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小说故事 魅影灵异 查看内容

早安,月光宝盒

李由 2012-7-3 12:57 6462
  【早安,月光宝盒。】
  早上起来,头还是很疼,吃了两片止痛片。然后稍微收拾了一下,就出门了。带上了那把大黑伞,因为今天下午要下雨。
  跟往常一样,我8点准时来到6号公交车站,看着八点的早班车扬起一道灰尘从我眼前开走。我跟司机微笑着打招呼,示意他不要停车,也没有告诉他后面还有人在等。我很熟悉这条线路的汽车,因为我就是早班司机之一,刚才开车走的司机阿兵,是我的朋友,我头疼请了假,跟他换了班。
  我安静地站在公交站台,没有跟人说话。站台对面是一片废弃的稻田,再远一点,是一座今年春天才经历过它近年来第四次火灾的小山头。今天天气有点阴沉,加上山村小路不加修葺,整个环境显得黑乎乎的,又乱又脏。
  陆续又有几个人匆匆跑来,瞪着眼睛往公交来的方向看去,再努力地跟自己确认时间,好像这样,就可以使时间调慢。我认识他们,因为我在这条路上开了将近十年的公交车。他们都是要坐第一班公交去城里上班的,现在错过了早班车,肯定心里既懊恼又气愤。他们好像发现了我,但又不确认,只是在嘴里嘟囔着一些没有具体指向的诅咒的话。这样,我连跟他们解释公交车已经离开的必要都没有了。
  8点零5分,我的女主角准时出场。她穿着洗得有点发灰的白色的裙子,裙摆有些地方沾了灰尘,膝盖上还在流着血,手里拿着一根导盲棍,一边走一边高频率地敲击地面,为自己开出一条道路。我知道她肯定是来的路上摔了跤,它是要赶早班车去城里上音乐课的。
  看到她从远处走来,我嘴角温柔翘了起来,然后踩着轻轻的步伐,向她走去。等到来到她身边了,就调转身子,陪她一块儿走起来。
  我跟她说:“早班刚走。”
  她懊丧道:“啊,已经走了吗?”
  我解释:“是的,不过不要紧,我陪你走到下一站去等吧,那边有一趟8点20的车。”
  “真的吗,那太感谢了!”她惊喜万分。
  “你是受伤了吗?”我关切地问道。
  她笑笑:“小问题,是我自己太没用,呵呵……”听见她的笑声,我忍不住也跟着笑起来。一个眼睛失明的女孩子,生活中大概难免遇到很多困难吧,但是像她这样心态至嘉,真让我也觉得心里明朗。
  她突然问:“那你是谁呢?”
  我呵呵地笑了两声:“如果你答应我一件事,我就告诉你!”
  她问:“什么事?”
  我认真地说道:“明天不要去上音乐课好吗?”
  她一愣,停了一会儿没说话:“那你是把我当朋友吗?”
  我使劲地点点头。她像是看见了一样,也跟着点点头,然后自言自语地喃喃到:“也行。其实我上音乐课主要是因为没事可做,如果朋友要求的话,那就不上了吧。”我没敢说话,因为任何一句话都可能暴露我心里的不安,但是,我心里又疼了一下,多么可爱的女子呀!
  我继续陪着她走着。快到下一个站点的时候,路过一家商场,我让她等我一下,然后自己跑进了商场。
  出来的时候,我递给她一个袋子。她问:“这是什么?”我回答:“送给你的,你回去看吧。”她没有说话,叹了一口气:“那好吧。”
  我们于是再没有说话,安静地走到了下一个站台。临上车的时候,我开口了:“记得吗,明天咱们不上音乐课了!”她没有转过脸来:“其实我知道你是谁,你是司机!”我顿时有点尴尬,好像自己的秘密被揭穿了一样。
  她又说:“我答应你了的,还有这个!”说完提起手上的袋子,在我面前晃了晃。
  上车的时候,我把伞拿给她:“今天下午要下雨,你带上。”她没有说话,一步一步走向了车厢里面。
  
  【涤荡】
  送她上车以后,我独自一个人回了家。总觉得心里空落落的,但不知道哪里少了什么。
  回到家,我又躺在床上开始睡起来。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5点,外面在“沙沙沙”地下雨。我不知道自己是被下雨声叫醒的,还是头疼疼醒的,或者,难道是饿醒的?
  我仍然躺在床上,盖着被子望着天花板,一点起来的意思都没有。9个小时了,该吃药了,而且,我有一天多没吃东西了。现在的季节是秋天,这个结满果实的季节,我的房间里还是阴冷灰暗,好像永远见不到天日。
  我从去年冬天开始头疼,然后每天大把大把地吃药。状况没有一点改善,因为医生说他也查不出原因。不知道母亲心里会不会说,那是因为你小时候太孽障了,现在开始受惩罚。然而她还是每月一次地带我去医院,然后帮我收拾一下屋子就离开。
  也是去年冬天我开始种植物。玉兰死了三拨,茉莉死了四拨,钻石花死了两拨。最后一盆仙人掌干涸以后,我再也提不起种植物的兴趣,阳台也开始挂上窗帘,不让一丝阳光进入。
  下了一会儿,雨就停了,但是还是有“滴答滴答”的雨滴响。索然无味的时候,阿兵打电话过来:“小千,明天我陪媳妇儿去医院,你可别忘了开车。今天晚上先检查一下车子,加满油!”我笑道:“这回该是个男孩了吧,要再是女孩,以后我收她做媳妇儿!”阿兵骂道:“美得你!开你的车去!”
  跟阿兵通完电话,我重新陷入绝望当中。
  我知道明天如果我按计划出车,就会在早上8点到达6号公交车站的时候因为汽车失去控制撞上一个失明的女孩儿,她将死在医院当中。那天她还穿着一条新白裙,像是要参加什么重要庆典或者要见什么重要的人。而我无法解释自己跟着起事故没有干系,因为根据事故现场的检查,汽车完全没有问题,而那个女孩背着我的大黑伞,我却对头一天发生过的事情一无所知。
  我尝试了很多很多次,但是,结果一直没有改变,因为月光宝盒只能让我重过这一天,而明天,我将忘记今天发生过什么。
  
  【尾声】
  次日,我重新醒来,又开始玩那个叫做“早安,月光宝盒”的游戏。
  这时,时间离我被开具精神病证明已经过去三个多月了。
 已同步至 蓝草地的微博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