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小说故事 魅影灵异 查看内容

新聊斋四篇

连中 2022-7-22 09:20 29375

    一、狗(1)

    现在许多人家都养狗,生活好了,养个宠物,玩玩而已。狗虽是宠物,但天性使然,还会看家,遇上陌生人,狂吠不已。

    我也养了一只,黑色小犬,每每铃响,打鸡血得叫,不管手机铃还是门铃。它预感有人来,手机一响,快递也不久到。其实还有客人离开,手里不能提东西,不论大小,就是衣服披肩,它也怒目圆睁,呜呜低鸣,好似家里东西,客人拿去。我常常笑骂,好个看家狗。

    又遇上老万,老地方喝酒。他奇闻异事多,聊天喝酒,告诉我一件狗的事。

    他问以前的同事,想养只看门狗原因是买了别墅看门。院子大,人又少,为了安全。那个同事办事不含糊,很快牵了一只狼狗,老万见了喜欢,狗也听话,尾巴摇如同打拨浪鼓,人狗互相满意。家人也欢喜,常常好吃喂养。只是奇怪,此狗不看门,与老万的原意不符,会吃会喝,就是不看家。我问怎么不看家?他道:此狼狗看似凶猛,不管谁来,只要手里提东西,不喊不叫,摇尾相迎。我说不对啊!狗的天性变了。如果没提东西,反而狂吠不止。

    老万也纳闷,狗是好狗,只是不看家。一天遇上送狗的同事,才了然。原主人是副市长,家里养多年,如今坐牢了,才把狗送人。

    狗真是有灵性的,知道主人的爱好。老万也没想,既然来了,也叫好好养着,只是告诉来人,把外衣披肩,狗子就放你一马。

    二、狗(2)

    养过狗的人,都知道,只记吃不记打。其实是对主人才有此特性,对外人它很记仇,而且记很久。

    每回,好友约定一起游玩,路过小庙,庙里的黑狗,总是对好友老李,不停地狂叫。说也奇怪,该畜牲见其他路过,趴在哪儿,睁眼后闭眼又呼呼大睡。不论老李走前还是躲在后面,黑狗总会扑向前,对他狂吠不止。我们也奇怪,老郑说,狗会看到脏东西,可能老李身上有脏东西。老李害怕,赶紧请道士和尚看过,说身体好,阳气旺,不是厉害鬼,都不敢靠近他。他急忙问,身上是否有厉害妖鬼,回答是不可能。老李从此也就放心了,那狗子只是远处叫叫,也不敢靠太近,老李他一声叫骂,狗吓得往后就跑,到了远处怒目圆睁,不停地狂吠,直到看不见老李。

    我们几个是小时候玩伴,那山后面是我们经常摸鱼抓鸟的地方。穿过一条小路,路旁有一小庙,里面住一和尚和一条狗。从小就知道这里有小庙,也不知道在哪里多久了。老李最调皮,一次我们路过,他打了那只狗,当时还是小狗。从此见到老李,就又叫又追,吓得老李不敢上山。我们也试过老李不在时,黑狗从不理我们。

    几十年过去了,这次相聚,心血来潮,又上山,小庙还在,黑狗还是狂叫,这才想起小的时候。原来的黑狗肯定已死,没有如此长命的狗。老和尚也早已不在,如今是一位中年的和尚,狗看上去还是以前的样子。我们后来猜想,原来的狗,遗传给它后代,记住此人,他是我们家族的仇人,不然无法理解。

    三、狗(3)

    又遇上老万,小酒肆刚宰只狗,问要不要来点狗肉,老万马上拒绝。我奇怪,他说知道那件事后,再也不吃狗肉了。随后,他娓娓道来。

    城郊城门村,城乡结合部,是外来人寄居地,脏乱差。政府决定拆除改造。其实,村里布局和古居还是有价值的,只要拆掉一些,像大夫割掉肿瘤,也许还会给旅游做贡献。

    老万的远房亲戚,可能血缘有一点,他说起码五代以上,他叫舅公姓蒋,其实是舅舅舅公。住在城门村,祖上留下的房子。清朝时,祖上是进士当过官,告老还乡,盖的三进三厢,共有三十间房加后花园。解放后交给公家,现在孤生一人,只住一间偏房。其他子女陆续死去,在路边捡了流浪狗,相依为伴。

    他舅公其实也赞同,政府城乡改造,只是留下他的祖宅,他说是留下念想。拆迁办和村主任说,七老八十了,又没有子女,念想个屁。但是他舅公就是固执,还要拼个老命。村主任才不会怕他,走路都走不利落,倒是要顾忌几分他身边的狗。常常做工作,开始是软的,后来知道老头脾气,都是硬工作,不就是打杀抢,舅公解放后什么苦没吃过,可惜狗常常受伤,舅公也没辙,简单治疗,嘴里关心说,老黄啊!我们打不过,不要逞强。老万去过几趟,劝过老舅公,你叫狗不要逞强,你自己逞什么强?老舅公骂道,你懂个屁。谁也劝不了他。

    大家都知道,拆迁工作有时限,时间到了还没拆掉,领导会急,搞不好掉乌纱帽。

    村主任急了,来硬的,老舅公受伤被抬进医院,狗腿也断了,医院自然不管。没几天老舅公死在医院,房子也就顺理成章地拆了,狗却再也不见。

    原来这事就此了结,谁也没办法,跟官府斗几千年也没赢过。奇怪的事发生在一年后,村主任死了。

    一年后,村主任喝了酒,醉醺醺地回家。突然,路边穿出一条狗,一口咬住主任的下体,厉害的是连带两个蛋,一起扯掉。听警方调查,那只狗不断地摇头扭腰,不管主任如何,一心就是要撤掉主任蛋蛋,主任痛得昏厥过去,村人知道送去医院,几天后由于失血过多死亡。

    奇怪的事,警方没找到那只狗,从此消失,好像学过隐身术,没人见过它。村主任临死前说,是老蒋老头的那只狗。

    老万从此不吃狗肉,我也不吃了。

    四、升官

    那天又遇上老万,我们都好喝酒,找个小酒肆,又瞎聊了,我听他说,基本上和以前一样。

    过去,每个城不论大小,就是京城也是如此,都有城隍庙。现在许多地方没了,基本上是解放后或者文革拆了,破四旧,立新风。但是许多老人还记得,地方还在,以前这里是城隍庙,地名不变。上海城隍庙就在,还很出名,原因是小刀会的关系,不然也消亡。老万和我都去过,没看见城隍爷,都是小刀会的牛鬼蛇神。不敢烧香敬神,神位找不到。

    许多城市如今又建起来,大都是为了旅游。

    老万告诉我,其实一个城,必须要有城隍庙,城里人要不要管理,市长书记局长所长,大大小小的官员,他们管理整个城市,没人管理会乱糟糟。也就是衙门,管阳间的事。城市总要死人,死去的人也要管理,不然城里到处是孤坟野鬼,乱糟糟的,有冤也要申,总不能都找阎王爷吧!忙不过来。好像总不能都去京城吧!路途遥远还次要,为人民服务才第一。因此才有各地政府法院城管。城隍庙就是管死亡的人,管阴间的事,是阎王爷派出各地的机构。

    聊斋就有说过,一个县令从京城去复命,到了县城山口,遇上同样的四人大轿,他奇怪,不是朝廷命我,如何又派他人。两方各自下轿,鞠躬还礼,才知道也是去复命的,是阎王爷派的,到城隍庙复命的。两人后来还互相勉励,共同管理好县城。

    本城开两会,改选市长书记,一副市长在家突然死去,他是市长的热门人选,市民都知道,勤政清廉,受到广大群众的爱戴。可惜了,没病没灾,怎么就从楼上掉下,官方说是抑郁症,民间又是另有说法。

    老万常常走进社会,三教九流都接触,他说的有鼻有眼,本市城隍庙新建了没几年,换了城隍爷已四任,阎王爷非常不满意,还把上任打入十八层地狱,原因和阳间一样,受贿。光要香火钱,不给办事,搞得本市冤鬼上访太多,阎王爷殿前交通堵塞。阎王爷早就想找个又清廉又勤快的人,亲自暗访本市,看到报上广播,都在介绍本届副市长,问了烧香老人,也说世上少有的大好人。

    本市城隍庙显灵了,许多人都说看到,越传越神,一传十就到百,城隍庙挤的是水泄不通,非常灵,有求必应。老万说,本届城隍爷不想死两回。

    其实阎王爷本来并不想要他,群众呼声太高,又怕阳间调到外省,他还要办理阴阳手续,干脆就在此地,把阳部直接划到阴部。阎王爷看了他的生死簿,还有十几年,他的父母过世多年,阳间也没需要他做什么重要的事情,为了本城人民,提一级为本城管理阴间第一领导。

    为什么说阎王爷原来并没考虑他呢?其实也考虑了竞选的另一个副市长,那天他也住院抢救,后来好好的出院了,当选本市市长。

    老万一喝就多,民间传说也告诉我,神奇吧!巧合吧!

    五、崂山道士

    马保国大师,山东崂山人士,一身绝学,名为闪电五联鞭。最近很出名,其实在国外更牛,英国十年,黑白番人,个个五体投地,其一身武功,多有挑战者,皆胫骨碎裂,入院三四周,名扬天下。听闻,国内爱国热情高涨,保国他人如其名,保家卫国,乃我辈职责。不远万里,投了洪流。一股热情,忘了祖师爷教诲,一再强调,此功只可对外,不可对内,切记,切记。栽了,被快递小哥,打的鼻青脸肿,面子丢了是小,祖师爷的名声是大。

    马大师保国,红卫兵出生,家在崂山下,一身绝学,也是崂山道士教得。此秘闻,也是同窗好友老万告知。九十年代初,老万游崂山,兴致勃勃,迎朝阳,踏影子,一步一步向山去,文革后的道观,虽有装点,也是多了烟火味,没看到仙家气象。算命看相,多过小贩。老万多有遗憾,也不可回头,既来之,安之。乱哄哄的前山,走着来到后山。此处,还算偏静,小经有小亭子,一农人小憩,两人打招呼,无事就聊了。此地是崂山,蒲松龄有故事,发生这里,乡人都知,确信有仙人。文革期间,马保国的拜师,就此聊起。

    马保国初中毕业,带领红卫兵砸了道观,回家就一病不起,满脑子是革命。是已疯癫,父母着急,无能为力。中药西药加赤脚医生,终了还是求仙家。说来也巧,自己上山,疯疯癫癫,也是在小亭处,遇上师傅,好似仙人早已等他,道:你来了!清醒万分,不在疯魔。跪地道,师傅救我。那师傅八九十了,看上去,也快入土,道:我有法术传于你,闪电五联鞭,你原拜我为师吗?他磕头便拜,师傅叫得起劲,头磕砰砰。师傅满意道,我大限将至,不久飞仙,也不教你仙术,就教你武功,此是我偶得的,三百年前义和团三长老的闪电五联鞭。可惜你没了辫子,但用头也可,给了口诀,并嘱咐,不可对内,只可对外,切记切记。保国大喜,闭眼记口诀,睁眼已不见师傅。随后几天,在山里寻找,也不见,就此下山。

    在家老老实实,父母邻居,知道不疯癫了,只是不在说话,常常到崂山去。他在没人处,发过功,的确了得。四周风起云涌,四肢颤动,如闪电伴有雷鸣,可惜没有辫子,少了一鞭。师傅的话牢牢记住,乘着改革开放大潮,去国外,可以大展鸿图,还可以留辫子,发挥五联鞭的最大功力。

    后来的事,大家都知道了,对外不可对内,师傅的话给忘了。其实在英国,当时打得兴起,问旁人带枪乎,有人给他,道:来一枪,朝着打。吓得英人,以为他疯了。没关系,不用你负责。没人敢,他自己给自己心脏,来一响。没问题吧!是吧!他得意,我师傅的功夫,闪电五联鞭,练到巅峰可以刀枪不入。

    大家不要怼我,事儿是老万告诉我的,要怼怼他。也许是老万吹牛的,但我信。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鲁冰层层
鲁冰层层 2022-7-23 07:35
好文笔
引用
漫天
漫天 2022-7-23 05:05
欣赏精彩,问好!
引用
小桥烟雨
小桥烟雨 2022-7-23 02:34
问好,欣赏文采!
引用
月隐寒霜
月隐寒霜 2022-7-23 00:04
好文笔,拜读!
引用
岁末、微凉
岁末、微凉 2022-7-23 00:04
欣赏朋友的才华,问好。
引用
冰心晶莹
冰心晶莹 2022-7-23 00:04
慢慢欣赏!
引用
雪飞雪舞
雪飞雪舞 2022-7-23 00:04
学习了,谢谢分享
引用
心若雨汐
心若雨汐 2022-7-22 21:29
问好朋友,欣赏了。
引用
い义薄呍兲メ
い义薄呍兲メ 2022-7-22 16:25
学习了,谢谢分享
引用
墨砚池
墨砚池 2022-7-22 11:24
好文笔,拜读!
引用
飞花
飞花 2022-7-22 11:24
拜读,问好作者!

查看全部评论(11)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