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小说故事 魅影灵异 查看内容

天堂村   

可可栗子 2012-8-1 23:19 4253
我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参加了一次集体自杀活动。我还不想死,所以我逃了出来。以下是我那段恐怖的经历,虽然我知道很多人都不会相信就象我现在依然觉得那只是个恐怖的梦而不是真实的一样。
  ——序

三年前,我在网上认识了一个网友,名字叫做秦峥。我和他网恋三年。他从未提出过要在现实中见面,受不了相思之苦,提出见面的总是我。有一天,他终于答应我们在现实中见面了,时间和地点都由他定。
8月27号(后来才知道是今年的鬼节——农历7月15),我打扮得很漂亮,端庄中透着性感(朋友们总是羡慕说我是一个人具备两种气质的人),我要给他留下好印象。虽然我们从没见过面,我不知道他长啥样,但我已经深爱着他。
从城区乘车到郊区,再从郊区到乡村,一路颠簸辗转,我终于到了和秦峥约定的地方——天堂村。我庆幸很容易就找到了天堂村。“在乡村巴士的终点站下车,终点站不远处有一条岔公路,沿着岔公路前行200米,有一辆去天堂村的专车。”秦峥是这么告诉我的。我在终点站下了车,找到了不远处的那条岔公路,沿着岔公路前行了200米,果然看到了那辆巴士。巴士很新,车身纯白。
我敲敲车门,自动车门打开,传出里面热闹的欢声笑语。或许由于我的出现,欢声笑语却戛然停止,人们都望着我。我有些胆颤,小声问司机:“请问,是去天堂村的车吗?”司机上下打量了我,然后点头,说了句“上车”,不带任何感情。我上了车,车门在身后“嘭”地一声关闭。车内又恢复了欢声笑语,仿佛刚才的寂静只是我的幻觉而从未有过。
车摇摇晃晃地开着,我摇摇晃晃地在车上寻找着座位。车上都是欢笑的乘客,有的是年轻情侣,他们旁若无人地拉着手,接着吻;有的是中年夫妇,他们手牵手,轻声细语着;有的是母子,有的是父子,有的是姐妹,有的是兄弟……因为我时常听见他们爸爸妈妈姐姐妹妹哥哥弟弟亲热地叫着。倒数第二排左边靠窗是这个车上唯一剩下的座位,旁边坐着一个八九岁的小男孩。小男孩眼神淡漠,似乎车上的热闹与他无关。我在他前面停下,问他旁边是否有人。小男孩没有回答,而是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我坐了进去。
我们很久都没有讲话。我看着车窗外慢慢向后倒去的树和脚下越来越不平的路,余光瞥见小男孩一动不动地坐着。
“姐姐。”我正想象着见到秦峥时的情景,小男孩一声“姐姐”把我拉回了现实。那声姐姐喊得我鼻子发酸,那么哀怨那么让人心疼。小时侯我那可怜的弟弟总是跟在后面,这么叫着我:“姐姐”,在他离开我们的时候,他依然这么叫着我,姐姐。
“嗯?”我转过头,望进了小男孩同样哀怨的眼神。
“我可以叫你姐姐吗?”小男孩用期待的眼神望着我。
“当然可以呀,小弟弟。”我露出无比灿烂和蔼的笑容,亲切地说道。
“姐姐!姐姐!姐姐!一直都想这么叫你,姐姐。”小男孩愉快的说道。
“一直?”我疑惑地望着他,我们才刚认识还不到一个小时啊,为什么他说一直?
“嗯,一直。姐姐,你知道吗,我每天晚上做梦都梦见你,你是我的姐姐呀。我好想好想叫你姐姐,可是你总是转身离开了,听不见我叫你姐姐。”小男孩讲着他奇怪的梦,我听得玄乎。
“可是……”我刚想打岔,小男孩又说到:“你一上车,我就知道是姐姐来了,我好高兴。”小男孩兴奋地讲着,而我却觉得更加不可信,现在的小孩子都喜欢讲故事呢,而且好象都是故事大王似的。反正我们只是萍水相逢,被一个陌生的小男孩亲切地叫着姐姐,呵呵,也无所谓的哦。
“小弟弟,你叫什么名字呀?”我问他。
“姐姐,我叫祥子。”这个名叫祥子的小男孩愉快地回答。
“哦,祥子呀,名字有点特别哦。祥子的爸爸妈妈呢?”我在车里寻找着祥子的爸爸妈妈。
“我没有爸爸妈妈!姐姐。”祥子的脸竟然有丝愤怒的神色,仿佛我犯了一个大大的错误。
“哦,对不起。”我忙嘴里道歉,心里想着这小孩可真奇怪呀,怎么会没有爸爸妈妈呢。他不高兴,我也就不再问了。我们又陷入了沉默。
巴士向蜿蜒的深处行进,手机不知在什么时候没有了信号,我不免有些慌张,秦峥没有说过天堂村有多远。车上的乘客大多已安静了。祥子闭着双眼,头靠着靠垫摇摇晃晃,我把他的头搬放在我的肩头。祥子似乎露出了微笑。
巴士停留在黄昏里,已是路的尽头。司机说;“小车,到了。”仍是不带任何感情。
乘客们陆续下车,有的欢笑着,有的沉默着。祥子牵着我的手,叫着“姐姐”。
我真的有些疑惑了,天堂村到底是什么样的地方,为什么秦峥要约我到这么遥远偏僻的地方见面……手机还是没有信号,连电量都只剩一格了。
因为我们那么爱他,所以我一定听他的话,我在心里安慰自己。跟着人群走在渐黑的山村小路上。人群里有人拿出手电了。祥子紧紧牵着我的手,我也握紧了他的小手。此时的我们真的像相依为命的两姐弟,又想起了我的弟弟。不知名的虫子夜鸟在鸣叫着。山路崎岖不平,我们小心地走着。
感觉靠着微弱的手电在黑暗中走了很久很久,到处看不见灯光。当我已走得恍惚时,忽见前面不远处灯花通明,以为是幻觉,再仔细一看,灯火依旧。祥子拉拉我的手说“姐姐,我们到了”。不太明亮的手电光,我似乎看见祥子脸上泛着的兴奋。
又走了半个小时,我们终于来到了灯火通明处。原来灯火是从一栋两层白色楼房里发出来的。忽听前面有人说“到了”。于是空气沉静了下来,我感觉这种沉静静得有些可怕,我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声和祥子的呼吸声。那时我好象忘了秦峥以及我们的约会,只是木然地跟着大家。
楼房的第二层与我们我处的地面同高,于是我们一登上楼房就已经在第二搂了。我跟着大家走下阶梯,应该是到了第一楼。一楼有个大厅,大厅里一条长凳上摆着盛满液体的碗,没有椅子。这里灯火通明。
有人席地而坐,接着更多的人席地而坐,祥子拉拉我,我跟着坐下了。我那时真的处于恍惚状态,弄不明白正在发生的是什么,脑袋好象也不想弄明白似的,只是懒懒地接受着周围的一切。
“姐姐。”祥子叫我,我努力睁开眼睛,祥子端着两只碗在我面前坐着。他把一只碗伸向我,我接过碗。碗里盛着淡绿色液体,很像雪碧的颜色。“姐姐,喝了它,你就能实现所有的梦想了。”祥子说完低头喝了起来。我看看其他的人,他们也都低着头捧着碗喝着,空气中一种清爽的香气。我的嘴也不由自主地伸向了那淡绿色的液体。
我是被喧嚣的吵闹声给弄醒的。当我醒来时,看见大家正奋力向楼梯处涌去,仿佛一场灾难正从后面赶来,人们赶着逃跑,于是我也跟着人群逃跑。我们奔跑在阶梯上,不停地望上跑,十几级一折的阶梯跑完一折又一折,一折跑完,另一折相同的又呈现在眼前,于是我们奋力奔跑在同样的阶梯上。
印象中我仿佛已经跑了十几折了,如果两折算一楼的话我也已经将要爬上十楼了。我快要处于筋疲力尽的边缘,而阶梯依旧往上一直延伸看不到尽头,其余的人仍在奋力奔跑。我突然发现祥子不在身边,拉住一个人问,他说他看见祥子在后面。我于是借着等祥子的时候停在两折之间的平台上喘着气。在弯腰的时候,冷不丁似乎看见通风窗外似有树枝在晃动。当时就觉得有些纳闷,近十层高的楼房处怎么还会有树,有什么树竟能长到这么高?
当我打开通风窗,窗外的情景更让我后背发凉:窗外果然有棵树,只是这棵树并不高,从树根到这里看起来不过三四米。心中的疑惑更大:这怎么可能?我们奋力爬了近十楼的十几折阶梯,可窗外的树却说明我应是停在离地面三四米高的位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突然觉得当时那些每一折都相同的阶梯真是诡异,脑海里也不自觉浮现出恐怖的鬼故事。不行,我不能继续爬阶梯了,可是祥子在哪里?
我一定要带着祥子逃离这怪异的地方。我焦急地等待着,大喊着“祥子!祥子!”突然看见祥子出现在阶梯上,他正往上爬。我大叫着“祥子!祥子!”祥子或许听见了,他回头看了我一眼,他的眼神泛着空洞的绿光,我突然觉得他不是我认识的祥子,现在的祥子好可怕。祥子消失在上面的转折处,我突然从错愕中惊醒:我要逃离这恐怖的阶梯!
当我跳上窗口,就开始在昏暗中逃跑,可我并不知道该逃向哪里,我知道一定要离开这栋楼房。昏暗中,我到过破败的村庄,村庄里没有人声没有狗吠声,连房屋都是东倒西歪破破烂烂的,我都怀疑这村庄怎么在今天还存在着也或许只是我的幻觉。又想到这或许是一个鬼魅出没的村庄,天啊,越想越害怕,只好没命地奔跑在没人的村庄再奔跑进黑暗的原野……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小镇医院的病床。我努力回想着昨晚的情景,觉得似梦非梦,真实而又恍惚,我真的弄糊涂了。医生进来后,他告诉我,我是被清晨赶集的老农发现的,当时我躺倒在路边。我才确信,昨晚的遭遇不是梦,而是真实发生过的事实。医生问我为什么会一个人昏倒在荒郊野岭,而且还是一个城里女子。我把我的遭遇跟他讲了,听后他所有所思。
两天后,疲惫的身体康复了。医生带来了派出所的人,他是叫我去认尸的。
停尸房里停放着一排排盖着白布的尸体。法医掀开一块白布,我强忍着恶心走向前仔细辨认着。我点点头说“他说他叫祥子。”接着法医让我辨认了其他的尸体,那些死去的人都是我昨天看见过的,我们乘坐同一辆车去了那个叫做天堂村的地方。
我配合着警察,录了口供,把我所经历所知道的都对他们讲了。也讲到了叫秦峥的那个网络男友。
最后从警察那里得知,我所遭遇的是一起有组织的自杀活动。可是我说我没有想要自杀啊。警方说关于这点还在进一步调查中,或许我的情况与那个叫秦峥的男人有关。警方还说,我在巴士上看见的家庭成员关系并不是真正的家庭成员关系,他们只是临时组成的。我想到了一直叫我姐姐的祥子。
警方没有透露更多关于案件的情况了。我还在想,我为什么就这么莫名其妙地差点要自杀?秦峥到底是什么人?到如今,我再也没联系上他,找不到他的QQ,手机也已经停机……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