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小说故事 小说连载 武侠奇幻 查看内容

九幽冥王前传第十九章:柳邺茆明查暗访,皇宫内血雨腥风

飞翔的鹰耿彪 2024-7-2 09:15 1863
    第十九章:柳邺茆明查暗访,皇宫内血雨腥风。

    这工夫,陆青云左手抱着一包东西,右手提着一坛陈年老酒,兴冲冲地跑上楼来,推门便说道:“柳兄,师妹,来,来,喝两口酒,提提神吧。你打得太累了,这里还有一些熟牛肉、熟鸡肉……”一见清风过柳柳邺茆神采奕奕,又不禁喜孜孜地笑着言道,“柳兄,你精神恢复得真快,刚才看你的脸色煞白,虚汗直冒,我还担心你生了病呢。”

    此刻,清风过柳柳邺茆心里甚是感动,暗想这小子倒傻得可爱,想到自己与未婚妻分别了一十六年,若她另有心上之人,这也怪她不得。这样一想,心中宽敞了许多,反觉得对陆青云有些歉意了。

    孙凤儿笑着说道:“你这傻小子,倒很会献殷勤。”陆青云笑嘻嘻的斟了三杯,接着说道:“师妹,你也喝一杯,来,这里有个鸡腿。”孙凤儿却走出了房间,向星光满天的夜色瞧了一瞧,又重新走进房间说道:“别尽顾饮酒了,天色已快亮了,大内卫士们就将换班了,我们得想个办法才好。”清风过柳柳邺茆把酒杯一推,吃了一口牛肉说道:“走,咱们走!”

    就这样,清风过柳柳邺茆带领着孙凤儿、陆青云二人,纵身飞下楼房,顺着崎岖的小巷子,一直跑出了豆腐胡同孙家宅院,顺着西侧便走出了鼓楼大街,一直找到武师笑不天的家宅。此时武师笑不天一夜无眠,深怕清风过柳柳邺茆出什么乱子,尚在心焦等候着呢。

    清风过柳柳邺茆叫孙凤儿、陆青云二人在院落中稍等候,自己和武师笑不天进入内室密谈了一会。清风过柳柳邺茆将经过情形说了一遍,又言道:“请笑叔叔替我隐瞒身分,孙小姐并不知道我就是她的未婚夫婿,还是不要告诉她为好。”武师笑不天手拈胡须微笑着,抬头说道:“为什么?”清风过柳柳邺茆脸色一红,十分木呐地说道:“还是不要告诉她为好。”武师笑不天微微一笑,接着说道:“你们少年人的心事真不易猜,好,我依你便是。”二人先后走出房间,直接来到院子里边,给孙凤儿和陆青云安排了歇息的地方。

    过了几天,风波渐息。武师笑不天交友颇广,于是秘密寻找皇宫大内的朋友,未出三日,听宫里当差的朋友传来的真消息。神宗万历皇帝十分震怒,因后宫白骨移魂案弄得人心不安,又把宫中的执事太监庞保、刘成杀了。却把惜薪司一个叫做什么魏忠贤的太监,从惜薪司提升到司礼监升做太监总管。

    此时,清风过柳柳邺茆听了,沉思半天,心念才一动,心里想道:这魏忠贤想必就是那个什么“魏公公”吧了。

    孙凤儿心悬老父,度日如年。这几天来,她和清风过柳柳邺茆已经混得很熟了,屡次催清风过柳柳邺茆想办法,非要见一见父亲不可。

    这天晚上,清风过柳柳邺茆招呼孙凤儿和陆青云进房中,突然说道:“孙小姐,你敢不敢再冒一次大的危险?”孙凤儿嗔言道:“柳兄,这是什么话来?我无力救父,已是羞惭无地,心里火烧,我家的事情,难道还能要柳兄独力肩担么?”清风过柳柳邺茆笑着言道:“我不懂你说的话儿,该打该打。”陆青云言道:“你快些说出办法,要冒什么风险,算我一份。我这个人没有什么用处,就是不怕死,为了救出师父,我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清风过柳柳邺茆看了他一眼,接着说道:“我今晚想进皇宫探他一探,我已探清楚那个郑贵妃住在乾清宫,连宫中的地图我也托笑叔叔弄来了。”陆青云急忙欢快拍手言道:“那敢情好啦。”清风过柳柳邺茆忽然想到什么说道:“不过,夜探皇宫大内,那非得高来高去的真本事,一定要十分了得,孙小姐的轻功造诣,我可以放心,只是青云……”陆青云这次居然不傻了,心里想自己的轻功本事果然远比不上师妺,随他们去吧,莫说帮不上忙,反成了累赘。因此他才默默说道:“既然如此,我就不去好了,你们去吧,我在家里再寻找一些吃得,再弄些银子,也好研究研究下步打算,你们说如何?”他心无杂念,说得甚为坦然。

    这晚,清风过柳柳邺茆和孙凤儿听得更楼敲了三更,换上黑色的夜行衣,背上武器,带好暗器和爬城装备,二人偷偷溜到了紫禁城外边——

    淡月疏星,一片静寂。

    皇宫威严,寂寥无声。

    此刻,孙凤儿足尖点地,正想跃上皇宫侧墙的墙头,清风过柳柳邺茆忽然把她拉扯住,打了一个手势,一蹲身,捡起两块小石头,丢入紫禁城护城的御河中,“卜通、卜通”两声声响虽然不大,已惊动了暗伏在城上的值班卫士们。只见四条人影,飞下城墙,直奔御河桥上而来。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这一刹那,清风过柳柳邺茆和孙凤儿飞身腾空掠起,飞上城墙,就如换班一般,已经站在城墙之上。

    清风过柳柳邺茆早把宫中地图研究清楚,带着孙凤儿,绕过了太和、中和、保和三大殿进入内廷后宫,两人轻功都是上上之选,等到那几个轮值卫士折回头时,他们已到了乾清宫外侧面的小花园了。

    皇宫面积极大,真说得上是殿宇连云,绵亘不绝,北海、白海、什刹海三个人工湖也包括在皇城之内,湖水闪闪发光。

    清风过柳柳邺茆和孙凤儿伏在暗陬之处,忽见园脚侧门开处,有五六个卫士伴着一个身披斗篷,头面都藏在兜风之内的人,闪闪缩缩地走了进来。

    清风过柳柳邺茆目送他们走入宫门,正想冒险一探,远处琉璃瓦面,人影忽然一闪,一溜烟般直入殿宇之中。

    清风过柳柳邺大吃一惊,这人轻功之高,竟远在自己之上。若然他是宫中侍卫,那么今晚定然走脱不了。

    孙凤儿悄声对身边的清风过柳柳邺茆说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清风过柳柳邺茆扭头回答道:“且等一会再说。”就在这一瞬间,忽听得乾清宫院内,有人大声呼叫“有刺客!抓刺客”,乾清宫院门处有五六个卫士,飞奔跑了过去。

    清风过柳柳邺茆觑准最后一名,突然飞身而起,从身后凌空出指如电,一下子就点了他的晕眩穴,拖回暗处,在假山石后边,剥了他的衣裳,自己匆匆换上,又对孙凤儿说道:“你埋伏在这里不要乱动,我进宫内查看查看,”接着跃了出去,拔剑在手,他也大叫“捉刺客——捉刺客”,跟着其他几个人匆忙跑进了乾清宫里边。

    乾清宫宫中混战正烈,二三十人互相搏斗着,看不明白是什么人在拼命。

    这时,清风过柳柳邺茆顺乾清宫廊道,看见一个瘦长的少年,手使一把寒光闪闪的一柄长剑,正在挥剑大战几名宫中卫士。剑光霍霍,虎虎生风,斗到急处,但见剑花闪烁,冷电光芒四射,耀人眼目。

    这人使的正是衡山派七十二手连环追魂剑法,但功力之深,比先前衡山派贾仁义之流,却不知要高出多少倍。此刻清风过柳柳邺茆暗暗称奇,看他年纪轻轻,却想不到同样的剑法,却使用的这般了得!

    但宫中守护卫士众多,少年虽然再厉害,被十余人围攻,也渐渐支持不住了。清风过柳柳邺茆正看得出神,忽听得有人在身后叫唤道:“喂,你为什么不上去呀!”这人乃是锦衣卫的一个指挥,清风过柳柳邺茆躲闪不及,和他打了一个照面。这人一见是个陌生面孔,比刚才发现刺客还要惊慌,大声叫嚷道:“有人冒充侍卫进宫了!”手中持朴刀迎头劈下来。清风过柳柳邺茆刷刷便是两剑,把他刺伤,但自己也陷入了卫士的包围之中。

    这个身体瘦长的少年,正是兵部尚书太子太保右都御史闽浙总督陈述的孙子陈俞婕。他七岁之时,随父亲陈继贤来到燕山脚下的北京,适逢衡山派的掌门上陽真人也来北京化缘,上陽真人追魂剑法天下无双,正想找寻一个有根基的少年来继承衣钵。

    这一日,上陽真人游离来到户部侍郎陈继贤府邸,见少年陈俞婕头角峥嵘,气宇不凡,动了收徒之念。户部侍郎陈继贤以前在江西南昌为官,先后为应天府同知,后历任浙江按察佥事、江西布政使,现为户部右侍郎曾和上陽真人有一面之缘,知他武功妙奥,深不可测。也愿儿子成为文武全材的完人,于是一口答允。

    上陽真人把他带回衡山苍龙岭,全心教授,又用药物培养他的元气,磨练他的体肤。如是经过一十二年,陈俞婕已得了七十二手追魂连环剑和七星黑沙掌的全部秘奥,本领在衡山第二代弟子中首屈一指,甚至比若干师叔还强。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风雨百合
风雨百合 2024-7-1 17:21
好文笔,欣赏学习。

查看全部评论(1)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