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小说故事 纯爱校园 查看内容

步步清风再无你

斜阳悠悠 2024-6-11 08:34 1683
    引子

    “什么药可医相思之苦?”

    “九叶重楼二两,冬至蝉蛹一钱,煎入隔年雪,可医世人相思之苦。”

    “九叶重楼是什么东西,冬至何来蝉蛹,雪又怎能隔年,相思又怎可解?”

    “夏枯即为九重楼,掘地三尺寒蝉现,除夕子时雪,落地已隔年。过了离别时,相思亦可解……

    想着大夫说的药方,坐在山岭上的方梦莹忍不住哑然失笑。

    世上良医千千万,一遇相思也枉然!

    方梦莹望着山岭下纵横交错的村庄,双手拢到嘴边:“秦如许,我实习回来了。”

    1、初识

    秦如许是都昌中学一名很内向的男生,少言寡语的他直到遇到了一个活泼开朗的女生,原来生命如此的多彩。

    “各位同学,大家好。我叫方梦莹,希望同学们多多照顾,共同学习,一起进步。”

    从那天起,从山区转校而来的方梦莹就成了秦如许的同桌。

    “喂,天天看书呀,这样会成为书呆子的,要懂得劳逸结合。学习的时候,认真听讲。耍的时候呢,一定要耍个天昏地暗。很高兴成为你的同桌,我叫方梦莹。你叫什么名字?”说着,方梦莹伸出右手以示友好。

    秦如许本能的向后退一步,把头埋得低低的:“我……秦如许。”径自坐在凳子上,拿起语文课本读起来。

    方梦莹的眼角余光落在课桌上的笔记本上,字迹工整美观的‘秦如许’三个字令她怦然心动。

    方梦莹不会想到,这个木讷无趣的少年与她纠缠一生。

    下课铃声响起,秦如许抓起书本塞进书包飞出教室。

    “秦如许,你的文具盒……”方梦莹大声呼喊着秦如许的名字,一溜烟的功夫,早就没有了秦如许的踪影。

    方梦莹无奈一笑,把秦如许的文具盒装进自己的书包,来到学校一角的自行车停放处,骑上自己的自行车追赶秦如许而去。

    方梦莹把车轮子蹬得飞快,恨不得脚下踩的是风火轮,一路上风驰电掣,紧追不舍。

    远远的看到秦如许拐进了一条胡同,方梦莹暗自一喜,加速蹬起车轮子。

    拐进胡同,方梦莹被眼前的一幕怔住了。

    自行车摔倒在一旁,秦如许被四名高年级的学生拖拽到墙角,“秦如许,就10元钱,去游戏厅玩个毛线?你是不是欠揍啊?”一名尖嘴猴腮的学生恐吓着。

    “今早上出门急,忘了问我妈要生活费,明天,我给你们补上。”秦如许吓得浑身哆嗦。

    这名尖嘴猴腮的学生叫汪强,是初三的一名体育生,平时在学校不好好学习,整日欺负低年级的学生为乐,很多学生惧怕他的淫威,不敢向学校老师举报,只能用钱财买平安,更助长他们的嚣张气焰。

    汪强拽住秦如许的衣领,吼着:“秦如许,你不会换个理由吗?这个理由我听了七八遍了,拿十块钱糊弄谁呢。”说着朝秦如许的脸庞上甩了一个响亮的耳光。

    “住手!”方梦莹高喊一声,把自行车停放在一边,怒气冲冲走上前拽起秦如许的手腕便走,“一下课,比兔子跑得都快,文具盒都忘了拿。”说着,从书包里拿出文具盒塞进秦如许的书包里。

    汪强把食指与中指并拢,大拇指按在中指第一第二指节之间的指关节处,其余两指呈握拳般,食指微微向外张,中指也如握拳般回收,同时大拇指用力搓中指,在两指错开时,中指获得较大的动量,朝大拇指根部击打,此时,大拇指、中指、无名指根部三个部分构成了一个空腔,中指快速压迫空腔,促使空腔内空气震动,只听“啪”的一声脆响,犹如河水拍打石壁发出的空灵之音。

    跟在汪强身边的几名学生听到响指手势,迅速移动,不等方梦莹和秦如许离开胡同,便把他们围了起来。

    秦如许的心猛地一沉,自知凶多吉少,懊恼的一巴掌拍在额头上。

    汪强走上前:“秦如许,你往哪跑呀?”说着,就伸手拽秦如许的衣领。

    方梦莹踏前一步,把秦如许挡在身后,说:“你们这么多人欺负他一个,就算赢了也不光彩吧。”

    汪强冷笑一声:“咋了?我们要怎么欺负他管你什么事,要不是看着你是一名女生,我……”话还没说完,胳膊被方梦莹一拽一拉一扭,身子向前一倾,顿时失去了平衡,一头栽倒在地。

    汪强猝不及防下,被一个女生打翻在地,瞬间没了刚才的神气,怒吼一声,还想奋力反抗,方梦莹踏前一步,一脚踩在汪强的脊背上。

    汪强闷哼一声,犹如一个漏气的皮球,瘫软在地上,动弹不得。

    方梦莹把汪强的胳膊扭向后背,厉声喊道:“秦如许给你了多少钱?马上还给他,否则,我掰断你的指头。”说着抓住汪强的食指和中指。

    跟随汪强身边的几名男生看到方梦莹这么厉害,吓得不停后退,猛一转身,撒开脚丫子逃得无影无踪。

    汪强吓得魂飞魄散,苦苦哀求:“女侠,我的裤子口袋里的钱全给你,你饶了我吧。”

    方梦莹把汪强身上的钱搜了个遍,一脚把他踢了个四脚朝天。

    汪强连滚带爬跑出很远:“你们给我给等着。”

    方梦莹喊道:“我等着你,我叫方梦莹。”

    秦如许走上前,竖起大拇指:“哇塞,姐姐好厉害呀。”

    方梦莹把钱塞到秦如许的手里:“姐姐可不是是白叫的。”

    从这一天开始,方梦莹和秦如许在学习上互帮互助,共同进步,学校组织的迎春晚会,他们积极参与,形影不离。

    2、共情

    时光如同手指间滑过的细沙,不经意间从指缝间悄然流逝。初三毕业的时候,方梦莹以优异的成绩被省重点高中录取,秦如许意外落榜。

    方梦莹劝说秦如许复读一年考取省重点高中,秦如许拒绝了。

    方梦莹望着一脸沮丧的秦如许安慰着:“大路条条通罗马,上苍为你关闭一扇窗的同时,也为你打开了另外一扇门。不管你做出什么样的选择,我都一如既往的支持你,我们不在同一所学校读书了,并不影响我们书信往来。我买了俩日记本,给你一个,记录生活的点滴,等到春节假期,我们互换日记本,我们从字里行间知晓对方过得好不好。”

    秦如许望着满眼真诚的方梦莹,接过日记本,轻声道:“我会慢慢适应你不在我身边的日子,就让日记本陪伴我们孤独的心,等你回到我身边。”

    方梦莹想说什么,又不知从何说起,或许和秦如许在一起,才是自己今生最想把握的一个实在。

    这是成人世界里虽千万人吾往矣的爱情吗?

    方梦莹轻轻一笑,真正的爱情就像天上的龙一样,龙翔于天或潜于渊。

    真正的爱情是寂寞的!

    两个月后,秦如许收到了方梦莹的第一封来信。

    如许:

    见字如面!

    我如愿来到都昌一中,在这里玩认识了更多的姐妹,我们相处的非常融洽,生活上对我很照顾。休闲时我们一起去阅览室读书,没有你在身边,真的听想念你的,日日思君不见君。听说你去了职业技校学习,不知过得可好?

    ……

    读着方梦莹的来信,秦如许的脸庞上流露出满满的幸福。

    时光在书信来往里甜蜜度过,春节假期,两人互换了日记本。

    此生今世,承载着千言万语的两本日记,伴随他们地老天荒,无怨无悔。

    时光流逝如翻飞的画卷,每一帧画面都留下他们快乐的笑容。

    秦如许收到了方梦莹的第三十三书信。

    如许:

    见字如面!

    咱俩的日记本都写满了吧,沒有经你同意,又给你买了一个日记本。你就继续编织生活的酸甜苦辣吧。

    还记得咱俩的约定吗?你对我的好,我心里明白,我也很想你,不知你胖了还是瘦了?又要高考了,我还想去大城市去学习,对不起,让你等了三年,而我要失约了,你能否再等我三年?四年?

    如许,我是不是很过分?为了学业背叛了咱俩的约定,不管你做出什么选择,我都一如从前尊重你的决定。

    爱你的梦莹。

    2000年6月13日深夜

    承看到这封信并沒有回信。

    秦如许匆匆来到公用话亭拔通了都昌一中女生宿舍值班室的电话,宿管阿姨找来了方梦莹接听电话。

    “梦莹,我是如许。”

    方梦莹听到熟悉的声音,双眸环视了一周低声道:“什么事?我听着。”

    “我尊重你的决定,好好学习,努力高考,我等你三年、四年。”

    电话那头响起了秦如许的歌声:

    愿意为你我愿意为你

    我愿意为你忘记我姓名

    就算多一秒停留在你怀里

    失去世界也不可惜

    我愿意为你我愿意为你

    我愿意为你被放逐天际

    只要你愿意拿爱与我回应

    什么都愿意什么都愿意为你

    方梦莹听着王菲的歌曲《我愿意》,眼泪如断线的珠玉从脸庞上滚落。

    3、一诺

    21世纪初,人们生活走进网络时代,沟通交流的方式由书信转向手机及电子邮件时代。

    方梦莹以优异的高考成绩考入青岛某大学。

    方梦莹和秦如许以网吧为媒介作为聊天场所,遇到生活花销多时,秦如许按时去银行汇款。

    两人卿卿我我网上交流又是三年。

    “如许,我现在大学毕业了,你能来青岛看看我吗?”方梦莹用QQ给秦如许留言。

    秦如许收到留言当天就坐火车来到了青岛。

    方梦莹带着秦如许去了栈桥,看了八大观,漫步五四广场,游览海底世界,亲吻了一望无际的大海。

    当天晚上,方梦莹和秦如许走进高档餐厅,雅间里坐满了方梦莹的大学同学,这时,秦如许才想起这天是方梦莹的生日。

    “梦莹,今天是你的生日,我都没给你准备生日礼物,过些时日,我一定给你补上。”秦如许手足无措的说着。

    方梦莹笑着说:“你来,就是送给我最好的礼物。”

    秦如许在方梦莹身边坐下来。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秦如许询问起方梦莹未来的规划。

    方梦莹说:“我还要在青岛实习半年,半年后,我会去你的家乡找你,你会娶我吗?”

    秦如许望着灯光下方梦莹那张恨不得用唇碰触、覆盖一生的脸庞,心底百感交集。

    “这些年,我就在等你这句话。”

    秦如许这句话说的声音很低,还是传到了方梦莹的耳朵里。

    方梦莹脱口而出:“百年结发,此心不移。”

    听到方梦莹的告白,秦如许觉得脸庞瞬间滚烫不已。

    这就是苦苦寻觅的爱情吗?爱情不是索取,也不是迁就,而是发自内心地懂得彼此,更不会因一己私欲勉强彼此。

    想到这儿,秦如许情不自禁握起方梦莹的纤纤玉手:“我的生命,因你的闯入而多彩,我愿用世间所有的温柔,呵护你一生,你就是我秦如许最美的新娘。”

    一场普通的生日宴会,被这对甜蜜的情侣硬生生搞成了慕煞旁人的秀恩爱现场。

    4、慷慨

    秦如许在青岛玩了三天,就告别了在某公司实习的方梦莹,独自踏上了返回潍坊的火车。

    潍坊火车站对面便是短途汽车联运站,这里的公共汽车都是发往高密、诸城、青州、都昌、安丘等地。

    秦如许兴高采烈的背着双肩背包往汽车站走去,突然,一个银铃般的女声传来:“大哥,俺好几天没吃一顿饱饭了,回家的路费都被贼偷走了,你能借我十元钱吃一顿饭吗?”

    秦如许循声望去,一名穿着红白相间圆领衬衣、齐耳短发的女孩用一双乞求的目光望着他。

    秦如许摸了一下咕咕叫的肚子,轻声道:“那里有个包子铺,我也饿了,一起吃大包子吧。”手臂扬起,指向附近的一家包子铺。

    女孩喜笑颜开,跟着秦如许走进包子铺,两人要了三屉小笼包,外加两碗鸡蛋汤。

    女孩微笑着握住筷子夹起一个小笼包,看了一眼对面的秦如许,缓慢地放到嘴边,轻轻的咀嚼起来,似乎每一口都是品味着食物的香甜和生活的美好,吃着,吃着,一行眼泪顺着眼颊在粉嫩的脸庞上留下两道泪痕。

    秦如许惊慌失措道:“你怎么了?要是不够吃的,我再要一屉。”

    女孩边吃边说:“大哥,你是好人,谢谢你请我吃包子,还不知道您尊姓大名呢。”

    秦如许说:“姑娘,谁还没有落难的时候,我叫秦如许,我家在都昌清风,欢迎你来我的家乡做客。”

    女孩惊喜道:“我家是安丘的,我叫程双,以后有机会一定去你的家乡玩。”

    走出包子铺,程双怯生生说道:“秦大哥,帮人帮到底,你能在借我点钱吗?”

    秦如许犹豫了一下,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张存折,递给程双:“你自己去银行提取吧,密码是65xxx8。”

    程双接过存折,难以置信的望着秦如许,不知如何是好。

    秦如许不疾不徐道:“拿着吧,我还急着回家,就不陪你去银行了。”

    程双道:“秦大哥,你不怕我是骗子吗?”

    秦如许淡淡一笑:“你知道梁山好汉吗,大碗喝酒,大块吃肉,钱财都是身外之物,都是救急不救穷。”说完,向汽车站的方向而去。

    程双望着秦如许远去的背影,她知道,这个男人把自己的家当都毫无保留地交给了一个萍水相逢的女子,这份恩同再造的情意不是用几句恭维的话语来说明白的。

    5、往事

    踏马岭是地处都昌县和沂源县的一座南北分水岭,踏马岭南侧山下,有一个百余户的自然村便是踏马村,隶属沂源县,寻常时节,村民听到公鸡打鸣,便到田间劳作,一直忙到戴月而归,袅袅炊烟弥漫在青山绿水间,别有一番山村生活的古朴宁静。

    在踏马村最东头大柳树下的一户人家就是方老憨一家。老憨和老伴卢芳结婚后,正巧赶上了计划生育严打,老憨路过踏马岭密林时传来了婴儿的啼哭,他循声走近一瞧,原来一名被遗弃的女婴。

    老憨就把女婴带回家抚养,取名方梦莹。卢芳发现家中莫名其妙多出一个女婴,大为恼火。自己不生育孩子罢了,还捡回一个弃婴抚养,这不是暗里讽刺她是一只不会下蛋的母鸡吗。两人为了这个孩子,不知吵过多少个日夜,左邻右舍听到方家鸡飞狗跳,一定猜得到是为这个孩子吵闹。

    卢芳最终和老憨达成和解共识,等方梦莹长大后的婚事,全权由她做主,老憨不得有异议。

    老憨也不愿好好的一个家,整日鸡飞狗跳,就点头答应下来。

    让老汉意外的是方梦莹从小喜欢上墙爬树,下河捉鳖,舞刀耍剑。哪有一个女孩子的样子。

    在方梦莹七岁的时候,她趁卢芳去田地的时候,对着在天井里编筐的老憨说:“爸爸,你送我去古墓派跟小龙女姑姑雪武功好不好?”

    老憨忍俊不禁:“我的傻闺女,哪有什么古墓派,那是电视剧,都是假的,你看大街上哪个人会飞?你若真想学功夫的话,爸爸给你报个散打培训学校呗。”

    方梦莹喜出望外,欢喜雀跃喊着:“太好了,爸爸最好了,我会功夫,长大后就能保护爸爸了,妈妈就不敢欺负爸爸了。”

    老憨嘿嘿一笑:“梦莹,学功夫的事情是我们两个人的秘密。”

    方梦莹做了一个鬼脸,蹦蹦跳跳跑远了。

    “老憨,傻笑什么呢?看把你乐的。”卢芳大声质问着坐在马扎上傻笑的老憨。

    老憨自嘲一笑,说:“我在想咱那闺女,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卢芳冷哼一声:“梦莹上次打电话说了,公司实习结束就回来。我给她介绍一个小伙子,正好瞧瞧,看对了眼,就把婚事定下来,我们也早一天抱上大孙子。”

    老憨脸色一沉,不悦道:”梦莹都是大学生了,有文化,有思想,有相貌,还用你给介绍对象?再说,你介绍的小伙,梦莹未必喜欢。“

    卢芳听到老憨这一番话,好似一只被激怒的母鸡,喋喋不休:“什么?不喜欢,梦莹成了大学生,翅旁硬了,眼高于顶了。看不上穷山沟没文化小伙子了?”

    老憨眉头一皱:“卢芳,你不要找事,我说过梦莹瞧不起没文化的小伙了吗?我的意思是梦莹是大学生,他和文化低的小伙交流起来没有共同语言,聊不到一块去。”

    卢芳面上闪现出一丝不屑:“你少胡扯,什么聊不到一块去,大学生也好,没文化的小伙也罢,只要结婚了,生活在一起了,随着岁月的消磨,凸出身体的棱角就会磨平,都会回归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烟火里。这才是生活。聊不到一块去?等吃饭的钱都挣不出来的时候,我还不信聊不到一块去。大学生就是矫情,就是需要在社会的大熔炉里修炼修炼。我挺喜欢这个小伙子的。”

    老憨摆摆手:“我和你聊不到一块去。”

    卢芳得意一笑:“等梦莹回来,我就张罗这门亲事。聊不到一块去?矫情!”

    6、遗憾

    人生在世,总有些事情放不下。有时只是一个小小的因头:一顿早餐,一抹微笑,一次偶遇……足以让人折腾上大半生。程双此时放不下的就是那个在潍坊火车站偶遇的青年秦如许。

    火车站一别,一晃,半年了。

    暮春,的雨后,空气中弥漫着泥土的清新味道。程双穿过一条泥泞的乡村胡同,左转前行了二十步,在一户黑漆大铁门宅院停下来,放眼望去,宅院大门敞开看不到一个人影。

    程双用手抚了一下额前垂下的一缕发丝,便喊起来:“这儿是秦如许家吗?”不等话音落地,宅院里顿时响起一条狗的狂吠。

    就在这时,从宅院里走有一名穿着普通,年约五十左右的女子走了出来。

    程双轻声问道:“婶子,这儿是秦如许家吗?”

    这女子便是秦如许的母亲吴巧莲。

    吴巧莲看到来了客人,喜上眉梢:“姑娘,你是如许的同学吧,如许在家,姑娘真俊呀,有对象了没?没有的话,婶子给你介绍一个?”说着便把程双迎进家里。

    “妈,我哪个同学来了?”秦如许走了过来,就看见了程双,愣了一下,开口道:“你不是……”

    程双笑笑:“我是,我是来找你的。”

    秦如许一愣神,淡淡道:“找我?”他眼里满是疑惑,“我今天相亲,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程双脸色一红,慌忙摆手:“我没想到你今天相亲,我来的是不是不合时宜?你能陪我走走,说说话吗?”满眼都是柔情。

    秦如许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时间,天还早,相亲对象还没有来,便很爽快地点头答应了。

    秦如许和程双漫步在在乡村小巷,四周没有什么人,两人便交谈起来。

    “想不到你还记得我,还会来找我。”秦如许话音很虽低,却字字传到程双的心里。

    程双道:“秦大哥对我的帮助,程双铭记在心。”

    看到程双说得很真诚,秦如许正色道:“谁还没有落难的时候,我也没帮你什么,程姑娘言重了。”

    程双从随身的挎包内,掏出一张存折,递给秦如许:“秦大哥,谢谢你。”

    秦如许没想到程双一直保存着这张存折内心深处感动不已,原来这个社会,还是有彼此值得托付、值得交往、值得信任的朋友。

    秦如许轻声到:“你来找我,就是为了给我送这张存折?”

    程双沉默许久,道:“存折不过是我见你的引子,我更想和你琴瑟和鸣奏佳音,鸾凤比翼栖桃林。可惜呀,终究镜花水月一场空,我还是迟了一步,一迟误终身啊。”

    此时的程双的内心很苦涩,面前的男子是她值得托付的好人,却不能长相厮守,这就是人们经常无奈之余念叨的情深缘浅吧。

    秦如许和程双就这么沉默着,静静的,静静的,一点微凉乍暖在静默中浸润开来。

    如果……

    世间的事,哪里来的那么多如果。

    秦如许听到程双的心声,却无言以对,惟有发出一声悠长无奈的叹息。

    7、惊喜

    当秦如许从小巷归来的时候,吴巧莲像一只热锅上的蚂蚁在家门急的团团转。

    “我的小祖宗,你跑哪去了,你的相亲姑娘都来了,你那个女同学呢?”吴巧莲脸庞上疑窦丛生。

    秦如许淡淡道:“她走了。”说罢,径自走进宅院。

    秦如许哪有心思相亲,他的心里只有方梦莹。为了不给父母添堵,他也要把相亲的过场走下来,这是对长辈最起码的尊重。

    当秦如许在会客厅见到相亲对象时,两个个人同时惊叫起来。

    “秦如许”

    “方梦莹。”

    秦如许和方梦莹相识让卢芳和吴巧莲颇为意外,更感到庆幸。意外的是两个孩子知根知底,一直保持着联系,庆幸的是两个孩子相处起来更融洽。一个愿嫁,一个愿娶,皆大欢喜。

    真是应了那句老话: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卢芳看到方梦莹开心的样子,一直悬着的心落下来,这哪是文化高低不等不能聊到一起的样子,回到踏马岭,就有了向老憨显摆的资本。

    吴巧莲对方梦莹非常喜欢,儿子秦如许也不反对,在心底深处默认了这门亲事,只要两个孩子相处的来,就尽快找一个黄道吉日把婚事定下来。

    吴巧莲看到两个年轻人嘻嘻哈哈聊的投机,便和卢芳去了东厢房聊天,把偌大的会客厅留给他们谈天说地。

    方梦莹樱桃小嘴一嘟,佯怒道:“如许,你胆子不小啊,竟敢背着我相亲,你想当陈世美吗?”

    秦如许慌忙解释:“梦莹,我们认识不是一天了,我的为人你还不清楚吗?这辈子我是非你不娶。这也是我们的约定。相亲都是长辈给安排的,我也不好拒绝,就是走走过场。我是不会背叛你的。”

    秦如许上学期间就内向腼腆,一向不会撒谎,方梦莹怎会不知,她这么逼问秦如许,无非想听听秦如许的心里话。

    方梦莹笑道:“你说的话都是肺腑之言,我都能感受到。”说着,把一颗糖果塞进秦如许的嘴里。

    秦如许口中含着化成丝丝甜意的糖果,犹如含着方梦莹火热滚烫的心奔向幸福的远方。

    东厢房内,卢芳和吴巧莲闲聊了一会,就把话题引导道女儿的彩礼上面。

    说到彩礼,大家并不陌生,这是婚姻当事人男方或亲属按照当地的嫁娶风俗,向女方或亲属给付的钱物。彩礼风俗在古代称为聘礼。

    吴巧莲听到卢芳聊到彩礼,也没有抵触心理,毕竟这是地域形成的风俗,要点彩礼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吴巧莲笑道:“只要他们两人情投意合,我们做父母的全力支持。彩礼您说个数,我们会尽力让您满意。”

    卢芳笑道:“大姐也是爽快人,我就不兜圈子了,儿女嫁娶都是喜事,置办五金三银是不可少的。五金是金戒指、金项链、金耳环、金吊坠、金手镯,三银是银饭碗、银筷子和银汤勺。”

    吴巧莲笑道:“这是必不可少的,那彩礼金呢?”

    卢芳道:“都新世纪了,高科技发展,物价也在飞涨,彩礼是水涨船高,我们就采纳按照现在流行的万紫千红一片绿来订婚呗。”

    吴巧莲倒吸一口凉气,强颜欢笑道:“什么叫万紫千红一片绿?”

    卢芳道:“万紫千红一片绿的意思是一万张五元的,加一千张百元钞,一片绿就是一百张五十元的钞票。加在一起就是十五万五千。”

    吴巧莲听到彩礼金的数字心中很清楚,就算砸锅卖铁,家里也拿拿不出这么多钱,今天可是儿子相亲的好日子,两个年轻人也彼此喜欢,倘若不答应,这桩婚事就黄了,儿子一定会怨恨一辈子,倘若答应,十五万五千的彩礼金加上五金三银,那可是一个天文数字,怎么凑的齐?

    东厢房的气氛瞬间压抑的令人喘不过气来。

    卢芳干咳一声,道:“彩礼金的事情不急,先让两个孩子相处相处,如果合适,我们就按咱们地方的风俗来,收彩礼金,订婚,嫁娶。两个孩子年龄都不小了,你们和孩子商量商量,尽早给我们一个信。”

    吴巧莲强颜一笑:“您说的对,孩子的婚姻拖不得,我们也听听孩子的意见,再互相通个信呗。”

    8、危机

    回到踏马村,卢芳向老憨描述了女儿方梦莹相亲的经过,说到精彩处,忍不住手脚并用比划着复原当时的场景,甚是春风得意。老憨犟着头不言语。

    从小把女儿当宝贝宠着的老憨看到母女俩对这门亲事这么意见统一,也不便说什么,他想未来的女婿不管怎样,女儿也是找到了一个好的归宿,总强过在穷乡僻壤的山沟沟里种一辈子田。在他心底深处接纳了卢芳的观点:结婚了,生活在一起了,岁月会磨平年轻人的棱角,都会回归柴米油盐的烟火里。

    这就是人类繁衍循环的宿命。

    只是,这么多的彩礼金秦家拿得出吗?老憨不敢想。

    当天夜里,方梦莹和父母聊起了它和秦如许的婚事。

    “妈,你觉得秦如许怎么样?做你的女婿合格吗?”方梦莹小心翼翼试探着。

    卢芳道:“闺女,这可是我亲自给你挑选的男朋友,能不满意吗?就是没想到你们是初中同班同学同桌,你们一直保持着书信往来,秘密谈恋爱,若不是我阴差阳错的给你相亲,我都不知道你们这么熟悉。”

    方梦莹笑道:“你给我相亲,我很抵触的,现在流行自由恋爱,包办婚姻过时了,没想到妈妈给我介绍的相亲对象竟然是我一直在交往的男朋友,我自然满意了,这就叫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

    老憨接话道:“你和他在一起快乐吗?你们俩的文化不在一个层次,你和他有话题聊吗?”

    方梦莹道:“爸爸,文化差异或许无法改变,思想却是能统一的,思想统一了,话题就有了共性,话题都是聊出来的,不聊天,永远没有话题的。”

    卢芳插话道:“闺女说的对,妈妈支持你,秦如许这个小伙子工作认知,性格木讷老实,结婚后,牢牢的把他掌控在掌心里,就像风筝一样,把握火候,什么时候收线,什么时候放线,一定拿捏到分寸。”

    方梦莹厌恶道:“妈,你不要用对付爸爸的办法来揣测秦如许,他在我心中,他就是最好的,就算一分钱彩礼拿不出来,我都心甘情愿和他在一起。”

    卢芳把手里的筷子摔在餐桌上,高声道:“方梦莹,有这么和你妈说话的吗?我告诉你,你和秦如许谈婚论嫁我极力支持,前提是他们家把我要的万紫千红一片绿彩礼金拿来。”

    方梦莹双脚一跺地,站起身,大声喊道:“妈,你怎么如此专横啊。”话音一落,哭着跑回自己的房间。

    老憨埋怨道:“你就不能和闺女好好说话吗?”说着,叹息一声,也回了房间。

    卢芳望着老憨的背影,扯着嗓子道:“切,闺女出嫁,我要点彩礼金还错了?你们脑袋被驴踢了,傻了吧。”

    就在这天夜里,远在都昌镇的吴巧莲走亲访友,为儿子秦如许借钱凑彩礼金,直到深夜才回来。把所有亲戚好友借了个遍,还是没有凑齐卢芳要的万紫千红一片绿。

    在秦如许七岁的时候,吴巧莲的丈夫因车祸去世,秦如许变得更加孤僻,直到上初中的时候遇到了转学而来的方梦莹,他的生活不再是黑白色。他开始变得自信,能独立思考自己做出选择的得失。

    毫不客气的说,方梦莹就是支撑着秦如许一直坚持的动力,一旦方失去方梦莹,那真的是天塌。

    为了秦如许娶到心仪的姑娘,吴巧莲做到了一个母亲能做的一切,哪怕面对亲戚的嘲讽指指点点,只要能借到钱,尊严都可以埋在地下而不悔。

    这一切,秦如许都看在眼里,他想起了一个故事。

    从前有一个母亲,她把身上的一切都给了儿子,还睁着他那想要什么的眼睛,站在娘的面前,娘就问他了,儿啊,你还想要娘的什么呢?儿子说,娘啊,我想要您的心。娘就把心掏出来给了他,儿子捧着母亲的心,欢蹦乱跳的跑出去了。一不小心,摔了一跤,把娘的心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可娘的心,发出的第一句话是:儿啊,你摔疼了没有啊,啊?

    是啊,哪有父母不疼爱自己的孩子的,可怜天下父母心。

    秦如许走到吴巧莲身边,轻声道:”妈,彩礼金凑不齐,我就不结婚了。“

    吴巧莲听到儿子这番话,苦笑一声:“儿啊,你怎么可以有这种想法呢,就算你今天不结婚,明年呢?再一年呢?现在这个社会啊,谁家嫁闺女,不要彩礼呢?这是规矩。以前,你爸爸娶妈的时候,也是要三转一响的彩礼,三转是自行车、缝纫机、手表,一响就是收音机。时代变了,彩礼攀比愈演愈烈,五金三银,万紫千红一片绿也不为奇了。老百姓的收入永远被时代的进步甩在背后。儿啊,我们尽其所能去做,至于成不成,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

    9、私奔

    方梦莹躺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思虑再三,拿起手机拨通了秦如许的电话。

    “梦莹,这么晚了了你还没休息?”

    “睡不着,满脑子都是你的身影,你不用为彩礼金的事情发愁,你带我私奔吧,那样,我妈就是抓到我们,她也没办法不认你这个女婿了。

    秦如许从小就是一个很听话的乖乖男,私奔?这可是大逆不道的大事,一旦私奔,自己和方梦莹都会成为街坊四邻闲聊的谈资,吴巧莲也会成为都昌镇的笑柄。

    私奔,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谁为私奔后的流言蜚语承担?

    秦如许犹豫了,他不能为了一时的欢愉便随口答应。

    “如许,怎么不说话?我都不怕,你怕什么?只要你答应,今晚我们就离开这个鬼地方,我们走得远远的,等我们生活稳定下来,有了自己的孩子,我们再回来看望我们的父母,那时候,他们不认也得认,由不得他们对我们的婚姻说三道四、指手画脚。如许,我在等你的答复,行不行?”

    “好,我们在踏马村村头的那口古井旁汇合。”

    方梦莹穿上一件簇新的大红对襟绸衫,这是她准备多日的新娘装,悄无声息的离开了家。

    从今儿起,她不再为地域风俗闹心,更不会为了这个社会延续千百年来的狗屁彩礼规矩而束缚,她要要以自己的方式,为自己短暂的一生谈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恋。

    这一去,此去经年,只愿天高任鸟飞。

    再见了,踏马村,再见了,我的爸爸,我的妈妈。

    一轮明月悬挂中天,皎洁的月光映照着老井边缘长满的青苔,与踏马村组成了生活的的一部分,仿佛诉说着一段古老而悠远的故事。

    方梦莹静静的坐在井畔旁边,耐心等待着秦如许的到来。

    等待,是爱情里最浪漫的诗篇,在这寂静的夜晚,犹如一粒种子,深埋在心中,等待着春风的吹拂,生根发芽,茁壮成长。

    很快,秦如许踏月而来,方梦莹悬着的心松弛下来。

    方梦莹朝着踏马村的方向跪倒在地磕起头来,她知道,这一走,山高路远,再无相见之日。

    秦如许扶起方梦莹,“我们走吧。”

    “儿子,你真的忍心抛下你的妈妈而去吗?”吴巧莲嘶喊着走过来。

    秦如许看到母亲吴巧莲,心里立刻明白了,一定是母亲悄悄的尾随而来的。

    就在这时,踏马村的乡亲在路放的鼓噪下,搀扶着老憨也追了过来。

    方梦莹苦笑一声,这真是一场无望的爱恋啊。

    10、了结

    谁也没想到,一次普通的相亲因彩礼金引发一对年轻人的不适,,还想偷偷私奔。这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更令整个山村蒙羞。

    卢芳发现方梦莹不见了,立即给村长打电话,村长意识到事态的严重,第一时间组织村里的年轻的劳动力连夜追了过来,总算把这对情侣堵在了踏马村。

    卢芳喊道:“闺女,跟妈回去,有什么事情我们好好的聊。”

    方梦莹望着踏马村的乡亲,道:“各位大爷、大娘、叔叔、婶婶,我妈给我安排了一次相亲,我们都彼此喜欢,我们就向人家提出了五金三银及彩礼金的要求。对,这是千百年来的地域风俗,我理解。彩礼只是见证爱情的一种形势,不是你们以婚姻的名义肆意勒索的借口,彩礼从长辈的三轮一响,到后来的万里挑一,现在又流行万紫千红一片绿,彩礼花样百出,这就是你们要求的婚嫁的潮流时尚?面子对你们就这么重要吗?妈,你要彩礼,可以,象征性的拿点就行了,你如果答应,外边跟你回去,我们选个黄道吉日,我和秦如许结婚。怎样?”

    老憨道:“闺女啊,你说什么就是什么,都依你,都依你,我们回家商量。”

    卢芳瞪了老憨一眼:“回家商量什么,就在这里锣对锣,鼓对鼓的说明白,谁和你回家商量。”

    方梦莹正色道:“妈,你到底想怎么样?”

    卢芳冷冷一笑:“不是我想怎么样,是你想怎么样。在我们踏马镇,谁家的闺女出嫁不要彩礼金?连续千百年的地域风俗岂能能因你的婚事破坏固有规则的平衡?既然你生活在这个秩序的行列,你就老老实实的遵守规则做事,你还想教唆秦如许私奔,你长能耐了?整个踏马镇谁家的闺女私奔过?怪不得你小时候被抛弃在荒郊密林,若不是老憨把你抱回家抚养,你早就饿死了。”

    “卢芳,你胡说什么?”老憨飞奔过去,一巴掌抽在卢芳的脸庞上。

    卢芳自知失言,为时已晚。

    方梦莹突然间好像明白了什么,用一双探寻答案的目光注视着老憨。

    老憨哆嗦着身子,双腿一软,瘫坐在地上,泣不成声。

    自从方梦莹懂事起,卢芳对她就没有过好脸色,不是这个不顺心,就是那个不满意,上学不让,练武不让,谈恋爱也要管,若不是卢芳介绍的相亲对象正巧是自己谈的对象,她一定强行阻挠,如今再向秦如许一家要这么高的彩礼。方梦莹万念俱灰,对卢芳所作所为彻底失望,

    卢芳并没有把方梦莹当亲生女儿来抚养,她仅是把方梦莹当成了一棵获取最大利益的摇钱树。

    方梦莹绝不容许卢芳践踏自己的爱情。

    方梦莹望着卢芳,抱着最后一丝希望追问:“秦如许也是你选的,假若秦如许一家拿不出这么多彩礼金,你还会让我们继续交往下去吗?”

    卢芳很清楚自己的回答左右着方梦莹的对爱情认知的深浅,现实的爱情不是影视剧及小说家文字里描述的那么至死不渝。现实中的爱情就是在锅碗瓢盆的无聊唠叨声中的重复循环,现实中的爱情就是用金钱堆积而成的坟墓,现实中的爱情就是就是男女双方的平等利益交换的伪装。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哪里还有纯净的爱情?

    卢芳摇摇头,对方梦莹最好的回应。

    卢芳一直坚信,只要有钱,什么样的爱情都会在你面前俯首称臣。

    秦如许踏前一步,拽起方梦莹的手臂,高声道:“这一生,遇到你,我很幸福,我带你离开这儿。”

    卢芳跑上去,拦在前面,不依不饶:“把彩礼金留下,你们想去哪便去哪,一分钱不掏,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方梦莹几近绝望嘶喊着:“妈,在你心中,我的爱情都不及金钱的实在,在你的心中,从不相信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还有轻生死,重然诺的爱情。”

    卢芳在乡亲面前,被方梦莹指责,顿觉脸面无光,道:“秦如许,你这么爱方梦莹,你就从这口古井跳下去,彩礼金我一分不要,你们爱去哪便去哪。”

    爱情真是一场错愕难明的荒诞,更是一场痛彻心扉的悲愤呐喊。

    秦如许微微一笑,高高跃起,悲情落幕。

    这一跃的的从容,是对天价彩礼的宣战,这一跃的的果决,更是告诉世人,不管时代如何变化,人间自有真情在,他要把自己的爱情牢牢的掌握在自己的手里。

    “不要!”方梦莹猛然转身,瘫倒在古井上边上,双臂伸出,哭着、喊着。

    “都愣着做什么?救人呀……”

    尾声

    方梦莹在古井边守候了三年。

    三年后的一个夜晚,她不见了。

    古井在一夜之间干涸了。见证一场绝爱的痕迹都没有留下。

    一场爱恋成为往事,可一颗爱过的心永远不会麻木。

    当爱情已成悲剧,这场备受逼迫的爱恋在附近的村镇孩子们的口里流传起一首诗:

    清风拂面过,回忆涌心头。

    曾与你同行,如今却无踪。

    步步踏古道,思绪如云飞。

    过往成烟雨,再无你伴随。

    月下独酌酒,泪滴落杯中。

    醉卧花间梦,梦里寻旧容。

    山水仍依旧,人事已非昔。

    空留步步影,清风再无你。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戒情
戒情 2024-6-7 20:02
来过,拜读
引用
念奴娇
念奴娇 2024-6-7 20:49
欣赏。
引用
于衿
于衿 2024-6-7 21:48
欣赏。
引用
紫盏
紫盏 2024-6-7 23:33
拜读,欣赏!
引用
风语
风语 2024-6-8 06:23
欣赏朋友的才华!
引用
虚心的竹
虚心的竹 2024-6-8 07:21
支持楼主!
引用
绿花
绿花 2024-6-8 12:14
来过,拜读
引用
初夏光年
初夏光年 2024-6-8 15:56
欣赏佳作!
引用
小桥烟雨
小桥烟雨 2024-6-8 16:31
欣赏精彩,问好!
引用
浪中行吟
浪中行吟 2024-6-8 17:42
欣赏。
引用
初夏光年
初夏光年 2024-6-8 19:15
拜读,欣赏!
引用
安珂伊儿
安珂伊儿 2024-6-9 06:11
好文笔,欣赏学习。
引用
绿花
绿花 2024-6-9 06:23
好文笔,送上问候。
引用
浪中行吟
浪中行吟 2024-6-9 08:09
慢慢欣赏!
引用
九月冰菊
九月冰菊 2024-6-9 09:19
好文笔
引用
佐眼皮♂跳跳
佐眼皮♂跳跳 2024-6-9 11:05
支持并问好
引用
嫣然雪晴
嫣然雪晴 2024-6-9 11:28
欣赏精彩,问好!
引用
幻月冰清
幻月冰清 2024-6-9 12:27
欣赏佳作!
引用
雨的邂逅
雨的邂逅 2024-6-9 16:33
欣赏。

查看全部评论(21)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