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小说故事 小说连载 武侠奇幻 查看内容

九幽王前传第二十一章:柳邺茆勇救岳父,武师孙川说秘密

飞翔的鹰耿彪 2024-7-7 10:24 1109
    第二十一章:柳邺茆勇救岳父,武师孙川说秘密。

    陈俞婕勃然大怒,一个翻身三百六十度,拔出七星宝剑,顿时一道蓝色的电闪。清风过柳柳邺茆和太子的卫士们,也已经狂奔快跑进乾清宫内殿来了。

    皇太子大声叫喝斥骂道:“朱常洵,私离藩地,图谋叛逆,谁敢包庇,一并拿下。”斥责叫骂声未停,人已经进入到内殿来了?。这工夫,太监总管魏忠贤忽然把手一招呼,叫嚷道:“遵命!”竟指挥四大高手,一把就将身边的郑贵妃的兄弟擒获拿下了。

    太监总管魏忠贤笑嘻嘻地说道:“郑贵妃兄弟主谋叛逆,我是证人!”皇太子急步走进乾清宫,看着太监总管魏忠贤将郑贵妃的兄弟擒下,惊叫愕然了,清风过柳柳邺茆却心不在焉,提剑环顾周围。

    这时,郑贵妃跑到太监总管魏忠贤面前嚷嚷道:“魏公公,你这是什么意思?”太监总管魏忠贤面孔一扳,双眼一翻,悄声说道:“你们母子兄妹,密谋篡位,我魏忠贤忠心赤胆,维护太庙宗祠,与你们周旋,无非是想套取你们的奸谋,你当我真会参与你们的造反么?”郑贵妃破口大骂。

    太子朱常洛将信将疑,转念一想,这太监总管魏忠贤新近得势,正掌管皇宫东厂,管他是真是假,只要现在帮我就行,我又何必苦苦追究什么呢。

    当下喝令将郑贵妃兄妹与二皇子常洵绑个结实,正想退出去,清风过柳柳邺茆忽然大声喊道:“孙伯伯,我来了。”皇太子朱常洛霍然醒起,向郑贵妃喝问道:“你们将我的值殿武师孙川绑架,藏在那儿?”

    魏忠贤眼色一抛,东厂的一个小头头把屋中的八仙抬猛的掀起,地上现出一个黑黝黝的洞穴。清风过柳柳邺茆带领四个小头头纵身跳入洞穴,走了几步,只听得里边大声呼喝,金铁交鸣。清风过柳柳邺茆从八宝囊中取出火石,点起火绒,与东厂的四个头头急步奔前,聚拢目光,只见一个魁梧汉子,披枷带锁,居然身似旋风疾转,舞动长枷,正与两个看守卫士恶战之中。

    这个人正是清风过柳柳邺茆的岳父孙川。他听得外面厮打杀声撼地,情知有变,因此强运内力,挣断手镣,就以长枷作为兵器,与乾清宫的两名看守卫士拼斗起来。

    那两名看守都是卫士中一等一的好手,孙川吃亏在脚上带着沉重的铁,未能挣脱,纵跳不灵,一场恶斗,虽然把两个看守打得头破血流,但自己也受了七八处刀剑之伤。

    四名小头头疾跑入内,那两个看守大喜嚷道:“喂,你们快来服侍这个南蛮子。”却不料,说时迟、那时快,四名东厂小头头,两个服侍一个,反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段,把两个看守侍卫杀了。

    清风过柳柳邺茆提剑上前,只见岳父已似血人一样,急忙将他扶出地窟,在他耳边说道:“岳父,是小婿来了。”孙川说道:“凤儿呢,你见过没有?”语声极度微弱,说得很是吃力。

    清风过柳柳邺茆回答道:“凤妹也在外面。”孙川精神一振,扶着清风过柳柳邺茆的肩头走出了地窟。

    乾清宫殿院落内皇太子朱常洛正与陈俞婕说话,陈俞婕的爷爷乃是兵部尚书闽浙总督,父亲是右侍郎,一说起来,皇太子自然知道。

    皇太子言道:“你父亲的冤情,我必定替你们昭雪。”这工夫孙凤儿也已经跑进院内,站在陈俞婕身边,忽见清风过柳柳邺茆搀扶着一个血红的人走了出来,大吃一惊,定睛一看却是自己父亲,不由得魂飞魄散,眼泪迸流,跳上前去。

    孙川说道:“太子,恕我不能伺候你了!”左手拉着女儿,右手拉着女婿清风过柳柳邺茆,正想说话,忽然有两名从外边跑进殿内赶来的锦衣卫,发出一声怪叫,一左一右,双双飞奔上来,齐向清风过柳柳邺茆扑了过去。清风过柳柳邺茆身子一仰,左肘一撞,把一名卫士撞翻,接着一掌劈出,又将第二名卫士格退,定睛观看,这名卫士正是在福州地界追踪自己的,给武夷山清水山庄的华凌仙子吓退的司礼监锦衣卫总指挥史蒋昭。

    这个锦衣卫总指挥史蒋昭素来自负,给清风过柳柳邺茆一掌格退,振臂再扑上来。

    这工夫,皇太子脸色一沉,心里想这个奴才太不像话了,里外不分,好坏人不分,急忙斥责喝叫道:“蒋昭,你想干什么,休得胡来。”蒋昭回答道:“太子,这个人,某家认识,他是福州地界的悍匪大盗,反叛朝廷。”皇太子朱常洛好奇地问道:“什么,他是悍匪巨盗?”此时蒋昭恭敬地冲着皇太子朱常洛回答道:“前几个月,卑职奉皇帝秘旨南下福州府办案,这个人在福州地界称是老兵部尚书陈述请来的保镖,我们有眼无珠,把他轻轻放过了。他暗中勾结当地女土匪头头,后来土匪华凌仙子竟替他出头,杀了我们三个锦衣卫。”皇太子朱常洛听完蒋昭讲述,心里沉思不语,原来锦衣卫对外,监视朝廷大臣,东厂、西厂的皇宫侍卫对内,负责管理皇宫大内,各不归属。

    司礼监锦衣卫总指挥史蒋昭,这班人是从外廷太和门那边闻讯赶来的,他们是直属皇帝本人,所以若然真是搜捕叛逆,太子也制止他们不住,毕竟不归自己,于是皇太子朱常洛问道:“什么华凌仙子,是男强盗?还是女强盗?在什么地方?”

    司礼监锦衣卫总指挥史蒋昭接着回答道:“禀报太子,当今天下最厉害的女强盗,她替他出头,显见着关系不一般,是有关系的。”说罢作势欲再扑上去,清风过柳柳邺茆忽然哈哈大笑说道:“老兵部尚书陈总督的孙儿便在此地,你问问他,我是否是他家的保镖?”

    陈俞婕看了看清风过柳柳邺茆一眼,朗声回答说道:“禀殿下,这位柳兄正是我家聘请的随身保镖,所以我和他是一道同时进宫的,是我请他帮助殿下擒获宫内叛逆的。”司礼监锦衣卫总指挥史蒋昭忙争辩说道:“那么华凌仙子为何帮你!”这工夫慈宁宫值殿武师孙川虽已受重伤,神智尚清楚,急忙向皇太子叩头禀报言道:“这人是我本人的女婿,他和小女凤儿前来救我,请蒋指挥史不要冤枉了好人那。”

    孙凤儿站在旁边,父亲的话虽然微弱,却是听得清清楚楚,身子陡然发热,也不知是羞是喜,心儿“卜通通”的跳个不停,小脸已经羞涩的通红。

    孙川这几年来做慈宁宫的值殿武师,和皇太子甚为合手,相得益彰,日前那个“白骨移魂案”的凶手,又是他拼死擒着的,而今为了皇太子,他又被郑贵妃的手下捉去私刑拷打,打成重伤,弄得变成了血人一样,皇太子对他甚觉歉疚,听他一说急忙说道:“蒋指挥史,孙武师和陈公子总不会说谎,你放了他吧。”

    值殿武师孙川有气无力地说道:“那华凌仙子既是最最厉害的女强盗,她和官面的人自然是作对的了,只怕她有意离间也说不定呢。”司礼监锦衣卫总指挥史蒋照碍于太子的面子,而且值殿武师孙川又是他的前辈,心里虽然还有怀疑,也只好悻悻退下了。

    皇太子接着说道:“孙武师身受重伤,随我回宫调养去吧。孙公子和这位柳兄台,也请一并进宫。”值殿武师孙川回答道:“谢谢殿下,奴婢今生恐再不能伺候你了,还是让奴婢速回家里,好料理后事吧。”

    此刻,皇太子朱常洛看他伤势甚是严重,知道已是无望,而自己又有宫内大事料理,也就不再勉强他了。于是,皇太子朱常洛当下说道:“也好,你坐我的车回去吧。”急忙叫人取了大内皇家的金创圣药,送他们回家去了。

    一路之上,孙凤儿在马车里扶着父亲,不时偷瞧清风过柳柳邺茆,此时清风过柳柳邺茆却是眉头深锁,愁眉苦脸,心里想原打算不远万里,刚刚来到北京就遭遇了岳父身受重伤,而且有生命危险,自己该如何向父母双亲交待呢,心中甚是沉重。不到一刻钟,太子的马车已奔驰到了孙家老宅门前,此时天色已将发白,启明星,东挂高悬。

    此刻,清风过柳柳邺茆与孙凤儿搀扶着父亲孙川,送他们回家的两名太子侍卫,给孙家揭了皇家封条,并留下了金创圣药,匆匆告辞回宫去了,咱们先不表。

    清风过柳柳邺茆与孙凤儿把父亲孙川搀扶进内房,换衣验伤,擦洗身体,敷伤里创,喂药疗伤,忙碌了好一阵子,陈俞婕也在旁边帮忙侍候着。此时孙川精神稍有好转过来,突然间睁大了眼睛,气喘吁吁地说道:“你们靠近一些,我有最秘密的事情,要告诉你们。”陈俞婕以为是他们家里私事,自己毕竟是外人,实在不方便,于是乎悄悄退了出去。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冰煌雪舞
冰煌雪舞 2024-7-6 20:08
支持并问好
引用
彝乡阿戈
彝乡阿戈 2024-7-6 23:33
好文笔
引用
秋阳夏日
秋阳夏日 2024-7-7 06:35
文笔优美,拜读。
引用
叶开
叶开 2024-7-7 12:39
来过,拜读
引用
美原
美原 2024-7-7 14:14
欣赏朋友的才华!
引用
墨砚池
墨砚池 2024-7-7 16:59
来支持下朋友!
引用
戏墨子
戏墨子 2024-7-7 17:11
拜读,祝好

查看全部评论(7)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