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小说故事 悠幻玄谜 查看内容

巴蜀三星神宫

施云南 2024-5-12 18:00 3666
    一

    华夏国除了国家围棋联盟以外,还有四大民间棋社,分别是水扈城的东海棋社、巴蜀的三星棋社、都城的北溟棋社、大理的春秋棋社。任劫本人就是北溟棋社的成员。

    四大棋社由于侧重点不同,所以平素的交流也并不是那么多,东海棋社专注于围棋普及教育;北溟棋社则收罗了各大国手,主攻竞技围棋;春秋棋社则以宣传围棋为主,出了不少围棋书籍,还专职生产棋盘、棋子等;而三星棋社则比较传统,主要研究围棋历史,社长玉书是个美貌的女子,她醉心于研究座子,并致力于恢复座子规则。

    这天,任劫收到了来自三星棋社的一封信,这封神秘来信的内容,让他十分困惑。

    “季春三月,是祭祀蚕神的日子,也是巴蜀祭祀先祖蚕丛的日子,传说,这个月也是巴蜀三星神宫开启的日子。今年,天时地利俱全,正是进入三星神宫的好日子,唯独缺少的是人和。故此,三星棋社不再拘泥于门派,广邀天下智者赴约,共商大事。请接到这封信的人,按照下面的时间、地点,准时赴约。”

    这真是一封没头没尾的信,说任劫是聪明人,这他不反对,毕竟他是逻辑之书的主人嘛。可是,这天下聪明人还有很多,为何对方单单找自己呢?这真的很奇怪。

    不过,任劫也已经很久没和玉书见过面了,以前他们也曾经一起在棋院学棋,只是玉书说自己要回去继承家业,便没有走职业的道路,现在想想,任劫还为她感到遗憾呢,因为,这真是一个聪明的女子。

    他刚打算买飞机票,就接到了许诗妧的电话:“你有没有接到三星棋社的信呢?”

    任劫吃惊不小:“什么,你也接到了吗,你也算聪明人?”

    “不是我,是我们东海棋社的社长李东海收到了。不过,他说他不愿意旅途奔波,就不打算去。但是,我觉得,你可能也会接到信,毕竟,你现在是北溟棋社的老大啊,所以,我就给你打电话问问啊。”

    能和许诗妧一起去冒险,任劫还是很开心的。于是,他们决定在巴蜀机场见面,然后一起搭乘大巴车,一路上还可以聊聊玉书到底想干什么。

    玉书提供的地址在巴蜀的深山之中,一路颠簸,还需要步行很长一段路程,任劫利用车上的休息时间,和许诗妧讨论了起来。

    “你知道三星神宫是什么吗?”任劫问。

    “你别说,李东海还真知道,他给我简单地说了一下,传说中,这是蚕丛的陵墓。”

    “蚕丛又是什么人呢?”

    “蚕丛是古代巴蜀人的祖先,也是古蜀国的第一个蜀王,据说住在岷山下的石穴里,神化不死,他的主要功绩是教授古人桑蚕之术。据说,他总是穿着青衣,所以,老百姓也叫他青衣神。他死后,古羌人悲恸万分,将其安葬在蜀山,修建了巨大的宫殿,蜀山因此也被称为青羌之祀。羌人仿效青衣神的装扮,穿青衣,裹青帕,世代相传。”

    任劫想起玉书的确一直都穿着青色的衣服,连头饰也是青色的,难道是为了纪念蚕丛吗?

    “那么,为什么季春三月是祭祀蚕丛的日子呢?”

    “这个,李东海没有说,不过,我这么聪明,自然查了信息啊。《礼记•月令》中有记载:‘季春之月……后妃斋戒,亲东向躬桑,禁妇女毋观,省妇使以劝蚕事。事既登,分茧称丝,效功;以共郊庙之服,无有敢惰。’也就是说,这是先秦时代留下的传统,在季春三月祭祀蚕神。”

    “那么,每年都可以祭祀蚕神,也就是蚕丛。为何,今年才是开启三星神宫的好日子呢,信中所说的天时地利,指的是什么呢?”

    “天时的话,我猜测了一下。”许诗妧解释说:“在古代传说中,天上的星宿和地上的生灵是合一的,蚕和马属于同一个星座,叫做天驷。天驷也叫房星,是二十八宿之一,属于东方苍龙第四宿,房宿有四颗星星,所以它也叫天驷,即马祖。据说,今年房宿距离地球最近,也最亮,所以,我怀疑,这就是天时。”

    “那地利呢?”

    “这我就不知道了,或许,等我们到了三星神宫,自然就知道了吧。”

    任劫却颇为担心地说:“我只怕,这三星神宫,并没有那么容易找吧。”

    二

    三星棋社属于传统的巴蜀传统建筑,造型手法十分丰富,有台、吊、挑、靠、拖、连、梭、错、跨等多种建构方式,体现了和复杂山地之间的完美融合。它的屋面顺着坡势延伸,建筑空间顺坡展开,利用墙面高度差解决了空间的采光通风问题,也让屋顶变得富有层次变化。

    任劫还是第一次看见这样的建筑,他平素所见的都是都城那种有明显中轴线的建筑,给人堂堂正正的感觉,而巴蜀传统建筑却给人灵活多变的感觉。

    玉书在门口迎接他们,微笑着说:“欢迎来自东海和北溟的客人,只可惜,春秋说他们忙着出版新书,所以,就来不了了。”

    几人进入厅堂,看见里面已经坐着几个人。

    玉书介绍说:“我来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北溟的代表任劫,这位是东海的代表许诗妧。”

    她又指向了屋子里的两个人:“这是盖哥,他是袍哥,也是帮中现任的老大。这次,我们的行动,就是人家出钱资助的。”

    盖哥如瘦猴一般,盘腿坐在交椅上,他的打扮十分痞气,衣服花里胡哨的,戴着一副墨镜,头上还包着一块头巾。

    袍哥是巴蜀哥老会成员的称呼,取义“与子同袍”,但是实际上,就是帮派性质的团伙。任劫不明白,玉书为何会请这样一个人帮忙。

    玉书似乎是看到了大家的顾虑,连忙解释说:“盖哥手底下人多,你也知道,我们这些人,都文文弱弱的,动动脑筋还行,但是,要动武,那可真就犯难了。而且,这三星神宫开启,在巴蜀一带,可不是秘密,有多少帮派,多少双眼睛都盯着,若是我们没有靠山的话,恐怕有去无回。”

    她的眼睛看向了窗外连绵的大山:“在这山沟沟里头,死两个人,埋两具尸,根本就不是事儿。”

    “玉书幺妹,你说什么呢,有哥哥在,你就放一百个心吧。”盖的声音带着浓浓的巴蜀口音。

    “我当然相信老大的能力,只是,巴蜀地区最近出了一个王老大,听说他端了哥老好几个堂口,我有点害怕……”

    “哼!”盖冷哼了一下:“你说啥子嘛,要不是我一时大意,哪里会着了他的道嘛。你放心好了,老子已经加了十二分的小心,这次的事情,保证给你办得妥妥的。不过……”他伸手做了一个捻钱的手势。

    “这个老大放心好了,三星神宫里,我只要那一件东西,其他的东西,都交给哥哥处理,卖多卖少,给大伙儿分多少,全部由盖老大定夺。”

    “幺妹爽快,哥哥也不会亏待你的。”

    “等等,你们,不会是盗墓的吧。”许诗妧的脸色突然一变,意识到自己似乎是进了贼窝。

    “许丫头,你这话说得就不得劲了,什么叫盗墓啊,玉书本来就是蚕丛的后代,去自己老祖宗的家里拿点东西,很正常吧。”盖似乎在打抱不平。

    “玉书,我觉得,我们好像是被骗来的,你到现在都没有说,三星神宫到底是什么,你到底要找什么东西。”任劫义正词严地说:“如果你做的是不法之事,我们可不能帮你。”

    盖咋咋呼呼地说:“嘿嘿,老子老实告诉你们,我们做的就是不法的勾当。这次,我们要去蚕丛的陵寝取宝贝,你们不想去也要去,若是你们不来,还则罢了,来了,想全身而退,那是不可能的了。除非,你们帮我们一起取了宝物,成了我们的共犯,那就是自己人了。”

    “你们,你们真是盗墓的?”许诗妧几乎要哭出来了。

    “别吓唬他们了,盖。”屋子里还有一个身穿格子衬衫的男孩子,他带着棒球帽,帽檐冲后,手里还拿着一个笔记本电脑。

    盖冷哼了一下:“这些读书人,就是贱,你不吓唬他一下,他不会老老实实的。”

    玉书又介绍说:“这位是夜一,他是一个电脑高手,最擅长大数据处理。这次,我们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作用。我负责提供背景资料,盖提供人手、财力,夜一负责技术,任劫,我们需要你那张智慧的头脑,毕竟你是逻辑之书的主人。至于许诗妧,她是人质!”

    说到这里,就看见几个黑衣男子站在了许诗妧的背后,将她控制了起来。

    许诗妧惊呼了起来:“你们,你们干什么,松手!”

    盖吩咐手下:“请许小姐去客房休息,好吃好喝地照顾着。”

    任劫问玉书:“其实,你没有给春秋棋院寄信,而且,东海棋院的李东海,也是你的同谋,他哄骗许诗妧来这里,让你好控制她,以此要挟我?”

    “我告诉李东海,会给他介绍生意,他是个唯利是图的人。”玉书似乎不想装了,她对任劫做了个请坐的手势,自己就大大咧咧地在一张交椅上坐下。她的面容依然娇媚无比,但是,坐姿却透露出霸气。

    任劫叹了一口气,最终还是在椅子上坐下,斟酌了一下词句,然后说道:“好吧,我可以帮你们,但是你们要保证,不能伤害许诗妧分毫。否则的话,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放心好了,取到了我要的东西,我自然会放人。”玉书缓缓地说:“其实,我们是同一类人呢,因为,我要取的东西,是生命之书。”

    “生命之书?”任劫微微一愣。

    “是的,生命之书和逻辑之书一样,都是天书的一种。我,是神的孩子,我们玉家的确是蚕丛的后人,据说,蚕丛活了好几百岁,就是因为,他拥有生命之书。”

    “等等。”任劫突然想起了什么:“我记得我见过一个人,他活了一百多岁,但是看上去就好像是有二十几岁一样,他应该是生命之书的主人啊。”

    玉书叹息一口气说:“你说的应该是张器灵吧。他所拥有的是青春之书,能让人永葆青春。而生命之书,并不能让人永远不老不死,它拥有的是另一种能力,就是让人死而复生。所以,蚕丛也不是没死,而是死后又复活了。据说,蚕丛的陵墓,就是复活他的场所,但是在某一次复活的过程中,不知道出了什么差错,他再也没有醒来。”

    “所以,你认为,生命之书还在三星神宫中,你想要取出来研究,让自己拥有复活的能力?”任劫似乎有些明白了:“可是,过了那么多年,你怎么知道三星神宫的位置呢?”

    这个时候,他的兴趣被激发了出来,竟然不再感到害怕了。

    “看,你多兴奋。你和我果然是同一类人,我们都是对未知事物充满探究欲望的那类人。”玉书解释说:“我想,你应该也听说过巴蜀丧葬文化吧。”

    的确,任劫听说过,巴蜀古代流行的是船棺葬,棺材是两头平齐的槽形独木船式样的棺材,用一段楠木对剖,分成两半制作而成,其中一半凿去了树心制作成棺身,而另一半就当成棺材盖。棺材四周都用灰白色的膏泥填满,墓坑填土是原坑土,涂色和坑壁四周的土色一致,未经夯制。

    有的船棺甚至没有挖墓坑,而是直接掩埋。据说,这和蜀人沿着水路送魂的丧葬习俗有关,他们希望死者能在冥河乘船前行。

    “我想,你应该知道吧,蚕丛的祭祀日,就是房宿的祭祀日,而听到星星这个词语,你会想起什么呢?”

    “银河?”

    “不错,于是我们怀疑,所有的船棺墓,应该是按照天上星宿的形状安排的,而蚕丛墓的位置,就是房宿所在的位置。”

    “可是,房宿不是有四颗星星吗?”

    “你果然已经做过准备了,不愧是逻辑之书的主人。其实,房宿不光包括房宿一到四,还包括房宿增一到六等其他的星星。我们认为,其他的星星代表的坟墓都是疑冢,只有一颗是真正的墓穴。”

    “这样的话,范围实在是太大了,我们要怎么才能找到它呢?”

    “这点你不用担心。”玉书指向了夜一说:“夜先生已经将所有已经发现的船棺位置导入了电脑,并经过计算,测算出其他星宿的位置,找到了房宿所有星辰的位置。而盖老大,则派自己的手下,已经试探过了。虽然伤亡惨重,但是,我们也已经排除了其他的错误答案,现在,只剩下房宿一的位置,还没有探查过。那,应该就是正确的位置。”

    任劫愤怒地说:“伤亡惨重?你们竟然视生命为草芥?”

    玉书满不在乎地说:“为了获取宝物,一点点牺牲是在所难免的。”

    “老子要不是动用了那么多人探墓,也不会损失惨重,被王老大暗算。”盖撇撇嘴,似乎很不满意玉书的态度。

    “有了宝藏里的钱财,你还怕召不来手下跟随吗?”玉书微微一笑。

    “等等,既然你们有人力物力,而且也已经破解了宝藏的位置,为何不直接派人去呢?”

    “有两点原因,一是那个地方在水下,今年正好干旱,露出了入口,这是地利。二是开启墓门需要神的孩子的鲜血,而且,这个神的孩子,还必须已经吸收了天书能量。在我能控制的人里,只有你符合条件,这是人和。”

    “原来,这就叫天时地利人和。”任劫软软地瘫坐在椅子上:“要是我不那么好奇,该多好啊。”

    “你要是不好奇,我也会派人将许诗妧绑来,那你不帮也得帮。”玉书的声音并不响,但是字里行间都透露出杀气。

    “好了,都已经给他解释过了,我们出发吧。”盖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

    “好,我们这就出发。”玉书站起身来,吩咐手下准备服装。

    众人换好服装,带好装备,匆匆出发。临走前,盖还不忘记威胁任劫:“小子,你不想那幺妹出事的话,就老老实实的,否则的话,老子一巴掌将你的脑袋削掉了。”

    三

    一路上,玉书介绍说:“对于巴蜀地区的早期青铜器,大家见识过的主要是三星堆,而蚕丛墓本来没有名字,被后人取名三星神宫,可能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吧。”

    也不知道沿着陡峭的山路走了多久,任劫只觉得自己的腿已经失去了知觉,大家终于来到了那个干涸的河谷。

    玉书指着底部那个小小的土坑说:“入口,就在那里。”

    任劫几乎要崩溃了:“你不是想说,我们要爬下去吧。”

    盖看任劫已经如同死狗一样,实在是爬不动了,想到以后还要用他,于是就大发慈悲,让手下背他下去。

    那个手下身手敏捷,拴上绳子后,几个纵跳就到了谷底,只是他的动作太大,差点将背上的任劫抖散架了。

    众人来到谷底,盖一把抓住了任劫的手腕,用匕首划了一刀,任劫惨叫一声,鲜血喷溅在一块巨石上。

    说来也怪,那巨石被流水侵蚀了千万年,但是却一点都没有被腐蚀的痕迹,上面的纹路还是如此新。

    血液进入凹痕,如同烧开了一般,开始冒泡泡,转瞬之间,那巨石竟然被腐化成了砂砾。

    “我去,你小子的血够毒的。”盖骂了一句。

    玉书害怕任劫血流不止,很快会死掉,立刻给他包扎伤口,她的动作十分麻利,手法也轻盈,缓缓说:“那巨石里头应该有某些我们不知道神秘物质,能和血液中的某些物质发生化学反应,现在纠结这些也没意思了,我们还是快点进去吧。”

    “等等,你们进去吧,我就不进了,我的使命,已经完成了吧。”任劫实在是走不动了。

    但是,他的脖子已经被盖揪住了:“万一里面还有需要血的地方,怎么办,你小子怎么能不进去?死也得给我死在里头。”

    进入三星神宫后,里面是一条长长的甬道,四周都是一些手持长戈的武士造像。他们拿的不是普通的戈,而是巴蜀式戈,分成五类,有的长援无胡,无脊;有的宽援无胡;有的援狭长而直,中间有显著的脊;有的一侧的胡延长了,上有两穿;还有一种中援方内,援中有脊,内上有一小圆穿。

    甬道之上,并无异样,众人顺利走到了尽头,面前是一扇石门。

    “奶奶的,我说要用这小子吧。”盖伸手就想要抓任劫的手。

    一直都沉默不语的IT男夜一却阻止了他:“等等,你看,这门上有很多小星星的图案,这好像是房宿图。他的血未必有效,应该是用某种密码开启大门。你们看,这扇门的轴在中间,它可以左旋或右旋打开,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如果密码错误,就会打开错误的那扇门,将我们引向深渊。”

    “那容易啊,用炸药,将整个门炸开,然后分别派手下进去查看,不是就知道哪里有危险了吗?”

    “你看,这周围的岩壁存在褶皱构造、断层、节理裂隙,这样的地方是很容易出现坍塌的。很有可能,我们炸开门,会导致整座山坍塌。”

    “这么可怕?”盖扁扁嘴,退在一边,似乎在考虑对策。

    任劫此时却突然开口道:“我想,这应该是二十八宿图。”

    在大巴上,他听许诗妧说了房宿的事情,于是就恶补了一些相关知识:“不同的星宿位于不同的石板上,这些石板都是可以移动的,我们要按照二十八宿的位置,将它们移动到相应的地方。你们玩过华容道吗?这就好像是星宿版的华容道一样,一次只能移动一块,要用最少的步数,将位置调整正确。”

    任劫能在心中一次计算几十步棋,此时,他的头脑开动起来,所有碎片在他的脑海中重新排列组合,形成了完整的画面。

    古人将黄道附近的星宿划分成二十八组,分别是东方苍龙七宿是角、亢、氐、房、心、尾、箕;南方朱雀七宿是井、鬼、柳、星、张、翼、轸;西方白虎七宿是奎、娄、胃、昴、毕、觜、参;北方玄武七宿是斗、牛、女、虚、危、室、壁。

    当这些星宿排列成正确的顺序后,门果然打开了,里面漆黑一片。

    盖的胆子很小,他不敢第一个进去。

    任劫说:“你如果害怕的话,我可以替你进去探墓。”

    “不行。谁知道你有什么诡计?”盖拒绝了,而是让自己的一个小弟,带着强力手电筒,走在最前面。

    然而,奇怪的是,那人的身体一走进石门,就消失不见了,就连手电筒的光,也彻底被黑暗吞噬了。

    过了很久,里面没有一点动静,盖大声呼喊,也没有回音。

    他又叫了一个小弟过来,但是那个人的脸上却明显带着畏惧的神情。

    盖拍拍他的肩膀,许诺会给他和家人很多好处,并在他的腰间拴上了粗大的绳索,说只要一有危险,就会猛拽绳索,将他拖出来。

    那人进去了。突然,盖感觉绳索传来一股大力,将他向里面拽去。他立刻叫来几个小弟帮他拖拽,但是那股力量很大,险些将外面的人都拖拽进去。

    就在盖打算叫更多人帮忙的时候,绳索突然一轻,众人摔了一跤,绳子被拽出来,那个大活人,竟然变成了一具枯骨。

    众人都惊愕万分。

    任劫却大着胆子,走向了尸体,蹲下身子,检查了起来,果然被他发现了一些端倪。

    “你们看,这似乎是被啃咬的痕迹。从牙形看,似乎嘴巴并不大,不像是狮子老虎之类的,倒是,像人……”

    任劫被自己的话吓了一跳。

    “人?有什么人会在里面?”一直冷静的夜一也似乎慌了手脚。

    “是有人啊,你们记得吗?蚕丛的尸体,也在里面呢。如果他其实复活了,只是,没有能出来呢?”玉书的声音也在颤抖。

    “有一件事情,我不知道当说不当说。”任劫娓娓道来:“传说中,李淳风在《隋书•天文志》中说:‘爰在庖牺,仰观俯察,谓以天之七曜、二十八星,周于穹圆之度,以丽十二位也’,他认为是伏羲创造了二十八宿。但是,目前发现的文献资料中,较早出现二十八宿的是长沙马王堆帛书《五星占》,公元前168年;湖北睡地虎竹简《日书》,公元前2世纪中叶;湖北曾侯乙漆箱盖,公元前433年。竺可桢也认为二十八宿的形成年代大概在公元前四世纪。那么,蚕丛生活在什么年代呢?”

    玉书解释说:“根据考古学家的推测,应该是夏代,因为三星堆遗址出土的城墙造于早商时期,那是鱼凫担任蜀王的年代,而蚕丛比鱼凫早两个‘数百岁’,所以,应该是夏朝。也就是,公元前2070年到公元前1600年。”

    “所以,在那个年代,可能还没有诞生完整的二十八宿。既然如此,那么,在石门上,为何会有完整的二十八宿图案呢?”

    “但是,竺可桢也曾经对二十八宿和天球赤道最佳汇合年代做过计算,在公元前4500年到前2400年,最适合。”夜一插嘴道。

    “虽然如此,但是未必出现了完整的二十八宿啊。”任劫又说:“大家是否注意到,历代蜀王都是长寿的,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蜀王的寿命却越来越短。”

    任劫的话让众人都摸不着头脑。

    “我推断,二十八宿可能具有某种魔力,能克制生命之书,所以蚕丛每一次复活的年限越来越短。他自己应该也注意到了,于是干脆假死,转而使用鱼凫等其他的名字,又或者鱼凫等其实都是傀儡皇帝,而后,他开始探究二十八宿的秘密。”

    任劫的推断让众人大感惊讶。

    玉书说:“你的意思是说,这扇石门,根本就不是蚕丛的手下建造的?”

    “不错。蚕丛偷天换日的计划虽然好,但是,能控制二十八宿力量的人,还是发现了这一点,于是,趁着某一代,蚕丛进入坟墓的机会,在外面制作了一张刻有完整二十八宿的门,将他封死在里面。这个时候,可能已经到了公元前433年左右。”

    他说着又指着洞口说:“大家也看到,外面的那扇门,已经十分特殊了,需要有特定血脉的人才能打开。我认为,这是给蚕丛本人准备的。当他在里面复活后,就用自己的鲜血,腐化石门,然后走出去,毕竟,他也是天书能量的拥有者啊。但是,有人不想让蚕丛复活,于是,就设计了这个二十八宿机关,在里面加了一道门。”

    “蚕丛复活了,但是,出不来,于是,就化成了里面的恶鬼,将我的手下吃掉了?”盖的脸色煞白,虽然他是混黑道的,但是他的对手向来都是人类,现在任劫告诉他山洞里有一个几千年前的怪物,他怎么会不害怕呢?

    “蚕丛没死?我的老祖宗没死?”玉书心中一喜,对着大门开始磕头:“如果这样的话,他就是目前唯一还活着的神灵,他能带领我们人类复兴,免遭灭亡。”

    众人不明白玉书发什么疯,盖一把抓住了她,说:“幺妹,你清醒点吧。他被关了那么多年,哪个还能认识你这个后人嘛,他已经变成一个吃人的怪物了。”

    夜一行事谨慎,提出:“我们退出去吧。利用这里山体的特点,制造一次坍塌,那么,就能将他继续关在这里。”

    “休想。”玉书怒道:“我们必须进去,将他救出来。他具有无穷的能量。”

    “幺妹,他是要吃人的,你控制不了他。”盖很显然赞同夜一的做法。

    玉书的脸色突然变得铁青,一把拉住了任劫说:“我是他的后人,他会认得我的。任劫,你和我一起进去,你体内有万书之母,你能制服他的。至于你们两个,等我们三天,如果我们不出来,就按照你们的计划,炸毁这里。”

    “我自己都不知道万书之母该怎么用。”任劫的反对无效,他还是被玉书拽进了那片能吃人的黑暗里。

    三天?三分钟都没有!

    两人刚进去之后,就听见轰隆一声,外面已经被炸塌了。

    玉书也带了一些手下,但是都被盖的人控制住了,他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玉书被活埋在里头。

    “妈的,她还说有宝贝,有个屁宝贝,以为老子没学过历史吗?那个时代,人类还在玩泥巴呢,能有什么宝贝?”盖骂骂咧咧地带着人离开。

    夜一虽然无奈,但是也只能听从他。

    这本来就是一个松散的联盟,谁都不能信任谁。

    四

    任劫和玉书已经没有退路,只能继续往前走,四周能听见飘忽的喘息声。

    “蚕丛前辈,我是您的后人,我叫玉书,我是来救您的。”

    任劫叹息道:“别白费劲了,他是多少年前的人啊,能听懂现在的语言吗?”

    突然,任劫感到剧烈头痛,不由得栽倒在地。

    玉书摸索着抓住了他:“喂,你怎么了?”

    “可能,可能是万书之母的副作用吧。我,我可能要死了。”

    就在这个时候,任劫听到有声音直接灌输到自己的大脑里,那不是语言,那是一种直接的精神的交流。

    “你是蚕丛?你真的没有死?”任劫没有说话,他用超乎语言的精神力量和对方交流。

    “我已经死了,你所感受到的,是我的精神力量。”

    “生命之书,在这里吗?”

    “不在。你的推理没错,有人利用二十八宿的力量控制了我,并且夺走了生命之书。当时我被复活了一半,失去了生命之书后,我的肉体就消散了,只留下精神力量。”

    “那两个人,是你吃的?”

    “不是,这里定时会出现一种怪风,能将人的皮肉刮掉,我的尸体,也是这么消失的。现在,我的精神力量,也要消失了。”

    “为什么?”

    “因为,你们打开了二十八宿门,这里就不是一个密封的空间了,我的精神力量很快就会随着空气消散的。孩子,既然你继承了万书之母,那么,你就要记得,好好地用你的能力,拯救人类。”

    很快,任劫就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了,头痛也消失不见了。

    他没有隐瞒,对玉书说了自己听到的信息,玉书却暴怒道:“什么?你一定是骗我的,我花费了那么多心血,就是为了进入这里,得到天书,你现在告诉我,天书不在这里?”

    她尖叫起来:“你,你一定是已经得到了天书,你骗我说没有。”

    任劫大声说:“你冷静点,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我们还是讨论一下,如何逃出去吧。”

    就在此时,任劫突然听到四周传来一种奇怪的声音,在盖的小弟进入山洞的时候,他其实也听到了,只是没对其他人说。

    “是怪风来了,能吃人的怪风。快趴下。”他说着就拽着玉书趴了下来。

    但是玉书并不领情,她癫狂地说:“是他,是蚕丛,他还活着,这是他说话的声音,他在叫我。”

    她也不知道哪里来那么大的力气,竟然向着怪风处跳了过去。

    很快,任劫听到一阵沙沙的啃咬声,旋即是骨骼掉落的声音。他大着胆子用手电照过去,这才看到了怪风的真面目。

    那竟然是一群草蛉,草蛉是捕食性昆虫,属于昆虫纲的脉翅目,它能吃粉虱、棉蚜、菜蚜、烟蚜等多种蚜虫,另外它们还喜欢吃很多种害虫的卵,象棉铃虫、地老虎、银纹夜蛾、甘兰组蛾等的卵,都很适合草蛉的口味。

    但是,这里的草蛉,竟然吃人肉。

    草蛉似乎闻到了气味,向着任劫扑了过来,但是说来也奇怪,它们闻到他伤口的气味,竟然都飞散了。

    任劫想到:可能是天书的力量吧。蚕丛在这里复活过多次,都没有被草蛉吃掉,在失去了天书后,尸体却被草蛉吃掉了。而玉书,她身上并没有天书能量,所以也被吃掉了。

    他不由得好奇:这些虫子,飞到什么地方去了呢?

    原来在四壁上其实有一些小孔,能供虫子来去,但是,一个大活人要想钻出去,那是万万不能的。

    巴蜀之地有很多砂岩洞穴,它们大部分是由于物理风化作用而产生的,风和水将悬崖上的裂缝变宽,并使之相互链接,加上砂岩不太耐侵蚀,就形成了一些又窄又长的洞穴。

    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个洞穴的旁边,可能还有其他的洞穴,因为一些砂岩蜂窝状洞穴常常是大洞套小洞的。如果有什么挖掘工具的话,或许能挖出一条通道来。

    任劫想到这里,就四下打量起来,这里地面上散落很多表述青铜器,如柳叶形剑、铜矛、铜钺等。他想都不想,抓起一把青铜剑,就在山壁上挖掘了起来。

    巴蜀兵器的特点之一是虎斑纹,主要有银白和漆黑两种,据说,这种斑纹是通过热镀锡或者镀锡后退火处理得到的。热镀过程有新的合金相生成,能观察到从基体向镀层方向生长的柱状晶,应该是铜向液态锡中溶解扩散导致。

    此时此刻,在漆黑的地下,这青铜剑竟然焕发出了异样的光泽。

    任劫用力向石壁刺了下去,青铜剑竟然有削铁如泥的能力,一片片石屑如同铅笔屑一般脱落了下来。

    但是,没有几下任劫就停了手,他对自己所在的地理位置一无所知,根本就不知道向什么方向挖更好,与其浪费体力,还不如先思考一下。

    他的后背靠在石壁上,突然听见后脑勺传来微微振动,他将耳朵贴在石壁上,竟然听到了细微的敲击声。

    是小动物的爪子发出的声音吗?不,动物不可能发出如此有节律的声音。

    这竟然是摩斯密码。

    任劫很快听出了密码的内容,是有人在寻找自己。他激动地拿起青铜剑,在石壁上轻磕,报告自己的位置。

    很快,对面有了回应,说让他不要着急,救援很快就到了。

    任劫听到了轻微的爆破声和挖掘的声音,过了大约一个小时后,他面前的石壁被凿出了一个洞,他看见了许诗妧,还有一些身穿黄色工作服的救援队人员。

    “许诗妧?你怎么会逃出来的。”任劫惊喜万分。

    “其实,说起来也简单,当时,他们并没有将我的手机收走,因为,这里根本就没有手机信号,所以他们觉得很安全。但是,我却发现,在大山里其实并不是完全没有信号,而是信号比较弱。于是,我就偷偷留下了一个铝皮饮料罐,自制了一个信号放大器。”

    任劫没想到许诗妧还有这样的动手能力,不由得对她刮目相看。

    “当时我不知道对方是否会发现这个东西,因此我必须找一个最聪明的人,告诉他我的处境。于是,我就找了陈队。”

    陈锦图说:“我接到电话,就赶过来,还通知了当地警方,救出了许诗妧,同时还抓住了盖的手下,听他们说,你和玉书被困在了山里,所以,我们就找过来了。我发现那个山洞被炸得很彻底,无法进入,于是,我就绕到后面,找了一些可能与你所在山洞相连的洞穴,果然找到了你。”

    任劫不由得惊叹道:“陈队,怎么又是你?你总是能第一时间到达现场。难不成,你有分身术吗?”

    陈队不苟言笑,和水扈城那种笑容可掬的样子截然不同。

    “夜一和盖呢?有没有抓住他们?”任劫问。

    陈队满脸严肃地说:“巴蜀地区各方面的势力十分复杂,目前,我们还没有掌握他的行踪。我们还在缉捕他。”

    五

    任劫和许诗妧暂时住在一户民宿中,打算过两天回去。

    这天夜里,任劫对着窗外皎洁的月光发呆,“今月曾经照古人”,在远古时期,巴蜀这片神奇的土地上又会发生多少传奇故事呢?

    当年究竟是谁将蚕丛关押在这里的呢?生命之书现在究竟在谁的手中,它还在巴蜀大地上吗?

    玉书曾经说过的那些话又是什么意思?天书力量究竟有什么特殊的用处,万书之母的特异之处又是什么呢?这一切的秘密都等待自己去开启。

    就在任劫出神的时候,突然窗口人影一闪,一个男人跳进了窗子,他浑身都是血,一进入房间就躺倒在地上,那竟然是盖。

    “警察满世界在找你呢,你竟然还敢过来?”任劫吃惊不小,他伸手摸向手机:“你想干嘛?别动啊,我这就打电话报警。”

    “不,你听我说完再决定是不是要报警,好吗?”盖的眼神十分诚恳,竟然已经没有了初次见面时的那种痞态。

    “你觉得许诗妧为何能打电话?是我暗中嘱咐手下,不要搜身,她想做什么,就让她做什么好了。”

    盖的话让任劫诧异万分:“你的意思是说?你是在帮我们?”

    “不错,你要是不相信,我给你看一样东西,你就一定会相信了。”盖说着从脖子上拿下了一个项链挂坠,按在其中一颗宝石上,空中出现了一个投影密码盘,盖输入了密码,打开了即时视频。

    “任劫,你好,我们又见面了。”说话的竟然是丁昊。

    “丁昊?”任劫不可置信地看着盖:“这么说,你难道是七夜的人?”

    “是的。”丁昊解释说:“盖是七夜狐狸座的人,主要负责巴蜀一带的工作。准确地说,就是为了盯着玉书。我们一直都怀疑她是SCI的人,但是却没有证据。这次三星神宫的开启让她沉不住气了。”

    盖说:“夜一极有可能也是SCI的人,这次,他虽然逃走了,但是,却也已经暴露,只要一露头,我们就能抓住他。”

    “可是,陈队似乎并不知道你的身份啊,你身上的伤,是他的人干的吗?”

    “因为,我们根本就没有告诉陈队我的身份。”盖解释说:“我的任务是打入巴蜀袍哥中间,了解这一带的社团都在打什么主意。一开始的时候,我也是从小混混做起,但是谁知道一不小心就混成了老大。”

    他指着身上的伤说:“这次,我遭了殃,黑道上的人就趁机对付我,这些伤,就是他们干的。”

    “所以,任劫,你的任务就是负责让盖躲过陈队的搜索,而且还要让他的帮派成为巴蜀之王。”丁昊说。

    “什么?”任劫吃惊不已:“我并不是你的手下吧,为什么要完成你布置的任务?还有,让我帮他吞并其他的帮派?你也太看得起我了吧。”

    “这点,我已经帮你想好了。”盖说:“根据我的了解,巴蜀地区最大的袍哥帮派,是羌族的后裔,也就是蚕丛的后裔。还记得你在山洞里带出来的那把青铜剑吗?那上面有蚕丛的印记,应该是他的佩剑,所以,以你的身份,足够号令羌族后裔。”

    丁昊补充说:“我已经向上级申请了,你可以暂时使用这把剑。”

    门被打开,许诗妧站在外面:“没想到,你还在这里窝藏‘钦犯’啊。”

    她端着丸子汤,脸色有点尴尬,但是旋即又冷静了下来,对盖说:“你的伤很重啊。任劫,你也真是的,竟然一直都没给他包扎。”

    她取来了纱布等材料,开始给盖清理伤口。

    丁昊继续说:“巴蜀警方的办事效率真的不怎么样,盖有很多手下都逃走了,而且,你们可能没有注意到,他们在三星神宫的甬道里,偷偷拿了一些青铜器。现在,巴蜀地下交易市场正在处理这批货呢。盖应该知道,巴蜀地区,有一个叫弯爷的,十分擅长鉴定古物,所有地里出土的文物,都要经过他的手。所以,目前所有拿到宝贝的人,应该都已经聚集在那里。而王老大,也就是你们说的羌族后裔,他也料到了这一点,于是,就在那里设下人手,来一个,抓一个,目的就是要剪草除根,彻底消除盖的势力。”

    “该死的,王老大,我之前的确是太轻敌了。”盖的手重重地拍在桌子上,刚刚包扎好的伤口又渗出了鲜血。

    “盖,你似乎对王老大有一种特殊的情感,不如,说说你们的故事吧。”丁昊突然说道:“如果现在不说的话,可能对以后的行动有影响。”

    他一脸严肃地打探着八卦新闻。

    “原本,玉书是王老大的女人。但是,王老大对她很不好。所以,我就帮了玉书对付王老大。我觉得,玉书没有那么坏,她应该是我们可以争取的力量,所以……”

    “所以,你就在我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和玉书谈恋爱了。”丁昊沉声说。

    “不,我不是,我只是,只是有那么一点点喜欢她,但是绝对没有……”盖自言自语地说:“我这么一个粗人,不配喜欢她。她是蚕丛的后裔,神的孩子,血脉高贵,而我只是一个普通人。”

    盖知道,自己以为的爱情,不过是一些碎片和噪音,是惯性控制下的姿势,让久已干涸的脑汁,知道自己还活着。因为,当爱上的瞬间,爱这个字,本身已经成了过去式。

    “的确,如果玉书还活着,以蚕丛后裔的身份,很容易做事。但是,可惜,她现在死了。”任劫突然看向了许诗妧:“如果,玉书有一个堂妹,那么,这个堂妹不也是蚕丛的后人吗?再加上,代表蚕丛身份的宝剑,这件事情,就很容易解决了。”

    他说着就将计划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

    盖连忙摇头说:“不可能,我身份卑微,怎么可能演好蚕丛呢?”

    任劫缓缓地说:“王老大可是将你喜欢的女子的贞操都夺走了,难道,你就不想报复一下吗?除非自己看不起自己,否则,就将别人的轻视和敌意,埋入地底。”

    六

    黑道交易市场上,王老大已经抓住了十几个盖的手下,将他们反绑着,拴在一起,跪在走廊里,让每一个进入房间的人,都可以看见他们,羞辱他们。

    王老大对众人说道:“大家也知道,三星神宫已经开启过了,蚕丛的魂灵已经出来了,他已经找到了和他最亲近的人,并且附身在他的身上。”

    他说着踩在了桌子上:“那个人,就是我,所以,现在理所应当,我就是巴蜀袍哥之王。”

    弯爷却不疾不徐地说:“这只是你说的,谁也不能证明你的话,你要当袍哥之王,还要问问各位老大答不答应。”

    “是啊,王老大,蚕丛的信物,你能拿得出吗?光是打嘴炮,谁会信你啊。”

    “王老大,据说,蚕丛可是能呼风唤雨,厉害得很呢。也不用多,你只要能拿出一样本事,兄弟们就服你。”

    就在这时候,大家突然听见屋子四面八方都传来了男子粗犷的声音:“是不是只要看见呼风唤雨,你们就相信我呢?”

    突然,屋子里出现了几团飘忽不定的火焰,如同幽灵一般飞来飞去,旋即,它们发生爆炸,散开化成漫天星斗。

    此时,从地面缓缓蒸腾起一阵烟雾,等云雾散去后,屋子里出现了两个人。

    其中一人身穿古羌族的服饰,头上戴着面具,手中拿着一把青铜剑,而另一人,则是一个美貌的女子。

    “哼,盖,你以为你戴上面具我就不认识你了吗?你现在已经是孤家寡人了,你的手下逃的逃,散的散,还有一些都被我抓住了。还有你,你不是许诗妧吗?怎么和他混在一起?”

    来人正是盖和许诗妧。他们利用巴蜀建筑竹木结构的特点,制作了一些传声筒,将声音传进来。然后又释放出白磷,并利用利用干冰制造人工云雾,利用云雾的掩护,来到了房间中间。

    王老大并不甘心,冷哼道:“哼,弄点干冰,你就说自己是蚕丛的后代吗?告诉你,蚕丛可是有刀枪不入的能力的,你可以吗?”

    他说着让人在地上支起刀架,对盖说:“有本事,就从上面走过去。”

    “我既然已经是蚕丛附身,那么自然也继承了一部分他的能力,既然你要求,那么,我就让你见识见识。”

    他脱下鞋子,只穿着袜子,背上背起了许诗妧,手中拿着牛角,踩着刀锋迎刃而上,信步走下。

    这一幕让所有人目瞪口呆,尤其是王老大,刀是他亲自放的,他确认这些并不是表演用的假刀。难道盖竟然真的有了刀枪不入的能力?

    他哪里知道,奥秘就在盖所穿的袜子上,那是七夜特有的天蚕247制造的,具有很强的耐割能力。所以并不是盖有了超能力,他靠的其实是黑科技。

    许诗妧指着盖手中的青铜剑说:“这青铜剑上有蚕丛的印记,我相信,只要是羌族后裔,都知道这一点吧。”

    “姑娘,你又是什么人?据我所知,你可来自遥远的水扈城。”王老大说。

    “我是玉书的堂妹。姐姐让我利用自己和任劫的感情,让任劫帮助我们,否则,你以为任劫会那么轻易来巴蜀吗?”

    盖说着高高地举起了青铜剑:“蚕丛残魂在此,羌族后裔,还不跪拜。”

    王老大的脸色一变:“哼,我将你的剑抢过来,不就是我的了。”

    他说着命令手下:“你们还不上,把他给我乱枪打死。”

    众人都愣住了,对这些混混而言,拿枪就是吓唬人用的,要让他们真的杀人,他们还真的没有这个胆子。

    “你们气死我了。”王老大亲自抓过手下的枪,扣动扳机,谁知道,那枪竟然炸膛了,将王老大的脑袋崩碎了。

    “不尊重蚕丛先祖的人,已经遭受了惩罚,现在,你们也想像他一样吗?”许诗妧大声喊着,首先拜倒在盖的脚下。

    与此同时,那个被王老大抢走枪的小喽啰也似乎吓坏了,跟着跪拜了下来。他的头深埋着,所有人都没有发现,他其实并不是王老大的手下,那竟然是任劫。

    原来,任劫趁着一个小喽啰上厕所的功夫,袭击了他,换上了他的衣服,将帽檐压得低低的,并在枪里做了手脚。他知道王老大会抢枪,就站在了他的身边,果然不出所料。

    随后,其他的人跪了一大片。

    盖的手下这才进来,先释放了自己人,又将其他人都控制住。盖花了一整天的功夫,联系自己的手下,汇聚了一批忠心不二的人,配合自己演戏。

    其他的帮派首领此次带来的人并不多,识时务者为俊杰,他们也都纷纷表示以后会以盖马首是瞻。

    盖松了一口气,他知道,自己在巴蜀,立得住了。他又回头看向了任劫,这个弱不禁风的少年,他的脸庞和初见的时候一样青涩,但是,眼眸中坚毅的眼神,却让他这样的老江湖都叹为观止。

    智慧、勇气和爱,它们凝聚在了一个人的身上。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雪珂
雪珂 2024-5-10 08:20
问好朋友,欣赏了。
引用
紫盏
紫盏 2024-5-10 08:55
文笔优美,拜读。
引用
雪飞雪舞
雪飞雪舞 2024-5-10 09:42
支持楼主!
引用
轻烟。
轻烟。 2024-5-10 13:24
慢慢欣赏!
引用
轻烟。
轻烟。 2024-5-10 14:34
文笔优美,拜读。
引用
陈婉婉
陈婉婉 2024-5-10 15:20
欣赏精彩,问好!
引用
带你去流浪
带你去流浪 2024-5-10 16:42
欣赏佳作!
引用
石也
石也 2024-5-10 20:39
好文笔,送上问候。
引用
流萤小梦
流萤小梦 2024-5-11 06:11
问好朋友,欣赏学习!
引用
萍畅红
萍畅红 2024-5-11 10:05
欣赏佳作!!
引用
子玉
子玉 2024-5-11 11:50
欣赏精彩,问好!
引用
浪中行吟
浪中行吟 2024-5-11 12:25
欣赏支持
引用
子玉
子玉 2024-5-11 13:00
欣赏精彩,问好!
引用
似水般的流年
似水般的流年 2024-5-11 13:12
问好朋友,欣赏学习!
引用
绿花
绿花 2024-5-11 14:22
欣赏。

查看全部评论(1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