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草地

搜索
兰草地 首页 小说故事 民间传奇 查看内容

黑沟门轶事

2015-9-18 09:09| 发布者: 兰草地| 查看: 27803| 评论: 0|原作者: 梅花君子

  开头
  黑沟门在八九十年代,还是一个不错的好地方。
  哪里山青水绿,景色很迷人。尤其到了夏秋季节,人们可以上山采蘑菇,一年的零花钱够了。
  这里的水好,做出的豆腐格外的好吃......
  黑沟门虽然是农业镇,但是各项指标都走在全县先进行列.
  一
  “包云飞再上门勾引你,我把他狗腿给打两截了,让他一辈子站不起来。”
  耿志民好像像愤怒的野狼。
  “爸,你别不讲理好不好。我就跟包云飞好了,一辈子就跟着他了。现在都啥年月了,还在搞老辈子那套,真是老脑筋,不开窍的老脑筋。”
  耿小环双手掐腰,拿出生死不怕的架势,要跟老爹死磕到底。
  “老包家那小子,尖嘴猴腮不是好东西,你要是跟他那是瞎了你八辈子眼。他就是咱跟前人,以前整得乌七八糟的事情,那还瞒地了我。你要是跟好人来往,我啥话都不说。你要是跟他,除非是太阳从西边冒出来。你是我闺女,就这么一个闺女,我不能眼看着你往火坑跳。”
  “我就相中了包云飞了,一辈子死心塌地的跟他过日子了。哪怕是要饭,我也不嫌弃;哪怕是他一天打我八顿,我也心甘情愿。我就跟姓包的过了,有钱难买我愿意。”
  “你个宁种,赶紧给我滚,我没你这个丫头,有你全当没你。”
  “走就走,到哪儿不是活一辈子。”
  耿小环把衣服、鞋、袜子乱乱糟糟的就往提包里塞。
  于彩霞劝东劝不了西,坐在院子里,好像爹死娘亡似得,哇哇啕啕的大哭起来。
  “我可没法子活了,说老的老的不听,说小的小的跟我耿耿脖子。我这辈子没好了,不如一口气不来,替好人死了算了。”
  乌云遮住了月亮,风从玉米地走过,发出哗哗啦啦的声音。
  老柳树下,包云飞松开了耿小环的手。
  “我到讷河给人耪青,我一辈子都回黑沟门这兔子不拉屎的破地方。”
  “我跟你去!”
  “你呀,别挣命了,找一个好人嫁了吧。”
  “我就是要跟你走。”
  “我要是把你拐跑了,你那死种爹,不得到我家,把我爹杀了,把我的老祖宗刨出来,来一个挫骨扬灰。”
  “我咋办呀?”
  “你咋办,我管不了那么多了。咱也没领证,你也不是我媳妇。我现在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都难保。你呀,别再拖下去,找个好人嫁了吧。”
  包云飞是村东头包瑞的儿子,那家有名的漏斗户,毛子狗子一大帮,缺衣少食,年年都吃探头粮,日子过得相当的寒碜。
  包云飞整天跟狐朋狗友吃喝玩乐,偷鸡摸狗啥都干,在附近没啥好人缘。一提起包云飞,黑沟门的老人们,都扭扭鼻子。包云飞跟耿小环已经生米煮成了熟饭。
  “我咋办?”
  “……”
  “你倒是放个屁呀,咋还烟不出火不进呀。”
  包云飞笑了,调转话题把耿小环哄得团团转。
  她从衣服兜里掏出100元,穷家富路,别在路上做瘪子。
  “我到了地方给你写信,等我在哪里有站脚地方,我就给你打电话。”
  耿小环没事就往小卖店溜达,见着邮递员就问有没有她的信,从黑龙江讷河来的,每次都让她大失所望。
  耿小环等呀等,都把花等得落了好几回。
  包云飞的叔伯二嫂子,跟耿小环是实在亲戚,怕耽误了她的青春把这层窗户纸捅破。
  “傻丫头,你呀别等包云飞,人家在讷河去年就结婚了,都快要当爸爸了。”
  “这不是真的,你在胡说八道,他不会丢下我不管。”
  包云飞的叔伯二嫂,从衣兜里拿出包云飞结婚的照片。
  痴情不改的耿小环,等呀等,没想到却等了这样一个结果。
  “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
  “傻丫头,我还忽悠你不成。”
  耿小环头上滚动着炸雷。
  “包云飞你个王八蛋,你个挨千刀的,出门让车压死,喝凉水噎死,我就是死了,变成鬼也要报复你。”
  二
  “岁数不小了,赶紧找一个嫁了吧。”
  “要不是你们横条黄河竖跳海的拦路着,他就不会去讷河讨老婆。”
  “我早就说过,老包家的人,没一个好东西。当初你老姑就上过包瑞的当,你还不长心吗。前面明明是火坑,偏偏就要往下跳。”
  “......”
  “你都扔下二十奔三十的人了,总得结婚总得好好过日子。听妈的话,赶紧寻一个人家嫁了。”
  “愿意嫁你嫁,我不嫁,一辈子不嫁,宁可垫猪圈也不嫁。”
  “你这个小骚妮子,咋跟你妈说话呢。我这可是为你好,你咋还不知好歹。”
  年轻漂亮的好小伙儿,都被好人家筛选的差不多了,剩下的几乎全是歪瓜裂枣残次品。耿小环再不下手,真就来不及了。
  可怜天下父母心呀。
  耿小环名义上还是黄花闺女,早就是残花败柳。她不再挑肥拣瘦,只要膀大腰圆,有一把子力气,能挣一碗饭就足矣。附近的人们都知道,耿家门风好,特别是耿小环要模样有模样,干活麻利,能说会道,也算是个人物头儿。人们得到耿小环的口风后,媒人络绎不绝。
  耿小环看上了做小买卖的张吉祥,他开个三马子逢五排十赶集卖大布。三年前,他媳妇关颖生孩子,因为难产大人孩子全都折了.....耿小环相中张吉祥没孩子没爪子,过日子省心。
  耿小环跟张吉祥还真过到一起了,小日子真是十字加俩点,斗起来了。他们开了家商店,买了一辆农用汽车。那日子在黑沟门也是数一数二的富裕户。
  人呀,没有十全十美的时候,这两口子过日子啥都好,就是没孩子。两个人日夜耕耘,张吉祥撒了不少种子,愣是长不出苗苗。
  “别急,慢慢来。”
  六七年过去了,张吉祥耕耘完事后习惯性的说。
  “别急,慢慢来”
  “不急,不急,你不急我急。你知道我都三十四五的人了,还不着急。人过日子,就是过得是人。我再给你一年时间,咱们再没孩子,干脆离婚。”
  张吉祥蒙着被子哭。
  三
  包云飞回来了,趾高气扬的回来了,要在黑沟门开矿,要让黄土变成金,拉动地方经济发展,伟给百姓增收,这样的好事,地方政府支持,领导高兴,群众欢迎。
  黑沟门穷呀,太需要发展了。以前没啥企业,就靠地吃饭,要是遇上好年景,刨去种子化肥地膜农药机耕费收割费等等,还多少赚八九千元。要是遇到干旱,那就哑巴哭他妈,彻底的玩完了....往日一文不值的包云飞,如今成为大家追捧的大老板。有人说,他老丈人有钱,在嫩江包了四五千亩土地;有的人,这小子交狗屎运了,抓彩票一下子中了600多万呀,愁钱没地方嘚瑟,回老家折腾。
  包云飞的矿山被列入重点招商企业,享受各种开发待遇,还被若干个部门挂牌保护。黑沟门连绵起伏的山上,大大小小的松树,全都被挖掘机野蛮的拍倒压碎埋进废墟里,矿坑一个接着一个,渣土如山,狂风肆虐,浓烟滚滚,道路上积满了厚厚的一层尘土,一脚踩下去,留下一个深深的脚窝。
  耿志民心疼呀,这些树都是老爷子当支书的时候,带领着老少爷们起早贪黑栽的,三十多年养活这么大,不容易呀。如今,就被这兔崽子给毁了。
  耿志民带着十多个老哥们,躺在挖掘机前,誓死阻挡有种你就从我身上压过去。
  矿山停工了,这还了的,包云飞大怒,马上报警。
  警察把耿志民捆起来,关进拘留所,罪名冠冕堂皇,影响企业正常工作,破坏投资环境......
  耿志民蹲了半个月拘留,出来后哭笑无常,最后跳崖而亡。
  耿小环手里拿着刷猪刀子闯进了包云飞的办公室。
  “包云飞我要杀你全家。”
  “你杀得了吗?你以为你是谁呀。你是被我在玉米地玩剩下的烂货。我包云飞可不是十三年前,一无所有的穷鬼。我也不再是你爹眼中,啥都不是的二混子。我现在是人上人了。你敢把我咋样,你做得到吗?。我想把你咋样就咋样,只要我一句话,就把你废了,让你一辈子站不起来。我有钱我各地方有人,你能把我咋样了。”
  包云飞疯了,好想要把憋在心里的火气,全都释放出来。以前,他猪狗不如,憋憋屈屈的生活。如今在黑沟门这小地方,他就是老大,能黑瞎子打立正一手遮天,能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包云飞把耿小环仍在床上,粗暴的撕扯着她的衣服,面目狰狞的好像一个恶魔。
  四
  耿小环怀孕了。
  张吉祥把耿小环当成了心肝宝贝,捧在手里怕吓着,含在嘴里怕化了。
  “我要打胎,我要打胎,我要打胎!!”
  “你疯了,咱好不容易才怀上的孩子,你干嘛要糟践咱的宝宝呀。”
  漆黑的夜,呼呼的风,凄迷的雨。
  闪电撕裂了乌云,雷鸣震撼着山川。
  “我告诉你,我肚子的孩子不是你的,那是包云飞的野种。”
  “我不管谁的种,只要孩子管我叫爸,那就是我的孩子。”
  张吉祥小时候在山上放毛驴,没事扯驴尾巴玩,没想到毛驴一尥蹶子,正好踢在他的裤裆上,那蛋蛋当时就碎了一个。
  张吉祥的奶奶捶胸顿足的嚎哭不已。
  “这孩子瞎了,说媳妇等于白说,没后呀。”
  ......
  张吉祥跪在地上,苦求着耿小环。
  耿小环心肝肺都好像被揉碎了。
  五
  包云飞评为十大杰出青年、劳动模范.....各种荣誉纷至沓来。
  挖掘机日夜不歇,疯狂的掠夺矿产。大型运输车,轰隆隆在村庄穿梭。修车行、旅馆、饭点鳞次栉比,一片繁荣。
  耿小环和包云飞这两人青春年少时为了爱,信誓旦旦,要死要活,折腾得地动山摇。如今,耿小环变成了一团愤怒的火焰,包云飞是冰凉的水,水火不容。
  耿小环先到县上访,没整出子午卯酉,后来到北京上访.。奥运会呀、国庆节呀,她就会被当地派出所日夜监护,属于典型的不稳定分子。
  2010年夏天,黑沟门连降瓢泼大雨。堆在憋牛山的土渣,如同下山猛虎出海蛟龙,以排山倒海之势,冲向了包云飞的老家,黑沟门南山根。十五人家的房子全部被埋,68人死了15人,包括包云飞的父母、大哥、二哥、三哥.....
  六
  包云飞被戴上了手铐。
  “呸,包云飞王八蛋你也有今天,这就是德不配位,报应呀报应。”
  “耿小环你个臭婊子,你以为你是啥好人,给钱谁都可以上。我在玉米地里搞过你,不止一次的搞过你。你悲哀不悲哀,就连现在的孩子,都是我赵云飞的种。”
  耿小环手掐着腰,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
  “你说得不错,那是你的孩子。我要让你的孩子,骂你祖宗,刨你家祖坟。”
  数月后,耿小环被马路飞驰的轿车碾压致死。
  有人说,那是包云飞手下的哥们在报复她,也有人说,某个高官,要灭口,恐怕拔出罗卜带出泥。
  黑沟门大部分年轻人,搬进了城里,在山沟里实在憋不住了受不了。理由很多,孩子要上学,山沟里的学校稀松,教师都是老弱病残,学习闹得一塌糊涂。当然了,人们逃亡还有一个原因,这里的人得癌症得特多,一年之内就有八个人得了肺癌,有六个人被埋在黑沟门的憋牛山的树林里,虽然没做过水体化验,有可能水体被污染了。人呀,谁不怕死呀。
  结束语
  黑沟门越来越荒凉了。
  没人用这里的泉水做豆腐,因为味道发苦,没人吃。
  年久失修的房舍,可怜兮兮的站在那里,就好像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在眺望着子女回来。
  沙土落满了窗棂。
  在冷风中,三五成群的野狗,在寂寞的村庄徘徊。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上一篇:假枪下一篇:说蛇

最新评论


发布主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