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小说故事 武侠风云 查看内容

一刀解忧

斜阳悠悠 2024-6-19 10:08 1463
    1

    施翔是一名喜欢背着一把刀闯江湖的大侠,四邻八乡的百姓都喜欢称呼他‘大侠’。

    可他从来没做一件大侠该做的事情。

    很多百姓都想瞧瞧施翔的刀是什么样子的,却没有一个人看到过。

    施翔遇到好奇的百姓,只是淡淡的回应一句:我的刀只给欣赏它的有缘人抚摸。

    百姓对施翔的回答并不买账,都觉得他是故弄玄虚,哗众取宠。

    施翔面对百姓的质疑,不以为然。

    一人一刀,浪迹江湖,居无定所。

    偏偏。

    偏偏在潍县的纸鸢客栈遇到了一个姑娘。

    “怎么又是你?一个姑娘家最好学一技之长,才能更好的照顾孩子,我这里是客栈,人来客往的都是吃饭住店的客人,你三天两头的来我的客栈讨要钱财,还叫我怎么做生意?我这里可不是救济堂。”客栈掌柜叹息一声,从怀里掏出点零钱递给这个身穿白衣、笑靥如花的姑娘。

    那姑娘接过掌柜给的钱,深深地鞠了一躬,道:“谢谢华叔,过些时日,我一定加倍奉还。”

    过些时日?华叔苦笑一声,这句话听了有上千遍了吧。

    华叔对这位姑娘归还钱没有抱希望,可他还是一如既往的给点零钱让她生活。

    在这个战火纷飞的年代,这个姑娘太需要帮衬。

    坐在大厅喝茶的施翔听到姑娘的口音,不由高声道:“这位姑娘可是汶河一带人氏?”

    那姑娘循声望向施翔,看他身穿粗布青衣,笑眯眯的盯着自己,心里甚是厌恶,脱口道:“看什么看,没见过女人呀?瞧你色眯眯的熊样。”说着,扭头匆匆而去。

    施翔主动和姑娘搭讪,吃了闭门羹,不由摇头苦笑。

    华叔走到施翔的身边,把茶壶冲上热气腾腾的白开水,道:“施大侠,您莫怪秋云姑娘,她可是潍县城数一数二好姑娘,别看她年龄不大,却在城南的铜锣巷养活一家人,不容易啊。”

    施翔抓起桌案上的刀,便追了出去。

    2

    铜锣巷的风,不疾不徐的吹着,吹过高高的围墙,吹过雕花的屋檐,吹拂着屋檐下几个孩子的稚嫩清朗的童声。

    一个年约七八岁,扎着羊角辫的小女孩看到秋云走进铜锣巷,飞快地跑了过去,接过她手里买的生活必备品,道:“秋云姐姐,仔伢又吐血了,还发高烧,怎么办呀?”

    秋云听到仔伢的病情恶化,脸色瞬间没了血色,急匆匆的来到了仔伢的房间。

    施翔踏进铜锣巷,正巧碰到秋云姑娘背着仔伢去找大夫。

    秋云姑娘没想到施翔竟找到了自己的住处,心里甚是懊恼,想到仔伢需要救治,也懒得理会施翔。

    施翔紧跟着秋云身边,道:“孩子怎么了?生病了吗?我可以帮忙吗?”

    施翔一直在追问,秋云瞪了他一眼,心里想到了一句话: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施翔接着道:“在巷口我有马,秋云姑娘……”

    秋云听到施翔说在巷口有马,脚步稍微一顿,道:“借你的马一用,大侠。我叫方秋云。”

    施翔听到方秋云说话,心里很舒服,嘿嘿道:“老百姓都叫我大侠,我叫施翔。”

    方秋云眉头一皱,听到施翔自以为是的话语,倍感讨厌,她突然很后悔借用施翔的马匹。

    说出的话犹如泼出的水,覆水难收。

    方秋云心底只有一个声音,不再相见。

    3

    仔伢的病很严重,错过最佳救治的时间,就算扁鹊在世,华佗再生,恐怕也难挽救孩子的性命。

    要想救仔伢的性命,只有找潍县集中营、宪兵司令部机关长龟田的翻译官方秋生。

    仔伢就是跟着方秋生去玩耍后生病的。

    想到方秋生跟在龟田屁股后面屁颠屁颠的奴才相,方秋云感觉犹如吃了一只苍蝇般恶心。

    要不是仔伢的病的如此严重,方秋云是不会有求于这个血浓于水的哥哥方秋生。

    方秋生没想到仔伢病的这么严重,宪兵军部医院的的藤野医生给仔伢注射的是营养针啊,怎么会发病呢?想到最近集中营不少的劳工接二连三被带走,就莫名其妙的失踪了。难道仔伢的病情和劳工的失踪还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方秋生想到这,不禁打了一个寒噤。

    脑袋里形成令人毛骨悚然的猜想,方秋生却不能随便瞎讲,无凭无据的事情,不能信口开河,这可是人命关天的事,他想去查明事情的真相。

    方秋生道:“秋云,我带仔伢去见藤野医生,他是日本东京医科大学的高材生,他一定会医治好仔伢的。”

    方秋云此时此刻没了主意,只能听哥哥方秋生的建议在宪兵司令部的门口耐心的等待检查的结果。

    施翔回到了纸鸢客栈,独自坐在房间里发呆。

    “施大侠,你回纸鸢客栈吧,等我把仔伢的病因搞清楚,就会把马还给你。在客栈等着我。”

    施翔什么忙帮不上,只有静静的等候方秋云的消息。

    藤野给仔伢的身体做了全面的检查,长长的松了口气。

    方秋生小心翼翼的询问藤野:“藤野先生,孩子到底得了什么病,为什么发烧甚至咳血?”

    藤野把双手用酒精消毒后,嘴角上扬,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道:“秋生君,你的大大的好,你知道吗?你为大日本帝国做出了卓越的贡献,实在是太美妙了,这就是一件非常完美的艺术标本,我会告诉宪兵司令部的龟田机关长,让他好好的奖赏你,你是我们大日本帝国最忠实的朋友。”说着,双手拍着方秋生的肩膀大笑起来。

    方秋生听的一头雾水,道:“藤野先生,你到底在说什么?我没听懂。”

    藤野一愣,指着躺在病床上的仔伢道:“这个孩子是秋生君帮我找到的最完美试验品,就是前几日,我给这个孩子注射的营养针,在他的体内彻底的饱和分解,营养液已经侵蚀到他的身体每一个器官,秋生君,营养液的功效超出我的想象,假以时日,把这营养液运用到战场上,中国军队很快就土崩瓦解,不堪一击,大日本帝国征服整个中国,甚至整个亚洲。这一天实在是太美妙了。”

    方秋生听的后背发凉,颤声道:“藤野先生,您研究的营养液是不是细菌?”

    藤野脸色一沉,道:“秋生君,管好你的嘴,你要是再胡说,我就把你这张嘴给你缝起来,让你尝尝营养液的滋味。”

    方秋生慌忙表明自己的立场:“藤野先生,我对大日本帝国忠心耿耿,肝脑涂地,定效犬马之劳。”

    藤野嘿嘿一笑:“秋生君,这个孩子就留在我的实验室,他是一件完美的艺术标本,我要好好的研究我的营养液。”

    方秋生道:“藤野先生,他就是一个孩子,战争是军人的事情,拿一个无辜的孩子做实验,有违人道,会遭天谴的。”

    藤野一愣:“天谴?秋生君,你们中国人就是相信虚无缥缈的鬼神之说,愚昧,这个世界,只有弱肉强食,只有生存之道,哪里有天道轮回?哪里有报应不爽?这不过你们中国人自我安慰的借口罢了。”

    方秋生在宪兵司令部做翻译,一直被妹妹方秋云瞧不起。

    “哥,日本鬼子都打到家门口了,你还给他们做事,你知道老百姓在背后戳你的脊梁骨,骂你是汉奸,知道吗?”

    “秋云,哥哥做这份翻译的工作,也是为了生活而已,我又没欺负咱们的同胞,一旦遇到什么棘手的难事,也可以凭借在宪兵司令部的关系,也能搞定啊。”

    想着曾经在方秋云面前信誓旦旦说的话,如今显得苍白无力。仔伢的病情没有好转,甚至有可能再也走不出这间实验室了。

    方秋生把仔伢带进实验室,却无法把仔伢安全的还给方秋云。他不想被方秋云瞧不起,更不想被百姓喊他:汉奸。

    方秋生一横心,拔出腰畔的手枪,枪口顶在藤野的脑门上,厉声道:“藤野,你丧心病狂,连无辜的孩子都当成试验品,你们自从踏上中国的土地,烧杀抢掠,无恶不作,这就是你们喊的大东亚共荣?”

    藤野冷冷一笑,道:“秋生君,你知道在做什么吗?和大日本帝国作对是没有好下场的。”

    方秋生道:“我的下场不劳你操心,你再给我不老实,我一枪打爆你的脑袋,不信你可以试试。”说着枪口在藤野的脑袋上使劲一戳。

    藤野吓的身子一颤,瞬间没了刚才的嚣张跋扈,道:“秋生君,有什么话我们好好的说,有什么要求我们好好的谈,小心枪走火,对我们都没有好处。”

    方秋生道:“给仔伢注射营养液的解药,快点,你敢耍花招,我马上叫你见阎王。”

    藤野在方秋生的胁迫下给仔伢注射了细菌病毒的解药。

    方秋生把藤野砸晕拖到实验室的角落里,接着用实验室的电话给宪兵司令部的哨兵值班处通了一个电话,让方秋云来藤野的实验室接仔伢。

    方秋生道:“秋云,带着仔伢和孩子离开潍县,走的越远越好。”

    方秋云没想到方秋生为了救仔伢,竟挟持了藤野,道:“哥,你不和我们一起走吗?”

    方秋生握着方秋云的手道:“这个实验室是藤野研究细菌的地方,一旦这些细菌投入到战场,后果不堪设想,我要炸掉这里。别愣着了,快带着仔伢走。再不走就来不及了。拿着这几支解药,有机会就交给国家。”说着把剩余的几支营养液解药递给方秋云。

    方秋云朝方秋生竖起大拇指,原来心中的哥哥是这个样子。

    望着方秋云和仔伢安全离去,方秋生把实验室的白磷涂抹在纸上,他知道白磷的燃点很低,在摩擦或是缓慢氧化过程中产生的热量能局部温度达到白磷的燃点,到那时整个实验室的细菌在烈焰下化为乌有。

    就在这时,藤野醒了过来,看到方秋生在破坏实验室的实验成果,悄悄的掏出身上的枪。

    方秋生刚一转身,藤野的枪响了。

    一声枪响,惊动了鬼子。

    鬼子朝实验室的方向奔去。

    方秋生在中枪的的一瞬间,抓起桌台上的一柄放大镜,聚焦了太阳光,炙热的光点反射到涂抹白磷的纸张上瞬间爆燃,

    轰!轰!

    整座实验室被熊熊大火吞噬了。

    龟田望着被方秋生毁于一旦的细菌研究实验室,气急败坏的喊着:“八嘎……”

    4

    施翔在纸鸢客栈见到方秋云已经是两天后的事情了

    施翔听说了宪兵司令部实验室的事情,对方秋云兄妹的行为钦佩不已。

    方秋云把仔伢等几个孩子安全的送出潍县城,就来找施翔了。

    施翔道:“秋云姑娘,潍县城的鬼子到处在抓你,你怎么又回来了?”心中有太多的疑问。

    方秋云道:“施大侠,你知道我抚养的这几个孩子是什么人吗?”

    施翔也一直好奇方秋云怎么抚养这么多的孩子,为什么纸鸢客栈的掌柜华叔隔三差五的给钱接济?

    方秋云道:“这几个孩子都是打鬼子英雄的后代,我既然收养了他们,就一定护他们周全,如今孩子已经安全转移了,我也没有了牵挂,我想借施大侠一样东西。”

    施翔不解道:“不知秋云姑娘借什么东西?”

    方秋云道:“我要借你的刀。”

    施翔听到方秋云借刀,本能的用手摁住了桌案上的刀,不知如何应对。

    施翔的一举一动被方秋云看在眼里,压在心底深处的厌恶情绪差点没控制住,轻叹一声:“施大侠既然为难,就当本姑娘不曾说。”说着拂袖而去。

    施翔站起身子,道:“秋云姑娘……”

    方秋云如一阵风般离去了。

    就在当天夜里,方秋云独闯宪兵司令部刺杀龟田,中了鬼子的埋伏,被生擒活捉。

    5

    方秋云被押到了宪兵司令部刑讯室。

    龟田笑眯眯道:“秋云姑娘,你看看这是谁?”说着一摆手,两个日本兵把仔伢带了过来。

    “姐姐。”仔伢喊着扑进方秋云的怀里。

    方秋云望着仔伢:“你们不是离开潍县了吗?鬼子是怎么找到你们的?”

    仔伢天真道:“姐姐,你不是叫施翔叔叔去益都接的我吗?”

    听到施翔这个名字,方秋云心里格外堵得慌。

    一声长长的叹息传来,方秋云扭头望去,施翔赫然站在面前。

    方秋云面无表情的盯着施翔:“施大侠,你是怎么找到仔伢的?”

    施翔道:“秋云姑娘,我借你马匹时起,一直暗地里跟踪你,找到仔伢也不是什么难事吧。”

    方秋云道:“这是一个大侠做的事情吗?”

    施翔道:“谁说我是大侠了?我就没做过一件大侠该做的事情。”

    方秋云缓缓闭上眼睛,道:“我刺杀龟田也是你告的密?”

    施翔道:“你来借刀,我猜测可能与龟田机关长有关,我就和龟田机关长随口一说,让他做好准备,以防不测。”

    方秋云道:“施翔,你完全可以在我带仔伢离开宪兵司令部时告密,为什么一直等到我把仔伢带到益都才去告密?”

    施翔哈哈一笑,道:“只有确定益都是抗日武装的大本营,龟田才能倾巢出动,剿灭这股抗日武装。”

    方秋云笑道:“汉奸做到你这份上也是绝了,但愿如你所想。”

    施翔摇摇头道:“事已至此,秋云姑娘自求多福吧,你不是一直想看我的刀吗?”

    方秋云一愣,没有说话。

    施翔缓缓解下背部的刀,自言自语:“一刀解忧,杀倭诛寇。”

    刀光闪过,两名日本兵捂着咽喉倒地身亡。

    龟田一愣神,钢刀贯穿了他的身体。

    施翔望着一脸懵的龟田道:“你的部队早已走进抗日武装的埋伏圈,只有把你的大部队调离潍县城,我才能创造杀你的机会,才能给我的战友方秋生报仇,龟田,你的末日到了。”

    施翔拔出龟田身体里的钢刀,紧接着狠狠地踢出一脚。

    龟田惨叫着飞了出去,跌在地上,挣扎了几下蹬了腿。

    方秋云喜极而泣,施翔和哥哥方秋生都是抗日武装的英雄。

    施翔的所有行为都是迷惑鬼子的障眼法。

    施翔望着自己的钢刀,道:“这才是一个大侠该做的事。”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小桥风满袖
小桥风满袖 2024-6-18 07:22
支持朋友,欣赏!
引用
戏墨子
戏墨子 2024-6-18 08:20
欣赏佳作!!
引用
思无涯
思无涯 2024-6-18 09:07
拜读,祝好
引用
い义薄呍兲メ
い义薄呍兲メ 2024-6-18 10:29
拜读,祝好
引用
墨砚池
墨砚池 2024-6-18 12:02
文笔优美,拜读。
引用
一点
一点 2024-6-18 14:35
来支持下朋友!
引用
紫盏
紫盏 2024-6-18 16:20
欣赏支持
引用
风语
风语 2024-6-18 19:16
慢慢欣赏!
引用
优福
优福 2024-6-18 19:28
欣赏精彩,问好!
引用
桃李不言
桃李不言 2024-6-18 20:03
好文,拜读。
引用
晓月微蓝
晓月微蓝 2024-6-18 22:35
拜读,欣赏!

查看全部评论(11)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