要向前看,对吗。

    离家不远的一个街心公园里,有时候会有很多人年轻人聚在一起跳曳步舞,每次经过那里的时候,我都会忍不住地驻足观看。和那些看热闹的大爷大妈不同,我是一直在观察他们的每一个动作。我不在乎跳舞的人是男是女,更不关心她们胸前的那两“大摆锤”如何如何。我很想学,也很想加入他们,但我这一身肥膘却用不容置疑地口吻告诉我,你不行,因为你不配。

    我受够了,这身肥膘现如今对我来说就像是一种烙印在我身体上的一种诅咒,无时无刻地提醒我什么才是颜面扫地。那些藏在我身体中的脂肪不光让我的身体日渐臃肿,更是彻底将我的自信吞噬殆尽。或许在这里,我是那个喜欢写故事的暗夜,但在现实中,我却不得不接受自己依旧是个死胖子这个事实。我受够了这被诅咒的人生,受够了颜面扫地,受够了别人异样的目光和窃窃私语,受够了相亲,受够了那些充满了嘲讽和恶毒的好人卡,所以我必须瘦下来。因为我受够了。

    我喜欢骑行,喜欢那种乘风而行的感觉。但每次看到那些骑着公路车从我身边呼啸而过的人时,原来我或许还有些嫉妒和不屑,现如今却只是无法掩饰的羡慕。并不是买不起公路车,只是因为体重的原因,无法如愿罢了。

    我也想体验那种御风飞行的感觉,也想在川流不息的车流之中留下自己的身影,穿上骑行服,用自己能达到的最快踏频疯狂冲刺,什么都不想,只去享受耳边呼啸而过的风声和路人惊讶和羡慕的目光,这种感觉,哪怕一生只有一次,也值了。哪怕重点是医院,或是地狱,我也不会后悔。

    当一个人太过渴望一件事的时候,这件事就会变成这个人的执念。而我的执念就是瘦下来,然后去实现这三个愿望。我只想告诉那些曾经坑害我的亲戚,告诉那个弃我如敝履的女人,我不是死胖子,不是小胖墩,不是老实孩子,更不是你可以随便发好人卡的对象。我能找回了本该属于我的自信。我更不需要谁来可怜我,我讨厌你们那些不怀好意的怜悯。如果你认为我疯了,那我只能笑一笑,大大方方地承认便是了。

    这是我的故事,也是一篇闲来无聊的胡言乱语。如今我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至少那不是漫无目的的相亲,更不是在深夜一边放纵自己一边后悔。毛主席曾经说过:没有实践就没有发言权。如果连改变自己的勇气都丧失了,那你就活该被人嘲笑。我不想再当那条躺在案板上任人碎剁的咸鱼了,我不是弱者,所以不耻于去适应。

    或许正在看这篇文的你也和我一样纠结,我不想去教育谁,这也不是在立什么Flag。我不会去叫醒你,我只会去做我该做的事情,去实现我的愿望,这埋藏在心底多年,如今已成执念的愿望。这不是演习,不是开玩笑,更不是什么尝试。这是我早就应该所为的事情,只为了那曾几何时连我自己都觉得无比可笑的愿望。

    瘦下来,去实现愿望。实现愿望,所以要瘦下来。哈哈,这该死的愿望。哈哈,这该死的肥胖。哈哈,这该死的却又令人无比神往的愿望。疯就疯吧,因为值得。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秀丽的乐园
秀丽的乐园 2024-6-17 20:14
欣赏朋友的才华!
引用
青舟
青舟 2024-6-17 21:48
欣赏朋友的才华!
引用
月下白荷
月下白荷 2024-6-18 06:23
来过,拜读
引用
我爱清风
我爱清风 2024-6-18 07:45
支持朋友,欣赏学习!
引用
石也
石也 2024-6-18 13:13
拜读,问好作者!
引用
不为五斗米
不为五斗米 2024-6-18 14:23
好才华
引用
逍遥漠仙
逍遥漠仙 2024-6-18 17:19
好文笔,欣赏学习。
引用
逍遥漠仙
逍遥漠仙 2024-6-18 17:31
文笔优美,拜读。

查看全部评论(8)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