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小说故事 武侠风云 查看内容

满江红

斜阳悠悠 2024-6-29 16:49 1255
    南宋绍兴十一年,抗金名将岳飞在风波亭遇害,不久,皇帝赵构正式向金国称臣,秦桧和完颜宗弼即将在黄龙府签订和谈约定文书,震惊朝野。

    第一折怒发冲冠

    “寄柔,岳元帅在风波亭遇害了。”

    听到这个石破天惊的噩耗,云寄柔脸庞上浮现的温润神色眨眼间变得惨白如纸,每走一步都要耗费巨大的力气,伸着颤抖着手臂艰难地扶着一张藤椅一屁股坐了下来,木然呆板的望着近在咫尺的顾南方。

    顾南方本是背嵬军中的一员虎将,一生追随岳元帅收复建康,转战江淮,挺进中原立下赫赫战功,大败完颜宗弼的拐子马和铁浮屠,令金人魂飞魄散,溃不成军。就在岳家军收复故国,迎回二圣的紧要关头,十二道金牌召回,岳家军不久就地解散,被刘琦等部瓜分。顾南方气愤难平,携红颜知己云寄柔偷偷溜走,在黄龙府蛰伏下来,希望岳元帅有朝一日带领岳家军直捣黄龙。偏偏这个时候,风波亭噩梦接踵而至,云寄柔崩溃了。

    顾南方苦笑一声。

    蛰伏黄龙府,等来的是岳元帅风波亭冤死的噩耗,更是皇上向金人称臣的屈辱。

    直捣黄龙,成了一个不可能完成的空话。

    这样的蛰伏有什么意义?顾南方眼眶湿润了。

    “寄柔,我累了,不想再过刀口舔血的日子,我想娶你为妻,给你……一个安稳的家。”

    接二连三的噩耗打击,把顾南方的锐气磨平了,血性也耗尽了。

    一个安稳的家,这何尝不是云寄柔梦寐以求的?她为了这一天,不知等待了多少个春去冬来。

    相夫教子,举案齐眉。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顾南方把云寄柔从藤椅上拽起,揽入怀中。

    云寄柔偎依在顾南方宽阔如山的胸膛里,喃喃自语:“明日,秦桧和完颜宗弼在黄龙府签订和谈文书。倘若岳元帅还在世的话,一定极力阻止的。我们再帮岳元帅最后一次,岳家军只有断头之士,没有屈膝之辈。”

    顾南方听到云寄柔这一番话,虎躯一震,重重地点头:“有妻如此,夫复何求。”

    第二折壮怀激烈

    在通往黄龙府的一条官道上,浩浩荡荡的官兵簇拥着一辆朱红色楠木马车逶迤而来,马车周身雕梁画栋,巧夺天工,镶金嵌宝的窗牖四周用上等的湖州丝纱包裹,更显马车内人物的高贵。

    突然,一只白色信鸽俯冲而下,羽翼一敛,轻轻的落在马车的车辕上方。

    一名身穿铠甲的将军抓起信鸽,从信鸽的腿上取下一管信函,低声道:“相爷,喜鹊传来紧急密函,请相爷定夺。”说着把手中的密函递进马车内。

    秦桧接过密函一扫而过:“哼,岳飞都死了,岳家军的残余还不消停,也罢,黄龙府就是他们的葬身之地。”说着,随手一扬,密函碎屑在空中随风起舞。

    马车朝着黄龙府的方向继续前行。

    顾南方的住处到黄龙府仅仅隔着三条街,步行只需半盏茶的功夫,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藏身之处。

    房内弥漫着一股清幽的香气,顾南方站在案旁挥毫泼墨,站立一旁的云寄柔弯着身子研墨。

    顾南方在一张白色宣纸上写下三个苍劲有力的大字“岳家军”。

    云寄柔正色道:“岳元帅麾下,大破完颜宗弼的拐子马和铁浮屠的岳家军!”

    顾南方轻轻放下手中的毛笔,右手握起一杆银枪,左手挽起云寄柔的手腕,大笑道“岳元帅手中一杆沥泉枪,摧古拉朽,令金兵闻风丧胆。今日,岳家军麾下参将顾南方愿一杆银枪效仿岳元帅,直捣黄龙。”

    顾南方和云寄柔相视一笑,分头行动。

    顾南方翻身上马,“驾!”猛一磕镫,健马人立而起,一声长嘶,向黄龙府的方向而去。

    顾南方耳畔,想起了岳元帅的声音:“直抵黄龙府,与诸君痛饮尔。”

    第三折犹未雪

    夜色降临。

    黄龙府内张灯结彩,锣鼓喧天。黄龙府外,卖红薯的赵大游,卖花的曲梦萍,叫花子王柏良,耍猴子的郑楠潼等背嵬军将士按照计划由云寄柔指挥接应。

    顾南方策马而来,没有看到云寄柔的身影,心中闪过一丝疑惑。

    刺杀秦桧,破坏完颜宗弼和谈阴谋,这是顾南方的使命,更是岳家军蛰伏黄龙府的隐忍支撑。

    顾南方不及多想,催马向前。“驾!”健马犹如跳一团赤红的火焰,撒开四蹄,冲进黄龙府。

    直抵黄龙府,与诸君痛饮尔。

    这是岳元帅一直想,却未曾到的地方。

    顾南方挥舞着手中的银枪,挽出数点枪花,上下翻飞疾如风,刺向与完颜宗弼并肩站在一起的秦桧。

    “老贼,拿命来。”顾南方一声清啸,从马背上腾空而起,手中的一杆银枪犹如银蛇吐信般刺向秦桧。

    黄龙府的的官兵如临大敌,纷纷手持兵器向秦桧的方向移动。

    不等官兵形成合围,顾南方手中的银枪刺穿了秦桧的身体。

    顾南方拔出银枪,转头刺向了完颜宗弼。

    完颜宗弼冷笑一声,不闪不避,厉声道:“喜鹊,杀了他。”话音一落,一个侍女打扮的女子闪身而出,欺身而入,左手臂缠住顾南方的银枪,同时,右掌拍向顾南方的胸口。

    猝不及防下,顾南方没能躲开喜鹊的致命一击,身子如断线的风筝飞跌在地上。

    第四折收拾旧山河

    “轰!”

    一朵五彩烟花在天空爆炸开来,紧接着黄龙府外传来了激烈的打斗声。

    顾南方喉头一甜,一股鲜血从嘴里喷出,睁大双眼,瞪着这个叫喜鹊的女子:“云寄柔。”

    云寄柔叹息一声:“顾南方,我的真正身份是大金完颜宗弼将军麾下死士喜鹊。奉将军之命蛰伏待命,伺机瓦解岳家军,确保大宋相爷秦桧的安全,促使和谈约定文书顺利签订。”

    就在这时,只见面色白净,颌下有一缕胡须的秦桧从金兵中走出来,“顾南方,多亏了喜鹊姑娘飞鸽传书,我和完颜将军设下引蛇出洞的计谋,而今,接应你的岳家军被全部剿杀,你已经穷途末路了。”

    云寄柔走上前,顾南方强撑起身子,怒目圆睁喊道:“云寄柔,直抵黄龙府,与诸君痛饮尔。”他的喊声在黄龙府上空回荡,身子一扑,在云寄柔的洁白的衣衫上留下一个鲜红刺目的血手印。

    秦桧伸脚踢了一下没有气息的顾南方,狂笑道:“小子,刺杀我,你还嫩了点。”

    六年后,黄龙府。

    完颜宗弼在书房里翻阅着书册。云寄柔把一碗热气腾腾的燕窝莲子羹端到面前。

    一会儿,一股锥心刺骨的心绞痛令完颜宗弼摔倒地上,“王妃,为什么这么做?”

    云寄柔望着完颜宗弼道:“王爷,六年前,我奉王爷命令,在大宋蛰伏,伺机瓦解岳家军,为促成大金和大宋和谈扫清障碍,意外喜欢上了顾南方。或许每一个都会有这样的时候,王爷为了寄柔,愿意放低自己,让我成了您的王妃。这一切,不为别的,只为那一刻,心底的喜欢,就足够了。身为大金死士喜鹊,我最终选择了家国大义。今日我毒杀王爷,就是大宋子民,更是岳家军的一员,云寄柔也是为了家国大义。”

    走出黄龙府,云寄柔的耳畔响起岳家军山呼海啸般的呼喊:“直抵黄龙府,与诸君痛饮尔。”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九月冰菊
九月冰菊 2024-6-28 19:29
文笔优美,拜读。
引用
环陂子
环陂子 2024-6-28 23:13
来支持下朋友!
引用
绿花
绿花 2024-6-29 09:19
支持并问好
引用
墙头等红杏
墙头等红杏 2024-6-29 12:26
支持楼主!
引用
杨千紫
杨千紫 2024-6-29 13:13
好文笔,送上问候。

查看全部评论(5)

返回顶部