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小说故事 都市情感 查看内容

绝恋

乡鹤 2024-3-25 09:04 6488
t018b954d5ceaf444b3.png

    平川内心无比挣扎,仿佛自己成了一只无头苍蝇,眼前一片漆黑,觉得阵阵恐惧向她袭来,让她的两只手在黑暗中挥舞,很想抓住一根木棒,那怕是一根筷子也行,起码手中有了一种利器,可以武装成她内心的强大,足可以摆脱这个黑暗的角落,让她不至于后悔爱上了方明。

    平川百思不得其解,老妈春玲就是看不起方明,方明在春玲心中,就是一块心病,她看不惯方明的相貌,也看不惯方明的家庭,更看不惯方明吊儿郎当的态度。春玲觉得,方明给平川拎草鞋都不配,更别说平川今后嫁给方明了。可问题是,平川确实爱方明,一刻也不离开方明,脑袋整天都装着方明,春玲却百般阻扰,从来没正眼看过方明一眼,觉得方明就是一个草包,一个穷光蛋,一个不学无术的臭流氓。为了阻止平川和方明相好,春玲是想尽了办法,开始,春玲把平川反锁在屋内,不让平川出门,可是方明都想到了拜开锁匠为师父,花了一段时间,学会了开各种各样的门锁,春玲家的门也被偷偷打开了,并拉着平川的小手,悄悄遛进了KTⅤ,俩人整夜整夜泡在歌厅里过夜,在歌厅里又是跳舞,又是唱歌,仿佛俩人粘在了一起,怎么也分不开了。

    一段时间后,最终还是被春玲发现了他的行踪,为了彻底让俩人分开,春玲竟想到了以死相逼,扬言说,如果平川还跟方明来往,她就割腕自尽,让平川和方明后悔一辈子。割腕当天,春玲把遗书写完,放在床头柜上,然后静静躺在床上,此时,春玲都不想死了,如果自己死了,平川和方明不是更容易见面了吗?他俩不是更逍遥了吗?春玲觉得自己太傻了,傻的可笑,怎么会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呢?何况,生命仅有一次,如果做这种无畏的牺牲,那也太不值了。春玲便想到了假死,以想死的谎言来欺骗平川,以便达到迫使俩人分开的结果。春玲举起一只手臂,另一只手拿着刀片,轻轻把刀片顶住另一只手腕,她心里清楚,动脉是绝对不能割破,如果动脉断了,那真得要上西天了,春玲也看过一些影视,知道割破动脉的后果是什么。春玲没那么傻,她选择了动脉旁边的一条毛细血管,用刀片轻轻划破一道口子,顿时鲜红的血液从伤口流出,顺着手臂,鲜血滴在了床被上,春玲心慌了,自己不会死吧?如果让伤口流血不止,后果不堪设想呀,此时此刻,春玲开始向门外呼救,想让老公知道,也可以让路过的人知道,知道她在割腕自杀,老公听到春玲的呼救声,便扔掉手上的活,向春玲的卧室跑去,一看床上鲜血染红了棉被,春玲的手腕还在流血不止,于是,急忙拿出手机,拨通了急救电话,同时,老公付林也拨通了平川的电话,在电话中怒斥平川和方明,埋怨他俩不顾母亲的死活,还在外逍遥快活,太不是个人了。如今,为了反对平川和方明相好,春玲都以死相逼了,可平川在电话中依然不急不忙,平和地告诉付林,春玲一时半会死不了,过一会儿,他俩会去医院看望母亲的。平川知道这是母亲使用了苦肉计,以死来逼迫他俩分开,平川却不吃这一套,也根本没太大的反应,只是轻描淡写地告诉付林,他们会去医院的,会去看望春玲的,付林看到他俩不为所动,还继续游山玩水,顿时火冒三丈,在电话中怒骂道:“你俩是人吗?母亲都在寻死觅活了,你们还无动于衷,简直是大逆不道!”付林是个耿直的人,看到女儿无视生命,对春玲不闻不问,内心又急又气,把他俩臭骂了一顿,然而,臭骂一通后,并没起到什么作用,平川依然我行我素,继续和方明粘在一块。

    其实,平川和方明已恋爱很长一段时间了,要讨论平川和方明的恋爱史,还得从他俩上高中时说起。高中时,平川和方明是同一个班级,而且,平川就坐在方明前排,起初,俩人关系并不特别,就是同班同学的关系。要说他俩的关系发生变化的时候,那还是一次“英雄救美”的过程。那次,刚上第一节课,正是班主任的语文课,事先,班主任已让同学们背诵一篇课文,说好第二天要抽查同学的自觉性,看看同学们都会背诵没有?谁知,班主任就抽查到平川,让平川把课文背诵一遍,可平川放学后,根本没有背诵课文。早上,同学们陆续到学校上课,平川把不会背诵课文的事,还告诉了方明,方明也没背会,俩人相视而笑,都认为自己才是班上最懒惰的学生,可偏偏老师抽查到平川,平川站在座位上,哭笑不得,无言以对,两只眼睛看着窗外,不敢正视老师的眼神,内心顿感羞愧,方明却举起了手臂,示意有事报告老师,班主任发现了方明的举动,并让方明起立说话,方明急中生智,大胆说谎道:“老师,平川昨晚生病了,今天早上还带病来上课的。”班主任见方明为平川求情,便恍然大悟道:“老师知道了,平川由于身体原因,才不会背诵课文的,但你会背诵了吧。”老师原谅了平川,却逮住了方明,让方明把课背诵一遍,方明顿时哑口无言,不知所措,羞愧地低下了头。班主任却并没因为方明替同学求情,而饶恕了方明。老师严厉地批评了方明,让方明放学后,把课文抄写十遍,要一字不落,用正楷抄,抄完十遍才可以放学回家。方明也没预料到老师拿他开刀,让他受到了严厉的惩罚,以至于让他抄完十遍课文后,整个手臂都僵硬麻木了,仿佛那支手臂不是自己身上的,一点知觉都没了。

    自从方明“英雄救美”后,平川对方明顿生好感,觉得方明是个敢说敢做的热血男儿,况且,方明无论是身材,还是相貌都出类拔萃,是个标准的美男子,平川对方明不由自主地羡慕起来,觉得方明就是她心仪的那个男神,方明也留意到平川对自己的态度。以前,平川的话语野蛮而泼辣,如同一朵带刺的玫瑰,总让人无法靠近她。那时,方明知道平川可是个校花,暗恋和追求她的男生很多,但平川的性格充满着一种野性,是男生无法驾驭的那种性格,这种性格让男生既喜欢又害怕,对待平川总是一种若即若离,望而却步的心态。

    平川一直感激着方明,她觉得不应该欠他一份人情。应该约方明去饭店吃顿饭,以补上欠方明的人情。星期六那天上午,平川还躲在被窝里睡懒觉,思想却是清醒状态,有些迷迷糊糊看着母亲的身影,在房间里来来回回忙碌着。平川怎么也闭不上眼睛,突然想约方明出来玩玩,顺便请他吃顿饭,把欠他的这份情补上,说做就做,平川一下子掀开了暖融融的被窝,穿上外衣,从床上跳了下来,匆匆洗刷了一遍,就连春玲做的早餐也没吃上一口,就消失在茫茫的冬雾里。

    方明收到平川的微信时,方明刚吃完早饭,正愁着没地方去玩呢,方明打开微信一看,是平川发来几条微信:“方明哥,我请你吃顿午餐,地点是爱民饭店,”方明顿感兴奋,竟然是校花平川邀请他吃饭,方明没一点犹豫,立即回复平川:“好的,我立刻去爱民饭店。”方明骑上电动车,由于冬雾比较浓厚,只能缓缓行驶在路上,街道上的行人和汽车都以最慢的速度前行着,如同电影中的慢镜头,让所有运动的物体都慢了几拍。

    当方明急匆匆赶到了爱民饭店,平川早就在包间内玩手机了,在等待着方明的出现。方明伸出手臂,做了个招手的动作,说道:“川妹子,让你久等了。”平川却露出一脸笑容,高兴地回应道:“方明哥,你点几道爱吃的菜吧,我已点了两道菜了。”平川深情地看着方明,眼睛里流露出喜欢的样子,方明见平川的一对大眼晴,正火辣辣地盯着他。方明有点招架不住,不免红着脸,躲开了平川的视线。方明一屁股,坐在了餐桌旁,嬉皮笑脸道:“川妹子,别太高档了,就我们俩人,别浪费了。”平川却不以为然,慷慨地笑着说:“请大帅哥吃顿饭,岂能轻率。”平川大度地推着方明的肩膀,让方明去点几道菜,方明被逼无奈,只好去了厨房,找到饭店的大堂经理,告诉大堂经理道:“经理,请给我上一道糖醋排骨,和一道红烧鲫鱼,鱼里边多放点干辣椒。”经理听到方明叫了两道菜名,便笑容满面地点头道:“好的,好的,马上准备食材。”经理叮嘱厨师,立刻烹饪这两道菜,以最快速度送上餐桌,经理吩咐完厨师,又急着去另一个包间,忙着应酬去了。

    包间里突然来了两个服务员,手端着几盆菜,都是平川和方明点到的几道菜。两个服务员姿态优雅,春风满面,很礼貌地把几道菜放上了餐桌,并客气地说道:“请两位品尝菜肴,希望提出宝贵意见。”说完话,两位服务员一个华丽的转身,走出了包间,轻轻带上了房门。此刻,包间就只剩平川和方明俩人了,包间内,顿时安静下来,墙上的秒针在咔嚓咔嚓转动着。平川咳了两声,打破了安静的局面,平川丢下手机,伸出另一只手,把一瓶白酒打开,对着方明和她的酒杯,慢慢倒满两杯酒。平川一边说道:“方明哥,今天你肯赏脸,来饭店吃饭,我深感荣幸。”方明看着平川倒酒的姿态,眼神里流露出欣赏和喜欢的神态。平川端起酒杯,对着方明的眼神,当俩人的眼神对视的那刻,平川内心是欣喜若狂,仿佛满心的喜欢都写在了脸上。

    方明也看出了平川的心思,心里一阵高兴,觉好事来的太突然了,自己太伟大了,竟博得了校花对他的喜欢和赏识。以前那个高傲自大的平川,那个无视男生的平川,如今彻底放下了身价,降低了身份,把方明看成了一位英雄,一位完美的男神。平川端起一杯酒,对着方明说:“方明哥,我真的佩服你,敬重你,谢谢你那天帮我解了围,保住了脸面,还连累了你抄写课文,为了感谢你,我敬你一杯。”平川一口气,说出了最为感谢的话,还带着几份欣赏和喜欢方明的口气,方明早已察觉到平川对他的喜欢,不免暗自高兴,和平川的酒杯碰撞了一声,以示干杯,俩人都不约而同喝光了杯中的酒。

    你来我往,几杯酒下肚,平川的脸蛋早已红透了,一笑起来,两边的脸蛋就如同两个红苹果似的,格外艳丽。此时,方明的身体紧紧靠着平川,方明闻到一股诱人的香味,这香味比苹果的香味好闻,更诱人。方明不自觉地闻着香味的来源,当鼻子靠近平川的耳边时,才发觉这是平川的体香味,这股浓烈的体香味,让方明的荷尔蒙不断升高,他从没闻到过女人的体香,就算女班主任从他身边走过,都没有闻到女人的体香,但这时却真真切切闻到了少女的体香,这不得不让方明的血压攀升,心跳也逐渐加速,方明怎么也克制不住心情,不由自主抓住了平川纤弱的小手,当手与手接触的那刻,方明觉得今晚的酒性太浓烈了,让他面对眼前这个美女时,就怎么也控制不住内心的约束。方明和平川四目相对,平川的酒性也上头了,仿佛内心长久未能得到春雨的滋润,这次,真得遇上了久旱逢雨的冲动。平川顺着方明,被搂住了肩膀,依偎在方明宽广的胸怀,方明用滚烫的双唇,紧紧贴住了平川的双唇,方明和平川顿时犹如干柴遇上烈火,俩人紧紧拥抱在一起,雨点般的亲吻让俩人尽情放纵了一次,这也是平川的初吻,彻底献给了方明。

    等平川和方明走出爱民饭店时,一轮弯月已挂在树梢,皎洁的月光照射在俩人身上,仿佛俩人身上镀上了一层银色,远远看上去,就像俩只流浪在外的白猫,在寻找回家的方向。冰冷的街道上,俩人的身影被月光投射在路面,把身影拉长了很多,此时,街道上消失了白天的喧闹和嘈杂,街面上,很少有人走动,就剩方明和平川的身影,俩人肩并肩,并排走在这寂静的街道上,看着深邃的夜色,走在没有尽头的街巷里,俩人靠得更近了,仿佛这沉沉的夜色,在告诉他们,他俩的爱情注定会是一场马拉松似的长跑。

    而方明知道,他们还在念高中,谈一场恋爱是不行的,也不可能得到双方父母的允许。若长期下去,迟早会被同学和老师发现的,当俩人还沉浸在浪漫的恋爱中,平川的父母却急成了热锅上的蚂蚁,春玲和付林把所有亲戚朋友的电话打了个遍,都说没看见平川的身影。春玲心想,这丫头野得很,从早上出门,到月亮出来,一天都没见平川的人影,若是遇上坏人咋办?想到这一后果,简直不堪设想,春玲和付林直接找到学校,看看平川是否找班主任去了,班主任也讷闷,这平川跑哪去了呀?怎么一天也不回个电话,太让人担心了,真不懂事,于是,班主任把所有学生都联系了一遍,得到的回答是,也没看见平川。班主任也急了,吩咐所有同学都出门找平川,就算掘地三尺,也得把平川找出来。

    为了让更多的人参与到寻找平川的行动,付林把女儿一天未回家的事,告诉了村长田贵,田贵觉得事有蹊跷,一个女孩子,一整天没回家,她能去哪里呀?亲戚朋友、老师同学都找了个遍,也没见平川的踪影,总不会跑到村子里找朋友玩去了?村长决定,事不宜迟,赶紧联系一些村民,加入到寻找平川的行动中。时间一点点流逝,寻找平川的脚步却从未停止,夜色在冬雾的弥漫中变得模糊而紧张,每个寻找平川的好人,都把心跳提到了嗓子眼,让人捉摸不透,让人心急如焚。

    每条街道,都有村民亮着手电筒,在仔细寻找。大声呼唤着平川的名字,时针指向凌晨十二点钟时,所有寻找平川的村民几乎翻遍了街道和村庄的犄角旮旯,也没发现平川的一点身影。当村长寻到村边的庄稼地里时,手电筒照射到田间的几个草垛,其中的一个草垛,有俩个身影依靠在草垛旁,村长们欣喜若狂,三步并二步,走近一看,正是大家千辛万苦寻找的平川,只见平川依偎在方明怀中,俩人由于酒精作用,已呼呼大睡,全然不知大家寻找他俩的急切心情。

    春玲只听村长大声相告着:“找到平川了,找到平川了。”春玲一阵惊喜,便放松了些心情,寻着村长的叫喊声,向村长的身边跑去。走近草垛一看,春玲肺都气炸了,顿时火冒三丈,一脚踢向平川的大腿,撕心裂肺地叫骂着:“你这不争气的东西,不好好上学,竟偷偷谈恋爱,你这是作孽呀!”春玲歇斯底里的叫声,划破了沉沉的夜空,把事态扩大成无法扭转的局面。在众人的推搡叫喊中,平川和方明也渐渐睁开了双眼。由于强烈电筒光刺人眼睛,平川和方明用手臂挡住了双眼,随着大脑渐渐清醒,平川和方明也知道了村长的情况,摇摇晃晃站起身体,平川见春玲还在埋怨和责骂着,心里也觉得过意不去,低头喊了一声春玲:“妈,我俩在逛街,没做什么,就是累了点,就睡着了。”春玲还在气头上,依然不依不饶道:“你们这是丢人现眼,以后还让我们有脸见人吗?”春玲怒气冲冲,村长却拉住春玲的衣角,劝说道:“妹子,你别急,孩子们有自己的想法,可以听听他们的道理。”春玲犹如一块石头堵在胸口,气愤道:“方明,下次再敢找平川,我打断你的腿,不要脸的东西。”村长摁住了春玲的脾气,劝解道:“妹子,孩子们安全就好,别太责骂了,好好开导开导。”春玲一边埋怨,一边踢着平川的脚后跟,在推拉和谩骂中,让平川和方明分了手,俩人各自回家了,这一场闹剧就算暂时平息了下来。

    几天后,村委会要在平川的学校开展全村运动会,听到村委会的决定,全村村民都跃跃欲试,纷纷去村委会报名参赛,为了举办这次村民运动会,还给各种奖项设置了奖金和奖品,而且,奖金丰厚,奖品高贵,全村村民无论是强壮的,还是瘦弱的,都想争夺运动会的大奖,村长让村干部们做好村民的报名工作,力争把这次村级运动会,开展的有声有色,精彩绝伦,要让这次运动会成为全县学习的运动项目。村长和村干部都积极开展工作,尽量给全村人民呈现一个丰盛的精神大餐。

    运动会举办那天,盛况空前,学校的每个角落,都挤满了人群。有参赛的运动员,也有观看比赛的村民,运动场上,运动员个个精神抖擞,斗志昂扬,观赛的群众掌声不断,尖叫呐喊声此起彼伏,助威的高呼声一浪高过一浪。方明和平川也报名参赛了,他们都报了二十公里马拉松长跑项目。这对运动员的体力和耐力是个考验,平川和方明在学校,一直担任体育委员,俩人都喜欢长跑运动,平常俩人追逐打闹是常有的事,这种习惯和性格也对长跑起到了作用。

    当所有长跑运动员听到发令枪声后,都奋力向前跑去。方明和平川私下里讨论过,俩人在长跑中一定要有策略,起跑时只要不掉队,能跟上节奏就行,路程过半后,加快速度,以长久的耐力保持前五名的成绩,直到最后一公里,正是尽全力冲刺的阶段,一定发挥出最大的暴发力,以最快的速度进入前三名,甚至能达到冠亚军的战绩。方明和平川肩并肩,向赛道前奋力奔跑,尽量压制较弱的队员,和体力较强的队员保持不掉队的战术。平川和方明四目相视而笑,互相给对方鼓励加油,当赛程过半的时候,俩人适当加快了速度,以更好的体力和耐力保持在前五名的状态。尽管前五名是保持了,但由于体力消耗过大,方明和平川都很吃力,感觉到小腿有些发虚,有点用力过猛的状况。当赛程进入最后一公里冲刺时,平川和方明相互呐喊助威,俩人发起了向冠军的最后冲刺时间,可偏不凑巧,平川只感到心口绞痛起来,而且疼病难忍,两眼发黑,顿感一阵眩晕,便栽倒在赛道上,昏死过去。方明听到平川的倒地声,回头一看,平川已昏倒在赛道上,不省人事。此时,方明和平川已领先在第一和第二名的成绩,眼看落后的几名队员奋力追赶上来,如果放弃奔跑,去救平川,那肯定会失去获得冠军的机会,如果不救平川,那将会是他终身的遗憾,方明立刻拿定主意,回头跑向平川身边,一把抱住平川的身体,什么也没想,什么也没顾虑,一心想把平川以最快的速度,送进镇医院抢救。

    镇医院离学校也就两三公里,一口气,把平川送去医院,要比打急救电话快多了。刚进医院大门,方明由于体力透支,两只胳膊又疼又麻,大口喘着粗气喊道:“医生,快救救我同学吧!快救救我同学吧!”此时,门卫保安立刻呼叫抢救室的值班医生,让护士出来接应病人。方明咬着牙,拼尽全力,向抢救室跑去。刚到门外,两名护士急匆匆推着移动床出来了,方明以最后一丝体力,把平川抱上了病床,护士急匆匆推进了抢救室,大门也被重重关上了。

    这是一次生与死的较量,也是平川能否闯过鬼门关的较量。时间像针扎一样,让方明的心疼痛不已,更像在等待判官给出生死的决定,方明觉得自己在倍受煎熬,全然不知最后的结局。此时,学校里的广播不断报道冠军的产生,还有运动员领奖时高吭的国歌声。方明早已把比赛的事,抛向九霄云外,内心一直在焦急等待,一直在祈祷平川安然无事。

    方明清楚,平川只是一个小小的生命,无论是死是活,根本影响不了运动会的举办,就算平川离开了这个世界,也只能报道是个意外死亡,跟这次全村运动会仿佛没有什么瓜葛。方明刚想到这里,却来了一个转折,村长带着几个村干部,心急火燎地跑进了医院,并找到了抢救室,村长一看,是方明在第一时间,把平川抱进了镇医院抢救的。村长一双布满老茧的手,紧紧握住了方明的小手,赞叹地说道:“方明同学,非常感谢你的见义勇为精神,为抢救同学的生命,宁愿放弃争夺冠军的机会。你这是一种伟大的壮举,是人民学习的榜样。”方明看出村长无比的激动,一双大手久久没有松开,方明却被村长夸红了脸,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我觉得,生命只有一次,什么冠军、亚军丢了可以重来。”村长更是一阵感激,不断摇晃着方明的手说:“对,对,对,为了救人,可以放弃一切。”

    平川在赛场晕倒的事,一传十,十传百,给传开了,都知道平川为争夺冠军晕倒在赛场了,并被方明抱进了医院,还不知是死是活?传到春玲耳里,春玲是坐立不安,带上银行卡,直奔镇医院,刚到抢救室门外,就看到方明和几个村干部在焦急等待着。春玲和付林一前一后,还在争吵着,不应该让平川参加运动会。当一眼看到村长和方明时,春玲着急得哭了:“村长呀,我的平川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往后我还怎么活呀。”说着边呜呜哭起来了。村长急忙安慰道:“没事,晕倒几分钟就送到了医院。多亏方明放弃了冠军,抱起平川跑到了医院。”付林上前一步,拍拍春玲的肩膀说道:“还不知道咋样?急坏了身体咋办,心情放松点,别太心急。”此时,时针刚过三个小时,抢救室大门给缓傻拉开了,一位医生探出脑袋,面露微笑道:“病人已脱离危险了,诊断是急性心肌梗塞,幸亏抢救及时,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医生的一番话,让大家都转忧为喜,都不断说着客气话:“谢谢医生,太好了。”医生大步走出抢救室,并让护士把平川转移到普通病房。

    普通病房内,方明主动帮忙把平川搬上普通病床,并整理好被子,把平川盖好,村长和几个村干见平川恢复的很好,而且,看到方明对平川照顾的面面俱到,大家都放心了。为了让两个孩好好交流,村长和村干部都说还须去学校,把运动会作一个完善的结束。村长对春玲和付林说了一番宽慰的话,让春玲给平川的心理疏导疏导,让孩子完全走出病痛的阴影,继续向往美好的生活,尤其对方明,更要感谢和开导,毕竟,方明和平川还是个孩子,还从没经历过这么大的生死离别,给孩子们作心理干预,就是为了让他们树立正确的人生观,以便积极向上的对待生活。

    村长和村干部们前脚刚走,春玲就放下冰冷的脸色,心里早就憋了一肚子气,竟然抱怨方明,说是方明怂恿平川,让平川报名参加了马拉松长跑。而且,在过程中,一再催促平川加快速度,由于体力透支,才使平川突发急性心肌梗塞,这些情况都是方明一手策划的。春玲不问青红皂白,对着方明臂头盖脸一顿责骂,还让方明别在她面前丢人现眼,赶快滚回去,下次不允许他来找平川。方明尽管一肚子委屈,但并没和春玲正面冲突,而是闭上了嘴巴,轻轻趴在平川的床头,把嘴巴凑到平川耳边,小声地说道:“川妹子,你妈还在气头上,我先回去了,明天再来看你啊。”为了避免春玲有过激的行为,方明忍痛先离开了平川,春玲一直没停止谩骂指责,还怒斥方明,下次不允许再找平川,否则,去学校找班主任,让班主任来处理他们的早恋问题,方明没有顶撞春玲,而是默默转身离去,眼神充满了疼爱与不舍。

    方明回到家,父母早已吃过晚饭,父亲见方明才回来,还以为方明是参加运动会才晚回来的。父亲对运动会也不感兴趣,就连方明的学习成绩都懒得管。父亲一直好赌,是村里出了名的“懒鬼。”母亲体弱多病,一直靠药物维持生命。可以说,家徒四壁,穷得丁当响,可方明并没因家境贫寒而厌恶父母,更没因父母无能而远离这个家庭。古话说“狗不嫌家贫,子不嫌母丑。”这是做人的根本,而方明就属于这种人,方明从小就是一个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开始上学时,父母根本没有什么生活规律,一日三餐,都是方明自己摘菜,自己烧饭,自已料理吃喝拉撒,是个从小就有独立生活能力的孩子,方明活泼开朗,阳光大方,是对美好生活充满了向往的孩子。

    由于父亲好赌,母亲生病,方明从小就失去了父爱母爱,仿佛老天安排方明成了一个吃苦懂事的孩子,一直在家独立生活着。当遇上了平川后,方明仿佛有了亲情,有了依靠,有了可以倾诉的人。平川的耿直泼辣,敢爱敢恨的性格,让方明感受到了女孩挚热的恋爱。高兴时的追逐打闹,平静时的亲切交流,很快让俩人相互产生了爱恋。无论是学习还是生活,方明都表现出了一位大哥哥的形象,对平川一直保持着忍让与爱护,平川对方明也处处关心,无时无刻都表现出女孩的温柔和体贴。俩人仿佛有说不完的情话,一刻也不能分离,尽管他俩也清楚,自己还是个中学生,这就是老师和家长最反对的早恋问题,也就是说,方明和平川是个问题孩子,已不是普通或正常孩子的范畴,应该让老师和家长重视起来,进行心理干预和心理疏导。

    春玲知道方明和平川恋爱后,肺都给气炸了,怎么两个孩子就知道恋爱了呀?太丢人了,太不争气了,这以后,父母能见人吗?背后还被人笑死了。春玲坚决反对他们早恋,以激烈的语言和行动反对他们,把方明从医院轰走后,春玲对平川是苦口婆心,谆谆教诲,想尽一切办法,要平川和方明一刀两断。可平川是吃了秤砣铁了心,怎么也不答应和方明分手,她就认定了方明是她的男朋友,任何人都别想拆散他们。春玲一气之下,告诉了班主任,把方明和平川早恋的事给说穿了,让班主任去严肃处理他们,班主任知道情况后,私下找到了方明和平川俩,以春风化雨般的姿态,循循善诱他们。说他们还只是个中学生,要以学业为重,马上临近高考的日子,更应放下儿女私情,全心投入到高考状态中,方明和平川听完班主任的教诲,心里也能理解老师的良苦用心,但要求父母不能干涉他俩在一起生活和学习,老师把情况反馈给春玲,春玲气得火冒三丈,大发雷霆,大骂他俩是生在福中不知福,是两块扶不上墙的烂泥,是两个垃圾。

    为了尽快阻止他们的恋爱,春玲把平川锁在家里,扬言说不让方明进家门半步,否则,就打断他的腿。骂方明是个穷鬼,他父亲是个赌鬼,母亲是个病鬼,没有一个是完好的人,这种家庭太肮脏了,就是一群败类流氓。并恶狠狠教训平川道:“就算天下男人死绝了,也不可能让你嫁给方明。”平川内心挣扎着,多次要挣脱了绳子,想跑出房屋,去找方明。春玲和付林追上后,硬生生把平川拖回家,反锁在卧室内,以恶毒的话说道:“就算你死了,我也不会让你见到方明。”平川痛苦不堪,万分绝望,但想到方明曾告诉她,只要他们还活着,就一定有希望,平川又鼓起勇气,等待逃出家里的时机。

    第二天上午,春玲还在厨房做饭,付林躺在沙发上,为了看住平川偷跑,一夜没睡好,迷迷糊糊又闭上了眼睛。平川见门外父亲又打呼噜了,估计又睡着了,便轻轻打开卧室的门,以最快的速度,向医院跑去。这次,平川没有躲起来,也没到处去找方明,而是爬上了医院的顶楼,轻轻走到顶楼的边缘,俯瞰楼底,行人和轿车川流不息,看上去,如同小蚂蚁似的,平川想到春玲坚决的态度,估计只能以死相逼了,否则,春玲不可能让方明来见她,平川感觉楼顶的风很大,以至于让她站立不稳,平川从小就恐高,这次是鼓足了勇气,站上了楼顶的边缘,如果母亲继续反对她的恋爱,那她只能以死抵抗。

    这时候,医院的医生和护士都陆续来上班,家属和病人都在楼底忙碌走动着,突然有个男人喊道:“快看,有人想跳楼了。”顿时,一双双眼睛,齐刷刷看向楼顶,平川也没听清他们在议论什么,只见聚集在楼下的人越来越多,纷纷昂起脖子,看向楼顶。

    其中,那天的主治医生认出了平川,大声劝说道:“孩子,千万别跳,我不知道你倒底为啥?但你父母还有话要说呢。”主治医生掏出手机,拨通了春玲的电话,并把平川要跳楼的事告诉她。春玲急切地喊道:“付林,快,快,去医院,女儿出大事了。”春玲和付林把饭碗扔在桌上,转身骑上电动车,向医院奔去。路上,春玲为了更好地劝解平川,掏出手机,拨通了班主任和村长的电话,也让更多的人劝劝孩子。

    平川的眼神平视着远方,由于害怕,微微闭上了双眼,楼底声音嘈杂,有人耐不住性子,就起哄大声叫喊:“快跳呀,有种就跳呀!”但也有好言相劝的声音:“千万别跳呀!”平川又睁大眼睛,看看楼底,并没看到她熟悉的人,平川又想起母亲冰冷的脸色,她和方明是不可能在一起的,那活得还有什么意义呢?

    平川万念俱灰,楼下继续有人叫喊:“有种就跳呀,快跳呀!”平川又闭上双眼,耳边再次传来死神的催促声:“快跳!快跳!”平川绝望了,深深呼吸一口气,向前跨出一只脚,整个身体就倾倒了下去,就像一只小鸟,整个身体腾空飞翔了起来,平川彻底自由了……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浪迹秋
浪迹秋 2024-3-23 11:30
欣赏朋友的才华!
引用
于衿
于衿 2024-3-23 13:28
欣赏。
引用
带你去流浪
带你去流浪 2024-3-23 14:39
欣赏。
引用
一点
一点 2024-3-23 18:12
问好朋友,欣赏学习!
引用
西门吹雪
西门吹雪 2024-3-23 22:09
问好朋友,欣赏了。
引用
月下白荷
月下白荷 2024-3-23 22:45
好文笔,欣赏学习。
引用
安陌
安陌 2024-3-24 07:59
欣赏精彩,问好!
引用
学会成长
学会成长 2024-3-24 10:46
欣赏佳作!!
引用
月影溪光
月影溪光 2024-3-24 11:09
好才华
引用
西门吹雪
西门吹雪 2024-3-24 13:07
拜读,问好作者!
引用
不为五斗米
不为五斗米 2024-3-24 20:03
问好,欣赏文采!
引用
独舞秋风
独舞秋风 2024-3-24 20:50
支持朋友,欣赏!
引用
琴韵秋水
琴韵秋水 2024-3-24 21:14
文笔优美,拜读。
引用
月影溪光
月影溪光 2024-3-24 21:37
欣赏朋友的才华!
引用
紫盏
紫盏 2024-3-24 22:13
欣赏朋友的才华!
引用
紫盏
紫盏 2024-3-25 06:11
好文,拜读。
引用
幻月冰清
幻月冰清 2024-3-25 07:57
好文,拜读。
引用
萍畅红
萍畅红 2024-3-25 08:32
欣赏。
引用
雪珂
雪珂 2024-3-25 09:09
问好,欣赏文采!

查看全部评论(19)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