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草地

搜索
兰草地 首页 小说故事 乡野风情 查看内容

《老人的村庄》第二十章:梦境中的二十年后(完结)

2016-1-17 20:56| 推荐: 蓝草| 查看: 23283| 评论: 34|作者: 荒村一叟

  第二十章:梦境中的二十年后
  一
  那夜,汉成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中,时光的轮轴在飞速地旋转,一转眼就过了二十年。
  其时,年过九十的汉成和他的老伴居然还都健在,他们觉得周围的一切变得非常陌生但又好像都是在意料之中。汉成自己觉得他要比招弟更显得老态龙钟,走路时已经离不开拐杖,招弟虽然也年近九旬,但身子骨却比他要硬朗得多,只是显得更瘦小了些,他们几乎整日形影不离,两个人走在一起时,汉成一手拄着拐杖,一手牵着老伴的小手,看不出他们是在谁搀扶着谁。
  他们还住在陆家舍的老庄台上。老庄台已经变得面目全非了,一条贯穿南北的水泥路从北边的公路向南延伸到庄子的南头,大河上的那座桥已经扩建过两回,不但宽度可以通过汽车,桥中间还砌了一座仿古凉亭,红柱绿瓦,飞檐翘角,充满诗情画意。河岸上也不知道是那一年砌筑了块石驳岸,临河还装上了水泥护栏,从上面垂挂下来的柳树枝条,有的已经触到水面。有老人在河边散步,还有人倚着栏杆钓鱼。水中有蓝天白云的倒影,还能看到鱼儿在其间穿梭嬉戏,就像一群在天空自由飞翔着的小鸟。时近傍晚,晚霞满天,和风习习。桥上凉亭里的石凳上坐着几个老人,其中还有三嗲嗲和三奶奶,汉成突然想起三奶奶在二十年前就已经离世,三嗲嗲也在十多年前驾鹤西去,今天怎么啦?后来他悟到了,这分明是在梦中,大可不必当真,也许二十年后的今天,这世界上也早就没有了他们。
  他们很好奇地沿着大路向南走,发现原来的老房子几乎都不存在了,老庄台的布局已经经过了大刀阔斧的调整,大路两边串连着好几条东西向的村道,村道两边整齐地排列着一座座乡村别墅,式样都差不多,都是独门独院,两层带阳台,顶上盖着瓷瓦,美观、大方、简洁。原来村北面的公路边上,变化倒也不大,还是那一排别墅几户人家,听人说,自从对老庄台进行了重新规化,收回了许多已经进了城的人家的宅基地,一下了就杜绝了挤占农田建别墅的现象。唯一的变化是公路的宽度比原来扩大了一倍,路边还铺设了一个面积不小的停车场,里面停了许多不同颜色的轿车。
  庙垛子上的土地庙还在,好像还比以前气派得多,庙前的那棵老榆树又长成大跃进时被齐根砍掉前的模样,算来它又重生了70多年了,它见证了这个苏北平原上的小村庄70多年的岁月沧桑,它肯定还会活很久很久,它一定还能看到更新更美的景象。
  李汉成原来住的这一片老房子,已经拆掉好几年了。那年村里要建一个养老院,考虑到他们这一片房子迟早都是要拆的,只是因为汉成和国强两家的老人都还住在里面,需要跟他们商量出一个妥善的解决方案。后来还是国强提出一个要求,让村里在养老院砌好后给他们两家先临时各安排两间房子,在他们生活还能自理时,由他们自己照顾自己。村里觉得这样挺合理就答应了他们的要求。现在他们都住在养老院的大院子里,房间的门靠着门,仍然是紧邻,招弟和锁丫头仍然跟过去一样,好得像一对老姐妹,有时还会互相调侃说几句玩笑话。他们自己办伙食,多数时间是轮流作东。他们都觉得过得特别幸福,跟着子女在哪个大城市过晚年都比不上在这里好。他们商量好了,等到到了不能动的那一天,不管要缴多少费用,他们都计划在这里终老一生。
  这个养老院是为村里的没人照顾的老人办的,对于那些失去子女的老人,还有当年在强制计划生育的大形势下只生了一个女儿的老人们实行免费养老。有子女但又不方便派人照顾的家庭也可以进院养老,就是必须要由子女负担一部分费用。院里设有食堂、医务室、活动室和健身场地,还有好几个专门负责护理的人员,住在这里,老人们并不寂寞,子女们也放心。现在陆家舍只剩下了几百口人了,其中老年人占到将近一半,像汉成和国强这两对老夫妻生活还能自理的并不多,有的人已经是风烛残年朝不保夕了。
  
  二
  还有一个变化是让人意想不到的,原来陆家舍的2000多亩土地现在只有两户人家在种,一家种了1000多亩,听说规模还不算大,正在酝酿兼并。原来承包田的面积又进行过一次调整,那些进了城的人不再享有承包田了,因此,还留在农村的人,分得的承包田面积是原来的两倍,这里以前人平耕地还不足二亩,现在达到人四亩(60岁以上的老人减半)。还有一点让人很难理解,就是各家各户分到的承包田都不知道在什么地方,他们只知道自家有几亩几分地在村部的表格上,他们每年可以按面积拿到一笔不少的代耕费。那两户种田的人家,是跟村里订的合同,每年夏、秋两季会将代耕费打到村部账上,再由村部发放给农户。
  汉成和国强两家的子孙们都跟这里没什么关系了,汉成和招弟每人分得了二亩养老田,按照新的规定,国强因为每月都能领到退休金,分不到田,只有锁丫头一个人可以分到养老田。现在每年的代耕费已经涨到一万元,农民的基础养老金也在逐年提高,每年也涨到了两万多元。汉成另外还有一笔农村干部的补贴,一年能拿到两三万,一年下来汉成老两口的总收入达到十万元。不过,跟国强比差距仍然不小,国强光是退休金每年就能拿到二十多万元。钱多了,但也不值钱,市场上猪肉已经卖到每斤一百多元,一斤米也卖到二十多元,人民币最大的面值是1000元,听说正筹备出版5000元面值的,一元钱的硬币掉在地上已经没人愿意低头去捡了。
  那两户种田的人家,只有一户是陆家舍本村的人,还有一户是楚阳城里的,听说老板还是一个大学生。大学生毕竟与众不同,据说他种田用的是什么现代农业模式,他们夫妻二人还带着两个孩子,另外只雇了两个帮工。耕作、施肥、播种、收割全是机械作业,喷洒农药的活儿承包给了东河城里的一家植保公司,需要治虫时,人家那边来一架专门用来喷药的小飞机,用不了多长时间就搞惦了。他将大部分农田都栽种了水稻,也不需要自己育秧,都由离这儿不远的一家育秧公司提供秧苗,人家不但为他把秧苗运送到田头,还用大型插秧机将秧苗栽进大田。他使用的那台大型收割机还带有烘干的装置,因此,在小麦、水稻收割的季节里,粮食单位或者是加工单位都会直接将运粮车开到田头上货。听说,这户人家,光是去年一年,就有上千万元盈利。
  白天,庄上除了老年人,很难看到青壮年,虽然这些年出外打工的人已经不多了,但在附近的小镇上都有好几家规模不小的工厂,村里的青壮年大都在厂里上班,有的夫妻二人在同一个镇上班,早出晚归都是开着私家车。村里最热闹的地方就是养老院和幼儿园。生活好了,医疗卫生水平也提高了,像汉成、国强这些九十开外的人,一个个地活到现在还赖在这个世界上不肯走,他们当年都经受过许多磨难,完全有理由希望多活几年,能从这个社会得到一点补偿。
  计划生育政策放开后,现在农村中每个家庭都有两到三个孩子,虽然有生育能力的家庭数量不多,但与“一胎化”的那些年相比,感觉到庄上孩子一年比一年多了起来。
  三
  在梦中,汉成还接到南京那边李文打过来的电话,李文说,他也已经办好了退休手续,等孙子、孙女放了署假,他们一大家七口人计划开两辆车子,一起回一趟陆家舍。
  翠萍在五年前就退了休,那年,云鹏的媳妇正好生下了第三个孩子,前两胎生的是孙女,这次换了品种,让李文夫妇兴奋了好一阵子,这边当了太爷爷和太奶奶的两个老人更是喜不自禁,一听到消息就买了几百斤鸡蛋,挨家挨户地分红蛋。孙媳妇是云鹏大学里的同学,生过了一对姐妹花后,说什么也不肯再生第三胎,她说:“现在哪有人家还生第三胎?要不是二老成天地唠叨,我可连第二胎都不想生。”城里的生育观念与乡下人不同,大多不愿多生孩子,虽然那时对于计划生育城乡都早就取消了一切限制,国家甚至还出台了一系列鼓励生育的政策,但城里人大都是仍然只生一个孩子,顶多生两个。因此,李文的这个孙子可算得是来之不易,两代的老人都觉得孙媳妇是李家的大功臣,如果她坚持已见,死活不肯帮忙,李家的香火不就从这一代断了吗?
  汉成的两个女儿,最风光不过的是大女儿粉英,已经退了休的王平拿着比国强还高一大截子的退休金,外孙王新居然还让人意想不到地当上了东河市的副市长!当年菱香还在时出生的那个大重外孙女也已经去了加拿大留学。让王平和粉英感到美中不足的是,王新媳妇后来又接连生了两个千斤,没能给他们生个带把儿的。为此,王平倒还看得开,他说:“我们应该满足了,世上哪有那么多的十全十美?”
  二女儿翠英那边的情况不是很好,她只生了一个女儿,高中毕业后在网上谈了个对象,后来谈成了,一嫁就嫁到了浙江温州,现在两个60大几岁的人,住在一座空旷的大别墅里,日子过得倒也衣食无忧,他们除了能享受到“五保”待遇,仁康还在给种田专业户打工,也能拿到一笔不菲的工资,就是再往后过,难免会晚景凄凉。
  令人料想不到的是招弟的两个孩子龙女现在过得还比龙根还要好得多,她的一个女儿在杭州城谈了个对象,女婿父母早亡,还在市中心留给他一套不小的房子,现在仁康还经营着一家米店,龙女在家当起了保姆,带着两个活泼可爱的外孙子,小夫妻都是早九晚五的上班族,一大家人过着寻常百姓的日子,既温馨且和睦。
  龙根就不那么幸运了,这些年遭了几次变故。先是他办的那个服装厂没来由地失了一把火,烧掉了所有家当还搭上了两个工人的性命,弄得他一夜回到了解放前。后来他那个读成了博士的儿子顾彤在上海找了个研究生学历的媳妇,虽然他们同在一家外企上班,收入也挺不错,但他们买不起上海市里的房子,只好住在女方家里。偏偏那个岳母娘特别看不起苏北人,常说:“早年在上海讨饭、拾荒的全是你们楚阳那边的人。”因此,顾彤在那个家里就像是个二等公民。已经破了产的亲家也自然成了不受欢迎的人,难得去一回也没个好脸色给他们。更加令人难已忍受的是媳妇竟然扬言说,一辈子不想生孩子,要做什么“丁克”家庭,为此,招弟一直很纠结,她觉得虽然顾家从孙子这一代断了香火没她什么责任,常言道“一代管一代”,她含辛茹苦地养大了龙根和龙女还带大了孙子彤彤,也算对得起顾家了,但每当想起了这件事,总还是觉得心里很不是滋味。不过,不管老人们是如何地着急,两个小的却无所谓,说什么“在国外有太多的‘丁克’家庭,不稀奇。”
  汉成还听人说,他的那个本家侄儿李德生在外面也走了下坡路,他虽然二十年前就混成了千万富翁,这些年,但他的资产却萎缩得很厉害,好像也到了破产的边缘。自从房地产泡沫破裂后,房价一落千丈,开发商资金链断了,大都丢下了烂尾楼盘溜之大吉,那些烂尾工程所化掉的资金全是银行贷款和拖欠下来的材料款(只有农民工的工资他们不敢拖欠,他们也怕犯法坐班房)。李德生是材料供应商,于是就有上千万元的材料款变成了烂账!还有他投资的十多套商品住宅和好几间门面房,也已经烂在手里,没法转让出去。虽然城市的中心房价还不算太低,但他手中的房子大都在城市的边缘那些所谓的开发区里,那里现在的入住率还不足20%,周边的配套设施又不全,住在那里既不方便也缺乏安全感。连已经住进去的人都想尽快离开那个鬼地方,空着的房子还指望有谁去买?那里的门面房也就更没人要了,市中心都空关着好些门面房,如今的人都习惯了在网上购物,有几个人还到实休店里去买东西?因此,李德生虽然还有相当可观的房产,其实也跟破了产差不多,何况他每年还要缴纳不少的房产税。有一段时间,他们夫妻俩似乎把一切都看淡了,曾经萌发过要将户口迁回老家养老,虽然而今无所谓什么城里人和乡下人,但要老家承认他农民身份,享受农民的待遇却并不容易办得到,好像比当年农民要得到城镇户口还要难得多。
  四
  在梦中,与汉成接触得最多的是赵国强,这两个做了将近一个世纪的老邻居,至今仍然好得像是一个人。国强的子孙们过得都不错,虽然并没有成就什么大富大贵,但也没受过什么波折,过着平平安安寻常百姓的日子。他的身体要比汉成好得多,也不显老,跟汉成站在一起,他好像要小十多岁。他现在还订着两份报纸,还能上网冲浪,时不时地还在网站上发表一两篇随感文章,他人不显老,心态更不老,看这样子,已经九十出了头的他很有可能要成为这个小村子里的第一个百岁老人。老伴锁丫头的身体不如他,也比不上招弟,因此她常说,“我们这两对老夫妻都是‘一个馒头搭一块糕’菩萨做得倒也公平。”
  这些年,汉成了解到的国内外大事小情,都是从国强那里听来的。十年前,中国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与日本在东海打了一场恶仗,那些日子汉成天天总要向国强打听一下战况。虽然那场战争总共才打了十天,但双方都亮出了最精锐的家底。那是一场以高科技为主导的现代化战争,数千架战机像候鸟迁徙般地云集在东海上空,水面上除了成群结队的常规舰艇,双方还都投入了好几个航母编队!与此同时,隐藏在水下的潜艇也大开了杀戒。那场战争虽然我方也损失掉上百架战机和好几艘常规舰艇,但不可一世号称世界第二的日本海军被打得落花流水,还差点儿击沉他们的那艘叫“出云”号的准航母。在激烈的交锋中,美国人始终没敢插手。战斗打响的第三天,中国的五星红旗就插上了钓鱼岛,后来的七天是围绕钓鱼岛的攻防战。始作甬者的美国人,看到了日本大势已去,不得不假仁假意地出面调停。其实美国人心里明白,这次战败的不是日本而是美国,这一战让日本人彻底清醒了,他们再也不会为美国人的“重返亚太”的战略当炮灰了,什么“美日共同防御”全是忽悠他的。这一战还将南海周边那几个跟在美国后面摇旗呐喊的小喽罗吓得屁滚尿流,他们一下子都变老实了。从此,南海就成了中国的内湖,美国围堵中国的如意算盘以彻底失败告终。
  他们也常常谈到国内的形势,这些年国内的经济形势虽然曾有一段时间受到房地产崩盘的影响,停滞不前了好几年,但总的形势还是积极向上的,GDP总量早就超过了美国,成为世界老大。就是两位老人总还觉得还有些美中不足的地方。最让他们揪心的是反腐败反了这么多年了,虽然“老虎”“苍蝇”不像当年那么肥也不像当年那么层出不穷,但好像反腐败这条路还看不到尽头,倒向有一首古诗里说的“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似的。看来,要想打造一个“文官不爱钱,武官不怕死”的国家是何其艰难。
  他们还常常谈到中国的人口问题。好几年前印度的人口就已经超过了中国,而中国的人口还在逐年减少,这些年,国家出台的一系列鼓励生育的举措好像效果不是那么明显,主要是人们的生育观很难改变得过来。还有,国内的环境问题、贫富两极分化的问题等等也是他们之间经常讨论到的话题,有时他们也会自我调侃说,“我们这是在杞人忧天”。
  快要天亮时,要不是汉成被一泡尿憋醒了,他可能还会在梦境中体会到更多的二十年后的美好意境。
  第二天上午,汉成将他在梦中的所见所闻一五一十地告诉了招弟(只是有意略去了关于龙根的那一段),招弟像听人讲故事似的饶有兴味地一直听到最后,后来她说:
  “二十年后要是果真像你在梦中见到的那样,我们到了那边也一定会扬眉吐气的。”
  (全文完)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流萤小梦 2016-1-17 11:27
慢慢欣赏!新年好
引用 忆潇湘 2016-1-17 12:50
好文,拜读
引用 九月冰菊 2016-1-17 13:56
好文笔,学习了~
引用 月影溪光 2016-1-17 17:02
欣赏!赞一个
引用 小桥烟雨 2016-1-17 17:07
静赏,支持并问好!
引用 逍遥漠仙 2016-1-17 18:29
欣赏朋友的文笔,学习了!
引用 童心未泯 2016-1-17 19:24
欣赏,静静品读
引用 蓝草 2016-1-17 20:58
恭喜完成大结局!冬安!
引用 张开日月眼 2016-1-17 22:22
欣赏问好
引用 胡石遗 2016-1-18 06:07
拜读,欣赏!
引用 上官楚伶 2016-1-18 08:02
拜读,问好朋友
引用 林娟 2016-1-18 09:51
写的不错,欣赏。
引用 美丽邂逅 2016-1-18 10:15
不错,分享了
引用 墙头等红杏 2016-1-18 10:46
拜读,欣赏!
引用 荒村一叟 2016-1-18 11:22
蓝草 发表于 2016-1-17 20:58
恭喜完成大结局!冬安!

谢谢老师一路陪伴,问好,紧握。
引用 晓月微蓝 2016-1-18 11:25
引用 乐小肆 2016-1-18 11:41
拜读,问好朋友
引用 玉雅兰 2016-1-18 13:00
欣赏问好
引用 孤狼独鸣 2016-1-18 14:00
品读佳作,分享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34)

发布主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