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小说故事 都市情感 查看内容

口罩与恶魔

雨泽 2024-5-23 18:28 3783
canvas.png
    第一节(降临)

    一场席卷全球的病毒来袭,然而随着病毒的传播,阿郎也随之来到这个世界,没人知道他从哪里来,就连他自己也不清楚从何而来,甚至他连自己是谁也不知道,那天他从迷蒙中苏醒过来,眼前的一切都让他感到陌生和惶恐,他努力的想知道自己是谁从哪里来,一直想到头痛欲裂也没有弄清楚。

    终于接近癫狂的他疯一般跑出了家门,在汹涌的人群中跌跌撞撞,看着街上形形色色的人都带着口罩,唯独他自己,此时别人看他就像看一个怪物一个病毒的传播者,所有的人都唯恐避之不及,在所有人鄙夷的目光中他惶恐、慌乱,为了躲避别人厌恶的目光,这时他看见一副刚从别人兜子里无意间掉落的口罩,他不顾一切的上前抢了过来,随后便逃之夭夭了,惊慌失措的他蜷缩在角落,学着别人的样子给自己也带上了口罩,那一刻他看不清别人的样子别人也看不清他的脸,惶恐不安的心终于平静了不少。

    在街上像没头苍蝇一样撞了半天,直到夜幕降临他才跌跌撞撞的回到他来时的家中,那一刻他摘下口罩看着镜中的自己,熟悉又陌生,他深出一口气,舒缓一天的紧张,在无尽的思索中惶惶的睡去。

    第二节(探索)

    一觉醒来,昨日的愁容多少缓解了一些,梳洗打扮一番后像其他人一样熟练地带上口罩,此刻他紧绷着的神经终于松弛了下来,他变得从容了许多,和街上的人一样,他们都带着口罩,粉的蓝的白的黑的花花绿绿的,在口罩的掩护下阿郎悠然自得的混迹在人群里,他即兴奋又不安的窥视着这个陌生的世界。

    就在他心猿意马的时候,阿郎不巧撞倒了一个骑自行车的老人,见那老人摊倒在地上,他害怕地自顾自的跑开了,许久见没人追来,他感到窃喜,因为他带着口罩的原因所以没人认识他,他也不屑去认识别人,自从莫名其妙地出现在这个世界里,那是阿郎第一次做的事,一件坏事,一件可怕的事,他心里一直忐忑不安,回想那个被他撞到的老人,回想起那从老人额头上溢出来的、殷红的鲜血他感到新奇又兴奋,而没过几天新闻便报道了那个老人因被撞而去世的新闻,起初阿郎还担心懊恼了许久,然而正因为监控下他带着口罩的原因从而无法辨认到底是谁撞到了那个老人,这不由得让他沾沾自喜起来。

    接下来的日子,他开始一边探寻自己的身世,一边干起了他自认为能够让自己开心的事情,他就像一个未经世事的孩童,因为上一次的事件让他记忆犹新,所以干些类似的事情总能让他感到兴奋和惊喜,推到,偷窃,抢东西,四处破坏,似乎这是他与生俱来的天性。

    第三节(初见)

    接下来的日子他忘记了要去寻找自己从哪里来自己是谁这类相关的问题,他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骄傲,似乎他还不能分辨什么是善什么是恶,总之在口罩的掩护下他越发的无所顾忌,愈发的大胆,那种做了坏事却不能被他人发现的感觉,就像吸食了大麻,渐渐的他上瘾了,因为这能让他感到快乐和前所未有的满足直到他的心被邪恶全部占据。

    那天,当兴奋地回到家中,摘下脸上的口罩时,忽然发现自己的脸有一些皮屑随着口罩脱落下来,那张原本俊俏的脸庞显得有些苍白,接下来的日子,小偷小摸已然不能满足他日益膨胀的、邪恶的内心,他开始谋划起更刺激的事情,而口罩下的那张原本英俊的脸也随着他的所作所为而变得愈发的惨淡。

    那天,一时兴起的他突然持刀打劫一个过路的陌生人,那人越恐惧阿郎就越兴奋,越是求饶他就越发的不能自拔,当刀子浅浅的划开那人的脸颊时鲜血从那人的脸颊上滑落,殷红的血液不断从伤口溢出,兴奋的阿郎被那血色深深的吸引住,当他情不自禁的正要舔舐那鲜血时,一个女孩恰巧路过这里时不小心打断了他。

    “你在干嘛?”回头时一个美丽的少女正远远的注视着,奇怪那美丽的女孩竟没有带口罩。

    阿郎怕事情败露,在角落里他一手死死地扼住那人的喉咙,一面若无其事的说到。

    “没事,钱包掉了——嘿嘿。”

    “呵呵——”说着那女孩就飘飘然的走了。

    看着女孩天使般的笑容,美丽婀娜的身影,那一刻阿郎像被施了魔法,他不自觉的跟了过去,此时随着病毒的减弱,街上的人们早已分分摘掉了口罩露出原本的样子,而阿郎却早已适应了带着口罩的样子,他不仅仅喜欢这种感觉,更是因为那口罩之下他那早已腐烂的面孔已经不允许他随意摘下他的口罩,因此它再一次成了别人眼里的怪物。

    第四节(本性)

    自从认识了那个叫丽丽的女孩,阿郎就有了一种奇怪的感觉,阿郎觉得这种感觉很特别,他暂时放下了自己的坏心思以及好多还在谋划中的邪恶的想法,他现在唯一想要做的事情,就是千方百计的去接近丽丽,只要长时间见不到丽丽,他就胡思乱想、饥肠辘辘的,他迫切的想要见到丽丽,并渴望着每天都能和她在一起,起初他不知道那是种感觉就是喜欢、是爱、那是他从未拥有过的一种美好的感觉,而这种感觉在心中越发的增长,阿郎就越发的觉得饥饿,似乎所有的食物都不能满足自己日渐增长的欲望,为了缓解自己的饥饿感,尝试了所有的食物、甚至是最新鲜的血液也不能使他有些许的缓解。

    那天他们再一次邂逅,然而丽丽刚走,那天使般的笑容轻盈的舞姿,就在阿郎的心里挥之不去,他越想就越发疯狂、越发饥饿,他不知道自己的饥饿感是如何产生的,饥饿让他越发愤怒、懊恼,终于忍受不了这种饥饿的感觉,匆匆的跑了出去,像野兽般发泄着,将他所见到的一切咂毁,在暴打了一个路人之后,那种饥饿的感觉才稍稍缓解了一些,看着那人奄奄一息的样子,阿郎这才心满意足的转身回去。

    阿郎和丽丽相识了许久,在丽丽眼里阿郎是一个彬彬有礼、无微不至又略显神秘的男孩,而丽丽在阿郎的眼里除了美丽善良似乎还隐藏着一些别的东西,总之两个人渐渐的坠入了爱河,然而他们之间却因为一副口罩而始终不能坦然面对。

    那天阿郎和丽丽再一次相约,在别人鄙夷的目光和隐隐的嘲讽中,丽丽请求他摘下口罩,而他却拒绝了,看着阿郎那清澈明亮的眼睛,又看了看那副黑色的口罩,那黑色如夜一般神秘,丽丽渴望地伸出的手,却在阿郎眼睛里出现的那一丝惶恐时,停在了半空,丽丽的眼神里充满的期待和慌乱,被拒绝后丽丽有些失落,却没有继续追问,阿郎知道自己口罩下面是一副什么模样,看着丽丽那深情的眼眸阿郎的内心倍受煎熬,他的饥饿感到达了极致,他感到自己的生命正在慢慢的消失,也许下一秒就会被活活饿死,阿郎实在忍受不了,他不顾一切的推开了丽丽跑回了家,当他连皮带肉的撕扯下口罩时,那腐烂的只剩下裸露着的獠牙和枯骨显露出来,阿郎一直死死盯着自己恐怖的样子,然而他却没有一丝惶恐反倒有些抑制不住兴奋。“嘿嘿嘿哈哈———。”阿郎突然对着镜中的自己狂笑不止,此刻他的眼神变得愈发的恐怖和坚定。

    那一刻再也忍受不了饥饿和窒息他感到死亡,感到前所未有的一种恐惧,终于这种恐惧战胜了理智,也许它本就如此他终于无所顾忌了,之后他主动约见了丽丽,也许那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

    “你不是很想看到我的样子吗?”当丽丽满怀热情的来到阿郎的面前时,阿郎终于像她露出了一直隐藏在口罩下面的恐怖至极的面孔和獠牙,那一刻丽丽从惊恐直到绝望,之后丽丽变成了一具美丽而冰冷的尸体。

    那一刻阿郎开始津津有味的咀嚼起丽丽那冰冷的尸体,连同他所谓的爱情,此时阿郎得到了到前所未有的满足感,他终于知道了他是谁他来自哪里。

    “爱,真是人间美味哈哈哈。”阿郎终于填满他饥饿已久的灵魂,他不再饥饿了,不在恐惧,他的灵魂终于得到了释放,他终于知道了自己是谁从哪里来。

    那天阿郎换了新衣服,带上了一副滑嫩的柔软的口罩,那是从丽丽身体上剥离的少女的皮肤,临出门他亲吻并抚摸了丽丽带着惊恐的头颅,之后许多多和他一样的人从角落里涌了出来,终于隐藏于人间的魔鬼一个接一个的苏醒过来又开始重新肆虐人间。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绿花
绿花 2024-5-17 12:25
欣赏朋友的才华!
引用
杨千紫
杨千紫 2024-5-17 12:49
拜读,问好作者!
引用
浪迹秋
浪迹秋 2024-5-17 13:59
欣赏朋友的才华!
引用
鲁金若
鲁金若 2024-5-17 15:09
欣赏朋友的才华!
引用
月隐寒霜
月隐寒霜 2024-5-17 18:39
来过,拜读
引用
豫姝
豫姝 2024-5-17 20:36
慢慢欣赏!
引用
心若雨汐
心若雨汐 2024-5-17 21:35
好才华
引用
月隐寒霜
月隐寒霜 2024-5-18 14:11
欣赏朋友的才华!
引用
紫紫草
紫紫草 2024-5-18 15:44
好才华
引用
月下白荷
月下白荷 2024-5-18 15:56
欣赏佳作!
引用
鲁金若
鲁金若 2024-5-18 16:20
支持楼主!
引用
逆风飞扬
逆风飞扬 2024-5-18 18:05
问好,欣赏文采!
引用
亦珺
亦珺 2024-5-18 18:16
问好,欣赏文采!
引用
鲁金若
鲁金若 2024-5-18 18:28
欣赏朋友的才华!
引用
冰煌雪舞
冰煌雪舞 2024-5-18 21:47
拜读,欣赏!
引用
安陌
安陌 2024-5-18 22:10
好文笔,送上问候。
引用
墙头等红杏
墙头等红杏 2024-5-19 06:11
来支持下朋友!
引用
安小影
安小影 2024-5-19 06:35
好文笔
引用
逆风飞扬
逆风飞扬 2024-5-19 06:58
来过,拜读

查看全部评论(2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