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小说故事 魅影灵异 查看内容

柳巷惊魂

云端轻舞 2022-8-19 15:33 11034


    一

    驼驼小时候不懂得自己的名字啥意义,更不知别扭,长到上小学的年纪因常常被小朋友嘲笑,玩耍的时候被几个小朋友按住,让学霸军军骑身上,他们一边拍手一边唱歌起哄:骑上我的小驼驼,带你去看日不落……驼驼不敢反抗,只能咽下委屈。几个孩子不管哪里都踩上来,手上被踩得钻心疼。他们玩够了也累了,驼驼方可得解放。

    外面受了气,回家发泄在爸爸身上。一进门爸爸早已经饭菜摆在餐桌上,喊了一声:“驼驼,快吃饭,爸爸做得你最喜欢的豆馅白馍。”驼驼起先瞪了爸爸一眼,冲到卧室在床头柜翻出那本《驼驼画册》撕扯起来。爸爸正拿了一个馍追进来,“这是怎么了?”驼驼气呼呼的看都不看,爸爸愣住了,驼驼哇一声大哭……

    王有才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单身男人,含辛茹苦把体弱多病的儿子拉扯到七八岁上了小学,总算松了一口气,可由于常年体力劳动摊上腰椎疼的毛病,腰板直不起来,只得搞些贩卖猪羊的活。尽力让儿子过上好日子。他看着平日里懂事乖巧的儿子今儿怎么了?儿子一哭让他手足无措,赶忙递给儿子白馍,儿子一抬手“不吃!”打在地上。他捡起地上的白馍“噗”吹了吹咬了一下:“驼驼,这是怎么了,爸爸哪儿做错了,还是作业没完成老师批评了?”爸爸说着摸摸儿子的头。驼驼又是抬起手“啪”地一声打开爸爸的手,瞪着爸爸:“不要叫我,还叫,还叫,为啥给我起这个难听的名字,为啥啊?”

    驼驼的举动着实把爸爸吓了一跳,眼前仿佛不是自己的儿子,是一头发飙的小骆驼。他停止了口中嚼动的食物,咽不下去也吐不出来,憋得喉咙仿佛要停止呼吸,脖子伸了又伸,一只手摸了摸,赶忙找水。咕噜,一口水下去,喉咙畅通了,心里却扭了疙瘩。他弯下腰捡起地上被儿子撕成两段的画册,但颤抖的双手不由自主;内心深处流荡出一股埋藏已久的凄凉,这股凄凉就像八月的洪水波涛汹涌而来:

    生在北方小城古镇柳巷的王有才,家庭贫穷加之个子矮,二十七八娶不上媳妇。真是穷不择妻,明知邻村有一病女孩嫁不出去,他却偏偏娶进门。媳妇体弱多病,常年服药,很难怀上,眼看自己三十岁了还是丁克户,同龄的孩子都上小学了。父母着急了,拿出棺材本为媳妇四处求医,真还管用了,半年后就怀上了。父母此后不让媳妇再服药,说什么影响胎儿发育。儿子驼驼出生前,爷爷奶奶盼望是个男孩,带着媳妇偷偷到黑诊所B超,果然是个男孩,这下媳妇啥药都不能吃了。患有淋巴结核的媳妇因断药病情不断加重,临近分娩时全是浮肿。王有才看在眼里疼在心里,要求送医院分娩。父母坚决不答应,说什么他们那一代人谁进过医院,不也顺顺利利出来了。王有才是“孝顺”儿子,不敢反驳父母。媳妇到了分娩那一刻,母亲亲自接生。媳妇疼得死去活来,一阵一阵的,等宫口全开,下来的是屁股,这下怎么办?母亲把手塞进去找到一双腿拉了出来,媳妇的嚎哭声穿过半条柳巷,惊得电线杆上的麻雀都静悄悄的。儿子总算生出来了,媳妇昏死过去,凉水泼得整个屋子水漫金山也无济于事,媳妇去了另一个国度。作为丈夫的他抱着尸体不让下葬,一会哭,一会抽自己大嘴巴。无法原谅自己,如果当初不听父母的话,执意送医院,还是团团圆圆一家人。丢下一个笨手笨脚的大男人和一个嗷嗷待哺的小婴儿日子可见多么的凄惨。不敢想象,妻子投入下一段人生时是怀着怎样的绝望心情,自己就是一个杀人犯,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媳妇。尽管这些无法挽回,可换做任何一个丈夫都无法原谅自己。之前媳妇就问过自己,是不是真的我们有了儿子就可以自由自在过自己的小日子?自己却什么都没说,满眼已给出了笃定的答案……结果呢?

    媳妇的离世,父母也后悔当初的做法。儿子失去妈妈整天饿得哇哇大哭,奶粉喝了拉肚子,母亲米糊糊喂了半个月,瘦的孩子皮包骨头。最后妈妈想办法把内蒙外婆家兄弟养的骆驼借来,儿子吃驼奶长到四五岁才还回去。其间,儿子两岁的时候就喜欢和骆驼玩,哭闹的时候只要把他放在驼峰上就双手拍打起来,开心地喊“驼驼,驼驼”。骆驼还回去后,儿子哭闹时再无灵丹妙药,急的他满头冒汗。最后想办法给儿子到县城书店买了一本《骆驼画册》,哭的时候翻看几遍,再胡乱讲解讲解骆驼怎么怎么可爱,怎么怎么让人喜欢。最主要的是骆驼是人类的好朋友,也是儿子的好妈妈。儿子听到这些真的不哭不闹,翻看起来,嘴里还咿咿呀呀说着唯有他自个懂的语言。儿子三岁了还没起名,他和父母按照属相起名,儿子属羊。母亲一会说叫羊羊,夫妻说叫羊羊不好,猪羊任人宰杀。母亲说叫狗蛋吧?父亲说狗蛋太普通了,不行。他挠挠头说十二属相里怎么就没有属骆驼的呢?这下提醒了母亲,哭着说这孩子的命是骆驼救回来的,我们不能忘了骆驼,给这孩子起个有念想(纪念意义)的名字,就叫骆驼吧!大名定了,小名喊驼驼。

    2

    时隔七八年,王有才大脑里依然就像放映一场悲剧电影,女主角的离世让他一生自责。

    他拉着儿子的手,摸摸手臂上的红肿,“儿子,名字是一个人的代号,没有高低贵贱,你也和他们一样的,不难听。儿子,谁欺负你了?”

    驼驼哭着鼻子说:“爸爸,军军老是欺负我,骑我。我不想上学了。”

    王有才听到儿子的话双手按在自己脸上,好一会,才放开被手心捂得通红的脸,吐出一口气,摇摇头,“这么想不对,军军欺负你就不想上学了?不上学长不了本事,以后要吃苦。就像爸爸,累的腰都直不起来也没个出头日,你不想和爸爸一样没出息就得好好读书。爸爸和叔叔说说,让他儿子以后不要欺负你。”驼驼看着爸爸点头。

    王有才口中的叔叔就是军军的爸爸,此人姓刘名唐,生性暴躁,又好酒,常常喝了酒办出糊涂事,人送绰号唐不清。唐不清和王有才是朋友,王有才贩卖猪羊,唐不清是开杀卖铺的。

    白天就是见到唐不清根本顾不上提起儿子的事。夜晚九点钟躺在被窝里的王有才打开手机,想微信上说一声。还是忍不住刷起了朋友圈,却刷到了唐不清五分钟前刚发出的一条信息。是一张骆驼的照片,上面写着:这下逮到新鲜货了,欢迎新老顾客来本店换换胃口!这不是骆驼嘛?这家伙哪儿搞到的?王有才坐了起来,一个电话直接拨了过去。唐不清只喂了一声,王有才就听出他现在是有多喜悦。他大概以为老朋友这么晚打这通电话是为了恭喜他的。那好吧,王有才轻咳一声:恭喜你了,得一宝,要赚大钱了。接下来他肯定要跟王有才炫耀一番,轮不到王有才说孩子们的情况。所以王有才不得不抢先抛出打电话来的重点:你这会儿开心的不得了,可我儿子被你儿子打得还在哭鼻子,白天见你也顾不上说一声。你应该教训教训你儿子。唐不清声音迟疑了一下,应该是兴奋之中被王有才搅扰。啊……孩子们的事,小事,打打闹闹,没啥大不了的……我,我有空说说,没事,小孩子嘛。王有才说对于我们大人来说是小事,对于我儿子来说是大事,都不想上学了。你儿子天天骑我儿子,手臂都被你儿子踩得发肿了。挂了,挂了!王有才听得出唐不清不耐烦了。

    王有才睡不着,想到儿子总挨欺负多可怜啊!想到早逝的妻子,明明晓得身患重病,却偏偏硬要把孩子生下来。王有才更得加倍疼爱儿子,毕竟他是驼驼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了。

    第二天一大早,太阳穿过柳巷射下来,射在王有才的身上,身子拉得长长的。

    今儿得空的王有才走在笔直又绵长的柳巷的石板路上。两旁鳞次栉比地排列着无数的以砖木桔构的老屋,住户多是做买卖的,开煎饼铺子的,豆腐的、油糕烩菜的等。最有利的是临近县、市、省来小城万年冰洞旅游的都要经过古镇柳巷。特别是三六九集日,人来人往,熙熙攘攘。柳巷的经济水平的提升,居民生活水平的改善,使得许多投资商看准这块风水宝地,最终,一大煤老板瞄准商机,建起动物园。机器轰鸣,规模成形。他路过围栏外,幻想着动物园很快建起来,许多动物定居柳巷,给柳巷增添色彩,有空多陪儿子去看看,让儿子的童年幸福快乐成长。儿子特别喜欢动物,猫狗牛羊都喜欢。看到他将一车羊送到屠宰场,儿子都要难过好几天。等儿子上了大学再也不贩羊了,自己到动物园当饲养员。王有才想到这些,笑了,好像找到一个梦想,那梦想散落在柳巷里……

    一直走到柳巷尾处,唐不清这个老朋友的屠宰场到了,唐不清正在屠宰场对着骆驼开直播。整个屠宰场血腥味很浓,末秋的苍蝇特别活跃,嗡嗡翁飞来飞去,就像发大水。老朋友根本顾不上搭理他。王有才说孩子们的事不能不管,学校霸凌的事件很多,要及时制止。他有点烦躁,停下直播哼唧几句:“屁大点的事磨叽啥啊,影响我赚钱。我以为你一大早送羊来了,为孩子那点破事值得跑一趟,没看见我在忙?”他说着不住地对着拴在“行刑”桩上惶恐不安的骆驼摄像,拍短视频。王有才看一眼骆驼,好熟悉啊,哪里见过这头高大强健的骆驼?天哪,这不是儿子的奶娘嘛!怎么落到屠家手里?他的内心不由自主生出怜悯之情。这下不止孩子受气一件事了:我说你唐不清杀猪杀羊,杀牛杀马,骆驼也杀起来了,这不是残害生灵嘛!还开直播,看来要网上直销骆驼肉?

    “老刘,你一把年纪的人了,能不能不搞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卖猪羊就卖猪羊,哪里搞来一头骆驼?你可真有本事,想一出是一出,这不是胡闹嘛!”老朋友唐不清可不服气了:“我怎么能是胡闹呢?你年纪还不大,怎么能不懂线上营销呢?现在直播卖货多热啊,你瞧瞧抖音、快手、淘宝各种平台哪个不直播?我卖骆驼肉一定是热门,又没有任何物流成本,无非是多花些时间录制。这叫紧跟时代潮流,永不落后。再说我这儿本来就是杀卖铺,胡闹个球。”

    “我看你就是胡闹,胡闹到连条球也比不上,球还有大裤头束管,不敢胡来。你倒好,想一出是一出。记得当初开杀卖铺的时候兄弟们都反对,杀卖本来就是损德的行业,你说过只杀猪羊,猪羊一盘菜嘛!兄弟们七凑八凑给你凑起来了,你连牛马也杀,现在居然骆驼也不放过。我真纳闷了,你怎么越杀越来劲了,一个本分的农民屠家这会儿居然为了几个铜臭杀起了骆驼……”王有才越说越来气。

    “得得得,我看在你是好朋友的份上不和你犟嘴。杀个骆驼有啥大不了的,又不犯法。不就是你儿子吃过几年驼奶,还真把骆驼当你老婆了,哈哈哈……”

    王有才气得跺脚,指着老朋友唐不清大叫:“你,你,你,我管不住你杀骆驼,保护不了骆驼,我要保护好我儿子。你,你管好你儿子,再欺负我儿子看我怎么收拾他,哼!”

    3

    喧闹一天的柳巷就像劳累一天的母亲终于归于沉寂,闭目深思,她有一个美好的状态就是看遍了尘世的复杂与苦痛,却依然保持单纯与美好。

    “爸爸,爸爸,军军爸爸要杀骆驼,军军说他家买来了一头骆驼,我跟去看了,就栓在他家屠宰场的木桩上,爸爸!”驼驼说的结结巴巴,“爸爸,骆驼会疼吗,爸爸,骆驼不能杀,我们去救救它吧?”

    夜晚,下晚自习的驼驼回家气喘吁吁地通报爸爸这个不详的消息。躺在床上的爸爸看着昏暗的灯光,一言不发:骆驼怎么转回来了,外婆家的表兄弟真的缺钱花,还是缺心眼?不知道这头骆驼对我家有恩嘛?要他死在我的眼皮底下。

    “儿子,爸爸也想救,可爸爸没办法。”

    “想想办法,爸爸,要不我们买下来?”

    儿子的话让王有才一下子坐起来:有办法了,自己怎么就没想起来。他姓刘的不就是爱钱嘛!

    还有两天就是中秋节了,唐不清的直播间人气冲天!喊着要多杀几头骆驼,天快完全亮,还不下。突然被王有才的电话给吵乱了。他不耐烦地吼王有才又是什么事?说他一夜没睡正要休息,不要打扰他。王有才也不示弱:“先别挂,有事商量。”电话那头不说话了,王有才接着说,“恭喜你了,这下火了,以前都是你的老顾客和那些馋嘴女人会特地刷到你这无人问津的犄角旮旯,现在骆驼捧红了你,你到底怎么想的?改开杀骆驼铺了?”

    “有屁快放,我可没时间和你磨叽。”

    “那好,我买骆驼,你要多少钱?”

    “哈哈哈……”电话那头发出一阵阵大笑。大笑过后,接着冷嘲热讽起来:“你再没买得了,我就一头骆驼你买,是你儿子还没断奶,咋地?我看你是索性把我的买卖搅黄?

    王有才说:“你天天播,天天吼,骆驼肉怎么怎么好吃营养,你卖过一块吗?不就是挂羊头卖狗,我给你钱,开个价?”

    “天价,你给不起,哈哈哈……真还说对了,给多少钱都不卖。嗨,老朋友,你可不能走露风声坏了我的事,我把你当朋友的。”

    王有才这么绞尽脑汁想办法,救不回骆驼,觉得无法面对儿子。这家伙铁了心不卖,拿骆驼做文章?也好,骆驼暂时没有危险。再想办法。

    唐不清为了赚大钱每天活体直播骆驼肉怎么怎么好吃有营养,竟然把牛肉驴肉以假乱真卖了骆驼肉的价格。让那些年老的钱烧的顾客上当受骗。

    举报吧?王有才觉得面子上下不来,那怎么办?为此事他夜不能寐。到现在他都很怀念,那一年它刚刚从表弟家赶来的情景。在陌生的环境左顾右盼,不进食。他抱着儿子就像和亲人拉家常拉了起来:不要怕,我们不会伤害你,你就吃点喝点吧,等奶大了孩子我们就送你回家。它好像听懂了,抖抖挺拔的身姿,鼻子发出马儿似的叫声,“笃笃笃”。好像说:说话算话啊!此后,挤奶的时候眼睛微闭,嘴角上扬,活脱脱一个温和的母亲。时隔七八年,没想到它转了回来,回来的不正常!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桃李不言
桃李不言 2022-8-20 13:50
慢慢欣赏!
引用
秀丽的乐园
秀丽的乐园 2022-8-20 13:50
问好,欣赏文采!
引用
浮华苍桑
浮华苍桑 2022-8-20 13:50
问好楼主
引用
杨柳岸
杨柳岸 2022-8-20 13:50
来支持下朋友
引用
秀丽的乐园
秀丽的乐园 2022-8-20 11:04
问好,欣赏文采!
引用
童心未泯
童心未泯 2022-8-20 11:04
欣赏朋友的才华,学习了!
引用
李雪健
李雪健 2022-8-20 11:04
问好朋友,欣赏了。
引用
紫盏
紫盏 2022-8-20 11:04
欣赏。
引用
封与风
封与风 2022-8-20 05:55
慢慢欣赏!
引用
乐小肆
乐小肆 2022-8-20 05:55
赞!赏读
引用
墨砚池
墨砚池 2022-8-20 05:55
拜读,给个赞!
引用
辰州
辰州 2022-8-20 03:23
来过,拜读
引用
封与风
封与风 2022-8-20 00:45
欣赏朋友的才华,学习了!
引用
鲁冰层层
鲁冰层层 2022-8-19 22:13
拜读,给个赞!
引用
美原
美原 2022-8-19 22:13
拜读
引用
流萤小梦
流萤小梦 2022-8-19 22:13
拜读,祝好
引用
带你去流浪
带你去流浪 2022-8-19 19:36
问好楼主
引用
岁末、微凉
岁末、微凉 2022-8-19 19:36
欣赏支持!
引用
虚心的竹
虚心的竹 2022-8-19 17:06
慢慢欣赏!

查看全部评论(19)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