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散文随笔 感悟生活 查看内容

小康路上

罗婷 2024-5-23 18:25 1681
    孙松把塑料水管插进自来水笼头,水管另一头便哗哗流出自来水。看着养鸡场里的饮水器都见了底,已没有一滴饮用水,而且,饲料盆里的饲料也被鸡吃完了,就剩下空空的塑料壳,那些又饿又渴的活鸡,一个个上窜下跳,嘴巴叫个不停,鸡场里顿时乱作一团,吵闹不停,为了让鸡都消停下来,孙松先把饮水器放满饮用水,给土鸡饮下干净的自来水,土鸡争先恐后,围着饮水器,一只只伸长脖子,一口口喝着自来水,整个鸡场立刻安静下来。此刻,孙松又把鸡饲料搬进每个鸡舍,并在饲料盆里添满了饲料,土鸡看到饲料,仿佛几天没吃饱肚了,都疯狂地吞咽着鸡饲料,还一边有节奏地发出兴奋的音节,鸡场里又恢复了平静。

    孙松没养鸡前,也是个上班族,每月在工厂辛苦工作,为了那两三千元的工资,老婆小红也在一家乡镇企业上班,一月也只有两三千元,俩人的工资加起来也没机关事业的员工高。每年,除了日常开支,加上亲戚朋友的随礼钱,剩下的,也只能勉强过年了,所以,孙松每年下来,基本没什么存款,只能维持生活。

    孙松看到同村的某某盖成了别墅,又看到某某买了高档轿车,孙松羡慕不已,看着别人是在享受生活,看看自己,还在温饱上度日,觉得自己没用,就算自己去菜市场买菜,看到爱吃的菜,还得摸摸口袋,生怕钱不够,这种紧巴巴的生活让孙松一直抬不起头来,甚至有时感到很自卑,认为自己处处不如别人,为了改变自己的处境,为了不比别人矮一截,孙松时时刻刻都想振作起来,想通过创业,来改变他们家的生活境况。

    心里有了致富的念头,孙松便处处留心,想找一份合适的创业之路,尽快让自己富裕起来,有一次,是周末,中央电视台有一档节目,叫《致富经》,那次,主持人正在介绍一位创业成功的小伙,是通过养殖土鸡发家致富的,自从孙松看了这档节目后,心里也跃跃欲试,很想通过养鸡创业,来达到致富的目的,而且,头两次,可以小规模的养殖,投资小,风险就小,但养成后的土鸡利润却很高,市场上可以卖到几十元一斤,孙松下定决心后,决定去村长旺叔家,想把村上的土元山承包下来,在土元山脚下,盖成几排鸡舍,把土元山四周,用钢丝网围成墙,把土鸡都围在网内,实行圈养。白天,可以喂几次饲料,吃完饲料。把土鸡赶出鸡舍,让土鸡满山跑动起来,不但让土鸡吃上山里的虫子,还让土鸡的肉质紧实,养大后,就跟农户家养的本鸡一样,咀嚼起来,弹性十足,味道鲜美,会让客户们吃上一口,还想再吃完的欲望。

    经过多次协商。旺叔在村委会开了几次会议,终于,同意的村干部超过了半数,同意了孙松承包土元山的申请,拿到承包协议书,孙松和小红都签了字,而且,一签就定下了十年。拿到土元山的承包权,就意味着孙松可以施展手脚,大干一场了。孙松请来泥瓦匠。在土元山脚下,盖成了五排鸡舍,每排鸡舍可以圈养两千只土鸡,每次,最多可圈养一万只土鸡,这种规模,在其他养殖户手上,还没经历过,这说明养殖的土鸡数量还很多,但存在的风险也越大。每只鸡从幼崽到成品鸡,估计成本要一百元左右。如果,顺风顺水,不出意外,不出病灾,每只鸡盈利有两百元呢。这是一个可观的数字,一年竟有近百万的收入,到那时,不出几年,孙松一家便腰缠万贯,成为同村的首富。

    孙松是个极为细心的人,从土鸡选幼苗,到市场采购鸡饲料。孙松一点也不马虎,都是他亲自跑进跑出,解决了养鸡起步时的安全性和可靠性。在进幼苗时的前几天,孙松给每个鸡舍,里里外外都进行了消毒工作,等鸡舍都购进幼苗后,孙松从每个鸡舍中,精心挑捡出一些病鸡和残次品,并和鸡苗厂进行了互换,孙松想以百分之百的上等鸡苗,进行养殖。只有这样,除去了先天不足的条件,从而提高了土鸡的成活率。

    当土鸡圈养一个月后,基本没有病死率,孙松又从市场买来牢固的钢丝网,把土元山整整围了一圈,这样,把所有的土鸡都圈养在山上。土鸡除了在鸡舍吃上鸡饲料,还时常被孙松赶出鸡舍,让土鸡满山遍野找虫吃,不但锻炼土鸡的肌肉,还让土鸡的身体增强了抵抗力,从鸡崽到成品土鸡,前后需要五个月,按照这种方法养殖,孙松的土鸡,基本没有病死的,而且,一年可养两期。

    孙松是个爱学习的人,在养殖土鸡时期,还在市场购买了几十本养鸡秘诀,孙松根据书里的养殖理论,把方法用到了实际操作用,不想,这办法很灵验,一直帮助着孙松,直到让孙松成功养成了第一批土鸡。

    孙松第一次卖出了所有土鸡,竟让他收获了六十万元的纯利润,孙松和小红当时傻了,晚上,俩人把门窗都关得严严实实,孙松和小红高兴地拥抱在一起,嘴里的笑声久久没停下。孙松和小红细算了一下,除了收到现金四十万元,微信上竟收到五十万元,合计有九十万元,除去一切开支和本钱,净收六十万元。孙松拉着小红的手,不禁感叹道:“小红,我从没想过我孙松还有发财的这一天,以前,被村里人耻笑我的贫穷,我恨不能钻进地缝里,没想到,我孙松也有发家致富的时候,以后,我孙松就能坦坦荡荡,昂首挺胸,扬眉吐气走在大街上,让那些小人不再看扁我了。”第二天,孙松和小红商量:“小红,儿子小枫还在读大二,这月生活费肯定又不够了,这次,我要多转几千给他,让他吃好点,再买几件时尚的衣服,决不能让同学们耻笑他。”小红想到小枫,心里一阵辛酸,觉让小枫在外受苦了,以前没钱的时候,每次通电话,小红的第一句话就是别乱花钱,肚子吃饱就行了。小枫是个懂事的孩子,当那时拿到名牌大学录取通知的时候,也没觉得有多高兴,而首先考虑是高昂的学费从哪里来?每月的生活费从哪里来?

    为了节省开支,小枫考取名牌大学这事,孙松并没张扬,也没给小枫办酒宴,而是认真鼓励小枫说:“小枫,你能考上大学,爸妈都为你高兴,但人在任何时候,都要低调做人,做个让人喜欢和尊敬的人,别像别人一样攀比,比爹妈,比金钱。”小枫也听从孙松的教导,他也知道孙松会这么说的。小枫为了打消孙松的顾虑,点头回答道:“爸爸,你放心吧,我是去学习的,不是去炫耀攀比的。”孙松听完小枫铿锵有力的回答,心里踏实了很多,但也有一丝愧疚,愧疚没能给小枫一个富裕的家庭,还让小枫从小就懂得了勤俭持家的道理,以至于,小枫从来都不会乱花一分钱,一直读到大学都这样。在大学期间,每当同学在微信群喊出请客吃饭,小枫都会装病,不是说肚子疼,就是说头疼,其实,小枫明白,同学请客吃饭,是礼尚往来的,吃一回别人的,得请别人吃一次,小枫自知没有经济条件,只好装病推脱,但时间长了,同学们对小枫就疏远了,因为小枫从来不请同学去唱歌吃饭,同学有集体活动,也很少喊小枫参加。

    孙松心里清楚,小枫是个懂事的孩子,他知道自己家庭的经济状况,宁愿一人寂寞和孤单,也不愿白吃白喝同学的,正由于家庭不富裕,却给孩子带来这么多压力,孙松从内心很愧对小枫,觉得都是自己无能,才让孩子在同学面前抬不起头来,但这次,孙松觉得自己成功了,是成功地站起来了,他不比别人差,只要别人拥有的东西,他今后一定给补回来。

    孙松首先拨通了小枫的电话:“小枫,爸决定给你换个高档手机,让别人不敢小瞧你了。”小枫接通电话,竟给孙松说蒙了,一头雾水道:“爸爸,你喝多了吧?无缘无故给我换手机干吗?”小枫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平常,老爸从没说过这么财大气粗的话,今天,老爸却很反常,一开口,便让他换高档手机,小枫并不了解孙松的用意,反问道:“爸爸,你不是中奖了吧?哪来这么多钱?我手机还能用呢。”

    孙松觉得以前家里穷,让小枫在学校和村里受了不少委屈,如今,自己发家致富了,而且是靠勤劳致富的,小枫已是一个大二的学生了,应该让他知道家里的境况,孙松便语重心长地说道:“小枫,爸爸挣钱啦,而且挣大钱啦,你需要什么,爸爸都答应给你买,缺什么买什么?一定要选高档的买,别在乎钱多钱少,买光了钱还可以挣,只要你心满意足,比啥都重要。”小枫停顿了片刻,想到以往的窘境,眼眶里热乎乎的,像有泪在滚动着,但没流出来。

    小枫听到孙松说现在有钱了,却并没显得异常兴奋,而是很镇定地说道:“爸爸,你挣大钱了,先买辆轿车吧,因为同学的父母都有私家车了,何况你还是个养鸡大老板。”孙松听完小枫的劝说,觉得小枫说得很在理,如今这社会,是人是鬼都买辆车,到哪都方便,一踩油门,几分钟就到了。而且,小枫并没想到他自己,而是考虑到他爸爸应该拥有一辆轿车,为这个家先撑起脸面,孙松知道小枫太懂事了,便安慰道:“小枫,你如有钱了,第一件事该做什么?”小枫细想了一下,便脱口而出道:“爸,我想请同学们吃顿饭,吃顿大餐,因为,我请不起他们,错过了很多次真诚的邀请,我要向所有的同学道歉,不是我不给面子,而是实力不允许,我只能错过一次次的盛情邀请。”孙松听完小枫的倾诉,才知道小枫在同学面前的尴尬和无奈,孙松坦诚地说道:“小枫,你请所有同学吃一顿,再去换个新手机,在同学中间,你不能再委屈沉默了,爸妈支持你。”孙松开始激动起来,边说边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用微信转了三万元给小枫。

    小枫收到钱后,在微信群邀请了所有的同学,请同学们晚上放学后,都去康府饭店聚餐。同学们收到邀请,都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大学过两年了,从没见过小枫如此慷慨,要请全班同学吃饭。这场面,这规格,也太高调了吧。同学们觉得小枫是真诚的邀请,都不愿伤害到小枫的情绪,纷纷答应了小枫的邀请。晚上。康府饭店灯火辉煌,饭店的女服务员匆匆忙忙,穿梭于各个包间,包间里都已客满,敬酒声,说笑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此时,夜幕已经降临,街道两边的路灯相继点亮,来往车辆川流不息,康府饭店的门前。已停满了轿车,进进出出的食客们春风满面,仿佛都心满意足享受了饭店里的美食。其中有谈情说爱的恋人、有洽谈生意的商人、有受邀赴宴的亲朋好友等等,各色各样的身份,都成了康府饭店的食客。

    晚上七点了,同学们都陆续来到了康府饭店,饭店服务员安排所有到场的同学就坐,小枫起来查看了几个包间,除了一个同学生病没来,其他同学都到场了,整整四桌人,小枫见同学们都给足面子,全都前来赴宴,一颗心也安定了下来。对着服务员吩咐道:“开始上菜吧,我们先喝起来吧。”小枫话音刚落,班长带头把白酒拧开,一一倒满了酒杯,小枫端起满满一杯白酒,出于礼貌,分别和四桌的同学敬了两杯酒,敬完白酒,小枫坐在了班长旁边,班长见小枫酒杯已空,就把小枫酒杯倒满,并端起酒杯,对小枫感谢道:“小枫,我代表全体同学真诚地感谢你,感谢你的盛情款待,感谢你的真诚邀请,感谢你不忘同学情,就算我们毕业分开了,也不会忘记小枫这个名字,我们这个班,有你真好。”班长说完,仰起脖子,咕咚一声,先干为敬。小枫见班长如此爽快,也不甘示弱,端起酒杯,一口喝完了酒。接着,同学们开始了自由活动,只要高兴,和谁喝都是愉快的。

    这时,班上的文艺委员何静注视着小枫,何静是学校有名的校花,不但成绩好,还会跳舞,是个多才多艺的女生,何静性格有些内向,不爱说话,但心地善良,很善解人意。平常,小枫跟她一样,是个安静的学生,不喜欢在班上出风头,就算成绩很优秀,也为人很低调,从不张扬。可今天,她看到了小枫另一面,不但大度气派,还口若悬河,能说会道,估计这种人,今后踏上社会,很能生存下去,内心深处,不由得欣赏起小枫的个性,觉得小枫端庄、沉稳、气度不凡,在社会上,绝对是个人才,何静的视线和小枫对视时,何静觉自有些失态了,不禁让那娇嫩的脸蛋更红了,就像红牡丹一样艳丽。

    小枫也注意到何静的举动,何静注视着他,视线一直没离开,小枫便主动招呼道:“何静,我失礼了,竟没看到你也喝白酒,请原谅我的过错,我敬你一杯。”小枫抬起头,咕咚一声,先干为敬。何静见小枫如此豪爽,还道歉赔礼,顿时觉得小枫光明磊落,是个正人君子,便仰起头喝完了一杯酒,以示回敬。何静见小枫有些语无伦次了,估计喝多了,便关心地喊道:“小枫,你别喝了,再喝要倒下去了。”小枫见何静在关心他的身体,就感激道:“何静,没事,我还能挺住。”说完,让班长把他的酒杯加满,小枫端起酒杯,依然对何静道歉道:“何静,我再敬你一杯,感谢你对我的关心,有你这样的同学,我是三生有幸。”说完,摇摇晃晃举起酒杯,只听咕咚一声,一杯酒又下了肚,此时,何静见盛情难却,也举起酒杯,正要张口,却见小枫丢下酒杯,趴在桌上,呼呼大睡了。

    何静轻轻喊道:“小枫,我送你回宿舍吧,趴在桌上会受凉了。”何静推了推小枫胳膊,见小枫没一丝回应,才知道小枫确实喝多了,何静也觉得脸红耳热,感觉也有些喝多了,挣扎着站了起来,但头有些晕,但为了把小枫送回宿舍,何静没有惊动班长,生怕影响到他们的喝酒情绪,何静镇定了一下,摇了摇脑袋,仿佛清醒了很多,轻声细语道:“小枫,我送你回宿舍吧,别睡着了,小心受凉。”小枫迷迷糊糊,感觉到何静在轻声呼唤他,小枫顺着何静的力气,也站立起来,在何静的搀扶下,小枫和何静一步步走出了康府饭店。

    来到大街上,何静掏出手机,叫来一辆滴滴车,此时,街道上灯火通明,人来人往,每个行人的脸上,都显得行色匆匆,想尽快赶回到家中。何静并没多注意行人,只见一辆滴滴车缓缓行驶到面前,何静仔细看了看车牌,正是自己叫来的滴滴车。何静拉开车门,把小枫扶进了车后座上,她就挤在小枫身旁,小声关心道:“小枫,坚持一下,几分钟就到宿舍了。”车上,小枫觉得有些恶心,想呕吐,紧闭着双眼,嘴巴胡言乱语着,何静心里清楚,醉酒的人此时最难受了,如果能吐出来就好多了,但此时还在车上,又不能把别人的车给弄脏了。于是,何静轻轻告诉着小枫:“小枫,坚持住,别吐啊,要吐也得到宿舍啊。”何静熬过了几分钟,滴滴车终于到达了大学宿舍。何静先跳下车,又转身把车内的小枫,用力拉了出来,何静小心搀扶小枫,穿过一条走廊,就到了宿舍门前。何静提醒小枫:“小枫,把宿舍门打开吧。”小枫摸摸上衣口袋,又摸摸裤袋,终于掏出一把钥匙,打开了宿舍大门。

    何静扶着小枫,一直走到卫生间,便关心地提醒小枫:“小枫,你能刷牙洗脸吗?还想呕吐吗?”小枫顿时又感觉一阵恶心,何静话音刚落,小枫便“哇”得一声,嘴对着马桶,把吃进肚里的东西,全都吐了出来。何静放了一杯温水,让小枫清理一下口腔,并帮小枫在牙刷上挤上牙膏,又把脸盆放了些温水,轻轻告诉小枫道:“小枫,你先刷牙洗脸,最后再泡泡脚,泡完脚上床睡觉,会感觉全身干干净净,可舒服啦!”等小枫洗刷完毕,何静已帮小枫掀开了被子,让小枫脱去外衣,钻进了被窝,小枫才感觉肚子好多了,头脑也清醒了。

    何静坐在小枫的床头,看到小枫的意识清醒很多了,便关心道:“小枫,以后一人在外,少喝点酒,不然,没人照顾会很难受的。”小枫看着何静,仿佛是他妈在安慰着他,从小到大,走进他生活中的女性,只有两人,一个是他妈,另一个便是何静。小枫看着温柔的何静,在灯光的照射中,何静婷婷玉立,宛如天上下凡的仙女,降落到他的身旁,让他的心怦怦直跳,感觉到这就是他喜欢的女孩。于是,小枫壮壮胆子,展开追求道:“何静,你如果有了钱后,第一件事做什么?”何静睁大了眼睛,先注视着小枫,又害羞般低下了头,想了想后,娇滴滴说道:“我如果有了钱,给男朋友买辆车,让他天天带着我去想去的地方。”小枫接住何静的话说道:“这男朋友会是我吗?我会在你心中吗?”此时,何静更加羞涩了,脸上泛起了红晕,低下头斜视了小枫一眼,娇嗔地说道:“你猜?”小枫见何静撒娇的样子,特别柔美,小枫趁机伸出双手,拉住了何静嫩滑的双手,明确告诉何静说:“何静,以前我在梦中梦见我的女朋友,她的面容清秀靓丽,似曾相识,看来,我今天才发现,这个梦中常见的恋人,就是你何静呀!”何静仿佛更羞涩了,便低下头,默认了小枫的话语。这时,宿舍外已听到同学们的欢笑声,何静轻轻缩回了双手,关心地说道:“小枫,同学们都从饭店回来了,你早点睡吧,我也回宿舍了。”临走时,何静帮小枫盖好被子,便像仙女一般消失得无影无踪。

    何静刚走,小枫心里感觉空荡荡的,何静那迷人般的微笑,那温柔亲切的语言,那细心周到的照顾,还深深印在小枫脑中,让他不能自拔。此刻,小枫有些头昏,觉得很疲惫,很想睡上一觉,不知不觉,小枫迷迷糊糊进入了梦乡。在梦境中,何静搂住他的脖子,并在他耳边轻声细语道:“小枫,这里风景太美了,我们在湖边合张影吧。”小枫看着碧绿的湖水,倒影出柳技和花草,仿佛他俩误入了仙境。此情此景,小枫觉得不能错过这世外桃源,便掏出手机,对准小枫和何静,小枫和何静头靠头,依偎在一起,“咔嚓”一声,俩人留下了美好的瞬间。

    小枫保存了相片,正要展示给何静看,何静往后退了一步,一不小心,竟跌进了湖中。顿时,何静在湖水中挣扎着,大声呼喊着小枫:“小枫,快救我,我不会游泳。”小枫急得团团转,向四周看了一遍,没发现绳子和木棍,也没发现游客。小枫也哭喊着:“何静,我也不会游泳,别怕,我来救你了。”小枫也不管自身危险了,纵身一跃,跳进了冰凉的湖水中。小枫在湖面上寻找,却怎么也找不到何静的身影,小枫看着时间一分分流逝着,急得满头大汗,不禁大声哭喊着:“何静,何静,你别吓唬我,你在哪?”小枫心里很难受,已经呼吸困难了,小枫挣扎了几下,突然睁开了眼睛,原来是一场恶梦,后背已吓出一身冷汗。

    小枫觉得何静是个美丽善良的女孩,应该是他追求的女孩,第二天清晨,小枫便发了一条微信给何静:“何静,晚上六点,康府饭店见,还有几天便是你的生日了,我提前给你过个生日哦,不见不散。”小枫刚穿完外衣,何静便回复一条微信:“小枫,谢谢你这么细心,我一定赴约哦。”小枫见何静没有任何犹豫,觉得俩人的心又走近了一步。

    自孙松有了丰厚的收入后,孙松便趁热打铁,接二连三养了几批土鸡,而且,一路顺风,土鸡没发生任何疫情,让孙松一下收入了几百万,成了村上真实的暴发户。孙松和小红一改往日的贫困生活,过上了真正的小康生活。孙松首先花了一百万,在村里盖成了一幢大别墅,还开上了宝马轿车,另一面,没发财之前,由于愧对小枫,孙松为了让小枫在同学面前挺直腰杆,便花巨资也给小枫购买了一辆奔驰轿车。小枫收到孙松的喜讯后,小枫正盼着有辆私家车呢,如果有了轿车,这出门办事方便多了,还可以带上他心爱的何静,去看看他们没去过的地方。

    孙松发家致富后,还捐出几十万元,给村里修成了柏油马路,这时,孙松成了村里的焦点人物。有羡慕的、有妒忌的、还有眼馋的,反正对孙松抱有各种目的。孙松致富不忘村民,能帮助就尽力而为,能拉一把的时候就拉人一把,让村里人享受了不少恩惠,但同时也有反对的声音。尤其有几户住在西山脚下的村民,都说养鸡场恶臭难闻,给他们带来了挥之不去的阴霾。为这事,几户村民去了村委会,找到旺叔,说他们的生活受到了严重影响,已无法正常生活了。这恶臭味一日不除,他们便永无宁日,旺叔就把村民和孙松请到村委会,让他们商量,如何解决这一难题,村民的意见是惊人的一致。让养鸡场必须搬走,才能解决这生活中的难题。而孙松的意见是,别处没有一个合适养鸡的场所,不是地方太小,就是设施不全。孙松把自己的苦恼也坦白了,但村民为了维护他们的利益,也不肯让步,在双方争执不下的时候,旺叔想到了最后一招,能否通过经济补偿,让双方都满意呢?

    双方都睁大了眼睛,拭目以待,等待着旺叔的高见。旺叔默默组织了一下语言,便对门外吐出了一口痰,又坐回桌前,慢慢推心置腹地说道:“这养鸡场有臭味,影响到村民的生活,这是真实存在的,但如果孙松答应给你们生活补偿金,你们是否允许呢?至于补偿多少?可以协商。”说到有经济补偿,几位村民顿时有了精神,亮着眼亮说道:“这要看孙松的表态了?是否肯花钱平息这件事?”孙松听村长旺叔要他给农户经济补偿,才能摆平这件事,也抑制不住兴奋道:“我可以给经济补偿金,但也得靠谱,不能狮子大开口吧?”旺叔又咳了几声,以大笑声盖住了尴尬的场面,继续补充道:“这样吧,我给个中间价,不满意你们再谈,行吗?”孙松知道旺叔在帮他调解,就小声问道:“旺叔,具体怎么个补偿呢?”旺叔停留了片刻,组织了一下语言道:“每年年底,由孙松向几位村民发放补偿金,每户村民每年享受一万元补偿金,事后,村民再不得反悔和取闹。”几位村民见旺叔的价格也挺合理,就给足了村长面子说:“行,行,就依旺叔说的,每户每年一万元补偿金。”孙松心里清楚,其实养鸡场的味道并不大,况且,每天有工人清洗鸡舍,里里外外,都干干净净,这只是几位村民的一个借口,就想敲他一笔钱,但为了息事宁人,孙松看在村长面上,就答应了村长的协议。

    然而,其中有户村民叫何长庆,成了一个“钉子户,”叫嚣着说道:“你一年有几百万的收入,就想用一万元来打发我们,你当我们是乞丐不成?他们答应,我不答应,就算告到市里,我也不答应。”旺叔见长庆滴水不进,便强撑起笑脸说:“长庆,我们大家都是一个村的,乡里多亲有什么不可以商量的呢?你说吧,多少钱才肯满意?”长庆一脸倔强,蛮横地说道:“不给十万,休想完事。”旺叔见长庆蛮不讲理,还满天要价,便劝说道:“长庆呀,孙松是我们的兄弟,他起早贪黑,一路跌跌撞撞,靠勤劳创业也不容易,成全了别人,也等于成全了自己,放过他吧?”长庆一脸严肃,起身冷冷地说道:“不行,就要十万,否则法庭上见。”说完,长庆摔门而去,心中带着怨气和不满。

    转眼,这一学期的学习就要结束了,整个大学都将放假回家过年了。小枫和何静整天呆在一起,清晨,一起去公园背英语,中午,一起去食堂吃午饭,晚上,俩人坐上奔驰轿车,一起去看海或去看电影,这种充实而浪漫的大学生活,给热恋中的他俩带来了无限乐趣。这几天,同学们都在整理宿舍,鞋子、衣服、书籍、生活用品等等,都是同学们准备寄回家的物品。小枫和何静也不例外,小枫把俩人的被子和衣物都打包后,快递寄回家了。小枫在回家前,拨通了孙松的电话:“爸爸,我们这个星期五就放寒假了,这次可不是你儿子一个人回家哦。”孙松在电话中先一愣,便沉思了片刻,故意开起了玩笑说:“小枫,你总不会把全班人都带回家吧?”小枫也被孙松的风趣逗笑了,欢笑后,小枫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说道:“爸爸,你儿子有女朋友了,可漂亮了,你可准备好见面礼哦。”孙松听见这喜讯,顿时,乐开了花道:“小枫,儿媳进门,见面一万,这可是老话了,也是大吉大利的数字,放心吧,爸妈决不会给你丢脸的。”孙松让小枫吃了一颗定心丸,小枫才镇静下来,急忙发了一条微信给何静:“阿静,我爸妈想见儿媳了,你可准备好思想,还说给你一个惊喜呢。”何静听完小枫的诉说,心里有些害羞,但很快又镇定了,觉得丑媳妇还得见公婆,何况自己也是朵校花,只要稳定心情,落落大方,其他就随缘吧。

    星期五的早晨,天空还飘着细雨,温度也有些寒冷,小枫让何静把笔记本电脑都放进轿车后备箱。为了第一次见未来的公婆,何静穿一件粉色的羽绒服,特别适合她那娇嫩的脸蛋,显得青春靓丽,妩媚动人。小枫穿一套蓝格子的西装,特别精神帅气,今天,小枫让何静开车,由他来指路,一路上,俩人谈笑风声,其乐融融。

    说也巧,何静竟然和小枫是老乡,他俩早已知道,而且是同一个村子,由于上学不是一个班级,所以俩人一直互不认识。小枫看着车外的美景,心情格外舒畅,而且,开车的是一个大美女,还是自己心爱的恋人。内心别提有多幸福了,以前,家里穷,连一张去县城的车票都买不起,有一次,为了去县城玩,几个顽皮的小孩竟逃票钻进了客车,下车检票时,几个孩子都搀扶着老人,谎称是老人家的孩子,才躲过了罚款的风险。如今,贫穷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父亲带着母亲,依靠国家的优惠政策,凭着一身勤奋和智慧,终于发家致富了,不但盖成了大别墅,还给他买了奔驰轿车。小枫觉得和同学们相比,自己属于最幸运的那个,以前的自卑和懦弱,已烟消云散,如今小枫是春风得意,豪气大度,俨然一个富二代的青年。

    当三个小时后,何静轻车熟路,一直把奔驰开进了村口,远远的就看见村口,有俩位老人,向他们的方向张望着,何静放慢了车速,提醒着小枫:“小枫,村口是你爸妈吗?”小枫伸长脖子,贴在挡风玻璃上看了看,连连点头回答:“对,对,是我的老爸老妈。阿静,我爸妈太在乎儿媳了,亲自来接你回家了。”何静看着二老站立在风中,不畏严寒,早早出门迎接他们回家,这真是伟大的父母亲啊,何静心里一酸,也想到了自己的父母,眼眶中有了热乎乎的液体。

    何静把车开到二老身边,停住车,推开了车门,下了车,并用甜甜的嗓音问候道:“伯父,伯母,让你们久等了,快上车,外边太冷了,我们一起开到家门口吧。”说完,小枫推开后车门,把爸妈让进了车后座上,并招呼着父母道:“爸,妈,你们辛苦了,还站在风中等候我俩。”孙松看着俊俏的儿媳,内心无比兴奋,激动地说道:“不辛苦,不辛苦,只要你们安全到家,我们比啥都开心。”何静为了避让村民,开开停停,绕过一道弯后,终于开到一幢别墅门前,把车稳稳停住了。孙松和小红反应特别利索,急忙下车去泡了两杯绿茶,并小心端到何静面前,心疼地说道:“孩子,你一路开车,辛苦了,快喝杯热茶暖暖身体吧。”何静在餐桌旁坐下了,双手接过孙松递来的热茶,开心地回答道:“伯父,伯母,谢谢你们的热情。”小枫也端着热茶,送到嘴巴上,喝了一小口,有一种醇香、微甜的味道,不觉又多喝了几口。

    喝完茶,小枫急忙介绍道:“爸,妈,她叫何静,是我们学校的校花,也是你儿子的女朋友,别太客气了,把她吓着了。”小枫风趣地介了何静,生怕他俩激动说错了话,又劝说着爸妈道:“你们要淡定、谈定。”孙松也坐上了餐桌,想和孩子们聊聊天,小红却告诉他们:“你们先聊着,我去准备上菜啦。”说完,人影已闪出了客厅,向厨房奔去。

    孙松看到何静如此优秀,内心一阵高兴,便顺口问道:“何静,你也是我们村上的吗?你爸是谁?叫啥?”何静刚把热茶递到嘴边,听孙松问话,就把热茶放在了桌上,何静轻声细语道:“伯父,我爸叫何长庆,你们应该认识的。”孙松一听叫何长庆,嘴巴不禁一声惊呼“啊!”“何长庆是你爸呀,就是住在西山脚下的何长庆吗?”何静见孙松一脸忧虑,便一字一句说道:“伯父,对,何长庆是我爸,你总认识吧。”孙松顿时脸色大变,一阵红,一阵白,表情显得无比僵硬。

    孙松立刻意识到自己已经失态,就急忙挤出笑脸道:“哦……何长庆,认得,认得。”孙松知道,何长庆已正在准备起诉他呢,起诉他破坏环境,干扰居民,已经和孙松成了冤家对头,势不两立。

    孙松再一细想,真是巧了,正是人算不如天算,谁能猜到我和何长庆能成为亲家呀。这或许是我上辈子积了德,让我摊上好事了,如果长庆知道,我俩是最亲的亲家,我们还存在矛盾吗?这不是轻易就化解了吗?想到这里,孙松一阵得意,暗自窃喜起来……

435d00040607110a77fc.jpg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飘雪姐姐
飘雪姐姐 2024-5-19 16:21
欣赏精彩,问好!
引用
墨砚池
墨砚池 2024-5-19 18:18
问好楼主
引用
岁末、微凉
岁末、微凉 2024-5-19 19:17
好文,拜读。
引用
紫盏
紫盏 2024-5-19 21:05
慢慢欣赏!
引用
亦珺
亦珺 2024-5-19 22:15
欣赏朋友的才华!
引用
君逍遥
君逍遥 2024-5-20 07:57
欣赏。
引用
思无邪
思无邪 2024-5-20 15:59
欣赏佳作!!
引用
文清
文清 2024-5-20 16:22
欣赏支持
引用
美原
美原 2024-5-20 16:34
好文笔,送上问候。
引用
漫天
漫天 2024-5-20 17:09
拜读!
引用
优福
优福 2024-5-20 18:54
欣赏精彩,问好!
引用
石也
石也 2024-5-21 07:58
好文笔
引用
小甜甜布朗
小甜甜布朗 2024-5-21 08:44
支持朋友,欣赏!
引用
浪中行吟
浪中行吟 2024-5-21 10:07
文笔优美,拜读。
引用
紫盏
紫盏 2024-5-21 15:25
欣赏朋友的才华!

查看全部评论(1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