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草地

搜索
兰草地 首页 小说故事 百味人生 查看内容

《槐花香颂》--中篇小说(14)

2017-11-25 20:22| 推荐: admin| 查看: 3363| 评论: 36|作者: 匡镇朱琦

 14

  庞晓东把从赵四羊肉馆带回来的羊肉汤,搁小砂锅里加热至滚沸,放少许的盐末,停顿片刻放入蒜黄和芫荽,香味随即四溢。她看着父亲细啜,心思重新回到苏大可的所谓的“槐香居”。此处旧宅,的确是祝老憨当初落脚开封时,置办的第一份安身之地。祝老憨挣钱了,就买房子,祝老憨挣钱了,就给儿子祝小憨买房子,祝老憨挣钱了,就给孙子祝憨憨买房子。祝老憨不知道自己究竟买过多少套房子,直到有一天,祝老憨发现,他的儿子孙子移民走远了,他买的房子,儿子孙子卖的一套也没有剩下,只有自己还坚守在当初的老宅。祝老憨自书的遗嘱耳目一新,令人惊讶万分:“此宅不售不捐不转让不继承,吾死即成无主之地。生未带来,死不带去。遇见则缘分,谁居住谁避风雨。届满十年,更新为佳,照此类推,心无旁骛。”祝老憨对这件事非常低调。祝小憨和祝憨憨对这件事的理解惊人的相似:祝老憨大智慧,他是剪断了此处的念想,把祝氏的根须往匡镇老家引领呢。

  隆祥聚染坊着火的第二个年头,庞一把火缘于生活和心理的双重挤迫,离开匡镇逃荒去了商丘,接着又去徐州,拐回头也在开封落脚。庞一把火听说祝老憨在开封,听说祝老憨重新设立一家隆祥聚染坊,庞一把火不敢去见玩伴祝老憨,庞一把火心里头藏着怯意。祝老憨隐隐约约听说庞一把火辗转到了开封,隐隐约约听说庞一把火先是卖冰糖葫芦,后来卖枣糕,再后来卖枣糕糖糕。两年后,家人过来投奔庞一把火,匡镇从此无庞姓。庞家在匡镇的那三亩半盐碱地慢慢荒芜废弃,街坊邻居蜂拥着取庞家盐碱地里的土,垫自个家的院落,天长日久挖土不止,渐渐挖掘成大水坑,匡镇习惯称它“庞家大坑”。就连解放后土改那样的大事件,匡镇人谁也没见过庞一把火和庞家的人影儿。祝老憨不去见玩伴庞一把火,祝老憨心里头窝着一个疙瘩化解不开,染坊内随处可见的染布大缸,那可是装满了水的啊!说染坊淹死人不算是稀奇事,说染坊失火算是天大的奇闻。祝老憨不找庞一把火,庞一把火也不找祝老憨,一晃而过迈入花甲之年。庞一把火首先打破沉默,将自己内心深处的柔软翻捡出来。柳树发芽,庞一把火托人捎给祝老憨16个柳叶青团,寓意16个两小无猜的春秋;榆钱吐翠,庞一把火托人捎给祝老憨42个榆钱菜馍,寓意未曾谋面的42个年头;槐花含苞,庞一把火精心挑选的槐花,朵朵鲜嫩飘香,他用保鲜袋细心包装之后,托人捎给祝老憨。每一回,庞一把火都是拿一只新编织的柳条篮子,装着心爱之物,柳条篮子上边,盖着一只新编织的柳条筐子。

  祝老憨去世百天,庞一把火终于将数十年前隆祥聚染坊着火的来龙去脉,跨过儿子原原本本讲述给了孙子,也就是庞晓东的父亲。做完这些,庞一把火猛然觉得整个身心趋向轻松,那颗带着镣铐起舞的灵魂开始靠近安宁。每个人都有一个甚至多个生活的谜底,一些人至老不肯破解,为此受尽煎熬;一些人将其掏出心窝,图个心安即是归处。

  庞晓东留学前夕,庞晓东的父亲又把庞一把火生前的那块疙瘩,一五一十地解剖开来,完完全全地呈现给了庞晓东。庞晓东问曾祖父庞一把火行动的起因,父亲说,庞一把火承认,祝老憨与庞一把火发小之间的不平衡导致嫉妒,嫉妒引发庞一把火的冲动。庞晓东问曾祖父庞一把火行动的状态,父亲说,庞一把火踌躇于有意无意之间。那天,庞一把火确实是跑肚拉稀,庞一把火去茅房前,灶火里燃烧的劈柴,眼看着滑出炉灶,炉灶旁边的劈柴堆积如山。庞一把火蹲茅房的时间,正是烈火熊熊,庞一把火慢慢悠悠拉着肚子。隔壁寡妇喊着火的时候,庞一把火提溜着裤子赶紧往外跑,跑出茅房没几步,便意再生,庞一把火又折回茅房,不慌不急拉起肚子。庞晓东问父亲,事情过去这么多年,按照当时的情形和条件,说不明白道不清楚,为什么还告诉后人?父亲说,一件少年往事,庞一把火驮负了将近一辈子,一辈子耿耿于怀。庞一把火活着不回匡镇,死后不葬匡镇。庞一把火觉得自己亏欠匡镇,亏欠祝家,亏欠祝老憨。

  庞一把火无其它嘱托。庞一把火在暮年的最后时刻,勇敢地去整理自己的灵魂。敬畏,莫过于对自己的敬畏,对自己的敬畏,莫过于对自己真实性的敬畏,庞一把火的意义,使庞晓东肃然起敬,眼神中放射着仰视的光芒。庞晓东复原了父亲解剖开来的那块疙瘩,小心翼翼将它藏匿在某个角落独自审视和警醒自己。从那时起,隔河相望的匡镇,是庞晓东难以割舍的绵长心思。祝老憨和庞一把火遥远的背影,无异于一篇韵味十足的乡村书的引子,执拗地触动着庞晓东那模糊的乡愁。

  庞晓东独自去过一次匡镇。起初,庞晓东的父亲阻止庞晓东去匡镇,他说,你曾祖父离开就再没回过匡镇,你祖父那辈儿也没回过匡镇,我这辈儿也没回过匡镇,你回匡镇,一切似乎生疏,想去找啥呢?又能够找到啥呢?每个人的内心都有一方软处,故土难重履啊!庞晓东执意去匡镇,她说父亲别把事情想那么复杂,某些东西,想清楚了反而踟蹰不前,某些东西,压根儿就想不清楚。悄悄去,悄悄回。找不出理由为啥去,不知道自己想找啥,就是心里想去,不去心里堵得慌。庞晓东找到了庞家大坑,坑里长满了芦苇,野莲,水瓢草。坑里的水没有干涸过,野鱼,野虾,蛤蟆出没其间;小苇鹣,斑鸠低头觅食;麻雀,喜鹊盘旋啼鸣;甚至还巧遇了两只迁徙客居的大鸨,大鸨警惕地觑觎着惊诧不已的庞晓东。近在咫尺,却是如此陌生,庞晓东面朝庞家大坑,凝重地深深鞠了一躬。

  匡镇在黄河湾里遭受洪水的泛滥洗劫,无人能够数得出来。反反复复,没了没了又复活了,复活了又没了没了,生生死死,死死生生。镇摞镇,宅压宅,树生树。它,因着岁月的折腾,倒是寻下了升华的机会。每次洪水过后,不见了先前的熟识气息,所有的回忆已在脚板底下了,也习惯了。匡镇人扔下积存多年的羁绊和温暖,在淤泥土里栽一棵拇指大的树苗,算是当作宅院的记号,要不了几年就枝繁叶茂,满目紫气东来。岁月更迭,农耕文化和工业文明互相借力使劲,彼此股肱的生活结构,让匡镇有了自由取舍的空间。餐桌上的肉香,也有了猪肉之外的多种诱人飘荡;女人的身体,由各式各样的裙子,紧身裤,替代粗腰老毛蓝夹裤进行勾勒;男人则是彻底告别了黑蓝夹袄的呆板,拿体恤衫装饰原本的帅气,帽子戴出来的少年老成渐渐消失,直接用新颖的发型吸引目光和显示自信。这些表情下边,那些窜动着的莺歌燕舞的甜蜜和刀光剑影的血腥,逐渐于老街的平静和槐花的香气中糅合发酵,晕染着匡镇故事的底味。庞晓东去匡镇那天,恰逢匡镇元宵灯会,又是正月十五,匡镇的四条大街上人头簇拥。街上人的不认识庞晓东,庞晓东也不认识街上的人。

  扎着羊角辫的小女孩和杨柳细腰的母亲,围着一棵苦楝树转圆圈,正转三圈,反转三圈。两个人反复唱着:“苦楝树开花,俺住姥娘家。俺姥娘待见俺,俺妗妗瞅俺烦。”“楝楝豆,打弹弓,打碎堂屋窗户棂,俺妗妗掂棍撵,俺姥娘骂俺奶。妗妗妗妗咱别烦,俺吃姥娘煮的水鸭蛋。水鸭蛋,有点咸,舅舅赶集捎糖块,气得俺妗妗团团转。”正月的苦楝树不是开花的季节,树枝上缀满旧年的楝楝豆,闪着黄色的光。庞晓东一边看苦楝树,一边学着母女哼民谣。继续往前走,槐花街上的那棵老槐树围着更多的人转圆圈祈福,也是正转三圈,反转三圈。一个人领唱,其他人跟着唱:“一转日子好,天天蒸馍管个饱;二转时运到,出门捡个大元宝;三转腰板棒,拉车推磨不怯场;四转眼睛亮,缝衣织布都顺当;五转腿脚灵,扶犁耩地样样中;六转媳妇俊,进门就见喜;七转儿女全,样样做模范;八转寿限宽,长命能过百;九转大人小孩不生病,活蹦乱跳不眯瞪;十转老槐树年年旺,咱们一块吃香香。”庞晓东趋前细瞧,转圈的人流里,有不少默不作声的人,围着老槐树转圈,口内念念有词。只听有人大声喊:“正转三圈鸿运当头,行车订单拔得头筹!”有人接着大声喊:“反转三圈时来运转,开家饭馆日进几百,不知不觉炒成名菜,零零碎碎盆满钵满!”地地道道的风俗,不遮不拦地裸露在庞晓东面前。接着往前走,见门匾上草书“故园”,左边站立的两个石磙上分别凿刻“农耕”二字,右边站立的一盘石磨盘凿刻“寻根”二字。进去方知院子挺大,三合院,院内摆放着大小不一的石磙,石磨盘,石碾,石舂,石瓢,锤布石,门墩石,过门石,石坠坠籽,拴马石桩,上马石,下马石,还有形状不同的猪石槽,牛石槽,石缸,槽里缸里种植着花木。东厢房里陈列着枣木犁,槐木拖车,苦楝木牛索弯,柳木驴夹板,桑木杈,柳树根井绳,驴暗眼,牛暗眼,马暗眼,驴笼嘴,驴扎脖,马扎脖,播种木耧,木水桶,扬场木掀,荆条箩筐,荆条草篮,荆条草篓,耙,高粱叶蓑衣。西厢房有纺花车,织布机,织布梭子,顶针,缠脚布,小脚绣花鞋,儿童毛头鞋,大簸萁,小簸萁,大巴斗,小巴斗,柳条斗,柳条升,棒槌,擀面杖,麦秸蒸馍锅盖,烧锅风箱,木饸饹床。堂屋放着太平车,木独轮车,马车,赶马长鞭,木儿童车,架子床,八仙桌,长供桌,木蹋拉板儿,铡刀。繁多的老物件绝大部分见所未见,庞晓东只能借助文字简介,造访这些陌生的匡镇记忆碎片,她来回看了两遍,感觉新鲜和神奇。架子床的一条床腿残留着火烧的痕迹,简介牌上标注“隆祥聚染坊”祝掌柜卧榻,一双芦苇穗和麻绳编织的草木屐,简介牌上标注庞氏留传,两样突然闯入的毫不起眼的旧物,在庞晓东的内心掀起阵阵波澜。走不出去的故土,抹不掉的恩怨,难以割舍的眷恋,绵延不绝的典故传承,绕不过去,躲不开。惊愕过后,庞晓东回到走廊下,院子里的灯光已经明亮起来。她正思忖着该给“故园”捐一点钱,抬头看见一块牌子上写着:本园免费游览,欢迎提供老物件。谢绝现金方式捐赠,故园意在一尘不染。走出园门,庞晓东又转身向故园行注目礼。

  满大街的红灯笼点亮了匡镇的小年夜。本来平平展展的街道,庞晓东却崴了脚,勉强走几步,疼痛的厉害,只好坐街边双手捂着右脚踝。

  该遇见的缘分,走着能够遇见,坐着也能够碰上。不相识的人,因为一件小事情的发生瞬间就结识了。错综复杂的事情都是由简单派生而来。做了公司董事长的花椒和大学毕业正在找工作的小梁,是元宵节灯会的志愿服务者。花椒和小梁清楚地目睹了庞晓东从崴脚到瘸腿走路到坐下张望这个短暂的过程,几乎是在庞晓东双手捂脚的同时,俩人小跑着赶到庞晓东跟前,欲送她去附近的医院。花椒点击手机上的照明功能,观察脚踝处的情况,还趁着亮光给庞晓东看了她和小梁的志愿者胸牌。庞晓东连声说:“谢谢,谢谢。感觉不是太严重的,只是无法自己开车回去了。”小梁听出庞晓东不是本地口音,遂拿出身份证件请其过目。花椒显摆说:“长垣素称‘三善之地’,匡镇领风气之先。孔子还路过匡镇讲学呢!放心吧,俺俩不是孬人的。”庞晓东忙说:“嗯,嗯。”

  三个小女人很快商量妥当事情的解决办法。花椒驾驶技术熟练,花椒开庞晓东的车走在前面,小梁开花椒的车在后面跟着,完了花椒和小梁连夜返回。路上,花椒说了苏大可的事情,说了知道苏大可在开封却联系不上苏大可的事情,说了拜托庞晓东打听苏大可的事情。没过多久,花椒知道了苏大可的新的手机号,没过多久,小梁去庞晓东的新龙地公司上班了。

  花椒第一次去开封跟苏大可见面时,庞晓东给花椒订了间宾馆的客房,第二天单独约花椒在赵四羊肉馆吃赵四羊肉蒸碗喝赵四泡酒。(未完待续)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小桥风满袖 2017-11-24 20:29
引用 晚风 2017-11-24 21:25
欣赏并送上问候
引用 凉奕 2017-11-24 23:01
拜读,祝好
引用 水草 2017-11-25 07:18
好文笔
引用 安小影 2017-11-25 10:21
支持朋友
引用 雪晴 2017-11-25 12:38
欣赏支持!
引用 陈宇衡 2017-11-25 16:08
问好朋友
引用 穿山甲 2017-11-25 17:34
拜读,问好作者!
引用 梦帆 2017-11-25 17:47
好文笔,拜读!
引用 香书可可 2017-11-25 20:05
引用 青稻夫 2017-11-25 20:58
学习了,谢谢分享
引用 雪飞雪舞 2017-11-25 21:42
欣赏问好
引用 仰天一笑 2017-11-25 22:29
拜读,给个赞!
引用 杨千紫 2017-11-25 22:35
好文笔
引用 高山流水 2017-11-26 09:30
问好朋友
引用 墙头等红杏 2017-11-26 14:01
拜读
引用 人淡如菊 2017-11-26 15:15
顶,问好
引用 匡镇朱琦 2017-11-26 15:18

谢谢,有机会去拜读朋友的佳作!
引用 匡镇朱琦 2017-11-26 15:19
晚风 发表于 2017-11-24 21:25
欣赏并送上问候

祝福朋友!

查看全部评论(36)

发布主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