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草地 首页 小说故事 倾城之恋 查看内容

长安忆无名碑

2019-9-10 21:56|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963| 评论: 32|原作者: 心若雨汐

  1
  
  她雍容华贵,那一身大红的喜服衬在她白如玉璧的肌肤上那样动人心魄,此刻她正款款的走来,前面的那个高大威猛的男人便是大梁高高在上的王,王笑容可掬的看着她,向她伸出手来
  
  身旁的文武百官从中间分成两排,刚刚还有的在窃窃私语,看到她走过便匆匆低头拜了下去。
  
  “恭贺大王喜获新妃”不知是谁大贺了声
  
  堂下皆是众口的道贺声。唯有她,她的脸上竟没有半点喜色。她呆呆的走了上去,思绪不停的上下翻飞。“哥哥,你在哪里呢,今天我嫁人了。你会为我高兴吗。你在哪里,为什么我找不到你了,你现在还好吗。漓歌,漓歌真的很想你。”她闭上眼睛径直走上殿去
  
  身旁贺喜声,窃窃私语声声声不休,只是她不曾听见,或许是她本就不那么在意。她心里仍然只有他。那个和她一起长大的樾哥哥,只是他身在何方,他还安然吗
  
  此时她已走到了殿下,王正慢慢的向他迎上来。“从今日起她便是大梁的贵妃,定封号为宸”他笑的殷殷,而她嘴边最吝惜的便是一抹笑。自从她的樾哥哥消失不见,她便再没有笑过。
  
  他牵着她缓缓转过身,她轻拂了下衣袖。百官纷纷跪下。
  
  只是她眼前一亮,他。就是那侍卫服饰的男人,眉眼好生熟悉,他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他抬起头。她一愣,他就是她朝思暮想的樾哥哥。他怎会留在宫里呢
  
  “爱妃,怎么了”他轻轻碰了下她,她忙回过神“没事,第一次看到这么多官人,心下有点紧张”他凑近她的耳朵“以后,比这更壮观的场面还会有许多,寡人要带着你,带你一同看看大梁日渐繁盛的明天”他野心勃勃的说道
  
  “哥哥,哥哥。以后啊,我长大了就嫁给哥哥好不好”他轻轻掐了下她稚气未脱的小脸,头顺势顶上了她的额间。“好,等到歌儿长大,我定娶你为妻”
  
  她开心的手舞足蹈起来“好好好,樾哥哥答应我了。喔好好。哈哈”看着她那样开心,他心里暗想“漓歌,待我强大,建功立业之时便娶你做我唯一的夫人。”
  
  她慌忙跑了过来“哥哥,我们拉钩。否则我怕你会食言呢”“怎会,我何尝哄骗过你”“嗯”她小手拖着腮帮子,假装沉思了下“也是”
  
  “那哥哥,你刚刚在想什么。歌儿喊你你都听不见呢”他笑了下“等我功成定让你风风光光的嫁给我”她眼前一亮“好”“其实歌儿想要的不多,你耕田我织布。做一对神仙眷侣就好”
  
  她眨着如水般灵动的大眼睛,仔细的盯着他
  
  他一怔,这年月兵荒马乱,只是最简单的要求竟也是奢望,也是那么遥不可及
  
  看着她正拿着他给她编的蜻蜓玩的起劲,听到她不时传来的笑声,他笑了,那笑容仿若冬日暖阳。紧锁着的眉头舒展开来,只要她开心就是他最大的心愿
  
  对不起,樾哥哥。是我没有等到你回来,漓歌食言了。她深吸口气,整个人沉入浣花池中。如今,我再没了身份和你长相依
  
  2
  
  “启禀娘娘,这一队便是您的贴身护卫。皇上命他们时刻护您周全”
  
  她顺着小月姑娘的手指看了过去“他,是他”她心里大喜,她径直走上他跟前,他眼光温和如玉。她看着他,他连忙低下了头。
  
  小月上前一步,小声提醒道“娘娘,娘娘”她回过意,自觉有些失神连忙问道“这名护卫或许我们见过”
  
  “不曾见,卑职孟樾洛阳人氏,不曾到过长安”
  
  他抬起头看了她一眼正经道
  
  她只觉一阵晕眩,天昏地暗一般。他竟回答的如此干脆,干脆的好像从未……
  
  她手轻按了下眉间,连忙拉住小月“娘娘”她小心的扶住她,“本宫有些不适,你带他们下去吧。通通有赏”
  
  她转身的瞬间看了他一眼,他低着头站在那一队中。是他,她的樾哥哥,真的是他
  
  樾哥哥你可知漓歌的心里,你从未离开过。
  
  她看向天空,为何她拼命的找他数年却不曾见他一面,而如今她已嫁做人妇,老天却偏偏让他们再次相遇。罢了,向来缘浅,奈何我情深。
  
  入夜,她躺在床上辗转难眠,只觉胸口发闷想透透气,她推开宫门。他正睡在堂下,听到推门声他赶忙起身“娘娘,属下惊醒了娘娘好梦”她微微一笑,“不妨事,我也睡不着。哥哥你”她刚要问着什么,却被他打断“娘娘这些年可还好”“不好,哥哥我找你好多年,这些年你。”他赶忙搭话“娘娘,这里隔墙有耳,慎言啊。微臣那日本想引开贼人,不想落入陷阱里。幸好,太子也就是现在的大王路过此地。听到我的声音,便下马救我”“那你,可有找过我”她还是按捺不住心底的疑问。“那日,我二人不想路遇仇家,我本是抱着必死之心。”他停住了“大王对我有恩,救命之恩当涌泉相报”
  
  他仰头看着空中,看着云雾缭绕在月亮之上,那月隐约透露着寒冷的光,她悄悄的走了,关上了殿门。他听着这些细微的声音,他笑了“我何尝不想找到你,我找了多年也没有你的音讯,我仍然无休止的寻你。我没有忘记那年凤尾村子,你我藏身于那里时的铮铮誓言。只是当我得知王要娶的女人是你。我便放弃了那个念头,不光是他对我有恩更多的是他能保护你,再不受人欺负,从此普天之下再无人可以害你了”
  
  “我这么做都是对的,是不是”他从怀中掏出那个她为他绣的香囊,
  
  “哥哥,给你你看看喜不喜欢”她一脸期待的看着他,那双大眼黑黑的像两颗葡萄粒。“喜欢谢谢妹妹”他一脸憨笑。闻了下“好香”“哥哥喜欢就好。以后我经常做好玩意给你,不过这是我们的秘密,可别让夫子瞧见”她奶声奶气的说完慌忙跑开了。
  
  他低头闻了下,这么多年了香味依旧。只是他们再回不到从前。
  
  如果让他重新选择一次,他还是要如此抉择。这天下这么大,却难有他们的落脚地方,仇家穷追不舍,唯有他,这大梁的王才能护她一世平安,幸好他同样喜欢她。
  
  3
  
  那天他逃难躲到了一棵大大的槐树下
  
  他眼看着仇家的马跑了好远,才松下一口气。从树下走了出来
  
  “你好,我叫漓歌”一个可爱的女孩友好的伸过了小手“嘿嘿”他手拄着着脑袋傻傻的看着她,她不解的看着他“哥哥没有名字”他突然开口说话道,那小嘴撅起老高“哪有没有名字的人呢,我叫孟樾。”她看着他,笑呵呵的递上半块饼“哥哥,这一路肯定是饿了,这半块饼给你,就当歌儿的见面礼。”他狐疑的接过在鼻子边闻了下“你吃吧,我不会害了你的。没有毒,你看”她说着拿起自己的半块饼大大的咬了一口,之后她拿起剩下的饼给他看她咬过的牙痕。他这才看着她吃完了她给的饼。“我带你去见我老师吧,这荒山野岭你一个人又没有家人可怎么办”她说着拉起他。
  
  那一年她六岁,他九岁。从此他便有了个异姓妹妹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桃之夭夭,有蕡其实。
  
  之子于归,宜其家室。
  
  桃之夭夭,其叶蓁蓁。
  
  之子于归,宜其家人。”
  
  “兄长,这是读的哪门子书啊,莫非有了中意的佳人,还是个贤良如卫后的淑女”她一脸讥笑的走过来,抢了他手中的书,又读了一遍。他脸一红,她看着他这般模样笑了。他偷偷看了她一眼,一把抢过去。“书中自有黄金屋”“嗯”她点点头,一屁股坐在桌上,“也对”她伸手向上指了指“书中自有颜如玉”“颜如玉”他看着她摇头晃脑的读诗样,笑了。“哪有什么颜如玉,我喜欢的至始至终唯你一人”他心里暗自思忖着
  
  “你笑什么,就不怕我去告诉夫子,说你净读些无用的书”“走了”她大摇大摆的走出门去,临走还不忘喊一声“告状去喽”
  
  “兄长,今天可有兴趣来一盘”她手指了指置好的棋盘,他探出头看了眼,夸道“还像那么回事的样子”她白他一眼,“从前呢你和夫子对奕我虽愚笨也多看了那么两眼,正好今天我也试试看自己偷学来的水平”他逼近了她“好啊,那为兄必定奉陪到底”她也瞪大了眼。“那你倒是说说看,你若输了我怎样罚你”他正经的问“嫁给你”,“好”“一言为定,看来这媳妇是不用书中寻了”他笑着走了过来“不过,现在论罚还为时尚早吧。你怎知我就一定是输呢”她双颊绯红却故作正经。他笑的更加灿烂了“那比完再说”
  
  一场厮杀下来,她如意料之中的拜下阵来,垂头丧气的样子真是可爱,他起身拍拍衣服上的尘土。好不得意。“娶妻如此,夫复何求”
  
  她一愣好像想到了哪里不对,“兄长的赌注呢”他回身一笑“娶你”“看来我们不谋而合”他径直走远。
  
  那一夜,他再没合眼,他就坐在她宫门的石阶上看着漫天的星星。一闪一闪的星星好美
  
  她轻轻推开窗看着他的背影
  
  看了好久
  
  4
  
  “不好,妹妹你快跑”那日她还像往常一样对镜梳妆,他慌忙跑了进来,“兄长”她一脸茫然的看着他,他一把拉起她往外面跑去。为何身后会有那么多人,他们又为何追他们,她不知。她只知道在他身边就会很安全。
  
  一直跑了好久,“我跑不动了,你快走,别管我”她脚被伸出来的树枝扳了下,她重重摔在地上。他轻轻扶起她,四处看了看,所幸没有被追上。他脱下她的鞋袜仔细检查她伤势,接着从衣服上撕下一条替她绑上。“疼么”他忙活的头上冒出好些汗。她摇摇头。就这样看着他。
  
  她不知从那之后,他便从她的世界里消失了。他们就要分离,那些誓言也再不作数
  
  “搜,给我搜。他们定跑不远”他闻声抬起头看了看。仇人的声音应该距离不远“听我的,你一定好好活着。我去把他们引开”他说着便挣开她的手。“我不要”我上前一步紧紧拉着他,他看着她会心一笑“我们一定会再见,放心吧。我还要娶你呢”
  
  “那边有动静,你们去看看”他再一次挣脱了她向山上跑去“追”她躲在树丛里眼睁睁看着那群人追在他身后,很快的消失在她泪眼中。
  
  她心里一急便昏了过去,醒来时她是在一户农家。
  
  “姑娘,你身子弱可不要到处跑啊”她顾不上什么,跌跌撞撞的跑到镇子上。她还记得她每撞见一个人便询问道“您可见过这般模样的男子”“姑娘抱歉,没有啊”得到的就只是这么个答案
  
  她在山顶找到了他的鞋,她把它贴在胸口。这鞋是她亲手做的。他从来都是舍不得穿,也就那两日她说“好哥哥,你就穿吧。你看这有双新的,你要是不穿我可就拿出去丢喽”眼下他必定凶多吉少。眼泪再也控制不住夺眶而出,她看着雾蒙蒙的天“你到底在哪里,我的樾哥哥”
  
  “天哪,你到底在哪里。老天求求你把我的樾哥哥还给我吧”她仰天长叹着。
  
  就这样她一天天,一月月。年复一年的找了下去。她去过山下却没有他的尸身。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般。
  
  她回到他们生活过的长安,长安城灯火繁华,只是时间抹去了他们生活过的痕迹。学堂没有了,那个容身之所早已变成了商户。
  
  “娘娘,现在已是深夜,外面更深露重。您早点歇息吧”他低着身子,他的声音还是那般温和
  
  她看着他笑了,什么娘娘她根本不稀罕
  
  她最在意的莫不是眼下这一侍卫模样的男子。
  
  “这些年你……”她忍不住问道
  
  “娘娘国色天香,天下哪有不喜欢娘娘的男子,只是”
  
  她转过身,再不为难。从前的一切,终究只是她的一场泡沫般的梦。现在梦碎了
  
  5
  
  那日,她又跑进深山,那是他们分别的地方。这座山,她不止无数次的寻找。可她还是不死心。那个他们儿时便偷跑出来的玩耍之地竟成了死地。
  
  小时候他时常给她讲起这千年古树的故事。他说过,他日若我离去,你就在那古树的枝头上系上红绳。这样不论我身在何方都会知晓你的心意。她还笑他此言太疯癫,世间怎会有这样的事。
  
  如今她看着古树上,已数不清的红绳子“我的心意你可知道。为何你再没有任何回应”
  
  泪眼婆娑的她倚靠在树下
  
  “那好,你若迟迟不归,我便系满红绳子。待到这树上再容不下一绳之日,我便独赴黄泉。我们永生不见”“这么毒,不要吧”他笑着掐掐她的小脸
  
  她顿时觉得眼前一黑,重重的倒在地上
  
  “姑娘,你没事吧。姑娘”一个很俊郎的声音传入耳朵,“怎么还不醒,今日必给寡人医好她。否则提头来见”
  
  她细细打量着他,他身着虽是寻常百姓服侍,却有种不一样的气质。他说话的语气,还有那些人唯唯诺诺的样子,不难猜出此人定是王者。
  
  他转过身“美人,你可快些醒来”他正端着药碗,亲尝了温度。才贴近她的唇。她猛一睁眼,吓他一跳。
  
  “你要做什么”她抱住身子,蜷缩在角落里。瞪大了眼看他。
  
  那王模样的男子轻轻放下手中的碗“刚才的话你也听到了,我既想救你又怎会害你”
  
  他们萍水相逢,王便不可一世的喜欢她。“寡人一看到她便觉着她不同于别的女子。寡人想带她回宫,这辈子定不负她。”“寡人看她身边没有个谁,想照顾她啊”一处民居里王认真道。他就躲在窗外偷偷的听着。他知道王也真心爱慕着她。他最爱的女子终于还是离开他了。
  
  她和他在一起,他便放心了
  
  那段时间王整日照料她,与她说话。他静静的躲在窗下,他听到了王的话,一字一句发自肺腑。他无声的离开了。他能为她做的就只剩下保护她。他知道他能给她安全,普天之下唯有他可以护她一世
  
  “娘娘,大王用过晚膳正向您这来了”一侍女跑开通传
  
  她看了眼一旁站的笔直的他,他就死死的盯着前方,连侧过身看她的余光都没有。她气冲冲的逼近了他,负气问道“我和别人在一起,你就一点都不在意吗。樾哥哥”
  
  他看了她一眼从容道“娘娘是堂堂贵妃,小人怎敢管着娘娘。娘娘所思定是国之大事”她看着他大笑了声,她失神的走回殿内轻轻的关上了门。她良久的靠在门上。这次她没有哭,过去的漓歌的心早已挂在那千年古树上,她再没有了心。她的心早已荒芜
  
  6
  
  那年的长安灯火阑珊。蓦然回首,才子佳人郎情妾意。她静静的站在桥上,双手来回搓着。他跑了过来“歌妹妹,给你”她接过烧饼“还记得我们初次见面的情景吗”她笑道。他顿时丈二和尚般“这么重要,为兄竟记不清了”她点了下他的脑袋。“你呀,夫子说话你全部牢记。我的话你就不放心上”她赌气说了声“你一半,我一半。如今整个我都要了。还有你还欠我半块饼”
  
  “你抵赖”他想了半天终于挤出那么一句。她蹭的闪到他面前“干什么”他一惊向后退一步,她亦跟上。“没什么”她又看他一看。
  
  真好啊,起风了。入夜微凉,她抱着双肩立在窗前。
  
  他就在不远的地方,时刻守护她的安全。
  
  兵荒马乱的年月里,战火不休。如今王又下令攻打泽州。临走他对她说“我们效仿那古代圣贤如何。你齐家我去横扫天下。待我凯旋便让你做寡人之后。你说喜欢山野田间的恬静,寡人便在你的宫内种遍各国食种,交由王后打理。我若做了那四海之内唯一的王,定要你效仿那卫子夫做我的梁后”她看着他竟无一言语。
  
  直到那一天
  
  龙德三年(923年),晋王李存勖称帝,国号唐,是为庄宗,史称后唐。后梁开始处于劣势,后梁龙德三年、后唐同光元年闰四月末,后唐乘后梁西攻泽州,派大将李嗣源率骑5000袭郓州,次日清晨占之。后梁启用王彦章为帅,段凝为副帅,调集精兵10万北讨后唐。唐庄宗亲自率军与梁军苦战于杨刘。后王彦章兵败中都县被俘斩。923年11月19日唐军达开封城下,开封随即降唐,梁亡。
  
  城门终被敌军攻破。守城的将士死的死逃的逃。昔日繁荣的开封顿时成了人间炼狱。呼救声不断,却无人能救谁。
  
  宫里早已一片混乱,后宫的恸哭声,此起彼伏。他闯了进来一把拉起她。“歌儿快跟我走。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火光冲天,她转身回首,她的寝宫已在熊熊烈火中烤的吱哇作响。
  
  “快跟我走”他拉着她向宫外冲去
  
  大势已去了,梁王下令宫内妃嫔皇儿皆聚到长庆殿内赐毒酒。殿下数百人唯独少了她
  
  他一声令下,众人应声倒下
  
  那么“她呢,贵妃现在何处”他追了出去
  
  7
  
  “寡人就知道你们在这里”王再不是当年出征时的模样,他的眉眼间有些落寞。脸上不知何时添了道伤疤。
  
  王就现在城门处,等候他们多时了
  
  “只要你放了樾哥哥,我跟你回去。我都听你的”她冲他大喊了声
  
  “樾哥哥,叫的那么好听。你的心里可曾有半刻是属于寡人的。为什么,寡人连天下都可以跟你平分。而他呢,入宫多年不曾出门寻你,叫你空等他数年。在你心里寡人的真心竟比不过一句童言无忌的戏言吗”王大吼道“寡人以为多些时日,你便会爱上我。那日我带你回来,他对你二人认识的事只字未提。回宫后那些对你不利的流言蜚语,都是寡人给你拦下的。他呢,他敢为你做些什么么”
  
  她一怔,直直的看着他“洛儿你不要多心,不是这样的。我之所以这样都是,我认为他会给你的安稳,而这是我做不到的”他哭着对她说“我想保护你,不想再让你受到伤害而已”她看着他又看了看王。她仰头痛哭,泪水顺着脸颊落在地上,就像她的心,一滴一滴摔的粉碎。
  
  “不好,你快走”耳边呼啸而过的是他的声音。他挡在她的面前。匕首刺入他的心脏。就在那一刻他抽出剑刺向了王
  
  “不要”她大喊一声,跑向了他“樾哥哥,你怎么了。樾哥哥”她抱起他搂紧了他。他抬着头看着她,她感觉到怀里的他的身子渐渐冰冷,他慢慢闭上眼睛。她摇晃着他“我们好不容易才有了重聚的机会,你说过要娶我为妻的。你骗过我一次,不可以再不要我了”她搂着她。看着天。这都是天意吗
  
  他的嘴动了动“来……生……再遇……到……我……绝,不放……手”“活……下去”他的声音越来越微弱,他的手重重落下,再没有醒来
  
  “不要啊”任凭她喊破喉咙,他也再没有了回应。他再一次抛下了她,上次为她。这次也是为了她。
  
  “樾哥哥,你说过在千年古树下系上一个红绳,你便知我心意。若我葬你在这古树下,我们来生会再见吗”她哭着向地上洒下三杯酒。她轻轻的用衣袖拂去墓碑上的泥土。她抬起头看了看这满是红绳的古树。起风了,红绳随风摇曳着,风铃沙沙作响。她哭笑着说“你看这天地万物皆知我心”
  
  多年后,人们采药上山都能看到一个白发老者跪在一个无名的墓冢前,有好信的人前去打听,这老人不知从何而来,只知她就住在古树旁,多年如一日的守候着那个无名的石碑
  
  作者:心若雨汐

1965-hhzsnea4824108.jpg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灵川 2019-9-9 10:06
沙发欣赏,问好!
引用 封与风 2019-9-9 12:53
引用 小桥风满袖 2019-9-9 13:36
欣赏。
引用 雨的邂逅 2019-9-9 13:48
好才华
引用 嫣然雪晴 2019-9-9 14:26
欣赏学习了
引用 童心未泯 2019-9-9 14:57
欣赏。
引用 傲雪寒梅 2019-9-9 16:45
欣赏学习了
引用 陈真真 2019-9-9 17:41
好文笔
引用 忆潇湘 2019-9-9 18:36
文笔优美,拜读
引用 纳兰心儿 2019-9-9 18:50
引用 叶沁 2019-9-9 19:23
拜读,问好作者!
引用 上官楚伶 2019-9-10 06:23
引用 优福 2019-9-10 08:31
顶!
引用 玉雅兰 2019-9-10 08:55
慢慢欣赏!
引用 安珂伊儿 2019-9-10 09:19
拜读,欣赏!
引用 陈宇衡 2019-9-10 09:25
引用 似水般的流年 2019-9-10 09:37
拜读,祝好
引用 墨砚池 2019-9-10 09:50
赞!赏读
引用 佐眼皮♂跳跳 2019-9-10 10:39
问好朋友,欣赏了。

查看全部评论(32)

发布主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