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小说故事 乡野风情 查看内容

暗夜百合 2024-6-6 10:00 1649
    距离林家庄不远,蜿蜒的凉水河将林家庄和赵家屯包裹其中。为了出村,起先两个村的村民都在河道较窄处搭建木桥方便通行,直到一场洪水的到来,将两个村搭建的木桥全部冲毁。

    “村长,咱赵家屯的人本来就跟他们林家庄的不对付。凭啥那个新来的马书记一句话,那出村的桥就要建在他们林家庄附近啊?”此时赵家屯村长赵家华的家中,赵赵铁柱不愤地说道。

    “那还能咋地?前几天县里的专家都过来考察过了,人家专家也说了,林家庄那一带的地质构造坚硬。咱们赵家屯这一片的地质构造比较松散,就算建了桥也用不了多久。”赵家华也倒上一杯酒,叹了口气说道。

    “切,什么狗屁专家!分明就是他林书豪让他们这么说的。”将酒杯放下,赵赵铁柱愤愤道。

    “赵铁柱,你跟老林家的那个姑娘怎么样了?”赵家华问道。

    “切,一提她我就来气!”赵赵铁柱说道。

    “你俩不是一直挺好的吗?”见赵铁柱这么说,赵家华皱眉问道。

    “俺知道,佳妮比俺有文化。可再有文化,她以后也是俺赵赵铁柱的媳妇,那既然是俺赵铁柱的媳妇,她胳膊肘就更不能往外拐了吧。上次要不是她哥林书豪领着那些专家,兴许这桥最后也就建在咱们赵家屯这一边了。”赵赵铁柱说完,刚想去拿桌上的酒瓶,却被村长一把将酒瓶夺了回来。

    “都喝半瓶了,差不多行啦。”赵家华说完,便起身从炕上下来,将酒瓶收进了柜子里。

    “切,真抠门!”没酒喝的赵赵铁柱嘟囔着,又顺手捏起一片放在盘子的牛肉放进嘴里。

    “这次要不是佳妮,恐怕咱们以后还得靠着撑船过河呢。”将剩下的半瓶酒小心地收好,赵家华叹了口气说道。

    “撑船怎么了,那也比每天跑去林家庄那边,看他林书豪的脸色强。”赵赵铁柱说道。

    “赵铁柱!”此时屋外,林佳妮掀开门帘走了进来,见刚喝完酒的赵赵铁柱,林佳妮怒道。

    “切,你来干嘛。”见是林佳妮,赵铁柱没好气地说道。然而林佳妮刚要说话,赵铁柱便摆了摆手。

    “你不用说,我知道你想干嘛。那些专家不也说了吗,你们林家庄的地质构造适合建桥,我们赵家屯不行。往后我们赵家屯的人想要出村,都得跑去你们林家庄那边。你是来看我们赵家屯笑话的,对不?”说完,略显醉意的赵赵铁柱还不忘傻笑两声。

    “你!”林佳妮被赵铁柱的话气的一时语塞,一旁的村长急忙将林佳妮拉到屋外。此时躺在炕上的赵赵铁柱见俩人出去,没一会儿功夫便打起了呼噜。

    “铁柱这娃就这样,自从上次那些专家来了以后,赵铁柱就一直为建桥的事儿耿耿于怀。我也一直劝他,可这娃犟的很,唉。”此时屋外院子里,赵家华装了一袋旱烟说道。

    “唉,这俩人,都是犟种。我哥也真是的,明知道铁柱为这事儿心烦,还总逗他。我和赵铁柱的婚事要是因为这事儿被他给搅黄了,我非把他的嘴缝上不可。”坐在院子的一个小板凳上,林佳妮郁闷道。

    “嗯,咱们村能建桥的地方,也就是凉水河两处河道较窄的地方,你们林家庄那边的天王渡是一处,我们赵家屯这边的十三拐是一处。赵铁柱这娃的心思我明白,要是桥就修在你们林家庄那边,赵家屯的百姓想要出村,得多走好几里路。虽然县里来的专家说的没错,但……”村赵家华说道。

    听了村长的话,刚才还为了赵铁柱的话十分生气的林佳妮慢慢平静了下来。两个村子虽然不远,但如果这座桥真建在林家庄这边,恐怕日后因为通行问题,两个村子还会再起争端。

    “赵叔,建桥选址的事儿目前还没定下来,马书记刚来咱们这不久,有些情况还不了解,这个事儿回头我在和他商量商量。”林佳妮说道。

    辞别赵村长后,林佳妮便蹬着自行车返回设立在林家庄的村委会,刚把车停好,只见自己的哥哥林书豪打着哈欠从村委会的办公室走了出来。林佳妮没有说话,瞪了一眼林书豪后,便走进了办公室了。

    “选址的事儿跟他们老赵家谈得怎么样?”见自己的妹妹回来,林书豪连忙问道。

    “废话,你上次把铁柱气成那个样子,要不是我拦着,恐怕你脑袋上都得多两个窟窿了。”林佳妮说道。

    “切,借他两胆!敢动我林书豪,老子给他挂村委会旗杆子上。”林书豪愤愤道。

    “你快拉倒吧。瞧你这细胳膊细腿儿的样儿,我们家铁柱把你挂旗杆子上还差不多。”实在听不下去的林佳妮不屑地说道。

    “这还没过门子的,就成你们家的了?”瞅准机会,林书豪坏笑道。

    “哥……你讨厌!”自知话多语失的林佳妮一记粉拳打在林书豪的心口上,然而这看似普通的一拳对于刚刚大学毕业回乡,从来没干过农活的林书豪来说,不亚于一记重拳。

    “说正经的,到底谈的怎么样了?”嬉闹了一阵后,林书豪问道。

    “这还用说,肯定不行呗。”林佳妮说着,拿起桌上的茶杯一饮而尽。“不过这次的事儿,你办的确实有点不妥,桥建在咱们村这边,往后人家赵家屯怎么办啊,想出村还得跑到咱们这边来,一来一回好几里路呢。”林佳妮说道。

    “那上次县里来的专家不是说了吗,赵家屯那边的地质构造不适宜建桥,这能有什么办法?”林书豪摊手道。

    “那咱们也不能光为了自己考虑,难道你希望两个村子日后因为通行的事天天闹得鸡犬不宁吗。”林佳妮说道。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人家专家不也说了吗。建桥的目的就是为了以后的通行,那要是建的不牢靠,往后再有人掉水里怎么办?”林书豪说着,点起一支香烟“是,这次发洪水,要不是赵铁柱舍命相救,恐怕咱俩以后就没爹了,可他赵铁柱也不能这么欺负人吧!满世界说我给人家专家组塞红包,还说我往人家的酒里下药,逼着人家这么说的。我去跟他理论,他倒好,仗着一身蛮力,幸亏我跑得快。反正这事儿我跟他杠上了,除非他赵铁柱亲自来林家庄向我磕头认错,否则一切免谈。”说完,林书豪一扬下巴。然而帅不过三秒,林书豪的耳朵就被林佳妮狠狠地拧住。于是就在林书豪的惨叫和哀嚎声中,兄妹俩结束了这次谈话。

    夕阳西下,将最后一桶水倒进村长家的水缸里,赵铁柱擦了一把头上的汗。看着天边的落日余晖,赵铁柱越来越后悔下午酒醉时和林佳妮说的那一番混帐话。辞别村长后,赵铁柱便回到自己家中,找来一些木头和枯树枝,赵铁柱便开始生火做饭。

    “哇,好香啊。”此时院门口,林佳妮将头伸了进来。见赵铁柱正在做饭,林佳妮挽起袖子便上前帮忙。

    “佳妮,我……”赵铁柱好几次想要开口,林佳妮都没理她。直到饭菜上桌,林佳妮搬过一个小板凳坐下,从随身挎着的一个竹篮子里,拿出两瓶烧酒放在桌子上。

    “佳妮,这是?”赵铁柱问道。

    “铁柱,这段时间我也想通了,这酒你收回去吧,我以后也不限制你喝酒了。”叹了口气,林佳妮说道。

    “不是,佳妮,俺错了,下午俺……就不该说那些混帐话的。”顿感大事不妙的赵铁柱连忙说道。

    “唉,你没错,是我错了。七尺的汉子,哪能被我一个婆娘管的团团转的。”林佳妮说完,将那两瓶烧酒推倒赵铁柱面前。然而这个举动却让赵铁柱的心瞬间凉了一半。

    “佳妮,你也知道,我就是为了建桥的事儿不痛快,跟你哥,我俩就是闹着玩呢。”赵铁柱说道。

    “嗯,我知道。原来我哥上大学的时候,每年一回来,你俩就斗嘴。你斗不过他,就把他挂在你们村东头的那颗老槐树上,每次都是我爸爬上去把他摘下来。为了这事儿,赵叔每次都举着皮带满村的撵你,可即便这样,你俩还是斗。”说着,林佳妮拿过一瓶烧酒,打开盖子给自己倒了一杯,随后便一仰脖,一饮而尽。

    “佳妮,你这是?”见平日里一向滴酒不沾的林佳妮突然这样,赵铁柱惊讶道。

    “咳,咳……咳。”一杯酒下肚,从没喝过酒的赵佳妮剧烈地咳嗽起来。赵铁柱刚想上前,林佳妮却摆了摆手。

    “铁柱,建桥选址的事儿,老赵叔已经跟我说了。这件事儿我哥做得确实不对,这段时间我爸去县里看病了,林家庄村长的职位也一直是我们兄妹俩顶着。这件事儿我过几天去县里开会的时候,会和马书记再商量商量的,你就别在为这事儿纠结了。”林佳妮说完,眼泪流了出来。

    见林佳妮落泪,赵铁柱的心也终于放下了。自从上次那场洪水把两个村子自己修的木桥冲毁后,自己为了建桥选址的事儿没少和佳妮的哥哥林书豪吵架。今天佳妮替他的哥哥登门道歉,即便赵铁柱心里再怎么纠结,也最终同意和佳妮一起去县医院看望她的父亲。

    随着一声嘹亮的鸡鸣,原本还十分安静的村子慢慢热闹了起来,村里的男人门扛起锄头准备下地干活,女人们则忙着伺候公婆和做早饭。此时林家庄的村口处,林佳妮和林书豪登上一艘舢板小船,赵铁柱则撑着船朝凉水河的对岸划去。

    “赵铁柱,想通啦?”坐在小船上,林书豪挑眉问道。赵铁柱没有说话,瞥了他一眼便继续撑船。

    “切,反正上次专家说了,你们村那边没法建桥……”林书豪话刚说了一半,一旁的林佳妮一把拧在了他的大腿上,吃痛的林书豪一声惨叫。见林佳妮瞪着自己,林书豪便不耐烦地摆了摆手。

    “铁柱,你别理他。仗着自己读过几年书,就忘本了。回头不给他饭吃,饿上三天,看他还敢不敢嘴硬。”林佳妮笑着说道。

    “那上次……”林书豪刚想争辩,赵铁柱便给林佳妮使了个眼色,林佳妮赶忙扶稳小船,赵铁柱利用身体重心使劲摇晃着小船,本就不会游泳的林书豪一个趔趄差点被晃进水了,扒着小船一个劲儿的求饶。惹得林佳妮在一旁捂着肚子狂笑不止。

    “服不服?”赵铁柱一边摇晃着小船一边问道。

    “我……我不服。”此时林书豪死命地扒着小船,略带哭腔地说道。

    “死鸭子嘴硬!铁柱帮我一把,咱俩给他扔河里得了。”林佳妮笑道。

    “没问题。”赵铁柱将撑船的杆子放下,作势便要去抬林书豪的腿。

    “我可是代理村长,你们不能……救命啊!”林书豪说道,然而话音刚落。身材瘦弱的林书豪便被俩人直接扔进了水了。

    “服不服,不服我可松手了!”跳入水中,赵铁柱将不会游泳的林书豪从水了捞上来问道。

    “赵铁柱,你公报……”浑身湿透的林书豪还想说什么,赵铁柱一松手,林书豪身子一沉,又呛了一口水。

    “铁柱,行了,把他拉上来吧。”坐在船上的林佳妮说道。有了这句话,赵铁柱这才将林书豪又推回船上,早已浑身湿透的林书豪刚爬回船里,身后的赵铁柱也用手一撑,翻进了船里。

    “铁柱,一会儿到了河对岸,你俩找个地方把衣服晾晾。”林佳妮说完,冲赵铁柱使了个眼色,后者会意一笑,点了点头。

    随着公交车开上省道,林佳妮和赵铁柱坐在最后一排有说有笑地聊着天儿。坐在前面的林书豪则用手机给此时正在医院陪床的母亲打去电话。听说赵铁柱要来,林佳妮的母亲刘翠萍很是高兴,放下电话,刘翠萍赶忙回到病房里,此时林佳妮的父亲林肃国正躺在床上听着收音机里的评书。

    “他爸,刚才书豪打电话来说,铁柱和佳妮一起来医院看你了。”刘翠萍说道。

    “是嘛。”一听赵铁柱要来,林肃国赶忙关掉收音机,撑着床坐了起来。不过转念一想,林肃国又不禁皱起了眉头。

    “怎么了?”刘翠萍问道。

    “唉,估计还是因为建桥选址的事。前阵子佳妮来的时候跟我说了,书豪这孩子也真是的,办事太毛躁了。回头我得好好批评批评他。”林肃国说道。

    “唉,是啊。这件事书豪确实办的欠妥当,也不能怪人家赵铁柱不高兴。回头你好好跟书豪说说。”刘翠萍说完,便拿着饭盒出门去帮林肃国打饭。

    走进县医院,林佳妮便挽着赵赵铁柱的手一同朝二楼的病房走去。身后的林书豪则十分心疼地抖落着自己那件还未干透的白色衬衫。

    “哥,别抖落了,回头我给你洗洗就是了。”见林书豪扭捏的样子,林佳妮不耐烦地说道。

    “那你得给我熨平整了。”林书豪说道。

    “行行行,真麻烦。快走吧!”林佳妮说道。

    “爸,妈。”走进病房,林佳妮说道。

    “佳妮,书豪。赵铁柱也来啦,快进来坐。”刘翠萍赶忙说道。

    “林叔,婶子好。”赵铁柱将带来的鸡蛋和牛奶放下说道。

    “铁柱,来这边坐。”林肃国说道。

    “林叔,您怎么样。腿还疼吗?”坐在林肃国的病床边,赵赵铁柱问道。

    “不疼了,伤筋动骨一百天,叔没事儿,放心吧。”林肃国笑道。

    “林叔,要是我当时能早点找到您,您的腿也不至于……”赵赵铁柱说道。

    “铁柱,要不是你和赵家屯的乡亲们坚持搜救,叔这条老命恐怕就让那凉水河给带走了。又怎么会怪你呢。”林肃国摸着赵赵铁柱的手欣慰地说道。同赵赵铁柱又聊几句后,林肃国神色一凛,便叫此时躲在病房门口的林书豪进来。

    “爸,建桥选址的事儿是人家专家组定的,我又能有什么办法?”站在病床边,林书豪无奈地说道。

    “专家组怎么了,专家组比你更了解咱们这里的情况吗?再说人家省里的专家只是评估了两个村子周边的地质构造,难道除了咱们林家庄这边,其他地方就不能建桥了吗?简直糊涂!”林肃国怒道。

    “那人家专家组还说,其他地方建桥的话,使用年限会缩短的。”林书豪争辩道。

    “专家组专家组,我说你那个脑子都拌饭吃了吗,专家组只是评估,这个桥具体建在哪里,咱们还得征求乡亲们的意见,别怨人家赵铁柱跟你急,我要不是腿伤了,就冲你办的这事儿,我都想踹你两脚!”林肃国厉声道。

    “那您说怎么办?上次马书记和县里专家组的同志一起来的,这事儿要是再拖下去,恐怕就黄了。”自知理亏的林书豪说道。

    “爸,我下午再去趟县里找一趟马书记,争取把选址的事儿定下来,前阵子我去找赵铁柱的时候,沿着清水河考察过,上次专家组来的时候没看到,其实有个地方更适合建桥的。”林佳妮说道。

    “佳妮,说来听听。”林肃国笑道。

    “咱们村和赵家屯中间,凉水河流经的一处浅滩,那里其实更适合建桥。如果把桥梁的地基打深一点,我觉得没问题。”林佳妮说着,双眼不由得一阵放光。

    “嗯。”林肃国点了点头,转头看向一旁不耐烦的林书豪“你看看你妹妹,办起事来就是比你强。”林肃国说道。

    “切。”林书豪还想说什么,见父亲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最终也只能作罢。

    “爸,妈。我们先回去了。”同父母又聊一会儿后,林佳妮便拉着赵赵铁柱离开了病房。来到县医院门口,赵赵铁柱最终决定陪着林佳妮一同去县政府找马书记,而不会撑船的林书豪也只能无奈作陪。

    “马书记正在开会,请您稍等片刻。”县政府的接待室里,门卫放下电话说道。林佳妮点头,便同赵赵铁柱找个地方坐了下来。

    “哥,我渴了。”林佳妮说道。

    “渴了自己买水去。”林书豪不耐烦地说道。

    “嘿,长本事了是吧。”林佳妮说罢便撸起袖子走了过来。

    “赵铁柱,你也不管管她?”吃痛的林书豪抱怨道。然而却只换来赵赵铁柱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无奈的林书豪也只能掏出钱包去马路对面的小卖部里买水。

    “佳妮,好歹他是你哥。当着外人的面,给他留点面子。”林书豪走后,赵铁柱凑到林佳妮耳边小声说道。

    “嘿嘿,没事儿。你是不知道,我哥背地里说你的那些坏话有多难听呢......。”说着,林佳妮便有样学样的开始学舌。

    “嗯,看来这次把它扔水里,一点都没冤枉他。”赵铁柱笑道。正在俩人说笑之际,刚刚开完会马书记走进招待室里,同俩人握了握手后,马书记便领着俩人朝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马书记,关于我们两个村子的出村桥的建设选址问题,我后来在赵家屯走访的时候发现,新桥的选址确实不利于赵家屯的乡亲日后通行,您看新桥的选址,能不能让专家在给看看?”林佳妮说道。

    “嗯,这个问题我也意识到了。老林还在医院里,上次书豪来我这做汇报的时候我也和他谈过。这次他怎么没来?”马书记问道。然而话音刚落,只见林书豪喘着粗气冲了进来,手里提着一个塑料袋。

    “书豪,你这是?”看着此时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林书豪,马书记问道。

    “嗨,我妹说她渴了,我去给她买水。”林书豪赶忙从塑料袋里掏出一瓶饮料放在马书记的桌子上。马书记看了看林书豪递过来的饮料,随后便递给了此时站在林佳妮身旁赵赵铁柱。

    “你就是赵家屯的赵赵铁柱吧?”马书记问道。

    “马书记,我是。”接过饮料,赵赵铁柱说道。

    “嗯,不错。”端起桌上的茶杯,马书记笑着说道。然而就是这么一句没头没尾的话,却让此时站在对面的赵赵铁柱一愣。

    “佳妮和书豪都和我提起过你。”说着,马书记瞟了一眼此时刚刚将气喘匀的林书豪,眼神中却多了意思玩味“听书豪说,你们赵家屯对新桥的选址上意见很大?”马书记问道。

    “就是……确实有点。”赵赵铁柱挠了挠头傻笑道。

    “嗯,刚才我开的这个会,就是讨论这个事情。过几天县里还会组织一批专家去实地勘测,届时我们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的。”马书记说道。

    “嗯。”赵铁柱咧嘴笑道。

    “赵铁柱,听说你和佳妮正在处对象呢?佳妮可是个能干的姑娘,以后你俩在一起,日子肯定能过得红红火火的。”马书记笑道。

    “嗯,回头俺请您喝喜酒。”赵赵铁柱说道。

    “好,到时候我一定去。”马书记说道。

    离开马书记的办公室,林佳妮一行人便有说有笑地返回了各自的村子。一周后,马书记便带着专家再次来到林家庄和赵家屯实地查看,林佳妮和赵铁柱作为村民代表陪同。在经历多次反复商定后,新桥的选址最终选在了两村的交界点上。随着施工队开始破土动工,仅仅三个月,一座崭新的钢筋混凝土结构的桥便拔地而起。随着大桥竣工并验收合格,困扰乡亲们的出行问题终于得到了彻底解决。

    随着痊愈出院的林肃国同刘翠萍一起返回村子。一番商定后,两个村的村长最终决定,林佳妮和赵铁柱的婚礼便和这座新桥竣工剪彩仪式一并举行。两位新人也将作为第一个从这座新桥上走过的村民。

    随着音乐声响起,一生笔挺西装的赵赵铁柱挽着此时一身雪白婚纱的林佳妮缓缓走上桥面,在众人的祝福声中,朝着幸福的彼岸昂首迈进。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杨千紫
杨千紫 2024-6-4 16:44
好文笔,送上问候。
引用
阿华
阿华 2024-6-4 18:42
支持朋友,欣赏!
引用
九月冰菊
九月冰菊 2024-6-4 20:39
好文笔,欣赏学习。
引用
文清
文清 2024-6-4 20:51
慢慢欣赏!
引用
似水般的流年
似水般的流年 2024-6-4 23:46
欣赏朋友的才华!
引用
溪水无声
溪水无声 2024-6-5 06:58
支持朋友,欣赏!
引用
子萧
子萧 2024-6-5 09:43
问好朋友,欣赏学习!
引用
环陂子
环陂子 2024-6-5 11:41
欣赏。

查看全部评论(8)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