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小说故事 百味人生 查看内容

送你一座加油站

乔个休 2024-5-10 09:41 3587
    童祥平正拿着手机东点西点,电话响起来,屏幕上显示的字是:保密号码,响了好几秒钟后,他迟疑一下,还是接通了,怯生生问道:“喂?”电话传出表哥林新尧沉闷的烟嗓子,言简意赅:“请你帮个忙,我要找亲生父母。”童祥平并拢四指搔搔头,有点犯愁,这事难度比较大吧。他嘟囔道:“你集团好几万人,怎么不叫他们找。”林新尧:“因为不方便,才叫你帮忙。”童祥平:“行,我想想办法。但不一定找得到,毕竟五十多年过去了。”林新尧轻声发笑,笑声往嗓子底里压:“我知道有难度,就是尽个心意。明天我请客,你们过来吃饭,我给你点菜。”

    放下电话,童祥平恶作剧,给他标个“骚扰电话”标注,自娱自乐,想想又撤销了,标不标都一样。他有林新尧的号码,用得不多,谁没事骚扰一个忙人。“叫你帮忙,是信任你。”童祥平自我解嘲。这么多年,除非林新尧有事找来,自己很少找过去。秘书组的人,永远客客气气,待人规范化,应答职业化,如果有事去找,也会获得帮助,得到解决。但除非出大事,童祥平也尽量不去找。除了生老病死,哪有什么大事,所以联系就少了。过个一两年,林新尧会组个局,招待一下表兄弟姐妹,陪坐一个来小时。一大张桌子,坐三十来号人,大家客客气气,一起举杯,一起夹菜,一起说笑,都不大自然,虽然从小一起长大,但他一不小心成了财阀,还是会给人压力。现场有点安静,静下来,气氛就有点尴尬。童祥平笑着附耳和黄凤玉嘀咕:“回家我要吃泡饭。”黄凤玉不动声色:“你吃嘛,这么多菜,谁叫你不吃。你这么胆小了?”林新尧目光就扫过来:“两夫妻这么亲昵,自己嘀嘀咕咕,说出来让大家开心开心嘛。”童祥平说:“我意思是说,这龙虾很新鲜,可以做个泡饭。”黄凤玉解释道:“他牙口不好,喜欢吃泡饭。”林新尧说:“泡饭好,软乎,吃益。我点菜时,就说要个泡饭。”“对,你知道我从小就爱吃软饭。”童祥平腆着脸尬聊。

    林新尧的妻子李文迪怯生生地,端了杯子出来打圆场:“喝酒喝酒。”她的神态不是特别好,夜夜醉酒,脸上没多少血色,嘴角有点歪斜,舌尖经常蛇信子似的,下意识地一探一探。给人有种大脑毛细血管堵塞的感觉。李文迪一发动,现场就有两三个兄弟姐妹,出来充当刘姥姥角色,说学逗唱,逗人一笑。洪健勇见林新尧和黄凤玉多说一句,也开始起哄:“黄凤玉黄凤玉,黄缝里有粒玉,今天你不喝是不对的。这样没气氛。”黄凤玉做城关街道妇联主席的,也不吃亏,啐他一口:“红溅涌,哪条缝漏出你这个人,别让我撕你的嘴。”状况打开后,大家就兴奋起来,嘻嘻哈哈。这个时候,林新尧就很开心,瞄着边上的表弟诸跃,给大家讲个笑话:“有一次,森林开动物大会,结果诸跃得了冠军,因为跳高项目有限制,一般动物跳不过去,猪有能力,跃过去了。”诸跃举起杯,也不尴尬:“尧哥,别欺负老实人嘛,你年年讲这个保留笑话,就一直讲不厌吗?兄弟们,兄弟们,喝酒喝酒。”诸跃在林新尧面前当然没话说,他就在尧哥公司当司机。

    喝酒喝酒,闹成一团,一不小心就都喝高了,大富翁请客,酒好菜好,人也开心。大多数时候,林新尧一直在忙,天南地北飞。全国各省都有项目在推进,他聘了一批中途退下来的干部,担任各公司董事长总经理。这些履历有污点的人,容易拿捏,人脉也广,珍惜机会。林新尧已明显喝高,举着大小杯,一路敬过来:“各位,各位,招待不周。”走到黄凤玉边上时,他大声说:“你知道吗?我是你的前任。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我和你老公同房过。四五十年前,你老公就和我睡在一起了。”黄凤玉也凑趣:“知道。在座的也都同居过,同一个居委会。你现在如果还要他,今晚开始归你了。”在众人哄笑声中,林新尧悄声对黄凤玉说:“把你妈妈身份证号码发给我,我新建的一条高速公路边上,有个加油站送给你,右侧第一间,风水很好,包旺。我写上你妈妈的名字,去报个新公司,低调一些。”“也包括停车场、汽修厂、卫生间、超市、餐厅吗?”黄凤玉和他逗乐,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知道这是开玩笑。“你想包括进去,也不是不可以考虑。”林新尧端着杯子,正经八百。黄凤玉看见那边厢,李文迪眼睛闪闪发光,就开口推脱:“免礼免礼,真不合适,我不想惹麻烦。”“麻烦不麻烦,就我一句话的事,我叫办公室办好手续给你。”童祥平敲边鼓:“你不该对我老婆动心思,都说朋友妻,不可欺。”林新尧回应他:“我这是朋友妻,不客气。”黄凤玉拿出两条手环:“你们兄弟三个,都是本命年,我网购了三条红手环,一个人一条,辟辟邪。祥平已经戴上了。至于红短裤,我就不方便买了,叫你们姐妹买。”林新尧看祥平手腕上的手环,说:“有心了,感谢感谢。”接过去就戴上了。洪健勇也接过去,腆着脸贴过来:“大富翁,尧哥,有什么新项目吗?带带我,有钱一起赚。”他出生月份比林新尧大,宁愿屈尊当小辈,在税务局,帮尧哥当了多少次白手套。“有,有,有,都有都有。”林新尧勾肩搭背,把洪健勇带走,把话头儿岔过去了。

    童祥平换了杯茶,神色很平静,他想着林新尧交给他的任务。找父母找父母,这事找谁办比较好。想起母亲过去说过,林新尧是从大门头抱过来的,听说家里是做鞋的,吃阵很大,七兄八妹,所以就把林新尧送出去了。现在的人,对这样的事情可能无法想象,但在三年自然灾害期间,还是可以理解的。他的亲兄弟姐妹,如果知道林新尧现在事业做得这么大,不知道心里会有什么想法。想一下林新尧的模样,剃光头,高鼻梁,太阳穴往里凹,青筋毕露,外表看起来,林新尧不像是一个大财阀,更像是鹰爪功的传人。童祥平有了努力的方向,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星州皮鞋佬,好像大多是这个模样。

    想起星州新闻报广告部叶主任,是母亲的亲戚,平时在一栋大楼上班,两千多人,中层会议有开过会,脸熟,一直没交往。人有点印象,很秀气的一个女孩子,未说话先微笑。第二天上班,他查到电话号码打过去,没接,再打,又按掉了,就拟了一条短信发过去:“叶主任您好,我是星州商报童祥平,好久不见。有个事情想找您帮个忙,我们是亲戚,您还不知道吧?您住大门头的老阿姨还有联系吗?我表兄弟林新尧,委托我帮他找一下生身父母,一九六三年底,他从那边抱到安固县,从此失去联系。我听我母亲说,当年是您老阿姨介绍的。谢谢您!”叶主任很快回了信:“童主任您好,原来我们还是亲戚啊,我还刚知道呢。我问问老太太看。有进展回复您。”过了一个星期,还没下文,童祥平就发了一条短信过去:“叶主任您好,那事有进展了吗?”“不好意思童主任,看来帮不上什么忙。我问了老阿姨,她老迈年高,很多事想不起来了,问半天一问三不知。最近又住了院,我得空等她清醒些再问问她。您也可以去问问社区干部,说不定还有什么线索可以参考。”

    “好的,谢谢!”童祥平知道这事没这么容易,开车往大门头走去,脑子里转悠着“老卖年糕”,一出戏的唱腔,有点讲究。一路上他脑海里在回荡哼哼唧唧:“姜伯约在战场忙传令号,尊一声众三军细听根苗,这一班五虎将大半俱丧了,只剩下赵子龙老迈年高。”大门头已是一片大工地,旧居已悉数拆迁,底下还挖出十几个宋代码头遗址,工程不知什么时候完工就更是未知数了。把车子停在地下室车库,他上来往大门头小区走。站在连排黄色挡板前,童祥平一筹莫展。他去了社区,一水儿的年轻干部,都放下手头的工作,很有兴趣听他讲述,听完后大眼瞪小眼,建议他还是去派出所了解可能更稳妥,说不定会有什么好办法。值班民警听了介绍,眨着眼睛说:“这事难度很大啊,没名没姓的,从哪里找起呢?这样吧,我们也帮你留意,一有消息就通知你。”

    虽然明显是敷衍,但童祥平能有什么办法,走出派出所,他给林新尧打电话,说:“这事看来有难度,主要是没线索,没名没姓,也没门牌号码,一下子不知道从哪里找起。”林新尧安静听他说完,回一声:“知道了。”就挂了电话。童祥平说:“我再想想办法吧。”回答他的是蜂鸣声,嘟啊嘟的。童祥平说:“这家伙,真没礼貌。”他一路打着电话,只管往车库出口走,保安在后边叫:“别进去,你往入口去,从电梯下去。”他没听见,一溜儿接近地下室,保安见自己的话没人听,心里就不舒服了,保安自有保安的尊严,他一时火起,一根手指头指着童祥平说:“说你呢?那老头,聋了吗?”“你说我,我就得听你吗?”童祥平心里也火了,妈呀,一个小保安,这么牛干吗?“我保安怎么了?这是我的地盘,我说话还就没人听了嘛!”他心头火大,咬牙切齿冲过来,老子今天还就跟你耗上了。见他一路大呼小叫,保安室里冲出六七个保安来,看到底出了什么事。童祥平好汉不吃眼前亏,赶紧返身找电梯,往入口处去。他这人一向习惯是这样,能占便宜就占点便宜,占不了便宜就打马回头,有错就改才是好同志,活人还能叫尿憋死吗?

    天气很冷,童祥平边开车边呵气,他心理也平衡,别看你亿万富翁,我有血缘父母。这种阿Q心理还是很能安慰人的。他慢慢地就舒坦了。想起也是这样的夜晚吧,林新尧刚出生不久,就被抱出来了,寒风呼呼,大雪纷飞。当年人没有现在这么多,天气也比现在要冷。襁褓中的婴儿,在雪雾茫茫中远离父母,被抱到一个人生地不熟的乡下地方,从此开始他寄人篱下的生活。想想就叫人唏嘘。

    童祥平,林新尧,加上洪健勇,三个表兄弟都是同年前后月生的。童祥平听母亲说,她在医院生了儿子回来,发现哥嫂家多了一个男孩子,和他差不多大小。二姐也生下一个儿子。三个男孩子在一起养,外婆别提有多累了。当年生活都困难,能在娘家蹭一点是一点,童祥平的三个姐姐,有两个是在外婆家寄养的。三兄弟是亲戚,但亲热不起来,尤其是都有个性,各有自己的一份矜持。哥嫂夫妇都在省城工作,年休回来时,带了一个男儿回来,原来是他们亲生的老二。在林新尧上面,原来有过一个姐姐,但两岁就夭折了。多年不再怀孕,医生说是太紧张的缘故,建议去领养一个,情绪会放松下来,说不定就怀上了。医生是有经验的,林新尧的安慰剂作用起到了,地位却尴尬了。也不是说舅舅夫妇就待他不好,是他自己从小敏感。爷爷奶奶是做寿衣卖的,长年累月趴在店堂缝寿衣,对他是很好,关怀照顾,什么时候都想到他,对亲生的小孙子,仿佛感觉还远一点,毕竟不是在身边长大的,亲昵不起来。当然这是嘴里说说的,后来房子还是留给了亲孙子。林新尧打小跟老两口睡,后来才分床睡。

    林新尧和童祥平睡在楼梯间,下床处一米远,是一张木楼梯,直上直下的,边上挂着一条罗麻绳,长年累月握着绳子上下楼,陈年污垢都渗入绳缝中了,黑黑的,腻腻的。直面楼梯处,墙壁上挖了一个洞,一具空棺材竖着搁在墙洞里,寄居蟹童祥平一直不敢直视,不得已需要上下楼,他总是像小坦克那样,急速冲上冲下,心头捣谷壳似的。在林新尧的床边,隔一层土纱蚊帐,也搁着一具空棺材。当时不知道哪一具是外婆的,哪一具是外公的。现在回想起来,外公去得早,楼梯墙洞里的棺材是先被挖出来的。

    童祥平对在阿姨家寄人篱下那段时间的回忆,是呵气成雾,滴水成冰。他和林新尧睡一个被窝睡了好久,刚开始两个人是分两头睡的,后来不知道是谁先嫌对方脚臭,就搬到一头睡了。天气太冷,童祥平就躲到粗布被窝里,自己呵气给自己取暖。林新尧先占了外面的位置,童祥平只能贴着棺材睡。清醒时,他不敢转到那边去,睡得腰酸背痛也不敢转个身,有时早上醒来,正面对着黑黝黝的棺材,自己吓一跳。林新尧也还没有睡着,心里琢磨着,怎么把隔壁国营印刷厂的铅字给弄出来,听童祥平吧嗒吧嗒正挖矿,就幽幽地问他:“做人不能吃独食。”童祥平从被窝里探出头:“你想吃?”“不吃。”过了一会儿,他又问:“你现在是鼻孔舒服,还是手指头舒服?”童祥平又缩回被窝:“你说呢?当然是鼻孔舒服。”“那你手指头愿意吗?”“手指头有什么不愿意的?”“那你派它爬进去探险,征求过它意见吗?那么黑暗潮湿的地方,你这样做,对它是种侮辱知道吗?”“你这样说话,对我智商是种碾压知道吗?”童祥平鼻孔已挖漏风了,他一个手指头堵着鼻孔,强迫另一个鼻孔,“噗嗤噗嗤”想通气。

    其实,林新尧不仅仅在智商上对童祥平有种碾压,在肢体上也有过一段时间碾压。他白天跑得欢,晚上就睡得沉,而且尤其喜欢把腿压在童祥平腿上,很长一段时间,童祥平都有一种恍惚,每天醒来,腿为什么那么疼。百思不得其解。这谜团一直拖到成年以后,才得到解答。天气转凉,每天上午起床,童祥平都感觉大腿肌肉酸痛。开始他以为昨天运动过度,就自觉降低了运动量。但情况没什么好转。时间有点久,童祥平抱着疑团到医院,查了各种仪器,拍了许多片子,查不出啥原因。但是,酸痛依然,逐渐还有加重趋势,这就不对了。长此以往,也不是办法。机关医务室每周三都请附属医院主任医师过来坐堂,骨科、中医科、皮肤科主任医生一开诊,童祥平就去咨询。大家一下子也说不出个所以然。但大腿肌肉还是酸痛。轮到神经科一位名医坐诊时,童祥平死马当活马医,又过去了,说不定这位医生能看好。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云台影域
云台影域 2024-5-8 10:05
欣赏。
引用
陈婉婉
陈婉婉 2024-5-8 11:15
好文,拜读。
引用
飞雪飘零
飞雪飘零 2024-5-8 12:49
问好,欣赏文采!
引用
似水般的流年
似水般的流年 2024-5-8 13:35
问好朋友,欣赏了。
引用
穿山甲
穿山甲 2024-5-8 13:59
支持并问好
引用
林娟
林娟 2024-5-8 15:21
欣赏朋友的才华!
引用
乐小肆
乐小肆 2024-5-8 21:01
好才华
引用
穿山甲
穿山甲 2024-5-8 23:57
问好,欣赏文采!
引用
安珂伊儿
安珂伊儿 2024-5-9 06:00
问好,欣赏文采!
引用
陈宇衡
陈宇衡 2024-5-9 09:42
拜读,问好作者!
引用
凉奕
凉奕 2024-5-9 09:53
欣赏朋友的才华!

查看全部评论(11)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