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草地

搜索
兰草地 首页 小说故事 倾城之恋 查看内容

榕树上的红衣女

2017-7-17 21:32| 推荐: admin| 查看: 4883| 评论: 0|作者: 魂梦萦绕梅心


  【一】
  "啊"一声惨叫声把正熟睡的林杰辉吵醒了。他赶紧爬起来往叫声的地方勿忙的跑过去,只见林俊傻傻的蹲在院子里的榕树下,蜷缩抱着自己的双腿,浑身不停地颤抖。
  "儿子,你怎么啦?"林杰辉蹲下身来,双手扶住林俊的肩,摇晃着林俊的肩心疼的问着。
  冬天的夜晚,人们都早已安然入睡了。周围一片寂静,今天是农历十月初六,天空悬挂着橙黄的月牙,橙黄的光,橙黄的光里浮悬着轻轻的霜。清虚的夜空里,林杰辉仿佛感觉到了月光的流泻,感觉到了月光的韵律,颖悟到人的情感与月光波动的相依相融。
  但在这如此朦胧美的月光下,林杰辉却心里莫明的有般凄凉的悲意直涌心头,他似乎有预知的功能一样,觉得今日的这个夜晚特别的凄美。
  此时,林杰辉感觉头顶上有什么东西在轻轻地晃着。他先是没敢抬起头来,因为他心里不吉祥的预感越来越强烈。但内心还是无法抵抗想看个究竟的想法,他缓缓的抬起头来,顿时傻眼了。只见一个人吊在榕树上,而且身穿一袭红色的薄纱长连衣裙,古典型的红衣长裙,长长的披肩随着微风轻轻的飘起。
  "这件红色的薄纱长裙不正是我和小燕结婚时,小燕穿的结婚礼服吗?难道说榕树上吊的人是小燕?"林杰辉实在不敢在往下想了。
  夜光有些朦胧,看不太清楚榕树上的人到底是谁。林杰辉想看个究竟,这个红衣女到底是谁呢?林杰辉手忙脚乱的,赶紧把吊在榕树上的红衣女人举高,然后扶下来。轻轻的拔开披盖在脸上那顺直的长发,林杰辉看到小燕满脸全是被风吹干了的血,想必小燕早在上吊前就有受过伤了。此时,只有双眼淤出的血还是湿湿的,顺着脸颊流下来。他不由心猛烈的刺疼,泪水止不住的涌出来:"老婆,老婆老婆你快醒醒你你不能就这样走了,你不能丢下我跟儿子就这么走了。"林杰辉紧抱着小燕,摇晃着小燕的身子,不停的呼唤着老婆,老婆但无论林杰辉怎么叫,怎么喊,小燕都没有半点动荡。小燕不知在榕树上吊了多长时间,由于是吊太久窒息,手脚极度僵硬,喉骨全破碎,脑部淤血,从而双眼血全淤出,舌根发紫,嘴微微张开,舌尖突出口半寸长,早已断气了。
  【二】
  林杰辉和小燕结婚已有16年,他们原是甜蜜蜜的一对恩爱夫妻。后来因林杰辉是个生意商人,经常在外面应酬。
  起初他几乎每天晚上11点前,都会准时回到这个温馨的小家。后来在一次生意的应酬上,林杰辉认识了某集团老板身边的秘书。这位秘书名叫小青,长着一头如丝缎般的秀发随风飘拂,细长的凤眉,一双眼睛如星辰如明月,玲珑的琼鼻,粉腮微红,滴水樱桃般的朱唇,完美无瑕的瓜子脸娇羞含情,嫩滑的雪肌肤色奇美,身材轻盈,脱俗清雅,气质非凡,显得媚惑娇艳。
  自从,林杰辉认识小青以后,便时常三更半夜才回家,不然就是整夜不回家。林杰辉也对小燕越来越冷淡,夫妻两开始越来越说不上三句话便吵起架来。时间越久,夫妻感情越来越不好,三天两头就吵架。除了生活上,孩子学习上的一些问题外,两个人几乎不多说什么话,只要一多说上几句,便会有引起纷争,久而久之两人就都不爱多问,多说什么了。
  有一天,林杰辉正翘着二郎腿在家里看电视。叮叮叮,门铃不停地响着
  "谁啊?"林杰辉起身去开门。
  他开门看到是小燕,便问:"你今天怎么这么早下班,公司都没事情做了吗?"
  "你天天都希望我晚点下班吧?好让你有充足的时间出去风流,找女人快活吧?"小燕,上气不接下气的冲着林杰辉怒喊着。
  "神经病,我在看电视,找什么女人啊?你没事不上你的班,哪根经不对了,一回来就想吵架啊。"
  "就是专成回来找你吵架的。你要是没做亏心事的话,你紧张什么啊?"小燕边说边双手往林杰辉的衣服一抓,嘶嘶嘶林杰辉的衣服被小燕抓破了。
  "我不是紧张,我能有什么好紧张的?就是看你这副模样,我就火大。你真有病,这件可是名牌的,一千多块钱买的。你动不动就出手,衣服都被你抓破了。"
  "我什么模样啊?你倒是说说看,是不是有了新欢,嫌弃我这黄脸婆来了啊?我省吃俭用,你还买名牌的衣服,一件一千多你也买得下去。看来外面找女人,还装大款了啊,以前连一件两百多都舍不得买,现在一件一千多也啥得买了啊?想让我信你外面没女人,那还真难了,连穿着都起变化了。穿得整整齐齐出去会小情人了,是不是啊?"
  "我今天一整天都还没出过门,哪会什么小情人了,你说话要有点良心。"
  "你当我三岁小孩啊。都有人看到你们亲热了,你还想狡辩。"
  "谁胡说八道说看到我,你也信啊?那人肯定是眼睛有问题,看错人了。你要是这么希望我外面有女人,那我们离婚算了,我再去找一个,省得你整天鬼叫。"
  "终于说出离婚来了吧。你就这么狠,真想离婚。"
  "懒得理你。"林杰辉边说边走进房里,绲囊簧用力把门关上。他把刚被小燕抓破的那件名牌衬衫换了起来,然后不理会小燕便出了家门。


  【三】
  "青青,还是你温柔乖巧,我家那只母老虎凶巴巴的,把你买送给我的那件名牌衬衫都给抓破了,心疼死我了。"
  "亲爱的,怎么回事,她为什么抓破你的衣服啊?"
  "今天陪你出去逛街的时候,不知被谁看到了,跟我老婆说,她回来跟我大吵了一架。"
  "亲爱的,她既然都知道了,那么就干脆跟她离了。你不是还有我吗?我会好好爱你,疼你的。"
  小青穿着粉红色薄纱睡衣裙,仰面躺在卧室里那张硕大无比的大床上,月色皎洁,房间里紫色的床头灯浮光滟潋,照在小青柔荑凝白如脂、柔软无骨的胴体上,隐隐中透露着一股妖媚,越发显得媚惑娇艳。
  此时,小青玉体横生,媚眼如丝,微眯着眼,玉腮微微泛红,风情万种地直视着林杰辉。
  林杰辉望着眼前的这个女人,娇柔欲滴,妖媚动人,让他忍不住如狼似虎般扑向小青,在她的洁肌上狂吻着。小青微微呻吟,任由林杰辉嘴唇如鸡啄米般地亲吻着,然后伸出舌头舔了起来。林杰辉用手指一点一点狂乱地丈量小青身上的每一寸肌肤,在她的身体里横冲直撞。
  连绵不断的喘息和呻吟声充斥着整个房间,显得色情而性感,空气中充斥着不安的躁动因子,温度迅速升高,变得炽热而沸腾。
  "宝贝,我爱你。"
  "杰,我也爱你。"
  窗外的月光洒了进来,铺撒在陷入白色的床单里两人紧紧交缠的身躯上,如同两个圣洁的天使相互安慰。
  画面柔和而唯美,如同一幅中世纪的古典油画般梦幻。
  【四】
  今晚,林杰辉又整晚没有回家,虽然与小青缠绵了几个小时后,小青已经在他的怀抱里香然地睡着了。而林杰辉却怎么也无法入睡,他心里在盘算着,要如何跟小青说自己是不会跟老婆离婚的,可又不能这么直接的说啊。
  林杰辉纠结着要如何办才能两全其美,即可以和小青保持这样的情人关系,又可以安慰住老婆的心。他的头脑还是理智的,清楚的知道家是家,外面的女人始终是外面的,在怎么好也还是家里的原配好。
  林杰辉还是爱这个家的,还是疼自己的儿子的,他的心里还是不希望这个家破碎。他和小燕曾经也是有过无数的美好,小燕也是有年青美貌过的,人的容颜是经不起岁月的催残。在过N年后,他怀抱里的小青也还是会如自己的老婆一样,只要一起经历了柴,米,油,盐这样的生活久了,最终都会回归平淡的。所以,他不曾想过要跟小青在一起生活,他自己知道男人都花心,男人都经不起美丽的诱惑,想要的也只是那种新鲜的激情。
  但林杰辉也不舍小青,不想就这么的抛弃她,必竟小青是真心真意对他的,小青对他的好,林杰辉的内心是清楚的,而且也真的舍不得她那妖艳美丽的身姿,温柔体贴的性格,对他百般温顺呵护有加。
  "嗯,就这么办吧。我是个男人,该担起自己应有的责任,实话跟小青说吧。她是个通情达理,善解人意的女人,相信她会理解我的。"林杰辉在心里暗暗的下意识着如何跟小青说。
  "青青,宝贝醒一下。"
  "亲爱的,怎么了呀?怎么还不睡啊?"
  "我有点事想跟你商量好吗?"
  "嗯,好。什么事?"
  "今天不是跟我老婆大吵一架,你也是知道了的。"
  "嗯,知道。"
  "宝贝,我是真的很爱你。但是我也真的不能给你什么,也给不了你什么幸福,我内心也是非常的愧疚。"
  "嗯,我懂。我也没想要过你什么,只想要你的真心,你的真爱,你的疼惜,仅此而已。"
  "懂就好,就知道宝贝最理解我了。我真的不能做不负责任的事,我们在一起,我本身就对不起这个家了。如果还抛下他们母子两,我真的就是个畜生了。但我也不会抛下你的,我们能不能保持着现在这样的关系。"
  "可以,你放心吧。因为我也是真的爱你,所以我会理解你的,也懂你。"
  "那我们这段时间这段时间"
  "亲爱的,别吞吞吐吐了,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们这段时间先少联系吧。我会等你的,你放心的去处理好自己的家事吧。"
  "能认识青青你,真的是我这一生的荣幸。宝贝,真的很谢谢你!"
  "傻瓜,别这么说,我会在这里等你的。记得别让我等太久就好,想我时记得来找我,你永远是我亲爱的。"
  "嗯,好。那宝贝我们一起睡吧,天都快亮了。"
  【五】
  今天的天气格外好,灿烂的阳光穿过树叶间的空隙,透过早雾,一缕缕地洒满了大地。太阳暖洋洋的,它伸出漫暖的大手,摩挲得人浑身舒坦。
  小燕并没有因为昨天跟林杰辉的吵架而影响日常的生活,她照常早早的起来做早餐,送儿子上学,然后去上班。
  小燕早已习惯了一个人独守空房。她如同往常一样天刚微亮,就起床来做好早餐,然后轻轻的进儿子林俊的房间,担心太大声把正在熟睡的儿子吓到。她很小心的走到儿子床头边,然后坐下来,用温柔轻细的语气叫着:"宝贝儿子,快醒醒了,该起床吃早餐,准备上学了。"
  儿子的学校刚好跟小燕的公司是同一条路,相距并不太远。小燕每天早上都会先送林俊到学校,然后再往公司去上班。
  她平时都是提前十分钟到公司,而今天来到公司却刚刚好,差点就迟到了。可能是因为昨晚失眠了,今天比较没精神,所以比平时稍起来晚些。
  小燕刚要进公司,就听到公司里头正在议论纷纷,她似乎听到同事们说到她的名字。小燕靠往门的左侧边没走进公司,站在门外想听听同事们在议论她什么事。她听到里头的人在说:"听说小燕的老公有外遇,在外面找了个女人,而且长得非常的漂亮。我早上来上班的时候,还遇上了她的老公刚从一家公寓走出来,想必昨晚又整晚没回家,又到外面那个女人那里过夜去了。"
  "是啊,我也听说了啊。真是苦了小燕啊,这么认劳认怨,辛勤的为这个家庭打理一切,却遇上这么一个老公,哎真替她感到不值啊。"另一个同事为小燕发起了感概。
  小燕实在听不下去了,心里酸辣苦涩翻滚着,泪水如决堤的洪水哗哗流不停。她捂住嘴往停车场跑去,开了车就直往郊区的地方急速的飞驰而去。

  【六】
  小燕到了郊区的一座高山上,她猛的踩住刹车,车子一下停住。因为过于用力踩刹车,整个身躯前后的晃了几下,在向前倾的那一刻,她的头撞上了方向盘,撞破了额头,鲜红的血顺着脸颊缓缓的流了下来。小燕此时似乎麻木了一样,都没感觉到头撞破了,也没知觉疼痛一样。不顾头在流血,擦都不擦就推开车门,往山的顶端跑了去。
  小燕对着山脚下的这座城市,大声的呐喊:"林杰辉你还是个人吗?这么多年来,我为了这个家早出晚归;为了你我再苦再累,也不曾喊过,叫过;为了咱们的孩子,我哪怕连自己的生命都可以不要,也要把孩子保住。难道你都忘了吗?忘了我们曾一起走过的点点滴滴,坎坎坷坷吗?"
  "啊啊"小燕抬起头对着天空大喊,泪水如泉水般涌不停,泪和脸上的血交融在一起,一滴一滴的滴落在脚下一朵朵雪白色的小野花。雪白的小野花被染成了一朵朵小红花,血红的小野花也为小燕感到心疼怜惜,也流下了血红的泪水,滴到了泥土里把泥土染成鲜红色。
  小燕蹲下来,抱着自己的双腿,蜷缩着傻傻地呆坐在山上,身边只有一棵棵树和脚下的一朵朵小野花陪伴着她。山上起风了,风轻轻地摇曳着小树和小野花。小树和小野花轻轻的点点头,似乎在对着小燕说:"燕子美女,别伤心了。这种社会没了谁,地球也还是照样转,日子也还是要照样过。别为不值得的人伤心难过,好好的爱惜自己。"天色已晚,哪里顾得上小树和小花在说什么,她的灵魂早已飞到天堂去了。
  小燕在那里不知傻坐了多久,山脚下的灯火一盏一盏地息灭了。此时,小燕抬起头望着眼前的这棵小树,脑子里闪过一丝不吉利的念头。她站起身来,往车子那边走去,启动油门直往家里开回去了。
  小燕到家后,儿子早已入睡了,她看到林杰辉也在书房睡。小燕走进房间里,拿起笔和纸写下:"亲爱的老公,我是那么的爱你,然而你的心,你的人早已不在我这了。我们这一生的夫妻缘也尽了,但我不甘心,来生我们还要在做夫妻。我舍不得你,也舍不得我们的儿子,但我已没有勇气在活下去,我无法面对你的背叛。我会把我的灵魂按放在家里,时刻守护着你和儿子,只要每当你想起我时,你就到我们家院子的榕树上来看我,我会一直在那里守着你。我想穿上我们的结婚礼服离开这个人世,下辈子还要穿这么美丽优雅的礼服和你一起走进婚姻礼堂,完成我们这一生未走完的夫妻路。下辈子我们还要如以前一样,是一对恩恩爱爱的夫妻,人人羡慕的甜蜜夫妻,一起执子之手,白头皆老。最爱你的老婆,燕子。"
  小燕轻轻的放下笔和纸,换上他们结婚时穿的那套红色结婚礼服,然后从抽屉里找出一条白布条就往院子的榕树走去。
  【七】
  今天是农历十月初六,天空悬挂着橙黄的月牙,橙黄的光,橙黄的光里浮悬着轻轻的霜。清虚的夜空里,林杰辉仿佛感觉到了月光的流泻,感觉到了月光的韵律,颖悟到人的情感与月光波动的相依相融。
  "啊"一声惨叫声把正熟睡的林杰辉吵醒了。他赶紧爬起来往叫声的地方勿忙的跑过去,只见林俊傻傻的蹲在院子里的榕树下,蜷缩抱着自己的双腿,浑身不停地颤抖。
  小燕不知在榕树上吊了多长时间,由于是吊太久窒息,手脚极度僵硬,喉骨全破碎,脑部淤血,从而双眼血全淤出,舌根发紫,嘴微微张开,舌尖突出口半寸长,早已断气了。
  "回想起以前,贫困得几乎快揭不起锅盖,小燕不嫌弃我有多么的贫苦,不听父母再三阻止,依然决择的选择了跟我在一起。结婚后,再苦再累她都认劳认怨,跟着我一起艰苦奋斗,从没有半句埋怨,对我是不离不弃。如今,日子稍微有点起色,相对好过些,我却在外偷欢,对不起她。"林杰辉泪流满面,很想对小燕忏悔,他的内心十分的愧疚。
  "燕子,亲爱的老婆。我好想对你说声对不起,可是说对不起,也换不回来你的生命。"小燕冰冷的身体,冰凉了他的心,使他掉进了冰窖里如此寒冷。曾经小燕给的温暖,在一点点消逝,他悔不当初。
  林杰辉抱起小燕走进房间里,把她放在他们结婚时小燕亲自挑选的那张精致雅典的欧式床上。他把小燕脸上的血迹轻轻的擦洗干净,然后傻傻地伫立在床前,看着精致雅典的欧式床上的这位美丽的新娘,穿着一袭红色的薄纱礼服,如此清纯秀丽,雪白清秀的脸孔,细细的柳叶眉,仿若天上的仙女下凡,安静地在床上熟睡着。似乎在等着他一起以她共枕千年香梦。
  林杰辉的嘴角轻轻的扬起,转身往衣柜里走去,他换上和小燕结婚时穿的那套西装,然后从梳妆台的抽屉拿出一瓶安眠药。这瓶安眠药是以前小燕因为常失眠,所以买了一瓶安眠药收放在家里,预防整夜睡不着时,可以吃一点点安神用的。却没想到成了林杰辉自杀的工具,他把整瓶的安眠药倒出来全吃了下去。
  林杰辉静静的躺在小燕的身边,两个人就像一对熟睡了的王子和公主。林杰辉陪着小燕一起离开了这个世界,丢下了16岁的林俊离开了人世,一起到他们的极乐世界去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上一篇:异国之恋下一篇:雨夜艳遇

最新评论

发布主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